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亚笛多星:皇牌皆输己惊糊 锦涛红浪寻方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4日 来稿)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城市的他们真幸福!满街都是银行证券、黄金珠宝、粉戴足浴、星气韩流…荷尔蒙物欲利欲…;满街都是跑马香车、酒肆欢场…满城都是碳化氢燃烧的轰鸣声…
    中南海红墙里的他们真焦急:
    东经103.北纬31.川域告急…
    碳化氢(石油)紧缺告急…!
    金融告急…!
    地方财政告急…
    农民上访告急…
    快燎原的烽火四起告急…
    土地告急…环保告急…中国经济力大倒车告急…
    
    这一急:
    急的元首在白宫发了蒙…又赶飞战乱的尼日利找石油…!
    
    这一急:
    急的温家宝不务正业…在央镜下口水横飞乱打“组合拳”…
    还有一种最不急:
    国家政改之转型。
    还有一样不必急:
    还是封建专制复辟的好。君君臣臣欺世盗名;官官吏吏世袭权金。
    
    民族不幸!都是21世纪WWW时代!且仍在赤色大陆语态中自恋地思维。
    农民…?人民…?解放…?文化革命…?祖国…?团结…?统一…?土地承包制…土地权…?政治第一…经济学家…领国务院三农经济专家津贴…温铁军…厉以宁…新政…?
    
    中国有上千个农学研究所、农科所;百所大学几乎都有与农业相关的学系;;从政治局、国务院到各省市界都有齐备的管农导;中国近二千万党政干部有近三分之二在农村的县乡镇村…中国四百万国防军、宪警、卫戍部队有三分之二的士兵来自于农村…
    中央财政部与地方财政厅供养看数万从事经济及研农的“精英式专家”;
    他们都是“响当当”农业官员与农业大师。
    
    但又为什么?
    一直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统治农村都五十六年了。农村依旧是一个揪心的问题;人民公社己解体了近三十年,变化的农村确产生更多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几代官员和大师们把精力智慧都用在:服从党的脸色,面对农村真正核心的问题,他们不敢接驳真理;不摸真话的高压线。
    他们的一贯拿手好戏是:在中共核准下的统一语境下:鹦鹉学舌。
    
    中国有一个十亿人口的主流群体。他们的家在乡村。
    
    这一个浩瀚的群体,我们究竟应该以什么名份定义他们?
    
    用历史与国际通用的标准去定义这个群体?还是用前苏联史大林和毛泽东的标准,为这个群体没定名称?
    “社员?”不!人民公社已无。
    “庄员?”NO!国无公有集体农庄。
    “农奴?”嘿!太难听的词!这不是羞杀了十亿乐哈哈的农民吗?在中国人的语库里:农奴=1949年前地主刘文彩水牢;农奴=1959年前的西藏苦狱;农奴=林肯宣言前的美国庄园。
    “地主?”喳!1953年中国上千万户私有权地主己交割成一个公有制的地主》共产党。
    “农民?”常识上:有私有土地产权契证的耕户才叫农民。无私有土地产权契证的耕户叫能叫无产阶级佃户。
    中国十亿佃户是怎样炼成的?曰:枪杆子+宣传弹+铁镣子炼成的。
    准确地讲:“中国十亿农民是变相的农奴。”他唯一的东家是掠盗了他们土地的共产党。
    
    在北京、上海、广州,我问过一些专研农学的教授。这一个主流群体是谁?回答异口同声:
    “农民!”
    在香港,我请教一些学者。中国乡村务农者叫什么?
    他们的回答不假思索:当然叫农民啦!
    
    这个称呼的问题,可能上至胡温…下至耕者都不能准确回答?
    可见:语言一旦成型便有万般的顽固。
    
    我承认:在高度极权中国语境、语库、语习、语式中。他的确叫:农民。
    
    中共执政五十年来,媒体一直称他们是:农民。
    且是:红党旗徽确定,是领导阶级的农民。
    在中国户籍本及几十亿份履历、求职、参军、升学、病历…表格的成份与职业一栏中,填写的也是农民。
    
    此刻当我提及且煽动讨论这个问题时,可能会有人责怪我“”多此一举。
    也有人会弹劾我的笔;并称:不叫农民叫什么?
    
    尤其是那些在百年人祸与天灾动乱苦水中,熬过来的农村老百姓。他们代代遗传的血液基因;强化传统的自恋情结与面子情结。促成他们相当成功地配合中共,一举消灭了属于他们的“真农的灵魂”。在严重曲扭的精神性格上:中国农奴们采用宁荣勿辱的称渭使用;与宁华勿喑的称呼选择。
    正如鲁迅对中国悲剧的缩写那样:阿Q从不喜欢别人说他的秃顶。
    
    谁敢叫俺们“农奴”那真是污辱了俺们!叫腌“农民”还行!至少不是骂俺的词!
    
    基于我也是一个耕者的儿子。许多年以来,我一直盯住农村。盯但这个隔山便是一种方言;隔水就是另一种风俗;隔村又是不同姓氏族群的乡村乡土。
    
    我曾测问过中国南北许多地方农村人:你们是什么人?当我把手上的纸牌朝他们举起说:“老乡这上面写着:1、封建社会奴隶、2、集体农庄庄员、3、人民公社社员、4、无产权的农奴、5、土地的农民、6、社会主义农村的农民。你们选什么?”
    哄笑中齐齐回答:最后第六呗!当然是农民啦!
    当我反问:没有私人地契与土地权的人不是农民!他们中略有代表性的人回答:腌们的土地象银行里的钱那样由国家保管着,土地不长腿,它跑不掉!
    
    多么憨厚朴实的乡亲!
    
    今天,我要理据翔实地告诉大家:
    
    一、今日中国没有农民!
    
    二、中国的土地从1949年起就长着“飞毛腿“”乱跑!
    
    三、自1990年,中共实施原属于全民的(也括十亿农人)国有财富“分光、抢光、偷光”的三光政策下。土地长出更多的腿!在贪腐政府的黑幕下开始光腚子偷跑!
    
    四、中国只有农奴。根本没有私有土地产权的十亿乡村同胞,就是典型的农奴。
    (挡住!农民兄弟、尤其是当今中国几万个吃着皇粮;也一直吃农业学饭的专家学者们!先别炮轰我!给点民主,让我把逆耳的“坏话”治病的良方讲完)
    
    一、为什么?今日中国没有农民!
    
    从古到今,凡有可耕的私有土地的人才叫农民。
    
    远古的不提,今日世界。从非洲、美洲、欧洲到亚洲,除北韩、古巴、中国外,从广义上看:所有国家的农人几乎都有私有产权的土地。
    
    异邦他国的农村只有三类人没有私有土地。
    
    1、 因破产、转业、迁移城市将土地抵押、转让、赠与…他人的原土地主。新的身份让他们毋冠“农民”的称号。
    2、 因天灾、人祸、疾病、恶习(赌博、犯罪)致穷,被迫出卖土地后,沦为其他土地主的雇农。不能称之农民
    。
    3、 在毒地金三角为武装土匪耕种的无私有土地权的;政治上没有选举权的农奴。
    
    在现代社会,农民是一个好的称号。
    
    因为真正的农民有二个天经地义的权利:
    
    1政治灵魂暨公民选举权;
    
    2土地私有产权。
    
    就在对岸:台湾、韩国、日本及相邻的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俄国与蒙古…这二个基本权,己成为家喻户晓的常识。也是国家文明与法律结构中的具实体现。
    
    朋友:请抛开大陆思维!站在常识的平台,360度扫描国境外的乡村…再对照我十亿中国农奴同胞…请问有吗?
    相信您的答案相当简洁准确。
    
    二、为什么?自1949年起中国土地“长腿”乱跑?
    
    1、中华民国宪法与民国土地法己律定:1949.10.1日前。除没有私有土地契约的;如山地;森林;江海新滩涂土…等土地属国家所有。土地根本不长腿。世代属于有地的农人及地主。
    应该承认:因天灾、人祸、疾病、恶习(赌博、犯罪)致穷,被迫失地及出卖土地后。有相当一部分农人在资本时代沦为有土地产权主的雇农。
    
    对照典例:
    台湾的前总统陈水扁的父亲、祖父就是雇农。但这类雇农之所以不是农奴的关键!在于:他们还拥有同所有富人一样的公民权与选举权及相链的公平免费的教育权。
    阿扁、金大中如在这样红色的中国,这类农夫儿子会出头吗?
    同样:中国红色贵族的儿女习近平、江绵恒、邓朴方、薄稀来、李小鹏、邓楠等一干老子英雄儿好汉们敢在人民面前得天独厚又无法无天吗?
    
    就是中国好几代百万农夫的儿子,通过变形;血腥…挤进党政军政权;许多核心官位都不够“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太子党抢!还轮的到他们吗?
    
    对照文学典例:
    读一读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位白种女子写的,后获得诺贝尔文学金奖的长篇小说《大地》。就会更清晰地看到:土地;契约;农民人性的命运与本质。
    在此,我拜托中宣部的党卫军官、网警休假时看一看。
    也请中共的红色诺贝尔级农业专家:温总理看一看…
    这是中国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由一个在中国土身土长的洋女人写的,上世纪“中国农民调查《大地》。
    她在70多年前的经典暗示:都己由中共制造的血腥事实去应验;
    他的一些喑示…从道德与人性上,间接启发了二位中国良心记者,用十亿农奴的血与泪冒死写出20世纪未,那本震惊中外的现代《中国农民调查》。
    
    2、1949年起,更准确地讲:从1946年己由中共控制的东北三省一些区域起。在野蛮的暴力下,土地开始长腿乱跑…从有产权证上的人脚下,忽悠地跑到乘机掠财的造反者、痞子、懒汉、负债者、逃荒、流浪、乞丐及另一部分贫困人的脚下…。
    
    请许我引用国家证据源:
    
    中共著名的中央纪录片制造厂库里,至今存放着成盒成堆的电影菲林。装机一看。黑白银幕上;频繁出现:新农民们斗完…打完…处决掉地主后;疯狂地丈量土地;白发苍苍的老农在老泪纵横中…伏地吻土…捧着土啃…;在一阵“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的歌声中穿插着一个激昂洪亮的画外音:“这些在长夜里苦水中煎熬了千年的农奴,终于分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万恶的旧中国把人变成鬼…是共产党毛主席把鬼变成人…终于让他们成为新中国第一次有土地的农民…”。
    
    影片中皆是这样记录真实的画面:
    这头是,党;土改区工作队;地方人民政府的官员,把印有大方红印的土地证颁发给新农民…
    那头是台上批斗地主;斗后五花大绑插牌处决…
    
    中国农村的土地浸润交合着获利者的眼泪鼻涕与受害者的血…
    五万万新土地主》农民以为:大救星共产党发放的土地证,终于可以让土地宁静下来…不会长腿再跑的!
    
    可惜,土地权属刚画上句号。历史就开始倒退。
    
    中共又给中国土地装上暴力的腿;1956年开始向人类历史上最大最恐怖的全国乡村农奴制小跑…
    毛嫌不够,政治局的拉拉队;中宣部的表演队又开始加油…以革命的名义…以党的名义…以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
    中宣部二报一刊又大弹:土地私有制的罪恶…土地归社;土地交公才是社会主义。
    1958年是速跑…一跑,跑进了“人民公社”。
    这一跑?中国农民失去了土地!
    这一跑?中共以国家的名义抢劫了五万万农民的土地…!
    这一跑?跑丢了也跑废了土地产权证!
    是这一跑?五万万失地的农民得到了一份“无期劳改”的判决书,又名:农业户口。
    也是这一跑:饿死了三千多万农奴!
    
    三、为什么?自1990年以来,中共实施原属于全民的(也括十亿农人)国有财富“分光、抢光、偷光”的三光政策下。十亿农奴都傻乎乎地没有份且靠边站?
    
    为什么?自那以来…官商勾结让土地长出更多的腿!从土地属于国家的地盘上偷跑出来?
    
    准确意义上讲:人民公社从形式上,于1979年起陆续解体;但统治架构上并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将“人民公社这只牛头”撤下,换一个“乡与镇人民政府”黑字白底的木头牌子罢了。
    经济上逐步改变了“指令式计划生产”与“统购统销”的方式,改由国有土地到户的承包种植方式。
    但是,从1956年至1957年被中共抢去的;归公社的;现不属于私人的土地所有权关系丝毫没有改变。
    
    按照法理,公社在政治架构上解体的同时,有三样东西应归还农民
    
    即:1、地权。
    每一户村民加入公社前的私有土地产权;
    即 2、物权。
    在人民公社二十二年里,由二代农民生命血汗共建的水库、灌溉及饮排水系统、道路、公社建筑物、通讯线、供变电线、农机、库存物质…应均分给村民。或由农民组织股份有限公司自管。
    即3、政治产权暨公民权。
    在人民公社期间,没有农民,只有社员。
    公社准确地讲:就是一个的人命如蚁的廉价奴隶劳改营;社员是农奴的代用词;工分是农奴口粮的代用券。中共是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奴隶主。
    1979.公社走到尽头…在政治上被迫解体。
    那么,被奴隶主绑架去的;原依宪法属于村民的政治产权,也应归还他们。至少让他们按结社这一项法条去组建民主农会。
    
    中国的十亿村民朋友;农业大师们;朋友们:他们有吗?没有!那能叫他们是“农民”。
    因为农奴在权力的源头是空白;奴隶精神的源头是沙漠;计划经济时代积累的数十万亿总财富开仓的分配中,他们也不会有份。
    十亿村民只能傻看着“别人如何先富起来”。
    难道不是吗?
    20世纪晚叶,如继续用宣传弹、麻醉弹、子弹、政运捣蛋…己不能阻止中共统治上的山穷水尽…为防止红色中国全面崩溃…
    邓的中共,被迫将毛时代冷藏在共产专制冰柜里,长达三十年的二件“法器”:自由经济与政治公民权,这二件里的一件暨:自由经济;勉励地归还人民。
    而与自由经济极需匹配的;相辅相成又称双胞胎兄弟的另一件“法器”暨政治公民权,至今根本没有解冻还给人民。
    
    再看国有产权与物权的分配,城市与农村的对比:
    
    1984至1994这十年,是一场由中共当庄家,特体先惠中国太子党秘书党;主体再惠城市居民的大分配浪潮。
    下海去…经商去…淘金去…己成为时代最热门的话语。
    中共执政的堡垒、要害部门、中枢机构均集中在城市;中国的知识分子与基础工业与商业群在城市。除土地产权外的有限财富均集中在城市。
    
    邓小平为了稳住全国,在大分光的战略上,显然知道:中共有限的财富产权如均衡公平地;分配给包括十亿农民在内的十三亿人民,必是杯水车薪,也是做不到,也做不成的。
    城市吃饱了农村饿;农村饱了城市叫。
    邓也知道:精明的城里人不吃素;不好对付!
    愚钝的乡下人肯吃素!很好糊弄!
    
    在只有一袋金币,只能满足一方情况下,邓小平又一次抛弃了农村,选挥了城市!
    中国计划经济三十年由全民(当然包括十亿农奴贡献的财富)积累的总财富,也称国有资产:按现值达三十五万亿人民币。
    有近二十万亿的固定资产是十亿农奴创造的。
    有豆丁点大的良心都不会违心讲:都是细皮嫩肉的城市人创造的。
    即使在今天,中国几乎所有脏、累、苦、差、重体力基建活都是农奴干的。
    
    这些固定资产的科目:
    
    交通项:机场、铁道、国道、省道、公路、人工河流、运输工具的机车列车轮船等;
    
    海事项:码头、渔港、船队、堤坝、水库、水闸等;
    
    工业通讯能源项:矿井、油井、工厂、仓库、输变电线路与电站、地下通讯电缆、空中的网线等;
    
    建筑项:城市所有的于1949年后建造的公有房产;等等。
    在尚无社会公器与规则制约下。城市随邓小平的一声信号枪响…又乘四处炸响的改革烟雾弹掩护下,开始“有序的分配”
    
    第一部份 归祸国殃民的红衣大盗
    看流程与终端:属于真金白银的可事垄断的能源、陆基交通、国防工业、通讯、电力、航空、航海、优质大型厂矿、城市的名胜、楼堂馆所等都成了中共的私家党产:又名:国资委。
    
    第二部份 归八仙过海式的新自由市场
    注:这是一个分散国民注意力的掩护。
    看步骤:1、将含金量不高的厂矿卖光;2、将几千万产业工人的岗位下光;
    
    第三部份 属于对城市近四亿居民的安抚性工程
    
    请看戏中戏:
    1、城市房改。从1988年至1998年十年间。中共将1949年进城从前国民政府手中没收的居用房产;
    及在1950至1958从全国城镇居民手上没收来的几千万套房产;
    还有1949至1986年兴建的几千万套公房.全部倒卖给:占中国13亿总人口中的32%城市居民。
    小到数千元/套大的多到几万元/套。总交易值约9千亿人民币。
    
    2、中共从20世纪国有公房大倒卖中,获得了二样救命的东西。
    A.约9千亿资金。
    B.城市的民心。
    不太公平地讲:这是中国城市自1949年后,第一次初步实现了私有契约的“户者有居屋”而非“居者有其屋”。约三亿三千万“喜获私房产权”的城市居民还盲目地感谢邓小平!(这就是89.6.4为什么城市不积极附和那些,为工农利益而绝食在天安门示威学生的一个不利好的因素)
    良心地讲。他们应该知道:他们所得“公房”仅有4分之一属于自己的。4分之三部分应属于中国农奴。
    按照最底层次的良知来看:
    中共应将这9千亿“城市赎买金”一文不留地返还农村。弥补执政四十年间对十亿农民负下无法量化的罪孽。
    可惜!本性邪恶,党骨子贪婪的中共并没有想到农奴,在利益上也不会均顾农村。
    
    邓的改革就是开仓分抢。
    
    只要这种“改革”与农奴无缘。那就不是成功的改革。
    按照普世公平的国民待遇与高层次良知而言:也为共产党洗心革面重启十亿农心着想:邓小平、江泽民、朱镕基、胡与温在城市实现“户者有其宅”后,应该在农村实施:“真正和平幸福的新土改”就是彻底纠正毛时代让土地从农民脚下跑到“公社”的历史错误。在农村真正实现“耕者有私田。”这才是中国新农村的基础,这可能是共产党减免历史追究;重获民心的一个智慧工程。
    这也是中国在朝在野政治家的今天和未来的政治资源。
    
     中华民族当前最重大且最迫切的政治问题,是农村问题。
    农村问题的核心问题就是:土地产权还农的问题。
     换言之:土地不还农。再好的民主与人权模式给农奴,他们即不稀罕,也实施不了。
    
    四、减免农业税并未减去“农奴”定义。
    
    中宣部品牌喉舌TTCV1的播音员罗京,在中共二会2006.3.5日召开当晚19:03分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农村九亿农民自二千六百年以来,第一次全面实现了免除“皇粮国税”…。
     中宣部的“精英们”无知到:连2600多年的封建农业历史上,土地产权原就属于私人的常识都不懂。
     中共的专家们连小学算术法都不用。除去中共56年执政,在过去2544年中,那一个朝代有“农奴式的人民公社”?
    有那一个朝代让土地长飞毛腿乱跑?
    有那个朝代饿死三千多万农奴?
    古今中外有那一个政府会对如此悲惨的历史事件装聋卖傻?
    有那一个民族会无情无耻无知到,不敢开齐声为48年前那一场人祸中饿死的三千万农奴祭祀…申冤!?
    
     又有那一个民族会漠视自己的历史?
     没有圣经和耶路撒冷的历史哭墙?弹丸之地的以色列民族会那么强大吗?
    
     免农业税,在政治上,属昏庸之辈使用的小儿科式小把戏。
    这只是吝啬的中共,在广阔农村行将震动前,被迫向乱世之犬将群起的农村,抛出的一小块肉血馒头!
     那也是个带一点蒙汗药的空心汤团。
     中共宣称少收农业税达500亿。那是弥天大谎。那不是十亿农民人均“获利”50元人民币吗?不够中共官员的二包中华香烟。
     我作过统计:人均只有18元。中共只减免了180亿元农业税。不够中共官员一个月的汽油费。仅相当于中共官员在酒楼里22天公款消费。
    
     再看城乡对比:。1988年前,房改后的上海市民住宅平均不足5万元。到了2003年均户上涨到40万元。仅此一项比同样是国民的农奴们“获利”35万元。
    
    时针指向2004年1月至2005年10月。
    上海每户住宅在2004年1月每平米7000元基数上,上涨到每平米12000元。仅一年时间比2003年又多“获利”了30万元。
     18元农业税与350000元城市居民的“自来水”绩效对比:
     可见农奴之悲!农村之贱…
     350000元比18多出四个零。35万元对农奴是一个天文数。以18元/年获利,一个现代中国的农奴要干一万九千四百四十四年零四年。才能实现一户上海人2004年至2005年的效益。
    
    五、再看温家宝的调包杂技组合拳?
    
    2006年1月,中宣部用“叫化子造谣的方式”在十亿农奴将过春节之前又开始哄骗农奴。他们开足机器讲够;叫够;把农奴耍够;骗够:
    将中国农村的血连续抽了五十六年后,不能再用老套的方式抽了。故大鸣:从2006年起全面减免农业税…
    掉进井里的月亮又一次升起在十亿农奴黑暗的心上…
    
    可是这免180亿农税的金留子决议、新闻甫出,三十个天不到,就被温家宝擅长的太极拳袍下忽悠地掉了包…不愧是温家温。政治就是杂技。这一下真历害,这头减免了老乡铜纽子,那厢偷了他们的金留子…
    
    碳化氢时代,石油价格指数是金融指标,也是农村的成本基数。
    
    请看帐单:
    
    2005年.一切与农村生产、生活有直接成本关系的石油制成品:柴油、化肥、塑料布、农药…价格比2004年上涨了三分之一。2005年每一个农奴要比2004年平均多支出290元。
    不括几千万农奴四季外出使用社会交通工具燃油涨价的费用。
    扣除近一亿个进城打工者,2005年中国农村九亿人口的生产生活成本比2004年高出约2500亿元。(这还是一个保守数字)
    2005年每一个中国农奴实际比上一年多增加了290元支出。18个硬币的国农税与290个硬币比,可见总理的臭屁放的太不高明又多么不雅!
    如果,2006年一切资源成本稳定在2005年的指标上。那么扣减所免的180亿税费。中国农村仍要比往年多支出2320亿元。
    2320亿元。大约的这笔数,只能由近一亿农奴进城风餐露宿;缩衣节食做城市的马夫清道工……除去吃用…寄回乡村的血汗钱偿付。
    市场不断地涨价风潮正逼迫农村走面更严重的贫血…
    仍在失血的贫血农村不好,中国能好吗?
    2006年初,温家宝在新闻记者会还在吹嘘:胡温新一届政府减农业税…
    春节刚过不久;温国务院的一个部门宣布:柴油、汽油又全面涨价了5%
    仅近期油价上涨,农村要多支出116亿元人民币…按国际政局与经济走势:石油突破85美元/桶是一个时间倒计的问题。美国如国伊朗开战:石油还会逼近100美圆/桶。
    中国所有的国有油井与国有煤矿的真正股权有65%是属于十亿农奴。中共最大的党产金矿:中石油公司每年应拿出65%的红利去补贴农村。
    中共己懂得用石油换另一种比180亿农业税更多更好更妙的抽血方式,发污的针管就是:泡沫;涨价。
    
    据悉:中央政府的“免税的”右手刚缩回,地方政府的左手便伸出;比中央更贪婪的地方政府采用一切可用的“名目、名堂、花样”抽挤农奴的血。
    正如谁都知道一掉,膨胀掉遮羞布的狼群身体与群体的胃口更大了…
    当监督狼群的老鹰(记者);巡界的狮子(法官);与维护安全的大象(国防军)都赤裸裸地与狼共舞…当中国农奴们被狼吃掉后,下一个对象将是城市居民?
    中宣部不要再提过去的2600多年的封建农业史;那不是向天下宣告:共产党统治的五十六年本身就不是社会主义。
     多提些地权;医权;教育权;养老保险;分配权等与农奴无关的亲民新闻。
     多讲些积德润目养耳的真话。!
     为天下和谐,恳请尽快中共还地于农。至于物权吗?可分期反哺农村。
    
    江山万里官为主;
    辽阔阡陌地无姓。
    村村惊滚牌九潮;
    倦难农人弃田闲。
    万倾公地变金山;
    满天钱龙铸国魂。
    洪水滔天皆是祸;
    共和方舟野渡停。
    
    
    
    
    每年2500万农民进城的严峻国情考验胡锦涛的智慧。
    请胡先生率中共务实派为十亿村民摘掉“农奴”的帽子。
    真正解放农奴!
    还原农民真正的身份!那将是您填充威权空白的第一步。
    是很难…必须得干。不摘“农奴”帽子您就是一个昏君;是人类世界最后一个奴隶主。别再疏忽“十亿农奴”的权宜。再请管好温家宝的嘴巴…看:苍天计时…。
    
    
     ------------------------------------------------------------
     ------亚笛多星
    OOF》2008.6.14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决定中国命运的十把钥匙/亚笛多星
  • 三座金山照耀天府豆腐渣工程/亚笛多星
  • 李小鹏金蝉脱壳“逃”的及时/亚笛多星
  • 沙雕的巨龙不如虫/亚笛多星
  • 还原被国共填埋的记忆《中国“卡廷”惨案》/亚笛多星
  • 新华社 一支以喉舌为枪炮的党卫军/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巨龙早该体检 国家急需化疗
  • 亚笛多星:南郭执政多壮志 敢教红猫变雄狮
  • 哈达飞扬五环呈祥 盼奥运 达赖能回家看看/亚笛多星
  • 总理总有理 独峰显乱云/亚笛多星
  • 《国家动员 把他们运出来》致:元首人民的一份紧急呼吁/亚笛多星
  •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胡锦涛嗖嗖亮剑指向谁?/亚笛多星
  • 愚钝的元首 晚点的行动/亚笛多星
  • 举国哀痛 深圳在嬉笑中捐款/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