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博讯 boxun.com)

    
    平心而论,中共政府在四川地震救灾中拿出了看家本领。13万陆海空、武警和二炮部队成建制快捷机动,并开动国家各种行政资源以及民间志愿者的主动参与,释放了整个国家的最大能量,这跟此前奥运火把传递形成的全民凝聚力不可同日而语。这次震灾最大的意外收获,在于新闻开放透明给当局加分不少,尽管媒体开放是政府管制失控暂时造就的。另外,由于政府阻滞使得海外救援队错失救援“黄金72小时”,但最后象征性地允许进入,毕竟打破了中国接受国外救援队的历史纪录。不管中国政府此次地震救灾的整体开放姿态,是动态被动或主动的制衡造就的,都不能否认普世价值带给中国国家意识形态的冲击,而因此形成的与民间和国际社会的良性互动,都应得到赞赏。对此开放氛围,可理解为民意和国际社会长久施压的结果,以及中共自身“稳定社会”的需要。漫长的家园建设、灾民安置、赔偿和善款使用等系列善后安排,尚待通过新闻监督进一步验证。
    
四个意外

    
    对于第一时间感受地震或获悉地震消息的绝大多数人,处于川西北山区的汶川、北川、青山、绵竹等重灾区,都意味着是一个个陌生的地方。不管那里有无亲人,地震都是人类共同遭遇的劫难。只有同情是远远不够的,需要伸出双手援助。我从地震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边打电话报平安,边在地图中搜找震中的准确方位。我曾在两年前从这片山大沟深的盆地腹地穿越而过,救灾的难度可想而知。
    这次地震救灾,下面不是四点出乎人们的意料。
    第一,政府反应迅捷,态度积极。1,地震发生2个多小时,温家宝已登上赴灾区专机。2,震灾之后3个小时,救灾部队大规模集结,远至济南军区和北京军区(有人疑问为什么不是就近调动兰州军区)。3,19——21日全国暨驻外机构降半旗鸣笛志哀、设立哀悼日3天、暂停火把传递3天和股市停市3分钟、国家给罹难灾属发放救助款5千、灾区高考推后、停止大型娱乐庆典活动。
    第二,媒体空前开放,信息流畅。据报赴灾区的海内外媒体有80多家,灾区(除核设施等军工局域)不仅向大陆媒体全部开放,还包括海外媒体。在现场者的叙述中和公开图片中都能发现海外记者和志愿者的身影,海外媒体几乎都给予救灾正面评价。
    第三,志愿组织和志愿者规模庞大。据报道全国各地的志愿组织和20万志愿者自发赴向灾区,包括海外的六支地震救援队、志愿组织和志愿者都出现在灾区现场。我在震灾次日撰文《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呼吁,引起巨大关注。当局犹疑,滞缓了海外救灾队进入,丧失了救援的黄金72小时,这是对灾民的犯罪。
    第四,国难当头,海外某些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组织,他们显然还没有完成角色转变,还沉浸在“逢共必反”、“借灾倒共”的惯性思维中,对数万同胞丧失生命却视而不见。某些组织常年打着人权招牌满世界游说抗议,但恰恰在救灾当口忘记自己对受难同胞所应承担的人权义务,反将自己摆放在不义不德的位置。退一万步讲,“倒共”之后的权力真空和社会混乱,尚没有哪个成熟的政治力量或领袖能够统合,所以,渐进转型是中国民主化的必由之路,而这对于中共与异议组织是机会均等的。
    
外界施压和政府焦灼

    
    这次救灾初步获得积极评价,原因有几点:其一,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持续的良性施压起到根本作用。其二,政府积极动员各种力量救灾。其三,中国民间、国际社会的捐款捐物以及志愿者发挥了部分救助作用。其四,信息公开透明。今年发生的雪灾、拉萨骚乱、火把传递和火车碰撞等系列重大事端,在民间和国际社会引起剧烈反弹,而北京奥运又日渐临近,中国政府尽管焦灼慌乱,但“稳定社会”的紧箍咒悬在当局头顶。这两方面因素,使得整个中国社会陷入结构性不安全当中。然而,八级地震突然爆发,给川甘陕普通老百姓带去巨大的灾难,却无意间给中共提供了证明自己“稳定社会”能力的机会,同时迫使政府不得不对来自以上事件的压力有所妥协,因此地震以来的社会管制减弱,给外界以“媒体开放”的假象。但同时不能否认,客观上当局一举扭转被动慌乱局面,将年初以来受到外界的强烈质疑和批评,转变为正面评价的资源,赢得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但对未来不能做过多奢望,这是一次当局的异常表现,不是一种好的制度来保证实现的。不管作为政府的拥护者、普通民众,还是异议组织和人士,对这次政府救灾能效的评估,都要站在中国制度和现实背景,以及灾害强度、既有技术力量和救灾难度的立场,然后才有可能得出合乎理性的结论。
    目前四川地震公开的将近9万名罹难者(其中1万多名失踪者)和30多万受伤者的数据表明,罹难失踪最多的是学生、农民和市民等中国普通百姓,而那些间接遭受地震影响省区的数千万人很少得到关注。那么,首先四川地震是一场普通中国人遭遇的重大灾害;其次,国际共识的20%地震成功预报概率,并不构成追究地震漏报罪责的理由,同时也不构成政府搪塞的借口,要让这次地震预报的责任公开化,需要公开地方到中央的地震观测数据来研判;将四川地震单纯解读为人祸,显然违背科学常识并不合事实。
    四川地震引起的普遍社会恐慌情绪,将会延续到奥运会期间,这还只是乐观的估计。这种社会恐慌将可能因流民安抚不足、赔偿不公和善款捐物被政府乱用而加剧。譬如,学校豆腐渣工程致使1万多名少年殒命,这就是显见的人祸,而地震只不过提供了一次机会。这样的话,天灾就变成了人祸,极有可能爆发社会动乱,中国历史上有太多因“天灾人祸”而让社会崩溃的先例。我们不乐见中国转型付出高昂的社会成本,更警惕以社会全面崩溃作为转型代价。中国社会渐进转型寄望于民间和国际社会的持续施压,中共自身转型动力和愿望先天缺陷,不可期望。
    地震发生,不是人力所能可控的,而灾后救援和重建等系列问题,这是政府的责任更是政府的义务,在中国现实制度下,这才是良性施压的空间所在。分清楚这些基本常识,才可以展开上面的话题。
    
    
维持新闻自由

    
    不能否认,目前中国在巨大灾害面前,中共政府仍是救灾的主导力量,民间的动员能量非常有限。也正因为如此,大陆媒体仍然在“政府喉舌”的惯性下奔跑。参与救灾的大小首长、领导都成为媒体追逐报道的重点,似乎他们是救灾的主角,提供的信息都是权威的,其实不然。那些掩埋在废墟下的学生和居民、难属,以及救灾官兵、医疗人员和志愿者,真正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这次地震,大陆媒体倾注了全部的能量,CCTV破天荒24小时滚动报道震灾消息,这是近60年来头一遭。暂时失控的“新闻自由”状态,反倒让媒体局限在新闻潜规则之下无所适从。
    其实,在知识界看来的“媒体失控”状态,在民主国家却是新闻媒体的常态。记者第一时间进入重大事件现场,是他们的责任,媒体有义务为受众提供第一手资讯,而在大陆“新闻自由”却要因政府无暇管制来短暂实现。一个特别明显的事实是,最早被官方允许进入震中地区的媒体,只有新华社、CCTV和中新社等少数几家国家级媒体,他们享有优先采访权,可以乘坐军用直升机采访拍摄。这本来也很正常,但是这几家媒体的自律那是跟官方立场一致的,公众需要的信息他们不一定会报道。这里我要特别提到活跃在灾区各个现场的“公民记者”,尽管他们身份各异,但提供的不同于官方媒体的震撼文字和图片,让世界了解到地震惨烈的另一面。“公民记者”没有宣传部和报社领导约束,他们通过手机短信、博客、BBS和即时聊天工具,不受时间空间限制,源源不断将灾区信息披露到互联网,但某些网站仍然屏蔽敏感字词和随意删贴。新闻自由归根到底需要制度和法律保障以及民间办报的支撑,此外无论是媒体记者还是公民记者,都要文责自负,这样才能保证提供的资讯丰富及时而又真实客观。
    多元的、不同的声音,甚至公开批评政府是中国媒体所缺乏的。如果中国大陆媒体能够做到公开批评政府,记者不会因言治罪,媒体不会关门,那么,中国社会就是一个正常成熟的社会,同时也意味着中国社会民主转型已经上路。越是灾难频仍,越是需要公民社会的崛起和成长。据公安部公布,地震救灾中已发现55起编造散布谣言、私设账户诈骗捐款案件,55人被法律处罚。面对任何灾害,良性施压更明智理性更负责任,毕竟受害群体是几百万普通老百姓,而不是政府官员。譬如,成都市民自发寻找某些人私自挪用救灾帐篷并取证举报;重庆《旅游新报》恶搞救灾被政府关闭就显得矫枉过正。最低限度,即使不相信政府也别添乱犯罪,或者以自己的方式帮助灾民而不与政府合作。
    
救灾军队观察

    
    这是一段题外话。通过大陆媒体公开披露的救灾部队方方面面,可管窥中国军队的部分实力和装备:协调指挥手段粗放陈旧,单兵装备简陋,地形人居生疏。政府也有意让此次救灾成为演练中国军队综合战力的练兵场,包括武警和警察部队,这种迹象也越来越明显。地方政府和军队对地形人口分布陌生,直接导致偏远村寨和厂矿的居民,在地震发生7天后才受到救援,也有许多居民点被泥石流和山崩彻底摧毁,片瓦不留。他们是除学生外,第二大惨烈受难的群体。军队救灾技术落后和20多年不经战争,直接导致官兵产生怯战心理。
    部队装备不足和调动不灵,也同样明显。譬如,军用运输机严重不足,不得不征用民航班机远程调动部队;空军直升机落后,仍然使用1980年代美国商用“黑鹰”S-70C直升机和俄罗斯米-171直升机(仅有一架商用米-26先进机型),而这两款机型早在美国和俄罗斯淘汰;每个士兵都胸前挎着传统的单肩挎包和水壶,扎着硬邦邦几十年不变的暗红腰带,不合人体工学,甚至某些部队打着背包将被褥、脸盆和备用胶鞋背在背上,有的还背着硕大的黑乎乎的行军锅,徒步向震中灾区开进。地方政府与各军种指挥协调混乱,让非军职的抗震救灾总指挥温家宝无可奈何,他对空军讲的一句“是人民养育你们的,你们看着办吧!”,就是最好的注脚。
    军队多年前虚张声势可“全天候作战”,5月31日一架空军米-171直升机坠毁失踪,军方曝光该型机未升级安装定位和雷达系统,全靠肉眼驾驶、导航,被大陆网民强烈质疑军队实力。荒唐的是军方要悬赏1万元发动群众寻找,还好终于在10天之后在高山密林找到人机残骸,军方总算挽回一点面子。不管如何,军队此次参与救灾比起真正的战事,还是相差许多,传统的人海战术即使在救灾中都显得盲目落后,何谈战时的精确指挥和复杂地形天候下的战斗能力。据公开消息披露,美日俄台等国间谍卫星,紧紧盯住中方这次大规模军队调动,因此,也不排除政府的有意“表演”。
    
    四川地震的善后问题,将会延续许多年,将更复杂更有监督空间,这就需要所有有良知的媒体和公民给政府不断良性施压和全程监督。现在短暂的新闻开放又有收缩的迹象,政府实用灵活的人治特色,并不因震灾而在本质上有所进化,需要制度保障。同时追责地震预报、抚慰安置灾民、追究垮塌学校建筑责任、善款使用、罹难学生赔偿、罹难受伤者准确统计等等,将是漫长而艰难的。一个国家的社会转型,包括制度、人文等等细节,都需要从头经历,并不会因国外的成熟经验而能自然地被移植到中国。
    祭奠四川地震罹难者,为所有受伤者以及难属祝福祈祷!
    
    
    2008年6月10日定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 刘水: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 刘水: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 刘水: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 刘水:CNN错在哪里?
  • 刘水: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 刘水:“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 刘水快评:广东“解放思想”从保护本地记者人身安全开始(图)
  • 刘水:丁潇
  • 刘水: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回忆我在南都的日子/刘水
  • 刘水: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 刘水:记者诽谤案中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诗歌: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刘水
  • 刘水: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 刘水:钱塘潮该诅咒,更该诅咒政府
  •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刘水
  • 刘水: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 刘水:北京奥运会猜想
  • 警方限制异议作家刘水回深圳工作
  • 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 刘水快评: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博讯快讯:刘水于今日凌晨近3时平安返回
  • 异议作家刘水在深圳被警察带走(图)
  • 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 作家刘水牢狱生活七个月 意志不消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