[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随感——献给六四逝去的先烈/悼红轩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六月四日过去了,就这样过去了。很是让当权者安心。没有任何的波澜,更多的人仍然木然的度过这一最不应该忘记的一天。
     (博讯 boxun.com)

    今天,我们给你们祭奠。当我举杯,告诉我的朋友:“来,我们这一杯酒,献给那些为我们埋下民主自由火种的先烈们,是他们给了我们信心,是他们给了我们奋起的力量!”
    
    大家默然,把酒倒在地板上——我们除了这样静悄悄,还能怎么做?
    有个朋友在自己的诗里这样写到:“渴了十九年了,这酒你就别挑了,喝下吧!”
    
    还有在外的业务人员悄悄的发手机短信:“今天,我们哭吧!”
    
    还有人说:“今天是哀悼日!”
    
    街道上车流汹涌。我们的内心也在万马奔腾。
    
    我所感受到的,再没有以往这样强烈。各个网站的论坛上,汹涌的祭奠英豪者的文章以及跟帖丛出不穷。那些为当权者所控制的网站管理人员一个个疲于奔命,删帖不止,可是没有人停止,好多好多的人注册了无数的ID在不停的发出他们的文章,而我,也在无休无止,以此,来表达我对当权者封杀我们向往民主自由的愤恨。以此,来告诫那些当权者,对于六四,我们清醒,我们知道,我们愤恨,我们会承继!
    
    他们总是说:“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是啊!我们能怎么办?我们这个拥有世界上六分之一人口的国度好似成了被世界遗忘的角落,是我们自己不去争取?还是我们该当就是劣等族群?难道我们真的就没有资格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在今生今世,只能接受他们的强权统治?那些的所谓的民主自由的国家,你们为什么不去真正蹈行你们的承诺?我们都是人类啊!怎么可以为了那点点利益,就无视我们的存在?无视我们的百姓在这里哀嚎,民主国度的领导人啊!你们知道我们的存在吗?还有那些的民运人士,你们就这样离开了,然后呢?你们在做什么?仅仅为了出去丢人现眼搞窝里斗吗?广场上你们相互的夺权,出去了相互都不安生,相互诋毁挤压,为什么?你们为什么比你摒弃私心杂念,为这个国家多想一想?联合起来吧!继续这样下去,我们这一代再难等到自由的那一天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呵!想想那些的尸骨,在历史的长河中,灰飞烟灭,谁会为他们执笔?为了那些的虚无的观念与意识形态,多少黎民就这样前仆后继,刀枪棍棒,声嘶力竭。冷静,冷静一下,我们不要打,我们停止,问一问对方:“我和你有仇吗?我们认识吗?我们为什么打?”楞在那里。风猎猎,那旗帜,在噼里啪啦的响,谁也说不清,谁也道不明。这兄弟的血啊!流淌出来,到底为何而流?苍苍烝民与国家观念,在那看似威严不可逾越的意识形态面前,人的生命犹如草芥,而当权者,只是狠狠的笑。
    无情的战争、荒唐的革命、无端的对抗,你想弄死我,我也想弄死你,但打过闹过之后,我们是否想过,你我都是人?
    
    我们活着,是为了那些虚妄的东西去活,还是为了这些的意识形态以及他们架构的尊严主权而活?喊啊!喊的震天响!国家啊民族啊尊严啊!那些邪恶的牧者,引领着这些盲目的人们,就这样一代代的走下去。
    
    
    我记得,我缅怀。我不会选择忘记,我只会更加的清醒。时间拖得越久,他们付出的利息就要更多,越是这样去封锁,我们的吼声总有一天会让他们魂飞魄散。我们压抑的愤怒,一直在胸口燃烧,这把火,整整燃烧了19年。
    
    你们一直在看着我们吧?那就看吧!中国人没有几个人选择苟活,我们要做人,我们不想做顺服的臣民,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诉求,我们会起来,这——只是时间问题!
    
     _(博讯记者:悼红轩主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念六四--在悉尼六四烛光晚会上/彭勃
  • 警钟(金仲兵):无言的六四
  •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 七律·六四遣怀/草翅膀
  • 马上不一样/马总统例行发表六四感言 强烈措辞变不见?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鲍彤呼中国政府公布“六四”真相/ABC
  •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 六四天安门很紧张,公安部的高官亲自上阵(视频)(图)
  • “六四”19年,为了忘却的纪念/DW
  • “六四”:十九年的坚持与遗忘/BBC
  • 前中央党校校长阮铭:六四天安门屠杀历史教训
  • 网民举行盛大网络聚会,纪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之夜,异议人士均被警方控制!
  • 在悲惨的六四纪念日,李鹏看到了希望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