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19周年/吴高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5日 转载)
    
    (浙江临海)吴高兴
     (博讯 boxun.com)

    自从我和范子良先生发起家中悼念六四死难同胞活动以后,今天,六月四日,一整天,我的手机电话和短信不断,有云南的,有陕西的,有山东的、有内蒙的……不过大部分都是我们台州的(有好多台州朋友以为我是黄岩的,我想借此说明,我是临海的,十九年前是商校的教师),内容全是哀悼六四死难同胞的。尽管我们还无法在公共场所哀悼十九年前死在枪口下和坦克履带下的死难同胞,尽管恐怖和金钱使大部分在生活中奔波的同胞暂时忘却了十九年前的人间惨剧,但我深切感受到了公道自在人心,感受到人性的光辉在我们头顶照耀!
    
    下面是一些素不相识的朋友发来的短信:
    
    又到六四,遥望北京,为当年那些为自由而牺牲的孩子们默哀!(这显然是一个老者的心声)
    
    哀悼六四死难者,就像哀悼汶川地震的死难者一样!
    
    我们不应忘记六四!
    
    向六四英雄们致敬!
    
    呵呵,刽子手还在逍遥法外,还受万民拥戴,现在还有几个年青人了解六四?你不觉得现实很让人绝望吗?
    
    …………
    
    看了这些短信,虽然已过花甲之年,我仍然按捺不住心中的感动,也回复了一些素无谋面之缘的朋友:
    
    谢谢你!共同的人性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您鼓励了我,让我看到了人性之光!
    
    针对有些朋友的悲观,我回复道:
    
    现实是很糟糕,但时间永远站在正义一边!人性终究会战胜兽性!
    
    有几个素不相识的朋友甚至把自己的名字都告诉了我,表示愿意做悼念六四的联络人,我表示,只要告诉你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十九年前曾经发生过那悲惨的一幕,你就在起联络人的作用了,就好比为抗震救灾捐款,十元二十元都是对灾区同胞的爱!
    
    今天,我还意外地收到了一个自己十九年前的学生的邮件,他(她?)没说自己的名字,只说自己是我十九年前的学生,担任政治经济学的课代表,特地向我表达了他(她?)和其他学生对我的怀念和理解,我请他(她?)有机会转告其他同学,据说1989年有许多同学因跟着我游行抗议北京的屠杀而在毕业分配时遭歧视和打击,请原谅我无力庇护他们,但这笔帐要算到刽子手的头上!
    
    这次悼念活动,支持或同情的程度远远超出了我原先的估计,这让我感受到,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网络时代了,信息封锁的效果毕竟有限,社会良知没有死,公道、正义和良心依然在恐怖和金钱的包围中温暖着人心,尤其是年青一代,他们并不全是愤青!毕竟有觉悟者在!他们可能是少数,但我相信他们代表了未来,是未来的希望!我想通过这篇小文向所有支持、响应这次哀悼活动的朋友们表示我的敬意!请他们原谅我无法一、一回复和一、一致谢!
    
    这两天,当地的国保也在不断的找我,但他们也承认我并没有给他们添麻烦,他们诚心跟我沟通,也以他们的方式表达了人性之美,我相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都是肉长的,现在毕竟不是阶级斗争的年代了!这也说明,我们这次采取在家哀悼的方式,这是符合现实情况的,而且是行之有效的!
    
    愿十九年前的六四死难同胞在地下安息!如果他们地下有知,他们一定会感受到今人对他们的怀念和敬意!
    
    2008年6月4日国殇之夜
    
    (原载《民主论坛》2008-06-0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牟传珩
  • 六四随感——献给六四逝去的先烈/悼红轩
  • 纪念六四--在悉尼六四烛光晚会上/彭勃
  • 警钟(金仲兵):无言的六四
  •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 七律·六四遣怀/草翅膀
  • 马上不一样/马总统例行发表六四感言 强烈措辞变不见?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孙文广:六四赴京受阻记 ——悼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实拍:北京抓捕遣送大批上海访民(视频)
  • 鲍彤呼中国政府公布“六四”真相/ABC
  •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 六四天安门很紧张,公安部的高官亲自上阵(视频)(图)
  • “六四”19年,为了忘却的纪念/DW
  • “六四”:十九年的坚持与遗忘/BBC
  • 前中央党校校长阮铭:六四天安门屠杀历史教训
  • 网民举行盛大网络聚会,纪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之夜,异议人士均被警方控制!
  • 在悲惨的六四纪念日,李鹏看到了希望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