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韩寒起风丹青鹰旋 国雀张口又来炮轰/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我原本是沉默的。不言、不惊、不评;尔今沸腾了,就不得不说上几句。
     (博讯 boxun.com)

    
    雨下着;咆哮的瀑布,逐阶跳跃旋即:一泻而下。一阵阴冷山风,穿过开启着的门窗,朝卧床呼来。
    电话铃…响…“老师:昨晚上网得知,韩寒.陈丹青二人又语出惊人了。”
     是多天前的一个清晨.
    
    是的:上海的文人吗!就是喜欢独立寒秋;木秀于林。他们宁做云雾山顶的大喇叭;也不当市井锅灶砖缝里低鸣的蟋蟀。
    
    看:新华社那杆主任级的;以写《交锋》等长篇国情通讯而驰名中外的凌志军先生,就是体制内一门反专制的加大加粗加重的榴弹炮。一鸣即响。
    
    瞧:文革时就由金凤凰坠落成黄麻雀后驰了造反恶名;中国文坛中的犹大:余秋雨文嚎。就是为体制而造的一只破铜锣:不敲还好;一敲总让天下哭笑不得。
    
    再看:大眼的丹青;长发的韩寒;上海的明星那一个不象老上海南京路上招摇过市的铁轨电车那样“铛…铛.”震响的。
    
    丹青和我都是21CN50Y同一代人;韩寒年龄比我们小了许多。最初他们二人一前一后进入我的视野时,印象是OK的。
    丹青象一只高空中盘旋的鹰;孤傲、明慧、机警、睿智。我蛮欣赏他的画和他独特的文风。
    文如其人的韩寒,就象这墨色陡峭上那道独创风景的白瀑。让心的山野不会枯燥且总是清秀水灵灵的。
    
    “语出惊人?”
    韩寒语了什么?又是莎朗斯通吗?
    丹青又道了什么?难道这老兄又象孤军一人的堂吉诃德先生,踏在水木清华的殿堂讲坛上,面向中国一帮子泰斗;栋梁;精英;针对时政体制“口喷狂焰 一剑削魂”了吗?
    这二只铜喇叭一直的风格就是:“语不惊人誓不罢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中国的文人和中国的读者都应该捧着同一本红色主旋律总谱,也来个始皇秦制的“车同轨;字同文…吗?”
    
    眼见为实。开WWW网才知:“够惊人的。但不惊世。”
    惊人同惊世不同。
    人分类群。惊了这类人;不等于惊了许多类人。
    惊世就不同。惊世是震惊了所有类群的人。
    比如讲:苏东解体;北京.8964;纽约.911.西藏314就是惊世事件。
    
    所谓的:“语出惊人”不就是自由评论了当代中国的一些文人文豪吗?
    面对一言激起千层潮的中国媒体,几乎步调一致地选择了一个词:“炮轰”。“‘咣…咣!咣.’来看哪!陈丹青韩寒二名人炮轰老舍、巴金、茅盾等著名作家了。”
    “炮轰”二字.是我耳朵在十年文革里磨起第一道茧子。第一记引爆文革运动伊始的“炮轰”正是:毛泽东《我的一张大字报》。之后中国的“炮轰”绵绵不绝。人民沦浸在十年的浩劫之中。
    
    “炮轰”二字真有些旧疤未合;新创又起的感觉。逐搬放大镜细细读来。才发现:陈韩二人甲、根本没有长炮;也没用短炮;更没有无理性的炮弹。民主资讯时代的这一席“批评名家文笔”的话儿,还远远谈不上“炮轰”。
    不同当今时代的名家比。客观地讲:巴金、沈雁冰行文走笔的技巧、功夫、感染力均不如同时代的许多名家。但是,民智未开的粗糙年代,自有其粗糙阶层的读者。
    我相信三十年前细心读过巴金、茅盾作品的人都有同感。
    我个人甚至认为:巴的《家》《春》《秋》同中国某名著在情节线条上有惊人的雷同之处。而他著作前页并没有注明:本小说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革的文化文艺空白时期。能读到封、资、修的小说己够危险且挺幸运的。你发现了某作家的“奥妙”某名人的“西洋镜”又能怎样?这些人不是吊死在梁上;就是被关在农场。去揭穿某人在某书的问题,那不是引火烧身吗?比法西斯还要粗陋的工宣队军宣队,不把人往反革命队伍里赶?不整死他是命大的。
    
    公正地讲:他们的那一番错了时空之位的讲话,果真又引来了国内某大类自恋自趣拥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结的众群“炮轰”。
    这戏文真有文革那种:“抬起炮;举起枪;吹起铜军号”的大讨伐阵势。互联网楼楼呼应的网评,什么样的难听话都有:
    
    巴金、茅盾他们是中国文学革命的丰碑;时代的巨匠;不朽的铜像;永远的国宝。他们的巨著,给国民党和共产党二个时代的里几代人带来了无穷的影响。
    怎么说他们的作品文笔上有瑕疵呢?真是反动到透顶。自不知量。云云。
    
    至今一直挂着光头零蛋与诺贝尔奖金无缘的大陆中国,就是这样子的。功名不济;愚论若志。不察患源;凡事责推。大智疏远;是非太多。
    
    我并不为今日己一步跃进:WWW资讯时代的中国.仍有那么多的文革印痕的“炮轰”感到惊异。
    
    这是中国专制社会学、一党政治硬式考试教育的终端反映。这是资讯不对称灌溉的产物。我们大可忧虑。但不应该为“炮轰们”生气;不必用笔去“狙击”骁勇善战的他们。这类同胞朝野都有;不分富贵贫贱数不胜数。满街满堂满地都是。
    他们是党文化的自愿播种机:党是永远的旗帜;正确的指南。党是民族头脑的中枢;一切真理价值与财富的源泉。
    
    向左:他们是一堆无骨无喉无牙的蚯蚓。喜欢钻进黑暗的地下;喜欢游动在肮脏腐烂的黑土中。乞求腐败者抛剩的屑碎。
    
    向右:他们变成了一支专制国义务打狗队:他们都非常地圆滑老道;世故聪明。因为这支打狗队每天每时盯住的;要吠的;要咬的不是执政堡垒墙内的问题目标。而是墙外的目标。
    对外呢:他们的皮胆硬的象金刚;对内呢:他们的皮胆稣软的象蛋糕。
    
    每逄国内国外有风有雨;只要出现有对堡垒内部任何不利的动向。堡垒内的重臣,只要朝墙外“嗖…”地吹个口哨;掷一块骨头:墙外打狗队员们就会从四处窜了出来;吠了起来;咬了起来!并不时回过头来,朝墙上的主子摇头摆尾:“老板!请你检阅!”
    
    报纸、电台、电视会24个小时随风起舞;呼雷造雨。尽显:专制社会其系统上的高效功能。大展:人民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各个隘口上霸守的网警网管们,会默许乱吠的红毛狗言自由登录上网;同时会把一切维护真相真理真言的反狗文章、评论一一删除。
    
    战斗!战斗!再战斗!中国好象是一个永远也战斗不完的国家。仿佛每一天都在“最危险的时刻”;每一天都在“起来”;每一刻都在“万众一心”;每一秒都要冲动在国歌面前。
    中国人民到处都有敌人!到处都是“狼来了的故事!”就象打扑克牌找个《地主》斗斗。看:
    
    06的猎标:日本的小泉;07的准星:闹台独的陈永扁;08的敌人就太多了:德法的总统;达兰萨拉的达赖;美国的茨朗斯通;中国的房皇王石;近日又揪出个陈丹青韩寒…赶明儿不知又逮到个什么东东斗斗。
    
    说白一点;这一套“声东击西;转移民眼”的伎俩,是19世纪上海滩上痞帮黑社会的常用手法。
    
    讲的露骨些:是中共永不过期的调虎离山计。只要他们在;只要他们害怕人民的视角经常盯住他;只要他们知道:人民一旦撑握资讯的反作用力对专制的冲击!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让人民的眼睛反转过来聚焦黑域;永远不会让人民的眼睛有一刻休息。
    
    中共和人民双方都很累。为了这个功能:中共只能象演马戏;变魔术那样:不断地更新表演节目;不断地赶出一只新角色上阵;不断地变出一个又一个花样不同让人民“目惊口呆”的魔术来。只有这样:才能将人民对贪腐政权滚热愤怒的视线搅混、麻痹偷偷引开。
    
    也许.丹青韩寒这二个一直对极权专制封官许愿体系不屑一顾;用自己勤奋劳动、自由才华、名望和沉默,蔑视了这个由一班无脊椎精英把持美协、文联、作协的名人.被红毛打狗队死死盯上;并且咬上了不以为奇。这二个人的一时婪语成了他们反咬一口的口令。
    
    好几年前.丹青在清华辞职一事。引起的一场风波,己让他身心伤痕累累。我以为:这小子该收敛一点。至少效仿一下变色龙那样随机应变。
    
    不久前.中国南北网民群情激昂;一致口诛笔伐那个不识中国时务“瓜豆因果论”的女人:茨朗斯通。
    面对中国仍以字定罪断章取义的黑潮;面临义和民族主义的滔天浊浪;为捍卫民族的面子,不至于再在国际上连连失分。孤胆少壮的韩寒独自勇敢前卫中台,先予中肯的批评;实以公允公正的辩护。为这个“口出狂言”事后懊悔万分的洋女人遮了风挡了箭。这己得罪众多义和式的愤青。
    我同样为这个不畏虎不信邪的青年牛犊担忧。历史的中国;今天的中华一直是一个“行高于众 人必诽之。枪打出头鸟;狠狠绞杀人才”的国家。也许韩寒己意识这早来的寒潮。以后会低调一些。
    叹!真正的文人总是本性不改。总有高尚的灵魂为光明跑着;为正义呼着;为良心唤着!他们决不会象余秋雨式的中国主流名人们那样:尾巴夹着;前膝跪着;时时处处随着主子的指令乖乖行事。
    
    真的骑士终归是士。策马长嘶拉弓扬剑是他们的爱好。
    
    是士.会象毫无文斗脊梁的余秋雨那么总哈巴权势且喜以大号的金瓢,为专制者掏粪吗?
    
    是士.必不随中国狗典阶层的文人政客那般世故;不会欣赏那类觅羽当靶;视蚁为虎好小的中国红卫打狗队,每日上演的酸性肥皂剧。
    是士.有时也会飞箭失矢;使剑误事。
    
    公正地讲:陈丹青韩寒二士对大师的文笔的点评的确错越了时空。
    
    大师是历史的。是那个时代;那个空间;那种国情;那个愚昧、散乱、苦难民族中产生的文人。
    
    如同一棵树,能从20CN的阴森、险恶、缺氧的山坳里,拼命穿越上下四方的杂林野藤的覆盖;不断朝错动的光线弯曲向上;历经生死考验;终能探出黑色森林巨大无边的树冠。融入蓝空,独秀天域。
    
    我们不能用今天先进时代资讯的眼光;以现代园林工艺培植的华丽大木和千古名寺里的风骨巨松,去对比古旧年代中的名家作品。
    
    正如:罗贯中想不到几百年后会有电视;曹雪芹没有手机;马克思不知比尔.盖茨;八大山人不会电脑那样。
    
    今天的世界.每一个小时爆炸产生的新资讯量,足以超过20CN的10年.20年;我们可以科技资讯时代的宠儿,去幽默连飞机都没见过;连电影也没有看过;连盘尼西林也没有打过的康熙大帝。如果以今日优越时代的标竿去度量我们的古人;去对比今昔的缺失;这就叫:越界飞行;踏错时拍。
    
    也如美国的火星专家不会因为数码飞船的超级先进,而否认中国的甲骨文和希伯莱人古老羊皮书的古代价值。
    
    让我内心有些隐痛的是:韩寒的口误!他不该在公场合点评己故的老舍。也许.他并不知道:老舍先生是因W?是W?为W?又在那一个W?凌晨,象宁死不折腰的屈原那样,只身投进冰冷刺骨的湖水而逝?
    
    如果韩寒也象老舍一样经历过:48年拒去台湾;49年又拒绝了民国政府为保护祖国《活文物》文化名人,向他们全家提供飞赴台湾避难的飞机票。出于对中共锦上添花的洋洋承诺;为这个新生的中国毅然留了下来;最后…又被毒打、抄家、批斗…饱含着不尽的后悔、屈辱、痛苦,最后投湖自尽…惨剧!我相信韩寒决不会对这样一个可怜老人的生前手稿作如此点评。
    
    事后.韩寒对其不慎的口误己作出了反省。很好,这是君子敢当敢为的阳光性格所为。
    
    但愿这一鉴,能让韩寒撕开教科书裹在青年身上的一切皮革,用手触摸到那个时代的伤痛;那个时代的脉搏。
    
    从而全面刷新一个士的觉悟;且望看到:那些在文革中被“炮轰”死的名家们,同今日活龙活现的“炮轰们”都是一个万恶专制策源所致。前者是作了古的殉葬品;后者是活着的“牺牲品”。
    
    为哀悼古人拯救活人。真正的中国士只能以文代药;为复活又复制的无数中国阿Q驱邪;以笔当刀切除民族巨人身上的那堆肿瘤。制成足以警世子孙后代牢记专制危害的千年的标本。一个苏格拉底说过的:“人是政治的动物”标本。
    
    我信知:一直想远离污秽肮脏中国政治的丹青、韩寒,最终还得还原政治动物的习性中来。好男人吗!天生就是一个为政治所驱动的老虎。
    
    丹青:您总不会长久地把自己的灵魂安置在凡高、米开朗基罗彩色天空里吧?
    韩寒:你不可能永远驾着你的火龙赛车,游驶在无政治是非的宁静天边。你们总得回到城市。城市就是一座高炉;一个染布作坊;一个垃圾中转焚烧站;一个万花筒。城市就是政治!你不找他找你!
    人生苦短,不必沉默。虎卧留毛;雁过留声。是个血胆豪放文人就应该撕脱口罩,想说什么想听什么?想看什么?怎写什么?你就去做!别畏惧中国疯狂的红毛打狗队。
    
    听说过东北民言:猛勇的狗不乱叫;会叫的狗不勇猛。
    这类红毛哈巴狗儿们,天天瞅着国内天数惊天动地的丑陋事件;时时看见衣冠楚楚的主子们正在如盗贼般祸国殃民,他们万万是不会叫一声的。也不敢叫一声的!因为:他们每一只餐盘的后面都打着中共的字码。
    
    也如一群同类红毛麻雀们:全都看到了祖国成遍成片原始森林,被无数贪腐的蛀虫蚕食毁灭着…他们集体丧失了扑腾叼啄;齐天大叫的本能。
    而对中国本来就少的可怜,会勇敢展羽大叫的正义之鹰。反倒大呼小叫;群起围啄;气吞山河。
    
    对这一类雀儿狗儿们你们是不用怕的。
    
    中国真正的士,只要手握能探明真理的油灯;手持开启真理大门的钥匙:他每一夜都可写八千个跃动灵魂火花的字。
    
    是士.百年过后,他总会在历史路基上留下一块印石。
    
    中国的红毛狗儿们,每一只蔑视共和捍卫丑恶专制的狗儿。永远无缘尊严和高贵。他们只有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的尊严。他们在历史路基上,没有什么最多!只能留下几堆狗渣几片狗爪。
    最早的上海.曾是一块稣软的烂污泥滩。后来这块烂污泥滩上出现了声色犬马;林立高楼;十里洋场。
    同时出现了不少社会学专用名的:上海流氓;上海瘪三;上海憨头。
    也出现了一系列奸雄、政渣、叛徒、文痞:黄金荣、杜月笙、顾顺章、陈公博、柯庆施、王洪文、陈良宇、余秋里。
    上海是一块义土。义土上曾出了不少永垂青史的义士。上海籍的义勇女士:那个被上个世纪50年代60年代初,被红毛打狗队屡屡残忍咬伤后,又被打死的烈女林昭。不就是上海人永远的精神大厦吗?
    衣锦穿着再鲜光的狗永远是狗;即使老鹰的丰丽金羽被狗儿们扯光难看如雀,他依旧是鹰。
    是鹰.自由天空总是他永远的家园。
    是鹰.就会凭望穿一切的机敏天性;看到动向;就会声警天下。
    是鹰就会常歌:朝寒起风 青空盘舞 不随浊流 其音宏远
    
    
    亚笛多星
    OOF》2008.6.2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美对话 香槟酒樽里的探戈/亚笛多星
  • 素描中国狗典/亚笛多星
  • 今日草船借金箭 它年还民一车铁/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皇牌皆输己惊糊 锦涛红浪寻方舟
  • 决定中国命运的十把钥匙/亚笛多星
  • 三座金山照耀天府豆腐渣工程/亚笛多星
  • 李小鹏金蝉脱壳“逃”的及时/亚笛多星
  • 沙雕的巨龙不如虫/亚笛多星
  • 还原被国共填埋的记忆《中国“卡廷”惨案》/亚笛多星
  • 新华社 一支以喉舌为枪炮的党卫军/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巨龙早该体检 国家急需化疗
  • 亚笛多星:南郭执政多壮志 敢教红猫变雄狮
  • 哈达飞扬五环呈祥 盼奥运 达赖能回家看看/亚笛多星
  • 总理总有理 独峰显乱云/亚笛多星
  • 《国家动员 把他们运出来》致:元首人民的一份紧急呼吁/亚笛多星
  • 寻觅镂空的历史算盘 改良虚伟算了的民族/亚笛多星
  • 空军蜗牛真厚颜 晚点还要抢头功/亚笛多星
  • 由著名的空投柏林再鉴中国空军效能/亚笛多星
  • 让资讯神剑穿越天幕 空降中南海/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