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素描中国狗典/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狗.在中国.是有人文席位的。 (博讯 boxun.com)

    你看:中国12生肖,便有它名份。
    
    狗.在中国是值钱的。
    
    哼!真让人费解:
    中国的狗头。比前苏联垮台时列宁斯大林铜头值钱;
    中国的狗头。比文革结束后,各地拆卸毛泽东巨大塑像的人头,还要值钱。”
    那些个以吨为计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铜头。最大的还原价值,只能倒进锅炉溶成赤裸的铜锭。用于工业生产;用来加工电机上肠子,建筑的神经,抽水马桶的水阀配件。
    
    狗头.在中国也是值钱的。
    不信你看:贮藏在太子党军师;己故将军王震之子:王军创办的中国保利公司里,那尊圆明园的《铜雕狗头》就值八千万人民币。
    一只西瓜般大的《狗头》,难道不比:千百只石磨般大的专制国独裁巨头们《铜头》值钱吗?
    
    可见:中国狗头的价值,不能用铜重量多少来算计的。它的真正价值浓缩在悠久文化的份量里。
    
    尽管《中国狗头》足足金贵。
    在一些举止粗鲁的国人嘴边;狗.是一个骂人猥亵的代号。
    稍有不悦,喉卡卡里便:“吐…”的一声!向空中弹射出一团球状的黄浆!紧接着:“狗杂种!”“那狗娘养的!”“狗眼看人低呀?”
    
    下里巴人的口头禅如此。
    达官显贵也好不到那里去。
    甚至皇帝皇太后更加如此:“狗奴才!”;“狗仗人势!”;“那官”;“那狗男女”比比皆是…
    
    翻翻中国的《四大名著》;明清小说;
    再看看这二十年里中国普天盖地封建复辟的电影电视剧。
    除了冥界里那些睡深了帝王,阳界里五官残废了的中国人。感觉不到:无所不在的“行动狗典”。
    只要是人一睁开眼睛:皆是成群成堆的“狗儿”影子。
    那带“狗”的字儿、词儿、句儿;
    那带“狗”的场景、剧映、特写;
    那带“狗”的生动剧情。都可编纂成一千种/本封面的《中国狗典》。
    
    狗的灵魂多少附连在人的精神中。
    中国人动辄喜欢用:“狗眼看人…!”来形容上司、同袍、他人对自己的疏忽。
    
    嘿!在中国这个皇帝大家庭;大家小皇帝的封建专制国度里:
    除了国君一人独享绝对的尊严之外!那一个不是相对意义上的“狗奴才”。是制度下的狗奴才只能:“狗眼看人了!”
    
     我由衷钦佩傅斯年先生在他19岁那年,以智慧气节青年独有敏锐的目光看到:中国的狗格与中国人的愚陋。逐提尖锐之笔,写出了《中国狗与中国人》逆耳苦药的铿锵文章。
    
    很庆幸:先哲傅斯年所处20世纪初民国年代,尚有宽松民主的公媒之风和带一切思潮;理论;旗标;各式语锋包容的境域。他的《狗典论》未能受到政府媒警的封杀和红色铁血小狗的狂吠。
    
    尚若处在21世纪今天:
    别说是一个傅先生走脱不了!即使一千个一万个都会大祸临头:
    1、 中共绝不会让先生杰出的《狗典》刊登报刊;也不可能冲破中宣部同公安部共建的WWW金盾电子柏林墙。
    
    2、 国安部的同志会在凌晨把他带走喝“咖啡”!
    
    3、 退万步言!如《狗典》一文能有幸:绕开报社的《警犬的眼睛鼻子、、党务的哈雷天文镜、审编的剪刀与删除键》一经刊出:那才是惊天动地滚祸水。
    
    报社的社长、总编会下岗;
    千百万个被中共驯化师驯化的红卫兵小狗,会把傅先生当成莎朗斯通;当成CNN主持人那样:先在互联网上驰浪冲锋口诛笔伐;后在大街上摇唇鼓舌…
    如果赶在文革,他必定会被抄家;被游街;被打倒的身上会踏上无数只:“杀”“杀”“杀”的臭脚。
    社会又会繁衍出另一个版本:《围剿狗典》。
    
    中共有其特制的红色历史泡沫丰碑。
     民间也有:狗德鉴人的记忆丰碑。
    
    长春电影制片厂大院内一幢老式宿舍的一间小房里:
    床上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高知老人;
    床边坐着一位年迈的电影名人;
    床角昂首着一只素养优良的黑毛洋犬。它琥珀色的眼睛,一刻不移地盯住他患病的主人:
    (注:刘世龙乃电影《英雄儿女》扮:王成.国家一级演员)
    “世龙兄!我快不行了!我对这个人世己没有什么眷顾!也没啥牵挂了!唯一让我不能安心暝目的是…它太不随俗了…从不吃他人之食…?”
    说毕浊泪纵泻…呜咽难语…
    犬儿立起。用它那粘乎乎的大舌头不停地舔吻主人枯槁的手。
    “老伙计!我的老邻居:别牵挂!把它交给我吧!我一定象你一样,好好照顾它的!”…
    
    这是十年前.中国长春电影制片厂一位高工临终前;在家中病榻上,同他的一个单元楼上邻居:刘世龙的最后谈话。
    
    高知老人走了。
    高知的犬被世龙带回了家。
    它终日不食后主的精美食物;也不眠邻居为它铺设松软的盆窝;白天黑夜只肯站在可向远处望去的阳台。
    渴望楼下的林荫缝隙里穿越出主人的身影;
    它毫不厌倦地久久昂着脖子;日夜张开鼻孔。希望从楼群中的风空气里,嗅呀!那怕能嗅到一丁点它熟悉的气味…
    
    一周后。它死了!死也不肯倒下!死后仍然是生前宁静的原样:站着;望着;嗅着;想着…
    
    
    犹大曾是耶稣的学生。
    
    当他看到:罗马军士手上那一小包沉甸甸的赏钱金币时。他指认了老师。收受了金币。
    背着巨大沉重十字架的老师,迎着暴雨式鞭挞,流血走向山顶;走近身体将被钉上的十字木架…
    犹大就这样成为宗教烙印的《狗典》。
    他是一条反骨的狗。
    
    从中国魂里的《三国志》.《水浒传》;到明清话本;从民国故事;到共产中国的风云画卷:到处窜荡着为一块骨头反骨的土狗。
    
    毛泽东也有他著的《红朝狗典》
    1950年冬.毛泽东乘火车。穿过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原野,象狗一样窜去莫斯科朝拜他的后主:共产魔王斯大林.
    近三个月时间里,斯大林不肯见他。
    他的斯拉夫主子要驯化这条残忍狡诈的中国犬王。也许.漫长俄国时间的分针,是一把剃刀,能唰唰剃掉猴急的毛泽东心中焦虑的杂毛。
    回京心切的毛泽东象犹大那样:为了五亿卢布的肉骨头。把中国三千年历史版图上的大半个蒙古。献给了苏联集团。孝敬了他的主子。
    毛泽东一手谱写了一本:让中华民族痛心耻辱千年的《红毛狗典》。
    
    我们知道:曾是奴隶的斯巴达克猛士,即使他被迫沉沦在连狗的那一点自由都没有的奴隶群体中。他依旧是一头雄狮。
    当他摆脱奴役后不久,向罗马统帅部下了战书。他解放了几十万罗马国奴隶并带领他们无比义勇地反抗了罗马大军。
    在敌方反复围剿的任何一个时刻;当他陷于将要灭亡困境时;当罗马给他一个人的优厚待遇,以诱他率部投降做“狗”时:
    斯巴达克宁可死在专制的刀箭之下,也决不肯回到没有尊严的“狗群”。
    他宁可在世界历史卷宗里,留下一缕狮毛,也不肯弃置纤尘的狗屑。
    他做到了。做的干干净净;做的万古流芳。
    
    连他的天敌罗马国贵族都为之折服。
    多少个世纪后: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恩格斯都以无比赞誉之辞称颂:这个永远丰碑式的《自由狮典》。
    在今日中国人的价值观里:斯巴达克是一个十足的憨头、傻子、是一块无情欲之欢的石头。
    而在历史上斯巴达克的眼里:一个无脊梁的民族才是傻子、疯子、呆子。
    
    
    看三百年中国!读《中国的狗典》:
    
    能真正代表中国?完全有别于狗类:中国式斯巴达克的狮头。有吗?
    
    狮头没有!狗头倒很多:
    
    晚清时.湘军二将曾国藩左宗棠;和皖军总领李鸿章;这三名骁勇汉将。够曳够威的了。他们率领近百万个由汉犬啸聚的军队,风卷残云般地屠杀了几百万揭竿起义的同胞。
    到头呢?在一个异族老女人慈禧面前:不照样:乖叩乖跪;连爬带俯。
    这是本《龙奴的狗典》。
    
     外国的狗经过驯化:它始终牢记取向、训令、使命、本职;路径。不管主人在与不在。它们都会集结自律。
    
    中国的狗.不管考驯成绩比洋狗再好。只要看见一根骨头,嗅到一点母犬的尿味,闻到山那边一丝狗少女的低吟。便会劣根张舞;方阵大乱。东荡西窜。
    
     清未.民国的开国元勋,孙逸仙可算得上是:英雄豪杰。
     打开他的历史录音;翻开他的选集。满屋子皆是我华劣等;媚日颂歌。赞俄华辞。
     用今天中国教科书界尺,度量民国伟人的言论。他.可是比汪精卫还要媚日的汉奸了。
    
    没错!那时的日本为流亡的孙中山提供了不少帮助。中国反清的精英们,几乎都在东洋喝过日本的墨水;日本新政的乳汁。
    这对几千年“有奶便是娘”的中国“豪侠骨骼骨髓”繁殖下来的传人。当然是:啃谁家的骨头,就向谁摇头摆尾的啦。
    
    钱=革命;肉骨头=狗儿的眼神。
    
    当年.孙中山从海外回来,每抵达一个码头。事先都会有大批衣冠楚楚的文豪学斗,以反清先锋为名,簇拥一个蔚为大观的欢迎场面。
    铜管乐…悠悠;黑礼帽…摇摇;一起翘首盼望海平线出现的那艘金色邮轮。
    
    船到了。孙中山下船了!
    当黑压压的礼帽们;革命的名犬们,从革命领袖身边的同志获讯:中山先生没有钱骨头带回!为肉腥儿围来的文明狗儿们逐退潮般开溜。
    
    中国国民党前身的各路袍哥如此。
    中国共产党的产妇们更如此。
    
    据解密的前苏俄文件透露:
    “由莫斯科密遣中国上海,北京的共产国际代表到达目的地,最头痛的一件事:‘中国共产主义党团筹备小组的那些见钱眼开;喜欢吃喝玩乐的中国同志们,经常为分抢北面总部带来的洋钞;吵的不可开交…’”。
    
    这是中国革命的另一册《红色的狗典》。
    
    满清崩溃后,曾一度为王朝凶悍的清犬:军队统领们,纷纷抛弃朝廷狗奴才的身份。均以“国民革命犬阀”的枪旗,造乱中国。
    
    先行者中山英雄又如何?他那仍如雷贯耳的媚日;颂日;诺日的洪钟大论!应践了中国现实没有?
    
    没有!
    共产国际密使的一袋肉骨头卢布,照样让逸仙和他的追随者游离大志的目标。
    从海参威开到广州港的一船苏俄军火枪械,立即让孙中山喜不自胜地把共产主义不尽的祸水引进中国。
    
    以上宏观的风云狗域,我们看到了;也听到了。
    
    哲理上讲:
    每一片飘落的树叶,都是森林季节之歌的前小奏。
    每一个人的足迹,都是整整一个时代群体的写照。
    
    再借《狗典之镜》看看微观小域的个人:
    
    陈绍禹独秀先生.可是举世公认的五四时,走在新文化运动最前沿的中国型号的斯巴达克。
    他一手创建了中共。
    是急剧变化的中国国情和无情的斗争,击碎了他对共产主义的美梦。为革命,他断送了家庭;断送了儿子的性命。
    到头来,他孤独地偏居于一个离重庆较远的山坳里。破衣素食;身己分文;以书当枕;舔墨撞钟。
     一身傲骨的他:即不回共产党延安的狗巢;也不归国府任聘的狼穴;更不食蒋介石特批来的银票。
    即使做一只自由的野狗饿猫;也不当一个极权者的靴垫。最终病死他乡。
    
     在中国.天性自来吠的狗,是不用培训的。
    延安整风后。刘少奇带头当狗。
    在许多场合以肉麻的语言,刷新了当代封建中国个人崇拜的格式。“领袖至上;毛泽东旗帜;伟大的毛泽东思想;……”
    刘不但率先当狗。还要在毛发动的历次血腥政治运动中,充当一只见什么咬什么!毛讨厌谁就咬谁的一号急先犬。
    
    抗战时他的前主子王明、博古他咬过;
    
    解放后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等一干开国重臣;包括最能制衡中国专制的国家最后一道脊椎:高知阶层;各民主党领袖他咬过。
    
    当中国的精英都被咬的支离破碎;当中国民主党派们都屈膝下跪,变成历史垃圾箱前,一群围抢主子啃弃骨头的土狗后;
    当中国政治舞台之下面的东西都咬光了。
     舞台上面未咬到的东西,便成了新的猎物。
    1969年.九大后.脖子上挂着金铸《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狗牌的刘少奇.被一行全副武装的8341卫士,押送到河南开封的一所肮脏阴森的监狱。
     54年号宪法确定的一位堂堂皇皇;如昆仑显赫的国家元首,竟被昔日万万人之下一群黄毛小犬看管;调戏;折磨着。
     “寒风刺骨,高墙铺霜。年迈多病的元首,此刻白发垂肩,一身裸露地斜卧在一块光板木床上。…”
     “寒冷;饥饿;干渴;全身剧烈的痛疼,同万般的绝望象无数把烈火一起煎烤着他…”
    “他爬下木床…;爬过污臭的石地…;摸靠着墙;颤颤巍巍挣扎地站了起来;把他一直紧紧捏着一只拧瘪了的白色塑料空水壶,费力地举起!再费力地伸出钢栏外;发出干树皮磨擦般的嘶哑声:“水…水…水…报告:同志!给一点…”
     不久,元首终于一命归西。
     在最后火化那一刻,监狱的狗儿们,也没有给这位腹儿空空的人民领袖,穿上体面上路的衣冠。
     这是《1969中国元首的狗典》
    
     也在这一年,毛泽东另一条断脊矮脚狗:幸运的邓小平被押送到江西的一个部队。
     比起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一干元勋。他算得上乖巧多了。
    沉默.外象的沉默并不等于邓小平内心冬眠了乞食的狗性。
     由下例记实说明邓的狗格。
    中央专案组的电话
    “江西吗?”
    “是!这里是江西省革命委员会公安厅八处军管小组”
    “你们那里的2号人物近况如何?有动向吗?”
    “有!”
    “说来听听!”
    “报告首长:老家伙几乎每天都在给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敬爱的江青同志写检查…”
    秋虫低鸣;案灯微弱。邓小平又伏在粗糙的木台子上,给主子及主子的婆娘提笔写表忠信。“最最敬爱的主席和江青同志:……”
     1971.9.13.林彪随飞机坠毁。
    邓于69年连续给毛写信的二年后.第一次解放。回到北京。
    1973年.邓又一次被毛罢官。他又开始向毛主席摇尾写表忠信。
    不久.邓再次复出又再次被打倒。每一次打倒后,邓的摇头摆尾技巧、功夫、频率更胜前筹。每一次复出后又反尔复辟。
    1976.10.江青被捕押送《秦城》。14年后.中办转来公安部一份《江青死了》的急件,由邓秘王瑞林念给了邓小平听。
     邓小平阴阴一笑。胸中旋起一股浊气;呼噜一声:一串黄痰窜到舌上。速射进脚边的缸盂。他又叼起了同黄金一样稀贵的《熊猫牌》特制特供的香烟,并得意地玩起了围城的牌九。
    
     昔日千里之外放半个屁都能让小矮人屁滚尿流;惊恐万状的主子毛泽东,现在住在离邓小平居住中南海只有一箭之遥的天安门广场地殿里。
    一个在阴冷的地下;一个在地上的红墙里。
     14年前.七个苦雨春秋里。矮人绞尽脑汁给巨人写的那一份份一叠叠《忠言书》.《求饶信》.《我的认罪书》.《心得汇报》现在长寝在中共中央档案馆的铁柜里。其人;其笺;其语;声声如诗;回荡在己故毛泽东的空旷陵堂。
    
     毛夫人下狱13年后的一九八九.红五月.北京力争民主的百万头义勇的狮子走上了街头。
    已患严重脑病的小矮人在医护人员陪同下;带着全家几十口人;同一干夹着尾巴的老狗,仓皇逃向重兵防护的军营。
    严重脑电波错乱的老眼混花中…他第一眼着到的是:
    几百年前的一片烈火烟尘中,紫禁城煤山上挂着的那具崇贞明皇帝僵直的龙体…
    
    他第二眼看到的是:
    一百多年前.几千只踢击闪电的马蹄,上千名彪悍的皇家骑兵,护卫着一大队载着慈禧和皇室臣戚的马车,在通往河北的干土平原上逃难…
    
    他想起了俄国革命时,全家在地下室被革命党乱枪打死沙皇…
     想到这一切…邓小矮子吓坏了!大儿子无腿;小女儿脸上鼓着大块肉瘤;其他的二个不学无术的乖宝贝儿女什么都不会…革命来了!天下乱了!我的孩子们怎么办?不…不…不…格老子宁死十万北京人,也不能让我的可爱孩子失去贵族家园。
    他疯狂地下令速调几十万军犬进京保驾;进京围猎;进京咬人。进京屠城。
     成千上万的自由狮子永远地倒下了。戒严的北京到处都是共产党的凶残军犬随街乱窜。
    
    邓家宽敞的四合院里灯火又亮了起来。牌九声;笑声;邓开心过多的咳嗽声象春江浪潮般翻过红墙,滚荡京城。
    
    19896中旬北京沉默了。
    北京人汹涌的眼泪,只能在关窗熄灯后的床头上流…
    
    北京没有沉默:“铿!铿!锵!锵!…”历史公正的巨匠:己将邓小平锻打成比秦桧犹大更受万代人民唾沫淋浴的狗型铁塑上。
    
    这曾是一只王的狗;一只又从狗变王;到头来仍是一只凶残露本狂犬症大发的疯狗。一本在丧失国耻民耻人耻狗域里才有尊称铜像的《幽辱狗典》
    
     当今中国的《专制狗典》告诉世界:中国人吗也有:道德;人格;人品;廉耻;社交;国格;法律;秩序;规则。
     在这部《专制狗典》下:
    法官的儿子今后一定是法官;贼的儿子今后一定贼;
    地主的儿子是坏蛋;反革命的儿子是混蛋;
    主席的儿女是高干;小平的几个儿女是部长;李鹏的儿女是大臣;江泽民的儿子们是部头;共产元勋们的子弟是封疆大吏…
    农奴的儿女只能是脚夫;市井小贩的孩子永远是贱民…
    
    在这部《专制狗典》下:
    中国所有的民主自由党派几十万号党团社员;
    中国几百万名号称国眼、国嘴、国耳、国喉、国笔的媒体惊鹰;
    中国国家司法公器人员都象傅斯年先生笔下:
    “中国狗也很聪明;他的嗅觉有时竟比外国狗还要灵敏,不过太不专心了。教他去探一件事,他每每在半路上,碰着母狗,或者一群狗打架,或者争食物的时候,把他的使命丢开了。……”
    
    其实.狗也有狗的道德;狗的狗格;狗的社交;狗的狗品;狗的尊严;狗的气节;狗的潜规则。
    
    你看:中国任何一个山村里,都有许多土狗、洋狗:纯种的;杂交的;
    爹是洋的娘为中的;爸是卡斯特罗妈是武则天的;
    白的、黑的、黄的、黑的…
    那家的;能当狗王。那家的狗;不能当王狗。决不是根据中国《专制狗典》世袭资辈来钦定的。
    
    喔!你狗爸是萨达姆;狗儿子一定是卡扎菲吗?
    你犬娘是居里;犬儿子一定是诺贝尔吗?你狗爷爷是汤姆叔;犬孙子一定得是黑奴吗?
    
    小村长的德国狼狗,一定得让位于大县长的小北京哈巴旺财吗?
    不是的。狗的一村一域的地位。如同奥运金牌,是用力量;技巧、速度决定的;是用暴力的爪子和牙齿“交锋出来的”;须经过多次一对一的肉搏和有时必须以一挑十的群架中决出的。
    
    在中国人的社会中:当北京某中央委员的婆娘儿女、小姨子小舅子乘坐特别车号的梅斯塞斯,在狗儿们的警车开道护送下,行驶在首都任何一条大路上时:街上繁华的流水。顿时会静止定格起来。傻呆呆地看着霸王车队的呼啸驰过…
    
    你评议:西方要员的公权力仅是一粒玻璃球那般大呢?还是中国要员公权力的一筐子黄金球好?
    
    你说:是车外的人狗眼看人呢?还是车内的的狗眼看人?
    
    中国乡村的狗王也会霸道占道的。不过不用一班子奴才群狗吠叫开道。
    村中的狗王从巷路;山道;小桥窜来,别的狗见了,要么调头溜走;要么紧贴墙壁夹着尾巴,乖巧地让狗王经过。即使狗王的主人是拾荒的乞丐。称霸一方山水的村长乡长镇长家的狗都得这样。哈巴哈巴媚颜狗王。
    
     我的同胞们动辄喜欢开口骂同乡;训他人;损众群:“狗都不如!”.“狗颜无耻!”
     杭州玉泉老窝山浙江大学的宿舍。
    冬天来临的中午.正是大院内几个升火营业公共浴室,集体大池初注干净热水时刻。
     不用猜:总有一批学科泰斗;白发教授踏钟来到。他们一概麻溜溜地脱光衣服,连恶臭的腚沟都不先净淋一下,哼着文革小曲或前苏联民歌;鱼贯地沉进透明的水池。一个个昂首对着迷茫的水雾上的天花水珠。
    本能地发出:“喔…侠宜!”
    一刻钟后,他们开始向全身体上下狠狠地涂抹肥皂,恨不得把整个人装进一大堆泡沫中。
    这还不罢休,他们忽来一个大鸟展羽;或使出的个巨鲸落水;样么摆出一个沉鱼落雁之势:轰哗哗砸进水中。
     涤荡干净后一个个嬉嬉小笑地,回首看一眼那方混浊了的池水…。
    
    第二波涌进的白发学究们,依旧复制前面那波同仁们的壮举…
     几个复制下来。那池水更象新鲜豆浆一样泛白了。
     “看!那个着蓝围巾的是留苏的…”.“右门那个戴鸭舌帽的是电机系的;曾是留美的…”.“那一个去德国做了二年的访问学者…是光学系的…”.
     你说他们是有公德文明的人?还是野蛮自私的文明狗?
    
     百年来!中国各代良心的社会扒粪揭黑者,一直以尖刻语言抨击《为什么中国人不排队!》
     在日本的机场登机口;中国的城乡各个银行;世界名胜的入口…总有打尖插队的人出现。他们从不在乎沉默公众眼神里那种鄙夷的扫射!
    
    有人辩:啊呀!中国有太多的低素质文化的人。难免是这些害群之马!
    
    不!文化多少不等于道德素质上高低。高素质的人如缺乏道德信仰:一定也会同粗俗的市井小贩饭一样自私野蛮。
    再请看:
    春日的浙江大学老校区正门口.16路车站.从大学里出来的大群人,从来不肯排队地等候巴士驶来。
    你看那一排排弱不禁风的夕阳红老人靠在树杆、电杆、墙角,静如处子。一旦巴士轰轰隆隆驶近车牌时;那些教授级别;总工职称的夕阳红。刹那间:灵如狡免;猛如猎狗;象《铁道游击队》中攀车跳车的飞虎队员那般矫健;顺着巴士车身与人群的缝隙“莎…莎莎…”捷步跃进车门。又“唰唰唰”一屁股占上二个位置。伸开双臂摆出一派:“这是我的!”占领者样式。
    
     检索浙大飞虎牌;鲸鱼级教授们的履历:
    履历中,后面那一段段惊天动地的学绩成果不必质疑。
    他们最前面的出身地;藉贯;小学中学的背书告诉我们:
    对他们基础品行养成训练最重要的幼年、童年、少年、青少年时期,几乎全在散漫丑陋的农村进行。
    中国的履历格式里只有政治面貌一栏,而无信仰一格。毋庸值疑:中国绝大多数的教授、高工、高知、高编们都未有宗教信仰。不见得他们重新选择了毛泽东主义。有一点是肯定的:崇拜资本;金本主义。
    他们知道: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狗欲横行疯狗乱窜的样子。
    他们知道:他们年青的学生们已不再是亚里斯多德标杆下的《政治动物》。
    他们也是一群跟着肉骨头呼唤的革命小狗。真让他们为正义上街走走,那是绝对无胆的。
    
    远古大师们对人;对人与动物的界定是对的:
    “人与动物最核心的界别是:动物没有思想信仰;人应该有思想信仰。人如果没有思想信仰,充其量是一个会讲人话的野蛮动物。”
    
    中国乡村群狗没有信仰;也没有廉耻。但有一个慈悲与道德的底线:
    
    不管是公狗母犬;中国种外国种的狗儿们:打个群架;来个短途赛跑;追个野猫;来个一对一的角斗等等!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狗儿们相互追逐;相互打架。再残暴;再勇猛都是有规则的。只要力之不武:输的一方会立即卷着尾巴,象火箭般嗖地跑掉。
    赢的一方会威风地昂起狗脖向逃失的影子:“汪汪”大叫几声。
     如窜进死巷子;天井;院落或被群狗围堵实在逃脱不了,输者的狗儿,只要把背部向地;身体的阴面》腹部朝天;再狠的狗王、猛犬都不会置其于死地。
     这是狗德的最后底线。
     狗王们从不提倡:痛打落水狗。
    
    中国的狂犬王毛泽东就不同。他在共产大军横渡长江后就奋笔写:“宜将胜勇追穷寇”的追狗;咬狗;打狗;杀狗的战书。
    
    人有时候真是如己所曰:“人不如狗!”
    1950年近千万前国民政府遗散在大陆的党、政、军、学、技人员。在毫无反抗的白旗下,象输了阵的狗那样:把几百万个脊背贴地;同时把几百万个腹部朝天;把足二手举起!求胜利一方的中共饶命!如何?中共会象狗类那样不置同类于死地吗?错!照杀勿论。
    
    中国的狗且如90年前傅斯年先生所言:
    “中国人所以到了这个地步,不能不说是受历史的支配。专制之下,自然无责任可负;久而久之,自然成遗传性,中国狗所以如此,也是遗传性。中国 狗满街走是没有“生活”的。西洋狗是猎物种,当年的日耳曼人就极爱狗,常教狗做事,不专教他跑街,所以责任心不曾忘了。中国人在专制之下,所以才是散沙。 西洋人在当年的贵族时代,中流阶级也还有组织,有组织便有生活,有生活便有责任心。中国人没有责任心,也便没有生活;不负责任的活着,自然没有活着的生趣。”
    
    傅斯年先生写这篇文章时,肯定不会预料到:1950年以后的中国?
    中国政治上:会出现一个党的领袖们同全国人民都患上了政治狂犬病的世纪大悲剧。
    
     有的狗是讲廉耻的;尽管饥寒交迫,它不会为一个外人的热包子,擅自脱岗随陌生人走开。
    
    狗是讲忠义的。狗决不会干出人类那种:落井下石的下三滥之事。
    狗见人危难时,会奋不顾身地跳入急湍的洪水里;会闯进九死一生的火海里救人。
    
     狗是讲气节的。没有人听过;见过狗会为一块肉骨头,出卖替村落;为农庄;为学校担任原始新闻情况报信的使命。更不会出卖同类;指证同类。
    
    看中国有那么多的记者。中国有大把的人都会为一小条肉骨头,出卖从业人员的道德;操守;灵魂。会出卖对人民的承诺。
    
     人格;民格;国格上:中国的今天同文革比:除了少了一个暴君和暴君把持的计划经济外。没有什么二样。
     忠诚是个无影的泡沫。为一块骨头出卖他人;欺骗他人比比皆是。
    中央造谣;地方造假;全国人民对太多太多的“假”,己司空见惯;麻木不仁。
    
     狗再贱再恶。但狗,永远正大光明不搞贪腐。
    永远不会盗窃主人家中的财宝。
    然而失去信仰约束的中共的官员们,什么都敢!什么都会!
    
    狗的天性是自由的。狗的后天也拥有绝对的言论自由。至少它想什么时候叫就能敢在什么时候叫;敢窜上山顶吠;敢冲上城市大街喊。
    
    中国人的天性可能也是自由的。但后天绝对没有自由言论的自由。仅有专制口径言论的自由。
    中国群众真能获准上街游行,只敢在警察盯住的地方的喊叫警察批定的口号。别的一概不敢。
    
    中国的狗儿很是率真的。不管狗胆大到包天;小到豆粒。它们只要看见坏蛋:不论是扛着火箭筒的江洋大盗;提着机枪镣铐的顽匪;窜过眼边的小猫…它们都会群群翘尾;震喉狂喊:“汪!汪!唬…汪汪!贼来了!匪来了!”
    
    中国无数的年轻学子同各行各界几千万高级智士们,就不会象狗那样:正直率真。他们每天都能看到:中国每一个地方都有“名正言顺”了的官府大盗;红衣大贼;匪传太子们在搬运国库金砖。他们是不会叫!也不敢叫的。
    这算是:国家上等的名犬。
    
    有的还赤膊上阵帮助把风;协同搬运;领点奖赏。
    这为:国家中等狗犬。
    
    更有的警卫、媒体、贼、法官、党官们五手一起合作:干脆打开国门滚滚搬运。
    这可是:国家下等的恶犬。
    
    国家金库的盗匪赖昌星与那么多央级;省级;市级;军方官员的合作;陈良宇同上海滩上各类流氓的合作足够说明:
    《国贼的狗典》
    
    几千万中国群众会为:世界某名人攻击中国政府盗贼加残暴的不义行为。在互联网上;在国内某地广场上;在国外首都中央公园里:勇敢发起火山暴发般的示威与抗议。
    这个驯化了的犬群.在他们贪腐执政党面前:他们的耳:是顺风耳;他们的眼:是大鹏眼;他们的嘴:是黄河水暴泻的壶口瀑布。
    
    然而面对国内无数起比朗莎斯通一句屁话,严重几亿倍的反动专制迫害事件;贪腐黑洞;国格国本日益腐蚀事件…人民居然会产生一种自欺的姑息;会装成一副巨大变形镇定和巨大变态了的默认。
    他们那顺风的一双耳:变成了一对隔音板;他们的一对千里大鹏眼:换成了二个石雕塑像上无光的石目;他们黄河暴泻的壶口雷嘴:顿刻冷凝成无声的冰盖。
    
    这个中国人民默认的普及样版,可怕地告诉世界:
    
    中华民族踏上了一条王朝旧路。一条比满清王朝更加自残自贱的断崔路:
    
    中国人宁可让自己的民族;让自己国家;让自己社会加速腐烂下去。也不能让任何外人包括中国人去揭露;批评;解剖中国恶化的政治内脏。
    
    在中国,狗不如人不如狗。己不是鲜如朝露的妙语。
    常识上的文明告诉我们每一个中国人:
    无论您喜欢或不喜欢那一部《中国狗典》!不要紧!
    最重要的是:明明白白地活在太阳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日子里。
    
    当不当狗不打紧!看:海那边二千多万的台湾人民,过去的处境比大陆人好不到那去。
    1945年前.在日本军阀的狗笼里苦奴了五十年。
    台湾光复后.又在蒋家的狗笼里待了四十多年。
    台湾人民勇敢反抗了九十多年!民主的阳光终能于20世纪九十年代.惠顾台湾。
    从那以后:专制狗笼里出来的台湾人民,终于感到自由民主的美好与舒畅。找到人与国家的尊严。
    
    当一个国家还原共和的尊严。台湾的狗,也获得新的尊严。
    我的同胞!我苦难的人民:
    请勇敢地揭开专制者为你戴上的眼罩;扒掉他们给你的耳塞。想办法穿越共产党的电子柏林墙。登陆互联网自由光明的彼岸!打开台湾的电视资讯。
    您会看到台湾:人民是主!公仆是狗!
    您会对比地看到大陆:公仆是主!人民是狗。
    你们也会看到:2008.3.14.前台湾总统竞选者:马英九、谢长廷二位先生,每日得象狗一样讨好人民;
    每分每秒都得象忠义无比的狗儿那样。向紧握着二千多万张选票的人民:
    春风满面;摇头摆尾;誓词连城;鞠躬尽瘁;妙语印心…。
    大陆会吗?胡锦涛会吗?
    大陆会出现人民最大!民主最大!自由最大的新生吗?
    
    中国新亚洲安。远东宁世界好。
    为此.亚洲各国;尤其是大陆的中国人民.有二本《写实纪录片》必须倒带,多看几遍:
    
    甲本、民主台湾灯塔的百年辛酸史;
    乙本、素描丑陋政治的《中国狗典》。
    
    
    ---------亚笛多星
    OOF》2008.6.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日草船借金箭 它年还民一车铁/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皇牌皆输己惊糊 锦涛红浪寻方舟
  • 决定中国命运的十把钥匙/亚笛多星
  • 三座金山照耀天府豆腐渣工程/亚笛多星
  • 李小鹏金蝉脱壳“逃”的及时/亚笛多星
  • 沙雕的巨龙不如虫/亚笛多星
  • 还原被国共填埋的记忆《中国“卡廷”惨案》/亚笛多星
  • 新华社 一支以喉舌为枪炮的党卫军/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巨龙早该体检 国家急需化疗
  • 亚笛多星:南郭执政多壮志 敢教红猫变雄狮
  • 哈达飞扬五环呈祥 盼奥运 达赖能回家看看/亚笛多星
  • 总理总有理 独峰显乱云/亚笛多星
  • 《国家动员 把他们运出来》致:元首人民的一份紧急呼吁/亚笛多星
  •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胡锦涛嗖嗖亮剑指向谁?/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