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还原被国共填埋的记忆《中国“卡廷”惨案》/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1950年.是中国沉浸在血光之灾的一年
     是充满仇恨报复与灭绝国家基干精英的一年。 (博讯 boxun.com)

    这一年.中共在中国大陆实施了一场极端残酷恐怖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在祖国河山大地上许多地方,被他们的同胞公开处决或秘密枪决。
    
    朋友:别忘记历史!
    每一段历史,都是人类精神生命的基因组合。
    
    别忘记过去!58年前的中国.杭州.一段历史真实的音像:
    
    ---------------------------------------------------------
    
    西子湖聚泪; 昭青寺鸣钟。保淑山哀歌,秋瑾像滴血。
    
    …也是五月风扬起五色纷繁花瓣的一天的早上。
    
    一盏如同舞台天幕顶上光线聚焦最强的探地灯光柱,从厚重的乌云中,砸了下来。悲愤地斜射在一支透着电光;震颤着金属镣铐声;飘逸着浓郁血腥味长蛇型的队伍;从杭州市心城河小车桥畔的《浙江陆军第一监狱》里蜿蜒走来…
    
    向北:径湖滨路、沿六公园转角的昭青寺广场、右经保淑路向保淑山北坡下一个地名叫《松毛场》阴森幽深的密林里走去…
    
    这支拖着沉重镣铐;也拖着剧烈痛苦铁丝的长长队伍,在解放军士兵的枪口下,艰难地向北峰走去。
    
    一丝丝鲜血沿着他们的裤角淌在梧桐行道树的地上。
    
    沿途的市民都停了下来。在南北向的道路东侧,默默惊讶地看着道路西侧向北进发的队伍,颤巍巍地缓缓走过。
    
    一言无语的囚徒们用带镣铐的双手,紧紧地攥住胸前的铁丝。
    
    深情地注视着沿街伫立观看的每一个男人和女人…。
    
    充满眷恋地环顾这方灵山胜水…
    
    虽然已陷万劫大难。他们中还是有许多人从容不迫。尽显精英绅士的微笑风度。
    
    不时地变换面首角度频频向道旁观众轻轻点头。示意出一种“别了!杭州!别了!同胞!别了!持枪的行刑战士!”
    
    沉默注视送别那支队伍的群众中也有人在轻轻说话:
    
    “他们是谁?”
    
    “都是反革命份子呗!”
    
    “侬弗晓得?杭州报纸每天都有整版整版的处决反革命分子名单。也许他们就是报纸例表中的那些人?”
    
    “看:个个都那么年轻!英俊!多可惜呀!”
    
    “他们去干什么?”
    
    “可能转监吧!”
    
    “不!可能是上路了”
    
    “看!都有重镣!”
    
    “那么多犯人不会逃跑吗”
    
    “那能跑的了!”“快看.看…他们的肩锁骨下都穿着生锈的铁丝”
    
    “啊呀呀!那不是陈土松吗?”
    
    大老胡快看!那个!穿着黑色粗布裤子瘸着右腿的那个!不是你的远侄吗?
    
    “是呀!阿松” 因抗日受伤致残。日本投降后,就带着他的湖南籍妻子,拿着复员令回到杭州。在百井坊巷买了一小间门店,靠买煎饺安安分分度日子己有了五年。怎么会是…?”
    
    大胆的胡老伯奋不顾身走下人行道。
    
    疾步走到铁丝串连的队伍旁边。
    
    一个山东大兵用枪指着“越界者”老胡:“我日你娘的!赶快滚回去!”
    
    老胡不理。
    
    对着瘸腿。挂满涕泪的陈土松大嗓门喊:
    
    “阿松!你的腿都献给了国家。你曾是上了国报的抗日英雄!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功勋章拿给政府看看?你得好好活下去!不然你老婆和二个小伢儿靠什么活下去?弄堂里的街坊们还要吃你做的…!””
    
    一记结实的硬木枪托砸向胡老的头顶。
    
    他倒下了。血涌了出来染红了白发。
    
    人行道上的人惊呼了起来!马上有几个士兵拉开枪栓对着惊讶的市民大吼:
    
    “一个也不准下来!”
    
    “谁敢下来就立地枪毙!”
    
    另一记枪托又砸向队形中的陈土松。“都是你在捣乱!”
    
    血从额上流下与刚才的眼泪混在一起…
    
    更让他痛苦的是:为他而躺倒在地上血泊里的老人还在痛苦中动弹。被铁丝贯穿的他却不能自由离开前去救他。
    
    同样让他心剧痛的是伯母定会把他的处境告诉妻子;告诉亲人。
    
    他第一次感到一种无名刻骨的后悔和恨不得马上炮烙自己太为天真轻信的自己。
    
    
    “土松:柏林己被盟军攻克。美国、欧洲、苏联己有更多的力量对付日本。日本战败不会施的太久。光复后你打算干什么?”
    
    “跟我回南京吗?”
    
    这是他国防部军械局重庆613仓库中校主任邱景湘的问话。
    
    “我想好了!我己累了!只剩下一条腿了!己不能再过去那般唱着《黄埔军歌》为国家赴汤蹈火了。”
    
    “谢谢国家;也谢谢您主任。在最危难时,你们没有抛弃我这个重伤了的老兵。战后国家重建需要很多钱。我不能再靠国家照顾着。我要自立。自谋其生。还是回老家杭州好!毕竟从军校毕业后行伍多年。也该回乡孝敬年迈父母了!”
    
    昔日灵秀的妻也浮现在土松的眼前。
    
    “土松:别会杭州了吧!”
    
    “跟我回湖南衡阳吧!虽然衡阳失守。我的大伯杨鉴勋仍是湖南衡阳战区的司令长官。”
    
    
    “杨眉呀!我的一切血脉;人脉;文脉;族脉可都在杭州呀!”
    
    “土松:你们这些浙江人,总比其他省域的人更癖自恋;更好一些清雅斯文!”
    
    “是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杭州是你的圈子。但不一定就是你的固若金汤圣地。”
    
    “圈子?好一个圈子!看看重庆!你的同乡,蒋委员长这颗英雄大树的身上,尽是些更权势更势利的浙系老乡象藤一样固附着。”
    
    “看一看二夫子(陈果夫陈立夫)、雨农、陈诚、杨虎、汤恩伯等。每一个藤条都是一个圈子;每一个圈子都是一个党同伐异的王国。”
    
    “土松:你又在根藤上?”
    
    “你常跟人讲:在一个窝里的凤凰,才能享尽天伦之乐。如把她放进另外一窝里,她的毛一定会被另一窝里的凤凰,叼的干干净净。到头来她还不如一只鸡!”
    
    “回浙江?除非你也象一枝藤,也能嫁接进总统的树干上!否则,你的明天可能会一片灰暗!为妻再次提醒你:浙江自元.一千年以来;一直是裙带圈子关系的政制楷模区。你自己权衡着办吧?”
    
    “眉:你不会不随我回杭州吧?”
    
    “那能呢?土松:你知道!中国传统理由:(妻永随夫)人道理由:(残废的你更需要女人疼爱)我们的理由:(我和孩子都爱你)”
    
    “轰的一声!”又一记枪托砸在他的背上。土松终于从往事记忆中走了出来!
    
    “五年前,杨眉是对的!”
    
    “叹!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我的女人见识真精准。”
    
    “女人见识短最多惹是生非。而男人如果见识短,那将会大到:“祸国”;轻到:“殃民”小到:“输掉本我的生命。”
    
    “大妈!我渴!我好渴!能给一口水吗…?”
    
    “好的”!
    
    “我给你!可是你手上有铁锁!我来喂你!苦命的伢儿!慢点喝!慢点…”
    
    “阿姆问你:你们去哪?又去松毛场吗?”
    
    “弗晓得!每天都有人进小车桥。每天也都有离开那里!出去的人再也没回来过…”
    “喔!您说什么:阿姆!松毛场…?”
    
    “好伢儿!还是别问的好!去吧!上路吧!观音娘娘保佑你们!”
    
    “再见了!”
    
    -----------------------------------------------------------------------------------
    
    启明星耀的大气波里,又传来湖那一边;海又那一岸上的电波。
    
    “这里是《自由中国之声》现在对大陆同胞广播:”
    
    “日前.我国人民敬爱的领袖蒋公.中正总统发表:《反共光复中国大陆的文告…》”
    
    
    也是在这凌晨此刻:台湾.台北.中正官邸的总统卧室窗口也亮起灯光。
    
    着一身素色长袍;曾被美国四星上将史迪威冠名为“花生米”的蒋介石,迎着布满森林清香的山岚松涛声,唱着黄埔军歌向山林中的一处精美鱼池走去。
    
    侍卫习惯地为他献上鱼食。沉睡在池中上百尾五彩锦鲤顿时苏醒活跃起来,几寸长的彩鱼儿们立马争先恐后地向他们悲悯的主人;众人之领袖翩翩起舞。
    
    “给!阿珍!多吃一点!你最调皮了!”
    
    “来!阿花!昨天没看见你!我以为你被专欺小鱼的黑鱼给吃杀了呢?”
    
    “侍卫!看!那条结棍绣头的阿黑,又挤进第一排!他一定是一个壮士”
    
    ……
    “总统:您真慈悲!连鱼儿都感谢地记得您!看!您还在几米远的前边,还没有来到池边时。它们知道您马上过来了!都以池底;荷吓下钻了出来。集结在一起。摇尾弄首,千姿百态。”
    
    “那里慈悲?小时候我常在武林溪口的溪坑里摸鱼。真有不少鱼虾死于我手。真奇怪?那时,溪中的鱼只要一看见我,都会游走。躲进深水的石头洞缝里。”
    
    “这里的鱼是不用怕我的!鱼儿也懂得情义。晓得一个守望。”
    
    “是的!总统!您太英明了!正如大陆同胞隔海天天守望着我们!从那边集结到这里的我们。也时时守望着总有一日回家!回去解救他们!”
    
    “是!守望?”老人有点语塞!
    
    刚从浓雾里走来的经国,用一个朝后撤的手势,轻轻暗示这位多嘴的侍卫赶紧离开。
    
    老人抬头面向正北。前方依旧浓雾迷茫。幌幌中感不到天在那里;地又在那里?仿佛都飘在云间?
    
    看不到雾外的青天。且可听到云雾上空一碧晴空里向地面传来悲凉的雁叫声…
    
    “往北飞的吗?”
    
    “是的!父亲!”
    …………
    -----------------------------------------------------------------------------------------------
    
    
    由铁丝穿着的长蛇型队伍转入靠近北山的保淑路。
    
    又一声铜哨又一次响起:“笛…笛.笛.”
    
    士兵接到一短二长的讯号立即向队伍挥手停下。
    
    带卡宾枪的士兵背朝囚徒的队伍;正面的枪口朝着行道树下的围观众群。
    
    端持着插刺刀步枪的士兵背朝众群;面向囚徒的队伍。
    
    一辆挂着《浙江军管》牌子的美式吉普车,带着四辆满载荷枪实弹突击手的道奇军用卡车从后驶来。
    
    车上坐着是那位签发执行令的值勤司令官
    
    车在队伍前面的一个小丁字路口的上山道前停下。
    
    一堵灰白旧墙上钉着一块木牌:
    
    《左上朝南.通住》北山顶
    
    《向左朝西通往》松毛场
    
    《直行向北.通往》余杭塘
    
    地型标志:山路狭窄崎岖。任何车辆无法通行。
    
    “战士们!还是昨天的老路:松毛场!”
    
    铜哨响起三短一长声:“笛.笛.笛.笛……”
    
    “出发!”
    
    
    卡车上的士兵突击手全部下车。沿北山麓边三尺宽小路向西面森林走去。
    
    囚徒的队伍也跟着蠕动起来,在转向左方向山路前。个个把脸转向右边,以对生命无限的眷恋之情;把悲情哀痛含泪的目光化作一种祝福,最后一次投向无数伫足送别的陌生的;也并不陌生的市民的眼神里。
    
    布满落叶松针的山道:很静…很静…
    
    携带着雄壮松涛的山谷风;很凉…很凉…
    
    吉普车上跳下的二只苏联种狼狗,在军官的牵扯下狂躁猛吠。
    
    高空的太阳光,被山谷里巨大的树冠分隔成一把把穿透着可怕煞气的银色剑光,投射在阴森的树林里。
    
    一只升空侦察行情的雄鹰“哇…呱呱…”向同类们也发出行动的讯号。山崖洞巢里的一群秃鹫。纷纷直展大羽,乘着山谷里的反时针气流。旋上高空。
    
    
    另一支在山里破土开坑的解放军基建工程兵队伍,他们扛着铁锨;洋镐朝进山队伍相反方向的山路下山回营。
    
    当下山人同上山人相互交会那一刻。下山人还是把石道让了出来。后退几步停了下来。他们无语;也无表情;只是默默地注视上山人的离开。
    
    下山人知道:距此一箭之遥;那个白色芝蛛花盛开下刚挖好的长方型土坑。将是铁丝贯串下囚徒们的最后归宿。
    
    队伍终于在最后一站《行刑地》停下。
    
    《行刑地》是警备区杀手们事先精心勘测过的。
    
    半圆直经约300米.
    180度的半环型陡峭山窝
    
    距山窝200多米进山路口二侧,是二个陡峭的高坡。
    
    只要在口子二侧高地上设二挺机枪。外面的人不能进去。山窝里的人更不可能逃脱。
    
    向前逃。是无法靠徒手攀附的半环型山崖。
    
    向后,山口有机枪把持。
    
    更特别的是:各种声音不可能向外传送。
    
    
    中央,由崖边向外;扇子型地开出了许多新土。
    
    没有任何一座碑标。
    
    也没有任何一个记号。
    
    一道整齐正直纵深的土坑出现在进山人的眼中。
    
    数百名囚徒被杀性冲发的士兵,领进一条长长深深的大土坑。
    
    那些提前赶到;训练有素的突击行刑队员早己把机枪架在最佳位角上。
    
    士兵们将背包里拿出早己准备好的毛巾;旧棉絮,挨个塞进囚徒的嘴里。
    
    再用小麻绳嵌进唇缝向后连结上捆绑身体的麻绳
    
    稍有不从,士兵们的刺刀就捅了上来。
    
    囚徒们的脸同士兵的脸一样满面通红;青筋直爆。
    
    行刑前的最后一声铜哨再度响起:“笛…笛…笛…笛.笛…”
    
    
     担任押解任务的士兵们,撤到行刑队后方,背对行刑队枪口方向。
    
    面向防线外的树林,警戒着前方。
    
    
    
    “预备…”行刑执行官将提看左轮枪的手高高地紧起
    
    囚徒们开始骚动…
    
    山窝上空的十几只老鹰轮番俯冲到山脊处…又猛地惊腾到更高的云边。
    
    啪啪炸响的巨大鹰羽引动出更大更强劲的松涛象海浪一般涌进山谷。
    
    山谷巨大的风空气流震颤出雄厚悲壮的回音,吞没掉囚徒们发出的一切呜咽悲鸣声!
    
    行刑执行官高高举起左轮枪的手随着“放”的一字声!猛地垂下:
    
    十几挺机枪同时喷出火舌……
    
    将至死都被铁丝团结着的不幸囚徒们纷纷送进他们身边的土坑……
    
    山谷空气旋涡里,飘扬出毛毛雨般的红色血雾…
    
    一只只眼喷电光的饥饿苍鹰,又从灰色云端中向北山松毛场俯冲…
    
    
    
    这是1950年的一个五月扬花的彩色春天.
    
    中国.香港.台湾.东京.曼谷.华盛顿.柏林.巴黎.莫斯科的报纸头版都刊出刺眼黑标:
    
    中国正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镇压反革命运动
    
    1950年至1952年.中国几百个县级以上的城市,几乎每天都发生过类似中国“卡廷”《杭州松毛场》惨案。
    
    
    1985年中国官方学术机关对1950年那一场镇反运动中被处决总人数的重新公布是500万左右。
    
    显然超出上世纪70年代前官方公布的250万左右的统计统字
    
    西方某些中国问题研究院社的统计数字为600万至700万
    
    据台湾的资料透露:1949年从大陆迁台的国民党的党、军、政、法、团、委(括士兵及基干行政人员)在60万到70万之间。
    
    中国民国首都沦陷前:中华民国拥有近500万的国家党务、行政、技术、教育、财税、内卫人员。(不括民国乡长、村长、保长)有近700万陆、海、空的国民革命正规军人。
    
    据中共内战史:国民党八百万人的军队中,有近二百万前政府军在内战中阵亡。
    
    
    镇压反革命运动结束的第二年.中国又开始另一场与镇反同类性质的:《全国肃清反革命运动》
    
    那一年后.有人在松毛场行刑地山窝新土上,植种了许多水杉树和马尾松。
    
    也是那一年后。行刑地山崖上出现了一个奇迹。山崖向阳一侧石坡上,乍开出过去从来未绽开过的大遍大遍金色秋菊。
    
    
    21CN伊始.中国国民党同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复婚.
    
    几年来,二岸蓝红二党共同签署的任何一份公开文书中一字未提《中国特色版的“卡廷惨案”》
    
    金陵夏晓,寺钟拂远。
    
    一道耀目笔直的剑光,从阴沉的天幕中穿出,缓缓沿射着雄伟钟山齿型山脊。落在瑞气缭绕的中山陵人门广场。
    
    破云再现青天的庄严白日,为古都南京洒下万片金辉。
    
    在陵园参天巨树上晨歌的一群山鸟,突然止声,旋即惊飞冲向高空。
    
    宁静森林的东边路口传来了一个声讯:“他来了!”
    
    “他们来了!”“吴伯雄来了!”“主席来了!………”
    -------------------------------------------
    欢庆的中山陵辽阔天幕上叠影出另一个震颤人心的场面:》》》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对波兰发动闪击战,占领波兰西部地区。
    
    》9月17日,苏联从东部进入波兰,占领寇松线以东的全部波兰领土,俘虏约25万名波兰军队官兵。
    苏联随后将波兰官兵分别关押在一些新建的战俘营。其中的斯塔罗别利斯克、科泽利斯克和奥斯塔什科夫3个战俘营,关押着包括9000名军官在内的共约1.5万名波兰战俘。
      
    》1943年4月13日,攻入苏联境内的纳粹德国军方宣布,在德军占领的苏联斯摩棱斯克市附近的卡廷森林地区。发现被苏联军方屠杀的波兰军人万人坑。
    
    4月15日,苏联发表公报,对此予以断然否认,宣称这些波兰战俘在德军入侵苏联之后落入德军手中,是被德军所杀害的。
    
    此后,苏联和德国均组织调查团前往卡廷进行实地调查,但都没有没有取得明确的结果。战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在审讯纳粹德国战犯时也回避对卡廷事件的明确表态,从而使之成为一桩未了的迷案。
      
    此后,波兰方面和国际社会针对苏联ZF的说法多次提出怀疑并展开激烈争论,但苏联ZF始终坚持既定的立场。
    
    1985年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苏联和波兰组成由历史学家参加的联合委员会,对涉及此次事件的大量文件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
    
    1990年4月13日,在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之际,苏联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
    
    业经披露的卡廷事件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苏联ZF认为波兰战俘是一个大包袱(一方面,苏联在紧张的备战中为其要消耗宝贵的人力和物力;另一方面,波兰战俘可能随时反抗苏军的监禁),遂决定先处理掉波兰战俘中的军官。除掉了军官,其余的士兵就会处于群龙无首的境地。苏联有关方面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从肉体上将他们消灭掉。1940年3月5日,苏联内务人民委员(内务部长)贝利亚专门就对2万余名以波兰军官为主的战俘和犯人实施枪决一事写出报告上交斯大林和联共(布)中央审批,随即获得批准。
      
    》1940年4月初,处决波兰战俘的行动正式开始。数百名被俘的波兰军官被从上述三个战俘营带上汽车,秘密运往行刑地卡廷森林。
    行刑人员站在波兰战俘身后,用手枪对着他们的后脑开枪。
    掩埋之后,苏方人员在上面铺上了厚厚一层土。
    不久,第二批战俘又被运到该地被同样处理。直至当年5月中旬,苏联方面在卡廷森林共处决波兰战俘4421人。他们被分别埋入8个大坑,上面铺满松树和白烨树。
    
    》除卡廷森林外,苏联方面还在斯塔罗别利斯克战俘营枪决了3820人,奥斯塔什科夫集中营枪决了6311人,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的其他战俘营和监狱枪决了7305人。加上卡廷森林枪决的4421人,共计21857人,其中包括约1.5万名波兰官兵俘虏。
    
    
    天幕转换 历史定格
    
    央视;凤凰;中天;无线;东森卫星台皆以弃旧迎新的喜庆之声,为枯木逢春的红蓝二党复婚担当铜号手。
    
    
    掌声响起来!
    鲜花飞起来!
    
    黑色豪华的礼宾的车中,走下了一位自民国60年国民党战败弃都后,第一位回旧都谒拜国父陵墓的中国国民党现任主席吴伯雄。
    
    ……孙中山铜像前,他提笔写下了八个大字:“人民最大 天下为公”。……
    
    这是民国九十七年五月的一日(2008.5)即59年前民国首都四月沦陷第二个月。
    
    历史真相.就这样被新政婚庆的锦衣所覆盖。民族义魂.就这样被红色胜者和蓝色负者一起填埋。
    
    也许?真相!并不能代表二岸的功利。不能驱动先烈灵魂的还原。
    
    一个逃避历史审判的民族,永远也不会读懂以色列人的行动天书。
    
    假如今日二岸政治领袖们曾亲身经历过:卡廷;奥斯维辛;松毛场…
    
    
    时钟的钟摆,总在历史和现在;真理与谬误徘徊:
    
    凡是不合新即位皇帝心意的一切都必须忘掉。
    ---------古罗马《记忆判罪法》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列宁
    
    ------------------------------------------------
    -----------亚笛多星
    
    OFF》.2008.6.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