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硕果累累/何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4日 转载)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FED应加快中资银行在美开设分行申请的审批。据银监会周一晚间发布的新闻稿称,刘明康是在美国参加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期间与Fed主席伯南克会面时发表上述讲话的。他还表示,中美双方应加强银行业监管合作。在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开始前曾有报导称,美国以两银行被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控制为由,推迟向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和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发放在美国设立分行的牌照。据新闻稿,伯南克在对话期间表示,目前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在美设立分行的申请正在受理中,美方对于两家银行的资质没有疑问。FED主席伯南克还称,美方非常尊重中国银监会的监管意见,正在积极对两家银行的申请进行评估,也希望能尽早完成评估工作。(2008年6月24日财华社)
     (博讯 boxun.com)

    这是来自网上的消息。
    
    这个财华社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得而知。
    
    中国的银行申请在美国开设分行,被米国人迟迟拖着不予批准。
    
    又是中美金融关系。
    
    又牵涉到主权财富基金。
    
    又是美联储。
    
    这次,只不过是王岐山换了吴仪。
    
    王未名发来BBC和世界日报的相关报道。
    
    2008年06月1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1:29北京时间 05:29发表
    
     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中美同意启动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谈判
    
    中美特别代表分别是王岐山和保尔森
    
    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在美国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闭幕,双方同意正式启动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谈判。
    
    美国官员说,期望在未来达成的投资保护协定将会包含如何对待投资者的明确规定,并且包含以公开和透明的方式执行这些规定和其他法规的要求。
    
    美国官员还说,协定将会大幅提高美国公司在迅速增长的中国经济中所能得到的机会。
    
    这次历时两天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由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和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主持,两位特别代表在会谈结束时举行了联合记者会。
    
    保尔森说,期望达成的投资保护协定将发出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中美两国都欢迎投资,都会以公平和透明的方式对待对方的投资者。
    
    两国在这次战略经济对话中还就能源和环境保护的合作达成共识,同意签署一项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
    
    保尔森说,这个十年合作框架协议涉及企业和学术科研机构的工作,探索新的理论和技术,以发展替代能源和环境保护技术。
    
    他说,双方达成的合作协议将使得中美两国能够对付两国以及全世界目前所面临的一些最重要和最困难的挑战,例如能源安全和环境等方面的挑战。
    
    ……………………
    
    2008年06月1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1:39北京时间 05:39发表
    
     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美国解除对中国长城公司制裁
    
    美方指责长城工业总公司提供伊朗军事技术
    
    美国财政部星期四(6月19日)宣布解除对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长达两年的冻结资产制裁。
    
    美财政部说,长城工业总公司已实行严格的规章控制与伊朗的交易,因此解除对长城公司和其在美国加州的分公司的制裁。
    
    2006年6月,美国财政部以长城公司向伊朗的导弹计划提供了帮助为由,宣布冻结包括长城公司在内的四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资产。
    
    北京海立联合科技有限公司、LIMMT经贸公司和中国精密仪器进出口公司这三家公司仍被列在美财政部资产冻结名单上。
    
    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负责人说,解除对长城公司的制裁说明"美反扩散制裁计划取得巨大成功"。
    
    长城工业总公司在美资产被解冻发生在中美第四轮战略经济对话结束后一天,一些分析人士怀疑,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和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的对话或许对"解冻"决定起到作用。
    
    据长城工业总公司网站介绍,该公司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全资企业,创立于1980年,是中国政府批准经营对外商业发射、提供卫星在轨交付及开展国际空间技术合作的唯一商业机构。
    
    ……………………
    
    美取消对中国长城工业制裁
    
    【本报系华盛顿特派员张宗智十九日电】美国与中国18日刚结束第四次战略经济对话,美国财政部19日就宣布,解除对中国长城工业的金融制裁。中国长城因涉嫌向伊朗输出导弹设备,两年前和其它三家中国企业,遭美国制裁。
    
    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宣布,将把中国长城工业公司,以及其在美国设立的GW太空公司,从财政部的制裁名单中移除。
    
    由于中国副总理王岐山18日才与美国财政部长鲍森签署一项能源与环境的10年合作框架,并同意启动签署双边投资保障协定的谈判,财政部19日就宣布解除对中国长城工业公司的制裁,时间上的巧合颇令人玩味。
    
    总部设于中国,专营商业卫星发射的中国长城工业公司,以及其设于加州的GW太空公司,因为提供设备支持伊朗的飞弹计画,与另外三家中国企业,在2006年6月13日遭到美国财政部制裁。
    
    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主任苏宾 (Adam Szubin)对这项决定表示,将中国长城工业从美国的管制名单中移除,象征美国反武器扩散的制裁计画非常成功,因为「一个曾经支持伊朗飞弹计画的公司,做了强力和彻底的配合计画,防止未来与伊朗往来。」
    
    三年前布什总统曾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授权美国财政部可冻结扩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其支持者的所有资产,并令其无法利用美国的金融和商业系统。
    
    财政部表示,自从布什总统签署这项行政命令后,共有49个个体及12名个人,被认定是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者或支持者。虽然中国长城工业从制裁名单中被移除,但二年前同遭制裁的另外三家中国企业,仍然在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名单中。
    
    2008-06-20
    
    ……………………
    
    王岐山:中国经改不会停
    
    美国商务部长古提耶芮兹(左)19日在「奥德赛」号游船的晚会上欢迎赴美旅游首发团的中国公民团员。本报华盛顿特派员林宝庆摄
    
    【本报记者邰彦纽约报导】刚结束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19日晚在纽约与美国政商界会晤时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不会停止,同时督促美国不要走上保护主义之路,要与全球分享能源与气候变迁的科技。
    
    他对包括前国务卿季辛吉在内的美国政商界领袖表示,中国的确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但是「美国也要承认中国已有长足进步,我们用30年时间,完成美国花一百年做的事」。他强调中美两国关系的重要,也希望美国能多分享改善废气污水排放的科技,协助中国改善环境。
    
    由王岐山带队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团19日抵达纽约。王岐山在商务部安排下出席美国企业界人士举办的晚宴,并就中美经贸关系和中国经贸政策等议题发表演讲。
    
    2008-06-20
    
    ……………………
    
    原本在新华社当记者、现投身于美国鬼子媒体的主儿,在该媒体上开辟专栏,被媒体称之为介绍美国商务文化,其实就是为言必称美利坚推波助澜,而且笔法很是有些厚颜。
    
    中国企业为何需要透明?
    
    大 | 中 | 小2008年04月15日10:16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络版专稿(阅读本文的英文版请点击这里)
    
    袁莉
    
    中国投资公司总经理高西庆最近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采访时说,中国文化讲究自谦,藏而不露,但中投自成立以来,外界对它的关注很多,甚至有点太多了。
    
    这些关注其实多是猜疑:这个中国政府属下的主权基金究竟纯粹是为了赚钱还是有政治目的?这也是高西庆第一次以中投总经理接受采访的原因:消除外界对中投的不信任。
    
    关于“来来往往”
    
    “来来往往”专栏透过一个中国人的眼睛看美国商界文化,诠解圈内人一举一动背后的含义。专栏作者袁莉2004年进入《华尔街日报》,曾关注于美国电信业的报道。她于2002年赴美,先后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并分别获得新闻和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此前,她曾任新华社国际新闻编辑和驻泰国、阿富汗记者。欢迎读者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在下面评论栏中发表评论和建议。
    
    采访效果应该算不错,因为就连一直鼓吹制订主权基金最佳行为规则以防止投资政治化的美国前财政部长、前哈佛大学校长Lawrence Summers,也不得不对《60分钟》节目记者说:“从某种程度上讲,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有什么邪恶的企图,可能不会愿意接受采访,上你的节目。”
    
    这件事很说明沟通和透明的重要性。西方国家经常批评中国企业不透明,中国企业则回敬:你们对我们有偏见。双方可能都有道理,但这样反反复复下去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中国企业在这方面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挫折:从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海尔竞购美泰到华为入股3Com,现在又有各种有关中投投资对象的噪音。连高西庆自己都说,虽然理论上中投可以投资任何公司,但他们绝不会碰军工企业。
    
    在被误解的时候,软弱的人会选择愤怒和继续沉默,因为躲在自己的壳里说气话最安全、最不容易丢面子,但也最没有用。真正有自信又真想解决问题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去和质疑你的人心平气和地沟通,让他了解你,甚至信任你。
    
    我最近在纽约采访了可能是中国商界对这个问题想得最透,也做得最好的人。
    
    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在采访中对我说了这样一段话:现实世界里,因为价值观不同,确实有很多不理解你,丑化你,敌意你,诬蔑你的人。但你不能怕,因为你怕不等于他不存在,你怕他还照样攻击你,你要跟他讲,讲你的价值观和理念。他不接受也可以,因为不同的文化不见得要互相认同,但要互相认识。
    
    他当时在跟我讲他怎样和华尔街及美国政府打了四、五年交道,使招行成为自1991年美国《外资银行强化监管法案》实施以来,首家获准在纽约设立分行的中资银行。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游说美国政界和商界,而很多人对中国银行业根本不了解,甚至因为意识形态等原因而有偏见。
    
    马蔚华行长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演讲马蔚华是从华尔街上一家家地敲门开始做起的,他用“艰辛”来形容这个过程。但几年下来他不仅了解了美国金融界和政界的运作规则,也结识了很多重要而有用的大人物,从基辛格,美联储前任主席Paul Volcker,花旗银行两任董事长Sandy Weill和Charles Prince,摩根大通银行两任董事长William B. Harrison Jr.和Jamie Dimon。很多人从招行的对立面逐渐站到了同一面,甚至和马蔚华成了朋友。
    
    最有意思的是原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现任UBS投资银行部副董事长Phil Gramm。正是Gramm的委员会制定的一项法案对外国银行在美国设分行进行了限制。但在对招行有了深入了解后,Gramm亲自带马蔚华去见纽约州银行厅厅长(设立分行需要美联储和纽约州的双重许可)。
    
    最让马蔚华感动的是这次在旧金山,招行H股最大的持股人之一说,去年冬天听到纽约分行申请被批准的消息他很激动,因为他自己曾亲自给美联储写信推荐招行。当美联储官员打电话来询问这位老先生原因时,他说:我是他们的投资者,我了解这家银行。这件事招行并不知道,是这位投资者主动做的。这也证实了马蔚华每年来美国做投资者路演(招行H股的前二十大持股人多数是美国公司),每天从早餐会开始的六、七场与投资者的见面和问答会没有白费力气。
    
    更值得一提的是,招行的这种透明度不只针对投资者,也针对媒体。中国大企业主管很少与媒体见面,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我想这主要是因为很多人虽是上市公司总裁但也兼有行政级别,怕说错了话影响仕途。而马蔚华在路演期间,在哥伦比亚大学花两三个小时向两三百名哥大学子和纽约经济媒体介绍招行和中国的信用卡市场,解释美国经济现状对中国经济和银行业的影响,回答招行有无在海外开展并购计划等敏感问题。他的耐心与从容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很难让人去想象这家银行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需要隐瞒。
    
    采访结束时,我问马蔚华:你就不怕和美国人讲了半天,他们也不懂,白废口舌吗?他说:除了沟通不到,沟通到了都能懂。想要西方人一夜之间了解你、接受你是不可能的。我一个晚上也不可能把华尔街上的东西都了解完。
    
    我希望中投真会象高西庆所言变得透明起来。也许他们可以从只有一页过期招聘广告的中投网站开始做起。
    
    ……………………
    
    其实,只要对经济稍微有些关注,就能够看到,美联储的踪迹可谓无处不在。其实,中国国内那些自由派们,如果也能够平心静气地看看这些内容,恐怕就会对上面那种言必称美利坚、以及市场拜物教认为市场无所不能的信念与说辞有所忌惮了。洋鬼子自己的媒体,而且在美国也属于为市场经济歌功颂德的报纸,对此的报道大概应该是相对客观而中立了吧。
    
    Fed降息增加中国实施从紧政策的难度
    
    大 | 中 | 小2007年12月27日13:36
    
    中国央行高级官员表示,美国的三次降息,增加了中国央行实行从紧货币政策的难度,而美元的贬值可能会加剧亚洲国家的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的飞升。
    
    这显示,中国央行已经注意到美元贬值以及热钱流入对中国经济、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
    
    中国央行研究局副局长焦瑾璞周四在中国央行主管的金融业官方报纸《金融时报》上指出,对中国而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三次降息,增加了中央银行实施从紧货币政策的难度。
    
    他还谈到,Fed连续三次降息虽然短期内缓解了次贷危机的压力,但同时也促使更多国内资本外流,增加了美元的贬值压力。
    
    他说,美元贬值增强了亚洲国家调控本币市场的难度,热钱流入速度的加快直接加大了亚洲各主要货币兑美元汇率的升值压力。
    
    同时,亚洲各国央行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虽然可以暂时稳定汇率,但可能会加剧通货膨胀。而在热钱的刺激下,资产价格可能大幅攀升。
    
    广告
    
    他还称,亚洲央行的干预并不能扭转汇率市场的基本走势,只能暂时缓解升值压力。目前美元的贬值压力仍在积蓄。
    
    焦瑾璞的表态显示,中国央行已经意识到美元贬值给中国经济、金融带来的一系列风险。
    
    此外,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近日表示,美元的主导地位短期内很难改变。
    
    同时兼任中国央行副行长的胡晓炼周四在《金融时报》上称,在次贷危机的压力下,导致Fed连续三次降息。而这与金融市场动荡、美国经济前景黯淡、持续高额双赤字等因素共同作用,加速了美元的贬值趋势。
    
    胡晓炼称,美元贬值使得全球投资者持有的美元资产大幅缩水,而为了分散投资风险,全球投资者纷纷抛售美元资产。如果Fed未来继续降息,将对美元汇率和国际货币体系、国际资本流动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不过她最后强调,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短期内很难改变。
    
    胡晓炼的表态,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国际市场对中国短期可能大幅抛售美元的担忧。
    
    由于美元持续贬值,拥有庞大外汇储备的中国一直被国际市场密切关注。市场担心中国可能会调整外汇储备结构,增加购买欧元、减持美元。而随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断创出汇改以来新高,市场对中国可能大幅减持美元的猜测从未中断过。
    
    ……………………
    
    高通胀下中国债市逆势上行
    
    2008年02月27日10:07
    
    中国的通货膨胀率目前正处于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而出人意料的是,中国国债市场的价格也在上涨。
    
    通货膨胀通常是债券市场的天敌,因为物价的上涨会侵蚀各种债券票面利率的价值,包括中国财政部发行的国债。
    
    然而,在中国通货膨胀率大幅上升的同时,中国国债却出现了价格上升、收益率下降的局面。这与经济学家的预期正好相反。不过,尽管债券价格走高,但交易员表示,眼下不见得是所有投资者买进中国国债的良机。
    
    中国各家银行是债券市场的最大参与者,它们正在大量买进国内债券。它们认为,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贷款利率下调之际,中国政府将对通过加息抑制通货膨胀的做法持谨慎态度。因此,中国央行会采取其它措施减缓贷款增长,这可能导致更多资金流入债券市场。
    
    第一创业证券(First Capital Securities Co.)驻深圳分析师王皓宇说,近期的债券收益率并未反映出对通货膨胀的担忧,这是因为央行正面临着暂停加息的压力。
    
    中国债券市场的参与者对通货膨胀的这种异常反应也显示出,银行目前缺乏资金投资渠道。欧洲一家银行驻上海的债券市场交易员表示,并不是投资债券类证券有多大的利润,而是因为流动资金无处可去。
    
    周二,中国财政部发行的基准7年期债券的收益率从2007年底的4.37%跌到了4.01%。
    
    中国大多数债券的收益率目前都低于通货膨胀率。通常这种情况会降低对债券的需求。但交易员称,中国主要银行间债券市场的需求超过了供给。而且,这种情况是在去年银行间债券市场新发行债券规模(主要是国债)较上年增加一倍、达到人民币3.7万亿元(约合5,000亿美元)的背景下出现的。
    
    虽然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但国债需求并没有减弱。中国2007年全年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了4.8%,而今年1月份的CPI比上年同期上涨了7.1%,双双创出11年来的新高。不过,尽管有舆论预计CPI有可能达到两位数,然后在下半年才会有所回落,但债券市场投资者仍没有退缩。
    
    尽管通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威胁正在上升,但国债市场的定价显示,交易员怀疑决策者未必会通过大幅加息解决不断加大的价格压力。中国央行去年6次加息,最近一次是在去年12月份,基准一年期贷款利率上调了0.18个百分点,至7.47%。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看来更倾向于通过严格控制商业银行的贷款指标来给经济降温,而不是对物价上涨采取加息等更为市场化的紧缩方法。降低贷款规模的影响之一是,银行除了将储户的存款投入到债券市场外没有其他更多选择。去年中国存款总额增长了15%,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存款规模还在不断扩大。
    
    而且,中国股市今年以来下跌了约19%,这也促使投资者考虑将资金投入债市。上面那位欧洲银行驻上海债券交易员说,投资者中包括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机制投资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外资基金经理。这位交易员有时会处理他们的交易。
    
    并不只有中国的债券交易员面临着通货膨胀带来的更为复杂的市场格局。在美国,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不断下跌,原因是市场认为,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将把利率保持在低位,以刺激经济增长,而不是提高利率遏制通货膨胀。
    
    第一创业证券的王皓宇说,几乎全球各国都存在这个问题。
    
    长期以来,大量的流动性一直对中国债券市场产生着巨大的影响。在去年美国国债收益率开始随美国利率一道走低之前,由于需求增加,中国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低于美国的债券。去年,中国债券的收益率开始超过了美国的债券。
    
    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7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2007年下降了整整一个百分点,从2006年末的4.7%下降到了2007年末的3.7%。周一,7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报3.41%。
    
    去年初,中国的债券也面临着沉重的抛压,收益率不断上升,当时通货膨胀压力已开始显现,央行也开始提高利率。债券价格大幅下挫,收益率飙升,基准债券的收益率从2006年底的2.87%升至去年12月27日的4.37%。
    
    中国央行上周表示,预计通货膨胀至少在今年上半年仍是经济发展的首要威胁。
    
    食品价格是中国通胀的主要原因,政府官员表示,将对价格压力作出强硬反应。但债券交易员称,除连续加息之外,其他措施将难以遏制债券收益率近期继续下跌的趋势。
    
    James T. Areddy
    
    ……………………
    
    Fed救市之举令中国控制通胀难度加大
    
    大 | 中 | 小2008年03月18日18:15
    
    在援救完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今晚可能会再次送出减息良药。(编者:最新消息,Fed周二已宣布将关键利率下调75个基点。)
    
    而这对于香港和中国大陆市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对正面临着十几年来最高通货膨胀率的中国货币政策制定者而言,Fed的“灵丹”却可能产生副作用。但是,只要中国继续坚持现行的汇率制度,就不得不生生吞下这颗药丸,而且还必须硬着头皮去应对。
    
    相关报导
    
    • 美国2月CPI持平 为大幅减息铺平道路
    
    • 中国央行瞄准热钱 但目标识别有难度
    
    • 亚洲能否堵住“热钱”?
    
    中国央行(People's Bank of China)加息而Fed大幅降息,产生的直接影响就是中美利差进一步扩大,使得热钱问题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Fed 1月份的紧急降息造成中美货币市场利差达到了50个基点,并使得流入中国大陆的外商直接投资规模进一步增大。今年前两个月流入中国大陆的外商直接投资较上年同期增长了75%。
    
    这些外资到底是进行商业投资还是纯粹出于投机目的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美利差的扩大势必会增强人民币升值预期。上周五人民币升至汇改以来最高水平,达到1美元兑人民币7.0844元。
    
    第二个问题是,Fed降息可能会加快美元贬值速度,并且进一步拖累人民币兑其他货币汇率走势。
    
    以上因素会造成中国在解决通货膨胀问题时顾虑重重,使得加息空间被压缩,而人民币升值压力则进一步增大。时下,中国肯定希望能够传出更多有关美国经济的好消息,从而稳定美元汇率。
    
    这是个令人不安的时期
    
    分析师指出,中国在解决通货膨胀问题时也可能对股票市场产生不利影响。
    
    本栏目曾在年初时指出,野村证券公司(Nomura Securities)股票策略师认为,投资者低估了中国在解决通货膨胀问题时所实施的政策对股市的冲击。还是针对这个问题,野村证券现在认为,虽然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流动性充裕,但经过通货膨胀调整后的货币供应量实际上是在严重萎缩。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投向金融资本的资金在不断减少。
    
    虽然热钱流入在很大程度上是在赌人民币升值,但股市似乎并没沾到光。
    
    事实上,中国A股市场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
    
    上证综合指数近来持续下滑,并于上周跌破了4,000点大关,为今年以来首次。美国信贷危机难辞其咎。股指自去年创出历史新高到目前已经下跌了35%,可以称之为绝对的熊市行情。这促使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简称:中国证监会)的官员出面发表有关市场基本面依然健康的讲话来安抚市场。
    
    可能并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但媒体的报导却引发了投资者更为严重的担忧。有报导称,中国证监会还要求国内基金保持70%的股票仓位。这样的言论可能成为引发恐慌性抛盘的导火索,不过至今市场还没有出现恐慌性抛售。
    
    还是让我们祈祷这样的政府指令不会演变为禁止散户投资者赎回基金吧!
    
    另一个问题是,既然实际利率为负,股票市场又开始低迷,那么大陆投资者和手上攥着大把现金的基金经理们会做些什么?答对了,买实际商品;今年前两个月中国零售额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0%左右。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指出,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现象,那就是美元贷款规模明显增加。2月份外汇贷款增长了53%,其中美元贷款净增加214亿美元。
    
    这种新型融资套利交易(借入美元,买进其他货币或商品)真的来到中国了吗?渣打银行的分析师也不是十分清楚这种交易如何在中国大陆发生,并且预计监管部门会很快规定外汇贷款额度。
    
    香港还欢迎降息吗?
    
    Fed 1月份的降息受到了香港市场的热烈期盼,不过这次可能完全不同。
    
    随着全球信贷危机增强了避险意愿,香港本地银行可能不太愿意再继续追随Fed降息。另外还有迹象显示,股票和信贷市场的不安定因素开始出现在房地产市场。
    
    事实上,花旗集团在一份报告中已经表达了有关房地产市场近期担忧情绪正在升温的观点,例如,与2月份相比,3月份市场上待售地产项目明显增加。
    
    尽管Fed连续降息,但受到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影响的人数与日俱增,难怪有越来越多的人以现金为王,而不愿申请贷款。
    
    与此同时,近期的汇率变化再次将港元联系汇率制推到了聚光灯下。
    
    野村证券认为,随着人民币的不断升值,港元升值压力也会持续增大。
    
    (本文译自MarketWatch)
    
    ……………………
    
    拯救美元,拯救经济
    
    2008年03月20日14:42
    
    现在很多人都在问这样一个问题: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200亿美元的市值何以在一夜之间蒸发?但是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自2002年以来,已有数万亿美元的公司市值和美国国债“蒸发掉”了。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忽视了美元。
    
    现在广为谈论的一个话题就是重塑公众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信心”。可是,如果你发出的信号是不会采取措施防止美元继续贬值,信心是无法恢复的。只要Fed和美国政府不采取行动调整货币政策,“资本”只会袖手旁观,不会去搭救金融机构,也不会购买大幅大幅贬值的美国资产──按某些货币计价,美国房地产的跌幅已经超过了40%。
    
    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曾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上发表署名文章称,当房价稳定下来之后,衡量稳定性的尺度便会恢复,他说的也许没错。但在预期美元将继续大幅走软的时候,资金何以会流向主要以美元计价的房地产呢?
    
    前Fed理事罗伯特•麦克蒂尔(Robert McTeer)在《金融时报》上同一版面发表的观点也有欠妥之处。他认为Fed目前应该将流动性危机作为重中之重,而不必去理会美元走软的问题。然而流动性危机和稳定的美元是紧密相连的。如果Fed维持了美元的稳定,那么自2002年以来的信贷过度增长可能永远不会发生。我所说的“稳定”并不是指关注于短期的“核心通胀”。“核心通胀”没有考虑食品和能源价格,而且对其他很多商品价格的量度也不正确。
    
    有诸多迹象显示Fed管理美元的方法是错误的。由于日圆的管理不当以及欧元这种独特方式的不确定性(欧元是第一种既没有黄金也没有某个政府支撑的纸币),所以美元成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唯一的储备货币。在管理储备货币时,需要一个外部“锚”来确保全球信贷增长处于控制之下。Fed没有提供这个“锚”,而它本可以通过维持稳定的美元兑换黄金和其他大宗商品比例来实现。
    
    现在国内外流通的货币种类和面值有很多种,还有很多种外币。我们现在有面值100美元、10美元和5美元的纸币,还有面值25美分、10美分和1美分的硬币,以及各种各样的外币。在美国和世界各地,货币都充当商品交换的媒介。美国的各种货币单位之间的兑换比率相对固定,而外币之间却波动了50%甚至更多。
    
    那么问题是:为什么一张10美元的纸币总是可以兑换到40枚25美分的硬币,而兑换到的外币却每天都在变?毕竟10美元纸币和25美分硬币的需求在不动波动。随着停车计价器的减少,越来越多的自动机器可以刷信用卡,还有手机的增多,都使得25美分硬币的需求不断减少,而对纸币的需求却在上升。既然如此,为何25美分硬币兑10美元纸币没有贬值呢?答案就是,随着硬币的使用减少,央行会回收硬币,之后或许会作为废旧金属卖掉,取而代之的是发行10美元纸币。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任何两个使用不同货币的国家。如果人们决定减少在美国的消费,他们会到银行或是经纪公司要求将美元兑换成其他货币,比如加拿大元。Fed注意到美元的需求减少,因此通过在公开市场上出售美元债券吸纳美元(或是抛售加元及加元债券)。
    
    美元兑加元的汇率保持稳定,就象10美元纸币和25美分硬币之间的“汇率”保持稳定一样。从理论上讲,加元兑美元的汇率能象10美元纸币兑25美分硬币一样很容易地固定下来。
    
    但为何维持两国间的汇率如此重要呢?
    
    虽然我们可以有很多种流通手段,但我们必须给商品和服务定价,并签订长期的合同,以确保稳定的资本流动。那么我们是该用欧元还是美元定价呢?或者说,像几个世纪以来所做的那样,用黄金来定价?
    
    重要的是要有一种得到一致接受的价值尺度,能让贸易伙伴用来给所有的合同定价,最好还有某种交换媒介来代表这一价值尺度。今天的国际货币体系缺乏这样的“锚”,这也正是导致目前这场金融浩劫的原因之一。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美元一直在扮演类似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的双重角色,不过美元的下行振荡已经削弱了这些作用的有效性。结果就是,合同期缩短。为了保持业务发展,避免陷入汇率旋涡,各公司要支付大笔保险费(还有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衍生合同)。资源丰富的国家不再急于开采,不再用资源换取价值难料的货币。一些投资者因持有的债券是以不断贬值的货币计价而遭受巨额损失。现在,人们决定不再投资于美元计价的资产。
    
    正如格老所言,问题不在于“我们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完美的风险模型”。我们需要的是担起责任,而不是追求完美。如果确定了适当的“锚”,各大央行就能保持各自货币的稳定价值,而这正是它们的职责所在。如果它们做了,即使金融机构尝试各种创新业务,也无法将信贷规模扩得太大。
    
    危机让我们回归根本。当人才和资金都具备,并且大家都能用一个可预测的价值尺度来衡量商品价值时,便会迎来繁荣。稳定的货币有助于促进长期而致富的就业。货币贬值导致的财富减少虽然偶尔也会“创造”就业(人们不得不接受工资更低的第二份、甚至第三份工作),但是这代表的是贫困,而不是繁荣。
    
    Reuven Brenner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Match Strategic Partners的合伙人,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管理学教授,曾着书《金融的力量》(Force of Finance),并与人合着《机会的世界》(A World of Chance),该书即将出版发行。)
    
    ……………………
    
    美国股市失落的十年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3月27日09:00
    
    过去200年中,股市稳定攀升的势头有时也会有长时间的中断,离我们最近的就是大萧条时期和通胀蔓延的20世纪70年代。当前的市场动荡表明,我们或许正经历另一个失落的十年。
    
    股市跌回了九年前的状况。长久以来被吹捧为最佳长期投资对象的那些股票已经成了九年来最糟糕的投资,连普通的国债都不如了。
    
    周二,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1352.99点,低于1999年4月创出的1362.80点。在美投资的1万亿美元指数基金约半数基于该指数。据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如果在回报率中考虑股息和通胀因素,标准普尔500指数过去10年中平均每年仅增长1.3%,远远低于历史正常水平。过去九年中,该指数平均每年下跌0.37%,而过去八年平均每年下跌1.4%。照目前动荡不已的市况来看,许多经济学家和分析师都担心,回报率令人失望的时代可能还没有结束。
    
    直到去年秋天,许多投资者都还认为科技股泡沫的破灭只是令人讨厌的短期下挫。股市曾经重拾上升势头,并在去年10月创出新高。随后,信贷危机和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又开始给股市带来重压。到了3月10日,标准普尔500指数较去年10月9日的历史收盘高点下跌了18.6%,距象征熊市的20%的跌幅已经相去不远。自那以后,由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了金融系统,股市又有所反弹,但仍较10月高点低了13.3%。
    
    传统的股市规则是,如果投资者买进类别广泛的股票并持有,会比其他投资方式的回报更高。但在20世纪90年代末或2000年左右买进的股票上,这一规则失灵了。
    
    过去九年内,标准普尔500指数是晨星公司跟踪的九类不同投资工具中表现最差的,这九类投资工具包括大宗商品、房地产投资信托、黄金及外国股票等等。一些重要的美国股票甚至连国债都比不上了,历史上,国债的收益比股票要差得多。经通胀因素调整后,国债过去九年平均每年增长4.7%,而自2000年3月股市见顶后每年增长率为5.8%。一项大宗商品的年收益率差不多是债券的两倍,房地产投资信托也是一样。
    
    20世纪30年代和70年代,股票也不如其他投资工具。在这两个时期,股市都会强劲回升,结果又陷入衰落。两次事件中,股市都经过了十多年才恢复了持久的上升势头。
    
    调整与平衡
    
    迄今为止,当前的十年还没有出现20世纪70年代的高通胀或是30年代的高失业率。这令一些分析师和经济学家心存希望,认为虽然房市危机和部分抵押及贷款业务出现崩溃,股市的问题不会像上述两个时期那么糟糕,也不会持续那么长时间。许多人相信,Fed在拨乱反正方面会比当时做得更好。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里米•西格尔(Jeremy Siegel)对19世纪以来的股票行为进行了论述。他指出,过去10年中,最糟糕的时期是从2000年到2002年,当时股票大幅下挫。虽然在那之后标准普尔500指数一直起伏不定,2003年强劲上涨,随后在2004、2005和2007年的涨幅又只有个位数,但他认为糟糕的时代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过去了。其他一些乐观主义者也同意西格尔的看法。
    
    悲观论调
    
    但耶鲁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施勒(Robert Shiller)提醒说,如今的美国股市依然受到繁华过度之困。他和其他一些分析师认为,最近的波动表明今后还会有更多的麻烦。施勒在其2000年出版的《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一书中就预见到了市场的这一困境。
    
    施勒表示,我不得不说现在并非投资股市的好时机。我们正在经历的住房危机必将拖累经济增长,而其延续时间可能会长于一次经济衰退。我认为股市不会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很快走出困境。
    
    据西格尔称,从历史上看,每三年中股市都有两年是上涨的,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年均涨幅为7%。而Ned Davis Research的数据显示,自1925年以来,以十年为单位递进式地分析美国股市(例如1925年至1935年,1926年至1936年),几乎每个十年都是上扬的,上涨的比例高达98.6%。
    
    不过,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的金融史教授理查德•塞拉(Richard Sylla)称,当股市投资像20世纪20年代、60年代和90年代那样变得疯狂时,股市表现低于正常水平的时期会因此而延长。
    
    广告
    
    塞拉研究了19世纪美国股市的兴衰。他发现,在19世纪前10年的最后几年、20年代初、以及40年代、60年代还有20世纪初期,股市都经历了异常繁荣的时期。而这些时期过后,在19世纪30年代、50年代、70年代以及20世纪20年代前,尾随而来的却是漫长的低迷期。在2001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塞拉预言会出现一次长达10年的股市疲软期。
    
    塞拉说,当人们在一个时期(如1982年至1999年)获得了格外好的投资回报后,接下来的10年中他们的日子往往就不那么好过了。他的研究表明,异常繁荣的股市会透支未来的收益。当繁荣散尽,收益便会降至正常水平之下,从更长期来看,股市平均回报也就回归到了7%的正常水平。经济学家将之称为“均值回归”(reversion to the mean),也就是说股市超常的表现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乐观的投资者认为苦日子在2002年年底时已经过去,那时的股市在挺过了科技股崩盘、9•11恐怖袭击以及安然公司(Enron Corp.)垮台后终于实现了反弹。
    
    在伊拉克战争将取得速胜的希望支撑下,2003年的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26%。2004年,该指数仅上扬了9%,在2005、2006和2007三年中,该指数分别上涨了3%、14%和3.5%。今年迄今为止,标准普尔500指数已经累计下跌了7.9%。上述数据未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否则的话,其涨幅将下调几个百分点。
    
    和标准普尔指数比起来,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成份股中科技类股较少,因此后者在2000年至2002年的熊市期间受到的不利影响也较轻。尽管如此,道指的表现也没好到哪里去,从2000年1月开始,其年度涨幅均不及1%。
    
    散户投资者所扮演的角色
    
    塞拉预计两年后股市将回到持续期更长的上行走势中。市场走向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散户投资者。90年代的股市泡沫和随后的市场低迷正值更多的散户投资者通过401(k)帐户以及个人退休帐户等户头管理自己的退休储蓄之际。
    
    正是在散户投资者的“帮助”下,科技类股和房产市场的泡沫得以成型。近年来,投资者投入美国股市的钱要比此前股市投资热时少了很多。行业团体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股市投资最热的2000年,美国人向共同基金新增投资2,600亿美元。而去年,美国人从这种基金中取走的钱要多于投入的钱──二者之差高达464亿美元。
    
    美国人现在已转而自我管理退休储蓄,这有可能减轻股市的振荡幅度。基金公司Vanguard Group的经济学家约翰•艾米瑞可斯(John Ameriks)指出,与对待自己的其他投资帐户相比,人们让资金在自己退休储蓄帐户中频繁进出的意愿要低得多。
    
    艾米瑞可斯说,许多参与401(k)项目的人都会让退休储蓄帐户内资金的投资分配比例长期维持不变。如果他们将自己的帐户设置成每月向股市投入资金,那么不论是牛市还是熊市,他们帐户内的资金都会均匀流向股市,这倒有可能给股市提供些许支撑。
    
    一些投资顾问表示这种被动式投资其实还不错。那些年复一年每月都坚持用退休帐户投资股市的人所取得收益应该比那些曾在90年代末买进股票、后来就罢手的投资者要好。塞拉表示,虽然标准普尔指数从1999年开始整体呈现下行走势,但它从2001年年中起出现了反弹,这就意味着退休储蓄帐户从那之后买进的大多股票还是有所斩获的。
    
    股市的基本面因素
    
    当前股市的一个大麻烦正是分析师所称的基本面问题。从2002年开始,强劲的企业收益和低通货膨胀水平就一直是股市繁荣的基石,但这些利好因素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了。
    
    塞拉表示,以典型的年份来说,企业税后的利润占经济总产出的5%或6%;而2006年时这一比率创下了9%的峰值;从历史上看,如此高的水平意味着它即将向中值回归,即企业利润率将出现下滑。他认为企业税后利润占经济总产出的比例可能将降至3%或4%。
    
    普通民众的支出水平可能会对企业的利润带来影响。2000年股市泡沫破裂后,消费者的借贷和消费行为使经济没有遇到什么大麻烦。那时有了高房价这碗酒垫底儿,美国人以罕见的规模举债消费,全美储蓄率降到了了零。
    
    正是这一点让施勒深感担忧。在研究了房产市场后,他预计未来数年房产价值将持续下滑。他预计消费者将收窄借贷和支出的规模,并重新开始储蓄。
    
    消费者把钱袋捂紧会影响到整个经济的增长和企业利率状况,美国股市的涨幅自然会受到限制,看到这种情形,投资者会继续把钱投入到商品及巴西、俄罗斯、印度及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中。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一代人担心他们的退休收入能否有所保障,因此他们会寻找那些较为安全的、能有回报保证的投资品种,例如美国国债以及基金公司发行的债券类产品。
    
    未来会怎样
    
    Leuthold Weeden Research的董事长斯蒂文•鲁瑟尔德(Steve Leuthold)表示,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那就是美国再也不是那个实际经济增速为4%的国家了,而且美国再也不是那个有着强劲的制造业可以引以为豪的年轻国家了。鲁瑟尔德相信或许在继续经历一段萧条之后,股市还会再现牛市风光。但他认为未来的牛市之后将再次经历熊市,那时股价可能会跌到和今天不相上下的水平。
    
    在未来长时间的牛市得以展开之前,市场需要解决如下两个问题,一是从九十年代末期遗留至今的高股价状态,二是2001年和现在的低利率水平所带来的后续影响。Fed设定的超低利率有助于推高企业利润率,但也会滋生过度举债的情况,而这正是造成眼下经济难局的罪魁祸首。
    
    对一些分析师来说,当前的股价看似仍有虚高之嫌。施勒指出,在九十年代末期,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的市盈率超过了40倍,远远高于16倍的历史正常水平。(为避免误差,施勒用以计算市盈率的利润是10年均值)。如今该指数成份股的市盈率仍是20多倍,依然远高过正常均值水平。
    
    波士顿资金管理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 & Co.的杰瑞米•戈兰瑟姆(Jeremy Grantham)表示,从九十年代末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的市盈率就从没有回到过长期趋势水平。戈兰瑟姆一直在警告股市会经历长时间的低迷,他认为超低的利率暂时提振了股指。
    
    有理由相信事态不会变得像七十年代那样糟糕,或重演日本九十年代那一幕──当时日本房市和股市泡沫破裂后,其股市长期萎靡不振。
    
    较低的通货膨胀率就是让人们稍感乐观的理由之一。虽然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在4%以上,但仍远远低于七十年代两位数的水平。这就使得Fed可以更为放心地助推经济增长,而无需太过担心通货膨胀率随之上行。
    
    但现在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眼下投资者信心的恶化程度。戈兰瑟姆对此并不看好,他认为投资者将会变得更加悲观,不过他们倒也不会像以往萧条时期那么沮丧。
    
    戈兰瑟姆认为全球经济总的来说还说得过去,不会太糟糕。他指出,人们没理由像九十年代的日本人那样悲观,要是心态回到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就更是毫无道理了。
    
    E.S. Browning
    
    ……………………
    
    华尔街借助Fed贷款度难关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3月21日16:23
    
    当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新的直接贷款计划摆在眼前时,华尔街的金融机构终于按捺不住,纷纷用难以脱手的证券套取Fed资金。
    
    据Fed称,周一启动此计划后的头3天中,每天平均要借出134亿美元。截至周三,借款总额达到288亿美元。
    
    Fed是在周日晚间宣布该计划的,并宣布将贷款申请人的范围扩大到银行之外的机构,这还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头一回。此举目的在于恢复华尔街的信心,避免像贝尔斯登这样因为周转不灵而被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趁火打劫的惨剧重演。
    
    Fed并未透露每笔贷款的明细和贷款人的身份。某些华尔街的高管则暗示他们在通过此项隔夜贷款计划借入少量资金。不过从总贷款规模可以看出,有资格申请这一贷款的20家证券交易商中不少都对此感兴趣(在欧洲,各国央行周四向金融系统注入大量资金)。
    
    Fed在例行周报中透露,为了避免贝尔斯登破产,过去一周以来Fed每天平均要发放55亿美元相关贷款。Fed担心的是贝尔斯登倒闭会在整个市场引发连锁反应,并导致其他投行重蹈覆辙。
    
    广告
    
    Fed在上周五向贝尔斯登提供了一笔为期28天的“吊命”款。到了周日,为了支持摩根大通收购贝尔斯登,Fed甚至答应提供300亿美元的资金来补救贝尔斯登的不良投资。虽然Fed周四并未详细透露这些贷款是何时发放的,但表示所有的借款都已经在周三之前归还。
    
    自从去年夏季爆发信贷危机以来,Fed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来缓和流动性恐慌。Fed先是降低银行存款机构通过贴现窗口借款的利率并延长还款期限。但由于各银行害怕有损自身形像而对此反应冷淡,后来Fed又创造了拍卖的方式,并受到热烈欢迎。
    
    Fed表示本月将面向投行举行类似的贷款拍卖,允许他们用难以脱手的抵押贷款相关证券作为抵押向Fed套取资金。第一轮拍卖拟于3月27日举行,拍卖的资金为750亿美元。周四Fed又宣布扩大贷款抵押品接收范围。
    
    Sudeep Reddy
    
    ……………………
    
    美监管高层为拯救贝尔斯登进行辩护
    
    大 | 中 | 小2008年04月04日07:27
    
    美国金融监管高层周四对促成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收购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一事进行了全面的辩护,称经济面临的系统风险将会抵消可能由此产生的道德风险担忧。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行长蒂莫西•盖斯勒(Timothy Geithner)在向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发表证词时表示,如果贝尔斯登突然倒闭,将给金融系统的整体运作以及经济带来无法预知的严重后果;随着股价的下挫,住房价值将承受进一步下降的压力,同时企业和住房所有者也将更难获得信贷支持。
    
    广告
    
    他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主席考克斯(Christopher Cox)和美国财政部负责国内金融事务的副部长斯蒂尔(Robert Steel)一起在银行委员会作证。
    
    贝南克基本上重申了周三在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Joint Economic Committee)发表的证词。当时他首次公开承认美国经济或许陷入衰退,引起了外界的强烈反响。
    
    贝南克周四表示,美国经济将进入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必要的经济和财政调整措施,未来还将推出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帮助经济在今年下半年以及明年重新恢复增长。
    
    ……………………
    
    美联储将考虑支付存款准备金利息
    
    大 | 中 | 小2008年04月29日07:31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称,Fed理事会(Federal Reserve Board)周三将评估向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支付利息对货币政策的影响。
    
    Fed此举似乎是为了扩充应对信贷危机的手段。理论上,Fed可以通过支付存款准备金利息,大大增加对商业银行及证券交易商的资金支持,且可以避免让联邦基金利率降低至零水平。
    
    Fed在其网站的简短声明中称,理事会将于周三举行会议,通过“快速程序”评估“支付存款准备金利息对实施货币政策的影响”。依据现行的法律,Fed可以在2011年开始支付向存款准备金利息。若要将这一日期提前,Fed还需求助国会立法。
    
    不过目前没有迹象表明Fed会请求国会采取此类行动。Fed之所以对这项政策调整进行讨论,一定程度上是因为Fed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在2006年末要求对此事进行研究。而研究结果将在周三提交给Fed理事会和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审议。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麦克尔•费罗利(Michael Feroli)对此表示,在我看来,这件事情不是一两个星期就能敲定的,但这表明Fed正在探索调整利率以外的办法来提供流动性。
    
    Greg Ip
    
    ……………………
    
    Fed减轻信贷危机之举受内部质疑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6月06日11:53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的一位决策人员出语惊人,称美国央行旨在抵御信贷危机的借贷计划扰乱了私营市场,鼓励了高风险行为,同时还有可能危及Fed的独立性。
    
    包括Fed前任主席保罗•沃克(Paul Volcker)在内的外界人士对Fed的一些举措表示了疑虑,尤其是Fed援救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的行动。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Richmond)行长杰弗里•莱克(Jeffery Lacker)上周四在伦敦讲话时发表的看法表明,Fed的一些内部人员也有同样的疑虑。莱克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有这种疑虑的人──其中包括12位地区性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中的几位──还只是少数。但在未来几个月中,随着Fed、布什政府和国会开始热议Fed这些史无前例行动的影响,这部分人的观点将会变得重要。
    
    莱克表示,危险在于,最近为照顾金融市场参与者而增加信贷的举措可能会诱发更大的冒险行为,即出现道德风险,这又会反过来引发更频繁的危机,在此种情况下就很难不去进一步扩大央行的放贷规模。
    
    莱克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最近这段小插曲之前,对于Fed何时会放贷本来有十分明确的界定──或是为了控制短期利率,或是帮助银行应对暂时的资金短缺,或是为了便于被监管机构接管的银行停业。
    
    莱克说:“我们所进行的创新信贷计划及其他举措超出了此前公认的界限。我们得全力应对这些举措带来的后果。”他认为这些举措会危及Fed的独立性,并说向特定行业提供信贷的做法属于财政政策范畴,Fed此举会令其他行业也期望得到同样的待遇。
    
    广告
    
    Fed官员们正为应当何时撤销他们为稳定市场而创造的借贷计划争论不休。如果一些计划成为永久性的,Fed就得扩大对金融体系的监管。帮助安排了援救贝尔斯登行动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 Bank)行长蒂莫西•盖斯内(Timothy Geithner)下周一将发表讲话,说明上述情况对美国监管体系的影响。
    
    自去年8月以来,Fed采取了许多异乎寻常的措施来改善信贷市场状况,包括极大地增加从贴现窗口向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Fed通过贴现窗口直接向金融机构发放贷款,以国债交换投资银行持有的高风险证券,更具争议性的是,还向贝尔斯登贷款290亿美元,并首次向投资银行开放贴现窗口。
    
    在伦敦的欧洲经济金融中心(European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Center)发表讲话时,莱克说,当资金需求突然增加,或资金突然不足,从而导致短期利率升高时,Fed应当增加贷款发放量。但他表示,过去一年的信贷危机源自不同的方面:投资者普遍在对多种证券及机构的借贷能力和吸引力进行重新评估。
    
    如果央行向这类机构提供贷款,或接受其手中债券作为抵押,就会“人为地支撑某些资产的价格和某些市场参与者的债务,从而扰乱经济秩序。”
    
    Fed主席贝南克(Bernanke)认为莱克提出的问题确实存在,但向贝尔斯登发放贷款所产生的问题要好过该公司一旦破产所导致的混乱状态。至于Fed的其他措施,相关官员认为,它们只是更有效地发挥了Fed的现有权力,与欧洲央行已经在使用的政策工具并无两样。
    
    在被问及他是否赞同贝尔斯登的交易时,莱克说:“那是个十分艰难的选择。我并不了解他们掌握的所有相关数据……因此我就不做事后诸葛亮了。”
    
    不过他还是表示,由于Fed向贝尔斯登贷款290亿美元,其他公司要求同等待遇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莱克说,已经有公司向Fed提出“我们想收购某家公司,你们能否如帮助贝尔斯登一样为我们提供帮助?”他拒绝透露这些公司的名称或有关细节,只是说Fed已经表示拒绝,因为帮助这些公司“不合适”。
    
    莱克说,Fed最终将不得不让一些位于其干预界限之外的机构倒闭,这样才能让市场相信它不会总去支撑陷入困境的公司。
    
    要使人们更加相信Fed有这样一些界限,Fed就需要有所行动,这些行动对市场造成的“破坏力”越大,它们所达到的目的就越明显。
    
    莱克从威斯康星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于1989年加入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自2004年8月起担任该行行长。2006年,他在Fed的利率决策会议上一直投票反对降息。但目前他不在拥有利率决策投票权的5名地方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之列。
    
    GREG IP
    
    ……………………
    
    嘻嘻。
    
    米国人自己都实实在在地在市场监管部门堂而皇之地干预市场方面愈演愈烈,作为全世界市场经济的楷模,特别是中国那些崇洋媚外号称中国怎么开放都不过分的自由派们所顶礼膜拜的美国如此违背市场经济原则,该如何评价美国鬼子这种行径呢?不过是中海油收购加州企业、还是中信银行参股贝儿斯登,都被美国监管部门给搅黄了。这说明了什么?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只要是能够交给市场的,政府就绝对不应该碰?听任看不见的手在市场上呼风唤雨而市场主体自主沉浮?
    
    有时,看着右派们稀奇古怪的言论真是匪夷所思。这些人为什么不稍微睁开眼睛看看现如今这个世界的模样,特别是美国的变化,以及人们对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这种理想主义结论的嬉笑怒骂,再来谈岌岌可危的中国是不是应该洞开城门?
    
    人们也在谈论被美国次贷危机挤出的国际资本对中国的威胁。
    
    胡少江:热钱威胁中国经济稳定
    
    2008-05-09
    
    根据国家统计局昨天发布的数据,虽然由于次贷危机的蔓延所带来的负面冲击和春节前南方地区雪灾的影响,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外贸出口仍然享有高额的顺差。高达四百一十四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再加上外国资本的大量流入,中国的国外汇储备继续令人瞩目的高速增长。
    
    尤其令人感兴趣的是,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长,大大高于经常项目下的外贸顺差和资本项目下的外商直接投资。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在逐渐增加的对外投资,直接投资的 净输入显然小于外商在华的直接投资。即使将其他的外汇收入的因素考虑进去,仍然有相当一部分的国家外汇储备增加的来源得不到合理的解释。
    
    不少分析家认为,大量涌入的所谓"热钱"应该是中国大笔的外汇储备的真正来源。所谓的热钱,是指那些在国际资本市场之间游动的资金。这些资金主要用于短期投 资盈利的目的。它们具有投机性强、流动速度快等特点。持有这些热钱的投资者,一旦发现盈利的机会,将会迅速地将手中的游资投向机会所在;尤其是投向那些经 济增长速度较快的成长性市场。
    
    关于热钱进入中国的规模,人们有著不同的估计。大多数分析家认为,自两年前以来,这笔进入中国的投机性游资 大约在每年一千五百亿美元左右。今年第一季度涌入中国的热钱则大约在三百亿到四百亿美元之间。这个数字实际上与中国同期的外贸顺差相差无几,由此可见热钱 进入中国的规模是相当可观的。
    
    热钱流入中国,主要是投机于中国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步伐加快。中国长期存在的 巨额对外贸易顺差以及由此产生的国际上要求人民币升压力的继续存在无疑是人民币升值预期存在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同时中国国内自去年以来不断升高的通货膨胀 的压力也使得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进一步得到加强。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为了平衡市场的人民币和美元的相对需求以减小人民币升值的压力,通过对 外汇买卖的公开市场行为,不断地向市场投放人民币来购进美元。这种国内本币供应量的大量增加,正是中国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原因。当前,中国政府似乎正在将 减低通货膨胀作为头号任务,而根据经济学原理,遏制通货膨胀的最有效的手段应该是采用紧缩的货币政策,减少货币的发行量。因此人们有理由认为,中国政府有 可能不得减少对汇率市场的干预,作为结果,人民币的升值速度则将有可能加快。
    
    除了这种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之外,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利率差 别也是热钱流入的一个因素。为了抵御由于次贷危机所引发的经济衰退的威胁,美联储在短期内连续七次降息。联邦基准利率已经由去年九月的百分之五点二五降至 目前的百分之二;与之相反,为了应对投资过热和通货膨胀的威胁,中国人民银行则连续六次加息,目前的存款基准利率为百分之四点一四。人民币升值加上人民币 和美元之间的利率差别使得投机人民币有著丰厚的盈利。
    
    大量的热钱流入中国,除了给中国政府通过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进行宏观调控带来了严重 的困难之外,也使得中国的金融市场十分脆弱。一旦人们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产生动摇,大量的游资很可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迅速逃离,这将给中国的外汇市场和 国内的金融市场产生巨大的压力。搞得不好,热钱的撤离很可能成为触发中国经济的全面危机的一个导火索。(RFA)
    
    ……………………
    
    崔之元发来相关的内容。
    
    Cui Zhiyuan
    
    2008年1月18日 22:40
    
    汇率工具在美国缘何遭冷遇﹖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1月14日17:17
    
    近来关于外国投资者大规模投资美国金融机构的报导频频见诸报端,但相对于从美国企业流向海外的资金,这些外国投资不过是九牛一毛。在美元不断贬值的大环境下,美国企业纷纷求助于投资其他货币来增加资产和收益。
    
    为了缓和金融市场动荡并防止经济降温,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先后采取向市场注入额外流动性、降低贴现率和累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整整1个百分点等措施。而在准备进一步降息的同时,Fed也应该动用其最有力的工具来带动流动性回归信贷市场、平抑油价并推动经济恢复增长。这个工具就是强势美元。
    
    现行联邦基金利率只有4.25%,这不但低于4.3%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涨幅,也低于美国经济在2007年第三季度4.9%的实际增长率。在历次衰退前经济环境下进行的利率调整中,这一次更为积极主动。Fed这样做是想在糟糕的货币形势下尽力而为。实际上这种货币形势的破坏作用大部分形成于Fed在2003年被迫将基准利率降至1%,并不顾美元贬值和住房市场泡沫泛滥,直到2005年一直故意将利率压制在低水平的这段时期。
    
    Fed在去年12月下旬宣布了一项创举──通过贴现窗口拍卖资金,其掌管的9,000亿美元国债资产最多将有7%会逐渐转移到有抵押的银行贷款上。可以说这是一套具有建设性的机制,在帮助接受存款的银行填补抵押贷款资金缺口的同时,又向市场投放了走俏的国债。
    
    虽然有人担心各国央行在规模庞大而复杂的国际市场中正丧失其影响力,但更可能的问题却可能是央行的权力过大。是央行造就了利率和本国货币价值的大幅波动,而这种波动传递到价格层面上则表现为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严格意义上说,央行是唯一在资产负债上不受限制的机构。这点若体现在Fed身上,那就是Fed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在市场瞬间创造或是注入多达几十亿美元的资金(通过购买国债或是取得抵押贷款相关证券的暂时控制权)。
    
    还有一个话题是华盛顿当局一直视而不见、避而不谈的,即美元本身就是一种强有力的货币政策工具。Fed在12月11日宣布降息的公告中和11月经济预测中对美元汇率只字未提。Fed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最近出版的论文集和他12月12日的表态中也几乎未提及美元汇率的大幅波动,及其与先前出现通缩而如今再出现通胀之间的联系。而这却可能是过去10年来在经济领域和投资领域最重要的一个变数。
    
    布什总统在11月份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频道(Fox Business News)采访时对美元贬值一事似乎并不感到尴尬。当他被问道:“即使在经济疲软时,美元也不该走强吗?”总统没有简单的回答“是的”,而是这样说道:“我能说的就是本届政府执行的是强势美元政策,政府相信市场是决定汇率的最佳场所”。在谈到他是否对目前的汇率水平满意时,布什回答称:“我所满意的是政府在执行强势美元政策,并知道该由市场来决定美元与其他货币之间的汇率”。
    
    美国当前的货币政策把美元的走软完全归咎于市场因素。汇市的反应一向直接,它倾向于卖出那些由市场决定币值的货币。2000年欧元就曾有过类似的惨痛教训,当时欧洲央行行长德伊森贝赫(Wim Duisenberg)决定由市场根据欧洲经济的基本面来决定欧元的价值。请注意以下事实。直到接任欧洲央行行长的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实施了欧元保值政策,欧元的“自由落体运动”才告停止。特里谢的这一政策完全不考虑市场对欧元区经济基本面的看法。
    
    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认为市场会根据经济基本面确定货币价值。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到1995年,日圆一直都极其强劲,虽然日本因此陷入了长达10年之久的通货紧缩旋涡之中。汇市以走极端、歪曲经济表现和人们的生活水平著称,它这样做没有丝毫的良心不安。
    
    广告
    
    Fed认为即使美元走软,通货膨胀形势也会逐渐缓和。主要理由是Fed的研究显示,美元的贸易加权价值与美国的通货膨胀之间没有太大关系。上个世纪90年代末,Fed也曾试图用同样的理由说明美元走强不会引发通货紧缩。这种看法有根有据显而易见的漏洞,那就是美元的贸易加权价值既反映了美元价值的波动,也反映了其他货币价值的波动。
    
    美元的贸易加权价值有可能因外币升值而降低,反之亦然,无论是其中的哪种情况都不会对美国的通货膨胀产生显著影响。与此相反,以金价衡量的美元价值波动与美国通货膨胀率之间有着不容忽视、显而易见的联系。
    
    其他国家中,货币价值与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之间的关系也同样密切。目前中国以金价衡量的人民币价值较低,所以通货膨胀率很高,但人民币的贸易加权价值却因美元和日圆疲软而走强。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圆走强使日本陷入了通货紧缩的旋涡;上个世纪90年代末美国也因为同样的问题而遭受重挫。Fed、美国总统或是美国财政部只要想让美元走强,那么美元就能走强。政府对美元的供需前景几乎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其对美元需求的控制力度几乎可以与对美元供应的控制力度相媲美,在给美元定价方面能起到与利率相当的作用,甚至还要大。
    
    但世界市场预期目前乃至未来Fed将采取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这就使美元丧失了对资金的吸引力。通过将美元的走强与目前急需的通货膨胀调降努力相挂钩,华盛顿方面能轻轻而易举地改变这种预期。各方协同干预汇市虽然可以向外界传达出调整货币政策的明确信号,但却不是必要之举。必要的政策调整是美国出台一项组织严密的决策,这项决策倾向于将更强劲、更稳定的美元作为美国经济增长政策的核心。
    
    作为解决金融市场动荡的下一步,Fed和美国政府应该说他们希望美元走强,以便吸引资金,刺激美国经济的增长,同时降低通货膨胀率。现在还为时不晚。失业率还没有达到经济衰退的水平,股票价格保持在高位,出口也在快速增长。美元走软似乎还没有达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它对美国经济的拖累作用目前只与美国人的好讼习气以及美国不利于经济增长的税法相当。
    
    但美国经济越是想努力补救2004年“无底洞”似的流动性问题造成的美元走软,就越是迫切需要进行更多的减息。这可能会造成美元进一步走软,加剧通货膨胀。显而易见的另一项选择是首先让美元走强。
    
    David Malpass
    
    (编者按:本文作者现任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首席经济学家。)
    
    ……………………
    
    Cui Zhiyuan
    
    2008年3月28日 21:14
    
    华尔街日报:十天改写资本主义
    
    十天改写资本主义
    
    华尔街日报
    
    2008年03月27日16:17
    
    过去的10天应该被记住,在这10天里,美国政府摒弃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许多规则,以挽救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免遭崩溃。
    
    如果用里氏震级来衡量政府的行动,政府最近的举措所引起的震动程度还没有达到富兰克林•罗斯福当年的水平。这些举措还打着学术的幌子,隐匿在一堆新的缩略语之下。
    
    但这些措施仍堪称大手笔,而且都它们没有经过国会的投票决定。此外,虽然财政部没有直接为房市或拯救金融机构的行动埋单,但纳税人的钱却面临风险。现任的共和党政府不想被视为胡佛再世,他们的举措表明其不再相信市场有能力解决这团混乱局面。
    
    经济学家埃德•亚德尼(Ed Yardeni)对客户说:“能在最后时刻施以援手的政府部门(财政部)正与最后的贷款机构(联邦储备委员会)合作支撑住房和信贷市场,以避免出现第二次大萧条。”
    
    首先,在圣帕特里克节那个周末,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和财政部强力促成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给摩根大通公司(JP Morgan Chase & Co.)的交易,这个价格引发了股东的反对,从而促使摩根大通提高了价格。为了诱使摩根大通同意该交易,Fed同意为贝尔斯登投资组合中价值290亿美元的证券提供担保。这一举措的结果会影响到Fed上交财政部的数额,因此这是纳税人的钱;正因为这样,Fed才要征得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的同意。
    
    随后,Fed又首次直接向华尔街的证券公司发放贷款。迄今为止,Fed只直接贷款给传统意义上的银行,即吸纳普通民众存款的银行。那是因为银行被认为扮演着独特的经济角色,而且应该比其他类型的贷款人受到更严密的监管。在当前这个新时代的头三天里,证券公司平均每天从Fed贷款313亿美元。那可不是小数目,正因如此,鲍尔森又批准了Fed检查这些公司的帐目。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身为共和党人的财政部长依靠两家为股东所有但却得到政府特许的公司──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 简称:房利美)和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Federal Home Loan Mortage Corporation, Freddie Mac)──来筹集资金,而这两家公司的董事会并不想这么干。作为交换条件,政府监管机构允许二者增加财务杠杆,以便多购买2,000亿美元的抵押担保证券。
    
    这样,房利美和Freddie就有望发展壮大,值此抵押市场陷入困境之际,取得如此进展无疑会受到欢迎。它们已经夺回了丢掉的市场份额。鲍尔森周三表示,去年第四季度,他们占了新抵押贷款的76%,高于第二季度的46%。但每个人都知道,如果房利美和Freddie一朝失足,纳税人就会有灭顶之灾了。
    
    虽然一直保持低调的联邦住宅贷款银行(Federal Home Loan Banks)比房利美和Freddie的资金状况还要糟,但其监管机构却表示,它们可以买进的房利美和Freddie抵押贷款担保证券较此前批准的多了一倍,也就是1,000多亿美元。
    
    有必要这样做吗?这种做法一塌糊涂、令人不安、而且很多细节都绝对是漏洞百出。就像是听到火警冲入烈火中的消防员一样,国会议员现在正在犯错误,而这种错误只有在回头来看时才能一目了然。
    
    不过,暂且不论我们怎么走到了这步田地,眼下在住房、抵押贷款和信贷市场的问题已给整个经济领域带来了侵袭,这种显而易见的危险是无法被忽视的。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非常严重,原因是政府最初做出了错误的反应。Fed主席贝南克整个学术生涯都在学习如何避免重蹈大萧条的覆辙。
    
    起作用了吗?有一些效果。一个关键的衡量标准是抵押贷款和最为安全的美国国债之间的息差。息差较大,意味着抵押贷款利率较高,对已经低迷的住房市场会造成重创。最近很多活动,包括周三Fed拟进行的用国债换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拍卖活动,都旨在增加对这些证券的需求,以降低抵押贷款利率。
    
    根据历史上的标准来看,目前的息差仍然很大,不过已经较之前有所收窄。FTN Financial的数据显示,3月6日,30年期定息抵押贷款较同期国债利率高出2.92个百分点;周三息差收窄至2.22个百分点。正常情况约为1.5个百分点。货币市场仍面临着压力,因为银行等金融机构囤积现金和超安全的短期国债。
    
    采取这些措施就足够了吗?可能还不够。虽然现在很难说,但房价的下滑对整个经济的下行压力仍然存在。如果有必要的话,几乎可以肯定下一步措施将是直接使用纳税人的钱。
    
    采取更多措施有一石两鸟的作用。一是减轻对家庭和社区的打击,尽管有些家庭和社区自己也难辞其疚。二是打破一个下行的危险旋涡,避免房价和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价格的下挫导致放贷机构紧缩放贷,进而影响经济,进一步拖累资产价格,等等。
    
    在通常的情况下,资本主义经济体会让房屋、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和股票等的价格降到足以令持有大量资金的投资者争相涌入、趁机抄底的水平。不过,如果持有大钱的投资者仍然保持观望态度,不相信已经见底,那么他们可能需要漫长而痛苦的等待。
    
    所以接下来的一步,无论具体细节如何,很可能涉及到政府对价格设定一个下限,希望藉此限制下行风险,以使更多的美国人乐意买房,而资金雄厚的投资者乐意给他们提供贷款。
    
    David Wessel
    
     本文涉及股票或公司
    
    摩根大通公司
    
    英文名称:JPMorgan Chase & Co.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纽约证交所
    
    股票代码:JPM
    
    贝尔斯登公司
    
    英文名称:Bear Stearns Cos.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纽约证交所
    
    股票代码:BSC
    
    Fannie Mae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纽约证交所
    
    股票代码:FNM
    
    Freddie Mac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纽约证交所
    
    股票代码:FRE
    
    ……………………
    
    Cui Zhiyuan
    
    2008年6月14日 22:46
    
    伯南克推卸次贷责任:“都是中国的错”?
    
    发件人: WSG
    
    发送时间: 2008-06-12 08:40:34
    
    收件人:
    
    抄送:
    
    主题: 美国佬的荒谬逻辑: 次贷责任“都是中国的错”
    
    伯南克推卸次贷责任:“都是中国的错”
    
    信源:中国经济网|编辑:2008-06-12|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身担美国经济发展重责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最近被指“逃避责任”,指责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是引发美国次贷等一系列经济问题的原因。英国著名财经评论网站“MarketOracle”以《伯南克高呼“这都是中国的错!”》为题,质疑伯南克最近在巴塞罗那召开的国际货币会议上针对中国等东亚国家的讲话。
    
    危机在“格老时代”就已酝酿
    
    伯南克在讲话中说,“新兴市场的经济体净储蓄供给的显著增长导致了美国房产市场繁荣,以及更广泛地说,即次贷危机的爆发。这个净储蓄增加的来源包括:高存款的东亚国家、以及中国之外经济快速增长;一些新兴市场上外汇储备的高积累;石油出口和其他商品出口国家巨大的收入增长。这些净储蓄货币流的压力导致了全世界范围内较低的长期真实利率,刺激了资产价格(包括房屋价格),推动货币账户在工业化国家,即接收这些货币流的国家走向赤字----尤其是在美国。”
    
     点击图片看原图
    
    原文:
    
    "In the financial sphere, the three longer-term developments I have identified are linked by the fact that a substantial increase in the net supply of saving in emerging market economies contributed to both the U.S. housing boom and the broader credit boom. The sources of this increase in net saving included rapid growth in high-saving East Asian countries and, outside of China, reduced investment rates in that region; large buildups in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in a number of emerging markets; and the enormous increases in the revenues received by exporters of oil and other commodities. The pressure of these net savings flows led to lower long-term real interest rates around the world, stimulated asset prices (including house prices), and pushed current accounts toward deficit in the industrial countries--notably the United States--that received these flows."
    
    美国评论家怀特尼撰文指出,“这简直就是在拐弯抹角地说,中国应该为过去10年来发生的所有错误承担责任。”他进一步分析说,美国的泡沫是持久的低利率,以及腐朽的货币政策引起的。得到普遍承认的一点是,格林斯潘在互联网兴起后通过连续31个月降息,引发了美元投机房产的狂潮。实际上低利率扭曲了市场,所以泡沫出现了。怀特尼说,“储蓄因素和这个没关系,伯南克仅仅是想通过责怪中国,来逃避责任。”
    
    原文:
    
    Whew. That's a pretty long-winded way of saying the Chinese are to blame for everything that's gone wrong in the markets for the last 10 months. But is it true?
    
    Ask yourself this, dear reader; do "savings" cause massive equity bubbles or are bubbles the result of low interest rates and rotten monetary policy? It is universally agreed that Greenspan created the housing bubble by dropping rates below the rate of inflation for 31 months following the dot.com bust. This sparked a multi-trillion dollar speculative frenzy in real estate. Artificially low interest rates distort the market; bubbles appear. "Savings" had nothing to do with it; Bernanke is just trying to dodge responsibility by blaming the Chinese. It's the old "dog ate my homework" routine.
    
    伯南克的“霸王逻辑”
    
    海通证券(行情 股吧)宏观分析师陈勇解释了伯南克此番言论的逻辑立足点。他说,伯南克是在描述一种现象----即世界上有两个极,其中一极是以美国为主的消费型国家,另一极则是新兴经济体、主要产油国家和东亚国家这些资本输出国,即以储蓄为主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消费能力相对偏低,国内金融体系无法让这些储蓄转成生产性的投资,而几年前发达国家经济本身比较健康,因此就会导致一部分储蓄流入美国为主的一些大国。
    
    但是陈勇说,“完全单方面归咎于东亚和石油国家也是没有道理的。美国本身太倚重于消费。很多居民举债消费,把房子的增值部分用来贷款,然后再消费。单纯批评东亚和石油国家比较牵强。”
    
    对于伯南克所指东亚国家“储蓄”过多,陈勇认为根源其实正是在于美元货币的国际地位。一方面美国方式的货币政策导致了美元发行过多,而亚洲国家和石油国家需要储备美元,以求货币稳定。在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亚洲国家的美元需求是很大的。另外一方面这些国家又发行等值本币,所以全球性的流动过剩就很难避免了。
    
    西南财经大学副教授潘席龙表示,伯南克的言论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表示,“对于任何一个经济来说,如果自身经济没有问题的话,别人想怎么样也没有办法。美国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缺乏明确的、可持续的增长点,这个是根本的问题,不能转嫁到中国的头上。如果这样的逻辑能成立,那我们的地震是不是因为美国的飓风呢?”
    
    中美货币政策较量
    
    陈勇认为,一定意义上说,“美国次贷,全球买单”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主要因素在于美国货币政策和包括中国在内其他国家政策的矛盾性。
    
    他认为,当全球经济体在享受繁荣的时候,美国采用了刺激性的、扩张的措施。由于美元是国际货币,美联储有部分全球央行的功能,因此美国的货币政策就会传导到其他国家。这些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需要紧缩的货币政策,而美元的国际地位,又不得不接受它的这种扩张政策。所以通过这个渠道,就把危机又转嫁了。
    
    对于紧缩和扩张之间的矛盾,专家们一致认为目前我国管理层的首要议题仍是管理“通胀”。潘席龙说,越南最近的通胀虽然还看不出产生像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趋势,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我国通胀是否控制得好,这将直接影响亚洲周边国家。他说,“对此我认为央行和各个部门也已经达成共识,最近存款准备金率提高表示政府控制性加强,总体政策趋紧。”
    
    但是潘席龙认为,准备金率新政策出台,考虑到政策需要缓冲时间,因此将减小近期加息的可能性。
    
    陈勇也表示,“现在通胀对于基本面的影响已经超过次贷,存款准备金率提高说明管理层对于通胀的态度变得坚决了,之前政府虽然在公开场合上也有表态,但行动上看却比较迟疑。”
    
    ……………………
    
    嘎嘎。
    
    这下,可以知道,什么狗屁资本主义了吧。
    
    伯南克也算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吧。
    
    狗日的,美国次贷危机也都是中国的错。这个世界还有地方讲理么?
    
    假如说,这种说辞只是美国中下层那些被媒体忽悠说就业机会被中国人抢走了的主儿们的意气用事的愤慨之词,倒也罢了。问题是,伯南克是谁?美联储主席,是主掌美国金融政策的头面人物。虽然说,美联储并不隶属于美国政府,但是在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上,要远远胜过被全世界指责为由于缺乏基本的独立性而根本不算是央行的中国人民银行,也因为其影响力而在全世界各国央行当中独占鳌头。伯南克如此说法,肯定不像俺这等社会最底层的混混儿每天晚上至少半斤二锅头下肚后的胡言乱语,而是在公开场合一本正经的掷地有声。这自然是代表了白宫以及华尔街大佬们的心声。也就是说,美国鬼子认定,他们丫出什么事,都得让中国人来兜着。
    
    嘿嘿。
    
    岂止是中国的贪官污吏们会推卸责任。
    
    人们也进一步分析伯南克治下的美联储的所作所为。
    
    次贷危机的清算与反思——写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一周年之际
    
    黄真
    
    美国次贷危机从正式爆发到现在,刚好一周年。
    
    2007年3月13日,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新世纪金融公司,因濒临破产被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标志着次贷危机的正式爆发。当天,美国股市道琼斯指数狂跌了242.66点。
    
    危机在当年8月上旬达到高潮,迫使欧洲央行、美联储以及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央行先后注入巨资以挽救金融市场。然后,参与“次贷金钱游戏”的玩主们开始陆陆续续自揭“伤口”示众。而几乎每一个坏消息的传来,都能招致全球证券市场的跌跌不休。投资者信心动摇,像躲避瘟疫般逃离高风险市场。
    
    到目前为止,次贷危机还看不到噩梦结束的迹象。相反,由次贷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有进一步向金融市场蔓延、向实体经济辐射的趋势。如何看待这场危机,怎样对它进行清算,究竟应从反思中汲取一些什么教训?是方方面面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美国次贷危机是一场巨大的金钱泡沫游戏
    
    次贷危机在美国这个全球最发达的金融市场中心地带爆发后,其负面影响就一直不断地辐射到全球,方方面面都在关注并反思。反思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导致这场危机爆发的内在机理到底是什么。
    
    综合各方面的分析,笔者注意到,由于次贷危机在酝酿过程中涉及的资金运作环节过多,债务链条过长,导致危机爆发的内在机理可以说极为复杂。
    
    首先,正如有观察人士指出的,美国次级抵押债券及其衍生品市场的繁荣是建立在一个“美丽”的假设上——只要房价一直在上涨,万一抵押贷款人偿还债务的能力出了问题,可以及时将房子高价出手,不仅归还了贷款,还能赚上一笔;而只要房贷违约率不高,建筑在次级抵押贷款之上的结构化债券及其衍生品市场大厦就不会坍塌。
    
    在这个美丽的假设蛊惑和引诱下,大量信用记录不高的美国低收入阶层纷纷申请按揭贷款买房。而美国的各类房贷机构为赚取更多利润,居然不顾一般信贷原则,将大把按揭贷款发放给这类购房申请者,从而为日后注定要爆发的“次贷危机”早早埋下了定时炸弹。
    
    其次,如果次贷危机的债务链条仅限于购房者与房贷公司和商业银行之间的借贷关系,那么,其损失和影响后果是比较有限的。但资产证券化改变了一切,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创新工具使得次债泡沫不断膨胀,直至必然崩溃。
    
    由于次贷发放机构一般不能通过吸收存款获取资金,这些机构出于获得流动性、降低融资成本或避税等目的,就将具有特定期限、利率等特征的次级房屋贷款组成资产池,以此作为现金流支持,通过真实出售、破产隔离、信用增级等技术手段发行住宅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从而形成了这样一种链条:房贷零售商负责招揽顾客;房贷公司以高杠杆比例向银行举债买下按揭贷款分类打包成各种MBS,然后出售给债券市场上的投资者;商业银行之所以默许房贷公司甚至以高达1:98左右的杠杆比例大量举债,是因为房贷公司发行的这些债券可以作抵押品。
    
    MBS使贷款人通过出售信贷资产组合获取低成本资金,不仅反向推动了次级房贷规模的不断膨胀,也使MBS自身规模急剧扩张。有数字表明,在20世纪90年代,次贷占整个美国住宅抵押贷款市场的份额仅为2%,但到2006年末,该比例已高达15%左右。而MBS余额到2007年一季度末已接近6万亿美元,占住宅抵押贷款余额之比达57%
    
    在次贷购买房交易中,贷款与房屋价值之比达到了惊人的96%,这意味着首付规模极小。而且,这些按揭贷款中的3/4是可调整利率贷款,前两年利率很低,但第三年开始迅速提高。全美国,用这些次级贷款买房的家庭,总数不下220万户。
    
    通过对MBS发行的基础资产统计分类发现,不仅以次级贷款为基础资产发起的MBS占全部MBS余额的比例已提高到2006年的13%,而且以可调整利率次级贷款为基础资产发起的MBS在全部MBS余额中的比例上升速度更快,2007年一季度末达到29%。这意味着,次贷资产结构和整体质量对利率和房价等因素越来越敏感,对整个MBS市场及其信用衍生品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
    
    把按揭贷款打包成MBS,将原本是商业银行与贷款人之间的债务关系转变为债券市场上发行人与投资者的投资关系,信贷市场上可能出现的个别债务风险也就因之升级为债券市场上的整体投资风险。
    
    由于MBS相对于相同评级的公司债券而言,具有较高收益率,同时,美国房地产繁荣时期持续上涨的房价以及较低的利率水平使风险溢价较低,使得这些产品成为众多机构投资者不惜以高杠杆借贷投资的对象。
    
    第三,华尔街大牌金融机构如花旗银行、高盛、美林证券、雷曼兄弟公司、贝尔斯登等的介入,使这场资产证券化的金钱游戏进入到高潮阶段。
    
    早期的MBS因原封不动地将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直接“转手”给投资者以支付债券的本金和利息,不存在证券级别和支付速度的差异,因而被戏称为“过手证券”。“过手证券”没有对基础资产做任何现金流处理,使每个投资者都接受相同的风险和本息支付,从而无法满足那些不同风险收益偏好的投资需要。因而,华尔街的投行们并不满足于几个百分点的回报率,他们将分档技术引入到证券化产品设计中,针对投资者在期限、风险和收益上的不同偏好,把基础资产的现金流加以剥离和重组,设计成不同档级的新债券,以体现本息支付、风险承受能力上的区别,这既满足了投资者的不同风险偏好,也便于发行人转移风险。具体操作上就是将买来MBS再加以结构化打包,甚至直接向房贷公司定制其结构化意图的MBS。这就在MBS基础上衍生出一系列新的交易券种——抵押担保债券(CMO)、担保债务凭证(CDO)。接下来,CDO又不断衍生出CDO可质押证券对冲交易、基于CDO的信用违约掉期交易、基于信用违约掉期之上的普通品“合成CDO”(Synthetic CDO)交易、为对冲基金量身定制的“零息债券”(Zero Coupon)“合成CDO”交易、以及次级债券价格综合指数ABX交易等等。
    
    经过多次打包重组后,华尔街的金融“天才们”就在次级房屋抵押贷款这一最初的基础资产之上,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次贷”信用衍生品泡沫市场。据统计,2004年至2007年中期,CDO发行总量高达1.2万亿美元。
    
    在这条次贷金钱游戏的链条上,不仅拴住了美国国内的商业银行机构、大批政府托管基金、养老基金、教育基金和保险基金,而且还圈住了来自欧洲、亚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大量外国基金。华尔街投行们自身设立的对冲基金,以及其他私募基金更是这场游戏中当仁不让的要角,它们多以高达1:30甚至1:40左右的高杠杆比例拆入资金加入这场游戏,使次债资金链条更加复杂化,危机累积的爆发能量和破坏力更加巨大。
    
    当美联储从2004年中期开始连续17次加息历程,联邦基准利率从1%跃升到2006年中期的5.25%。房地产市场的好日子终于风光不再,房价自2005年10月掉头向下。受到利率高涨与房价下跌两个方向的同时打击,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年违约率到2007年2月迅速爬升到12.6%,而普通贷款违约率仅为1.5%。一批房贷公司倒闭,危机显现。随着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新世纪金融公司被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旋即宣告申请破产保护,曾经红透半边天的次债市场,终于危机大爆发。
    
    泡沫滋生的温床是美元霸权体系下美国负债型经济发展模式
    
    撇开金融机构信贷发放标准过滥和金融创新工具使将信用违约风险结构化、系统化等因素之外,美国次债危机的酝酿还有其深刻的国际金融政治背景。
    
    自从美元直接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通过美元与黄金间接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国际货币体系进入了缺乏黄金作为货币发行稳定锚的浮动汇率时代。20世纪70年代末期的石油危机,使美国意识到石油可以取代黄金成为继续支撑美元作为世界霸权的“锚”,因此,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综合国力在中东地区进行了一系列经营,终于将美元与石油进行捆绑,仍然确保了美元在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国际主要清算货币的地位,仍然可以获得美元发行的“全球铸币税”,仍然确保了华尔街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从而,美国经济能够以一种借钱消费的负债发展模式维持其经济繁荣。
    
    这种负债发展模式的基本要点,是美国政府举债,美联储印钞,然后通过巨额贸易赤字向全世界大量输出美元纸钞以交换物质和消费品,而贸易盈余国则把贸易美元、石油美元这些储备货币又投回到美国资本市场上寻求保值增值。这就形成了美国凭借其雄厚的国力作为信用,以未来的许诺向全世界借钱消费借钱投资,来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繁荣的模式。当美国经济过热、通货膨胀上升,美联储就及时拉高利率;而当高利率一旦刺穿了泡沫,就赶忙降息印美元再吹起另一个泡沫,如此周而复始。
    
    为了维持这样一种负债发展模式,美国不惜动用其军事政治工具以及金融战争、金融骗术等各种手段,通过一个又一个题材炒作,将世界各国手中的美元连哄带吓地赶回美国。就这样,美国用透支明天的办法维持着今天的增长。20世纪80年代以来,历次具有世界影响的金融危机,莫不与此有关。
    
    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俄罗斯债务危机引发了1998年9月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投资失败导致的信贷紧缩,美联储匆忙降息救市。一俟窟窿堵上,美联储旋即又于1999年中期开始,在不到一年之内6次升息以对付通胀抬头,将联邦基准利率拉升到6.50%,贴现率调为6%。但这样以来,更大的“新经济泡沫”又被挤破。为挽救美国经济,更进一步说,为挽救美国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核心地位,阻止资金外流,继续维持负债发展模式,美国迅速采取了行动。一是美联储从2001年1月3日开始再度下调利率。经过13次降息后,联邦基准利率降到2003年中期的1.00%这一自195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的隔夜利率均值仅为0.68%,这一低水平整整持续了一年。二是布什政府借“911”事件发动“石油”战争,并采取大幅减税政策。
    
    廉价货币、“石油”战争以及财政贸易双赤字导致全球美元泛滥,从而为美国以房地产市场为炒作由头,营造了又一个泡沫经济繁荣的温床,最终上演了一曲“美国穷人大胆借钱购房,全球投资者慷慨解囊买单”的悲喜剧。
    
    作为这场悲喜剧的导演之一,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不惜赤膊上阵为次级贷款呐喊助威。他在2005年评论道:“创新带来大量新产品,比如次级贷款和适合移民的缝隙信用市场”,“这些创新不仅对市场需求敏感,还对消费者有益”,因为“随着技术进步,贷款方可以利用信用评级系统和其他技术,为更多的消费者提供贷款。勉强有能力支付的借款人在以前会得不到贷款,但现在,贷款方有能力有效地衡量每个申请者的偿付能力,并为风险定价。这些进步使得次级债市场繁荣”。
    
    美国政府推行的向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群倾斜的住房政策导向,针对分期付款购房的利息支出可免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政策激励,也为次贷的膨胀推波助澜。
    
    在这样宽松的货币环境和政策环境刺激下,美国的商业银行纷纷放宽放贷条件,允许高杠杆融资。一个年收入只有2万美元的大学毕业生,能够申请到价值60万美元的按揭贷款;一个以拾草莓为生、每个星期只赚600美元的移民能借到72万美元。因此,在次债繁荣的高潮阶段,一个加州的拖车泊位卖到100万美元的天价,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那些曾经备受市场尊敬的华尔街信用评级机构如穆迪、标准普尔、惠誉等,在次级债及其衍生品的投资评级过程中,不仅没有给出中立的评级判断,而且也没有及时调整相关评级,导致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全球投资者损失惨重。俄亥俄州的检察官马克•德安痛斥“这些评级公司在每笔次级贷款MBS生成的评级中都大赚其钱。他们持续给这些资产AAA的评级,所以他们实际上是这些欺诈的同谋。”
    
    次贷危机给全球形势造成了严重后果
    
    美国次贷危机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金融事件,其后果不仅是危及到了全球金融的稳定,而且对国际经济、金融乃至政治格局都将产生持久的影响力。
    
    从国际金融角度看,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首先使其资金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产生了巨大损失。
    
    ——次级房屋抵押债券的“生产车间”不断被摧垮,截止到2007年6月中旬,有76家专业次债公司消失。
    
    ——筑垒在次级房屋抵押贷款地基之上的整个外表华丽的信用衍生品大厦轰然坍塌,花旗银行、美林证券、贝尔斯登、瑞银、汇丰、巴黎银行、德国工业银行等全球著名金融机构相继报出巨额次贷投资损失。2月29日,瑞银集团发布报告预计全球金融机构将面临至少6000亿美元的次贷相关损失。3月10日,日本金融厅长官佐藤隆文说,迄今为止全球金融行业的次贷相关损失已经高达2150亿美元,其中美国机构的损失占55%,欧洲金融机构在次贷危机中的损失约785亿美元,亚洲和加拿大机构的损失合计约为137亿美元。
    
    ——数以百万计的家庭面临着被银行扫地出门的窘境。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协会的一个研究报告分析说,今年全美国可能有130万房主无法按期归还贷款,其房屋可能被没收拍卖,这意味着今年的违约金额将达1万亿美元。(下转6版)
    
    ——全球股市动荡,商业银行出现信贷恐慌,英国北岩银行惨遭储户挤兑。资本货币市场上流动性迅速消失,形成了一个吞噬流动性的超级“黑洞”现象。
    
    流动性黑洞的形成是出现信用危机的最有力的表征。据美国银行的分析比较,与前几次金融危机在达到高潮3个月后世界资本市场总规模剧烈收缩的程度相比,次贷危机造成的损失最惨重,高达14.7%;而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危机、美国“黑色星期一”以及巴西货币危机后的损失分别为13.2%、9.8%和6.1%。
    
    当危机来临之时,各金融机构出于避险的本能,纷纷抛售次级债券以求止损,但大家都争相夺路求生的结果是价格一路暴跌,吓坏了可能接盘的投资者,结果谁也不容易逃出来。导致市场流动性陷入干枯境地,价格发现功能几近丧失。
    
    在次贷危机所造成的信用紧缩气氛下,房屋需求下滑、房价下跌,抵押贷款市场萎缩,整个美国房地产和建筑业均遭打击。穆迪公司提供的数据表明,受次贷危机影响,美国房地产急剧衰退。全美国占总数10.3%的约880万个家庭的按揭面临负资产的风险,该数字较一年前多了一倍以上,负资产按揭的价值总计约2.6万亿美元。
    
    全球金融机构高达几千亿美元资本金损失,美国房屋资产价值高达几万亿美元的蒸发,算上各自的乘数再加上世界资本市场总额的剧烈减值,足以令我们用超级流动性黑洞来形容这一剧烈的系统性信用收缩态势。
    
    作为“次贷”超级流动性黑洞形成的一个最有力的注解,是当危机演进到2007年8月上旬,美联储以及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央行开始联手紧急注资救市,以免信用危机进一步向债务危机转变。到目前,各国央行向市场注入的高能货币约1万亿美元。
    
    不仅如此,美联储还一反前期应对通货膨胀的高利率政策,置高达4%以上的国内通胀率于不顾,转而采取连续减息行动,放松银根,不断下调贴现率。不仅美联储穿新鞋走旧路,布什政府也忙于减税扩大财政赤字,仍旧是一派负债发展模式的老套路,这就使得当前全球形势进一步复杂化。人们不禁要问,下一个泡沫会是什么?
    
    在美国GDP总量当中,从产出角度看,金融和服务业占美国总量的一半以上;从支出角度看,消费占70%以上。金融和房地产出了大问题,消费必然萎缩,而经济必将衰退。因此,美国的决策者们究竟将采取什么办法避免经济衰退,人们可以拭目以待。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今非昔比。国际政治格局正在向多极化方向演进,俄罗斯加速复兴,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日益崛起,欧洲统一意识高涨,拉美左翼力量进一步团结,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稳定问题、伊核问题、朝核问题、巴以和平等一系列事关全球格局的重大问题上不再"一股独大"。作为国际政治运作的基础,世界经济版图也在发生着重大改变,欧元区经济总量超过了美国,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居于前列。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世界金融版图酝酿着新的变化新的思潮,欧元已经成为美元的竞争对手,而关于人民币、卢布、雷亚尔等成为世界清算货币的议论和呼声也正在出现。
    
    因此,在这样一种国际政治格局由单极化向多极化、国际经济格局由全球化向区域化、国际金融格局由一元化向多元化方向演进或酝酿演变的形势下,次贷危机的爆发将美元霸权下美国负债型经济发展模式彻底暴光于世人,真正的超级泡沫——美元,到底还能走多远?
    
    中国,如何从次债危机中汲取教训得到启示
    
    美国次贷危机,是全球经济进入21世纪以来发生的一次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不仅直接打击了美欧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且也给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造成了深远影响。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超过了1.5万亿美元。中国经济早已深深融入到世界经济当中,且与美国在经济、贸易和投资领域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发生在美国的次贷危机,怎么又可能不会影响到中国经济的安全与发展?
    
    是的,中资银行直接卷进次贷交易的数量并不太多,损失可能也比较有限。但是,我们要以更大的视野、更加冷静的思维,来观察、审视和评估这场发生在隔壁邻居家的“金融火灾”。从中汲取教训,找到有益的启示。
    
    首先,我们要辨证看待流动性问题,加强风险防范意识。流动性是经济运行的血液,流动性泛滥或紧缩,都是一种经济的病态。美国凭借其国际金融的霸主地位,通过流动性的紧与缩,来达到维持其经济繁荣的负债发展模式,必然会对其他国家和地区造成深刻影响。“新经济泡沫”破灭以来,全球流动性空前膨胀,世界经济普遍繁荣,然而,一场次贷危机就使全球流动性格局发生了逆转,无数财富在危机中易手或消失。这说明,流动性泛滥与紧缩之间的转换只有一纸之隔,捅破了这张纸,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很可能被人“偷”走。
    
    现在的情况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美欧特别是美国金融机构惜贷,流动性趋紧;而我们中国,则是流动性过剩压力继续存在。与繁荣为舞的,必定是流动性充盈;与泡沫合唱的,必定是流动性泛滥。中国经济在流动性过剩压力下,会不会也酝酿出一个注定要破灭的投机泡沫?我们必须引起高度警惕。像美联储采取减息这样一种类似“以油灭火”的对策来解救危机,其后果会不会通过国际贸易、投资途径或者输入型通货膨胀途径将“火”引入到中国经济当中?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因此,我们必须牢固树立风险防范意识,充分利用好人民币已有的隔离墙机制,切实加强流动性管理。
    
    其次,慎重对待金融创新,完善金融监管。从这场美国次贷危机中,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当一个巨量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建筑在一个脆弱的实体经济上,会造成多么大的灾难!而这场灾难的发生,与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创新工具有着多么密切的关系。实体风险的存在,并不会因金融创新的精巧设计而在虚拟资本市场上消失。风险就是风险,风险可以转移但始终会存在。在现代风险管理理念和技术工具不断创新和普及的情况下,市场日益同质化——看多大家都追涨,看空大家都杀跌止损;要么价格涨上天花板,要么价格跌进无底洞。在这样的金钱游戏当中,投资与投机没有什么区别。可以断言的是,当系统性危机来临时,接力游戏的最后一棒者未必是唯一的输家。因此,在稳定市场的前提下,我们对待金融创新工具的运用要多一份谨慎,要防止金融创新把实体经济可能存在的固有风险大规模衍生化,要对金融创新工具转移风险加强监管,不断改进风险定价计量的科学性,加强透明度。
    
    第三,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增强经济增长的自主性内生性。次贷危机究竟会对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增长产生什么样的消极后果,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影响肯定存在,并且美国经济已经显现出若干衰退的迹象。长期以来,以出口和投资需求为主要拉动力量,以外向型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在保持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随着外部发展环境的趋紧,随着美国经济负债发展模式的彻底暴露,我们已经到了必须眼睛向内,加快经济发展方式根本转变,增强经济增长的自主性内生性的时候了。这就需要我们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在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居住、就业等诸多民生领域创造有利条件,降低广大中低收入者的消费顾虑,提高消费信心,消除抑制消费增长的种种障碍,使国民经济三大需求保持协调均衡增长。
    
    我们已经到了必须进一步加强农业基础地位,以全局意识和战略眼光切实化解三农问题的时候了。无粮不稳,无农不稳。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一个高瞻远瞩的大战略,从长远来看,不仅关系到经济发展战略、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成败;从短期来看,也关系着我们能否从容应对“后次贷危机阶段”的复杂局面。
    
    第四,居安思危,提高危机应对能力,做好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准备。次贷危机在一定程度上重创了美国的金融与经济,但美国的硬实力仍然很强大。美国究竟会怎样利用其综合实力化解危机后果,避免危机的后续影响不断侵蚀其以往的有利地位,是“后次贷危机阶段”的主要看点。而美国的动向会对全球包括中国产生什么影响,需要认真观察。因此,从居安思危的角度看,提高危机应对能力,做好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准备,不仅重要,而且必要!
    
    附文:
    
    次贷泡沫金钱游戏的生产链是如何铸成的
    
    美国次贷危机,从本质上看,仍然是一个金钱泡沫游戏的崩溃,虽然与以往的金融危机相比,它的破坏力更大,影响更深远。因为1.3万亿美元次级贷发行量余额,居然在危机全面爆发后,令西方主要央行先后注资1万多亿美元“救市”仍不能稳住金融市场,可见,这场次贷泡沫金钱游戏的资金链条是何等复杂曲折!
    
    美国穷人的生财术:贷款买房是为了方便借钱消费
    
    要了解美国次贷危机,必先了解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因为它是这场次贷金钱游戏尽情表演的舞台和构造次贷衍生品大厦的地基。
    
    所谓次级抵押贷款,是指向那些信用级别不高的低收入者和少数族群发放的家庭或个人住宅抵押贷款。美国的信用评级公司(FICO)一般将个人信用评级分为五等:750分以上为优等,660-749分为良好,620-659分为一般,350-619分为差,350分以下属于不确定。次级贷款申请人的信用评分多在620分以下。
    
    从政策大环境来看,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放松金融管制,推行向低收入家庭和少数种族倾斜的住房政策导向,针对分期付款购房的利息支出可免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政策激励,以及金融产品创新和住宅抵押信贷经营方式等因素的共同作用,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市场迅速兴起,并在2001年以后的低利率环境中急剧膨胀。1994年,次级住房抵押贷款年度发行量不过350亿美元,而到2006年末,次贷余额约为1.3万亿美元,涉及近500万个美国家庭。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税收政策对于次贷行为的激励。美国《1986年税收改革法案》规定,纳税人以分期付款方式购买的首套和第二套住房贷款的利率支出可免交个人所得税,而其它分期付款的消费信贷如信用卡、汽车贷款和其它耐用品贷款等的利息支付均不在减免税范围之内。这种税收安排诱使金融机构不断创新金融产品,帮助消费者避税,从而催生了次级抵押贷款、再融资、产权贷款和与房产产权挂钩的信贷产品。
    
    从再融资和财务杠杆效应来看,由于2001年以后低利率催生了美国房地产繁荣,房价持续走高,房产不断增值,美国人发现,高价变现房产不仅可以还贷,而且还能赚上一笔用于花销。如果安排再融资,贷款利率通常低于消费信贷,而且贷款利息支付还可减免个人所得税。这种生财术,吸引了许多低收入、信用记录差者加入次贷队伍,但其根本目的不在于成为房产的主人,而是希望通过再融资和产权贷款等金融工具得到更多消费信贷,获得更多利息免税优惠。
    
    据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协会的调查,90%以上的次贷借款人是拉美移民和美籍非洲人,这些少数种族的居民基本没有信用史料,也无收入证明文件;约90%的次贷是可调整利率抵押贷款;近30%的次贷是每月只付利息,最后一次性支付的大额抵押贷款或再融资。
    
    这类抵押贷款开始还贷款负担较轻松,很诱人,但以后积累债务负担过重,一旦利率走高、房价下跌局面同时出现,再融资又只会加剧还贷负担,因而次贷违约风险是优级住房贷款的7倍。这就为日后爆发的次贷危机,早早埋下了隐患。
    
    房贷公司也不是吃素的:资产证券化将赚头留下,把风险转给别人
    
    房屋按揭贷款的还款期限,一般长达15年或30年。资本贪婪的本性使得金融机构面对“静止”的债务资产,难以保持坐吃债务利息的耐心。有什么办法能够盘活这些沉睡的资产?华尔街有句名言,如果有未来的现金流,就把它做成证券。因此,只要能够透支的,今天就要想法把它变现。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的房贷机构吉利美发明了世界第一个房屋按揭抵押债券MBS(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开启了资产证券化的进程。
    
    MBS是将条件类似的房屋按揭债务集中打包做成债券,再将这些有按揭债务作为抵押的债券出售,在吃到一定利差后,将本息与债务风险一并“转手”给债券市场上的投资者。
    
    当银行和房贷公司联手把次贷“打包”成次级抵押债券的时候,风险就离开商业银行,进入到证券市场。这时,银行与贷款人之间的交易结束了,下一个环节是券商与投资机构之间的交易,交易对象由次贷变成了次债。
    
    由贷转债,是次贷危机酝酿过程当中第一个关键环节。因为,个别次贷违约风险开始直接影响到打包后的债券整体质量。一旦次债的某部分贷款成为坏账,将会影响到债券的收益现金流,违约率提高,就将令次级债的评级一跌到底。
    
    由于华尔街的债券评级既可以按资产评级,也可按用户评级,那么,按照统一基准定价的资产标准,抵押资产与银行放款一样都可评为AAA级;而按照贷款人的信用标准来评估风险,则有正债和次债(Prime Loan & Sub- Prime Loan)之分。同为AAA级,但正债与次债的收益是有差别的,次债收益要较正债收益高几个百分点。如此以来,高收益的次级债就很容易成为热销产品。因为,许多机构的风险控制标准只规定了不低于AAA级,但并没有限制购买次级债。这些MBS债券不仅可以向银行抵押贷款,房利美和房地美所发行的MBS甚至可以作为银行的储备金,可以在美联储被“贴现”。
    
    在房价一路上涨,利率逐年下调的日子里,次级债市场一片红火,各种养老基金、政府托管基金、教育基金、保险基金以及大量外国机构投资者都争先恐后地加入了买方阵营,将潜在风险抛到一边,上演了一出投资机构和外国人出钱帮助美国穷人买房还贷的滑稽剧。
    
    华尔街金融家的忽悠绝技世界一流:沙滩上都能盖起一座高楼
    
    据统计,2006年美国房地产按揭贷款总额中有40%以上的贷款属于“ALT-A”和次级贷款产品,总额超过4000亿美元。自2003年以来,这类高风险按揭贷款总额超过了2万亿美元。
    
    资产证券化唤醒了这些沉睡的债务资产,不过,早期的MBS因原封不动地将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直接“转手”给投资者以支付债券的本金和利息,因而被戏称为“过手证券”。由于没有对基础资产做任何现金流处理,每个投资者接受风险和本息支付都是相同的,故“过手证券”不存在证券级别和支付速度的差异,无法满足那些不同风险收益偏好的投资需要。
    
    这时候,华尔街的投行们如花旗银行、高盛、美林证券、雷曼兄弟公司、贝尔斯登等开始介入了。它们并不满足于固定收益证券几个百分点的回报率,而是将分档技术这种金融高科技引入到证券化产品的设计中,针对投资者在期限、风险和收益上的不同偏好,把基础资产的现金流加以剥离和重组,设计成不同档级的新债券,以体现本息支付、风险承受能力上的区别,这既满足了投资者的不同风险偏好,也便于发行人转移风险。具体操作上就是将买来MBS再加以结构化打包,在MBS基础上不断衍生出一系列新的交易券种如抵押担保债券(CMO)、担保债务凭证(CDO)。
    
    为了把CDO这种高风险资产忽悠给全球的投资者,投行们先是把基础资产质地较高的优质抵押债券做成高级品CDO(Senior tranche),从评级公司手中拿到AAA的最高评级,然后马不停蹄地来找律师事务所成立一个特殊目的机构SPV(Special Purpose Legal Vehicle)绕开监管,由该机构发行CDO卖给投资者。
    
    由于穆迪、标普等评级公司不肯为那些基础资产较差的中级品CDO(Mezzanine)和以次级抵押债券为基础资产的普通品CDO(Equity)背书,因此,为了剥离这些烫手的“垃圾资产”,投行们煞费苦心地想出了两个对策:一是成立对冲基金,二是用金融创新工具对垃圾资产进行信用增级。
    
    首先,投行们拿出部分资本金成立自营的对冲基金,然后从资产负债表上将次贷“垃圾”高价转给这些对冲基金,从法律上完成了银行对“垃圾资产”的“剥离”。由于美联储营造的低利率金融生态环境滋生了流动性过剩局面导致信贷迅猛扩张,房价猛涨,次贷拖欠率远低于原来的估计。既然高风险没有如期出现,那么高回报效应就立刻显现。再加上CDO市场相对于其它证券市场交易量要冷清得多,资产估值往往是靠各自内部数学模型的计算结果,这样一来,投资回报率高得惊人,对冲基金竟成了投资者追捧的对象和投行们的生财机器。
    
    既然CDO的名声响起来了,视高风险与高杠杆运作为己任的对冲基金,就把这些正走红的CDO资产作抵押,向商业银行以高倍杠杆借钱融资进一步做大CDO市场。次贷原本是间接融资市场的交易,主要风险在商业银行,证券化把风险转移到直接融资市场,分散到国际证券市场,直接融资市场的深化产生了CDO,对冲基金又将其以放大多倍的衍生交易送回到间接融资市场。这就完成了风险从银行转到证券市场,再回归到银行的循环。
    
    其次,为了推销普通品CDO,投行们充分发挥了金融创新的才能。他们将CDO的利息收入分解成两个独立的模块, 一个是资金使用成本, 另一个是违约风险成本, 为了将违约风险模块转嫁到别人身上,就创新出信用违约掉期CDS(Credit Default Swap)产品,它类似于保险合约:如果有投资人愿意承担CDO违约风险而购买CDS,那他将得到投行们的分期支付的违约保险金。
    
    2006年中期,雷曼兄弟公司的金融家们又在CDS之上创新出“合成CDO”产品。其思路是将“普通品合成CDO”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蓄积成一个备用的“资金池”,一旦出现违约,该“资金池”将启动供应“现金流”的紧急功能,这个中看不中用的办法对“普通品合成CDO”起到了信用增级的作用,终于从评级公司手中拿到了AAA评级。
    
    接下来,投行们又不断忽悠出“零息债券”(Zero Coupon)合成CDO交易、以及次级债券价格综合指数ABX交易等,使建筑在次级抵押贷款这种垃圾般的基础资产之上的信用衍生品大楼越来越高,直至地基稍一松动,顷刻间垂直坍塌。
    
    经过多次打包重组后,华尔街的金融“天才们”就在次级房屋抵押贷款这一最初的基础资产之上,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次贷”信用衍生品泡沫市场。据统计,2004年至2007年中期,CDO发行总量高达1.2万亿美元。
    
    在这条次贷金钱游戏的链条上,商业银行提供房贷及相关融资,房贷公司负责生产垃圾债券,投资银行负责深加工和销售,资产评级公司充当质量监督局,监管机构当上了甩手掌柜,对冲基金负责仓储和批发,而美国国内众多的养老基金、政府托管基金、教育基金、保险基金以及外国机构投资者成为次贷垃圾的最终消费者。
    
    “次贷”垃圾资产的生产链就是这样炼成的。
    
    高杠杆玩家也有高下之分:保尔森凭冷静与韧劲一战成名
    
    当然,也并非所有机构都沉醉于CDO产品短暂的暴利中,以保尔森基金为代表的“废墟”淘金者,因进行了独立调研而获得了巨额回报。
    
    保尔森和他的团队并不相信那些评级机构的某些所谓“AAA”评级,也没有理所当然地使用评级机构的债券评级结果。因为他们认为,有些评级机构并没有及时根据市场情况变化调整它们的评级。当时市场上已有的CDS,即次贷资产的避险工具,正好成为了保尔森下赌注的筹码。而几乎同时,由一些大投行交易员发起的、信用衍生工具研究机构Markit公司结算的ABX综合指数也为保尔森提供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下注工具。
    
    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保尔森基金,旗下的次贷专项基金在2007年扩充规模达150亿美元之多。同样在次贷危机中大赚的还有华尔街最大的投资银行高盛。2007年全年,高盛的一个自有交易团队单是因看空次贷市场,收入就达40亿美元,冲销了其它部门在次贷证券上的相关损失10多亿美元。在花旗、美林等同行曝出数十亿美元亏损、次贷风暴将许多金融机构推向破产边缘时,高盛去年全年创纪录地赢利116亿美元。次贷于高盛反倒成了其可以写入华尔街证券业历史的机会之一。
    
    总之,华尔街的金融创新的规律是:赢了是银行家拿天文数字的奖金,输了是纳税人和外国人埋单。而无论输赢,在“金融创新过程”中被银行系统反复、循环和高倍抵押的债务所创造出的巨额债务货币及通货膨胀这一必然后果,则悄悄地重新瓜分着全世界人民创造出来的财富。
    
    爆发于2007年初的美国次贷危机,到目前为止远没有结束。由于大量衍生金融工具的使用,使其影响正以几何级数的速度扩散。而这一切罪恶的根源正是无度的金融创新,其实,从开始聪明绝顶的华尔街银行家们就深知这场游戏背后的高风险,只是在博傻的过程中大家都不相信花在自己手中时,鼓声会戛然而止。
    
    如果说,有某些人曾经把中国资本市场比喻成“一个大赌场”的话,那么,与美国资本市场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次贷危机已以无可争辩的事实告诉人们一个道理,美国资本市场才是一个有着冠冕堂皇包装的世界超级赌场。
    
    ……………………
    
    更为旗帜鲜明指出全世界对开放中的中国会是什么样态度的,则是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金融风险研究中心研究员沈洪溥:进入WTO之后,中国金融服务领域开放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但是,主要西方国家对中国金融机构进入仍存在限制。以美国为例,在银行业方面,美联储等监管机构从母国综合并表监管、资本充足率、不良资产率、信息披露、反洗钱措施等方面提出各种限制条件,阻碍中资银行进入美国市场;在保险业方面,美国许多州规定,外国保险公司在没有准入立法的州经营保险业务,要以先在其他州有商业存在为前提,而这些州同时又规定,除非外国保险公司已被其他州批准,否则不得本州内设立子公司或分公司,通过循环论证实际上剥夺了外国保险公司的进入机会。
    
    ……………………
    
    世界是平的?啊呸!
    
    而此次被全世界高度关注的新一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表面上有着不同以往的货色。崔之元发来的内容。
    
    Cui Zhiyuan
    
    2008年6月19日 4:55
    
    Fw: 中国彻底改变对美经济对话姿态 公开批评美国政策
    
    --------------------------------------------------------------------------------
    
    发件人: WSG
    
    发送时间: 2008-06-18 01:59:12
    
    收件人:
    
    抄送:
    
    主题: Fw: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中国彻底改变对美经济对话姿态 公开批评美国政策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6-18  发表评论>>
    
    6月17日,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在美国安纳波利斯开幕。新华社记者姚大伟摄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和美国财长保尔森共同主持本次对话。中新社发谭宏伟摄
    
    环球时报驻美国记者管克江、环球时报记者雷志华报道 6月17日,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文章称,最近以来,中国对美国的姿态发生了“决定性”改变。文章说,不久前,中国官员在经济问题的谈判桌上还经常受到美国官员的指责,如今情况完全变了,中国官员采取了更具“进攻性”的姿态,开始公开批评美国的经济政策。
    
    这篇名为《繁荣的中国挑剔美国的经济政策》的文章说,以前美国责备中国的经济政策,从国家补贴到外国投资监管再到人民币的币值等各方面,强烈暗示中国的经济体系应该更像美国的经济体系。但最近几周来,指责完全转向了,中国的高级官员们公开大声批评美国,指责美国操纵经济并且为其过于自信的的市场调控方式辩护。文章说:“中国官员看来对美国人明显的虚伪感到恼火:美国人教训他们该作什么,而美国的经济却停滞不前,然而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反而保持着强劲的增长。”
    
    文章罗列了中国对美国放任美元贬值、美国对次贷危机的处理以及美国对外资的进入进行审查等问题的批评。紧接着文章写道:“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中国人新产生的盲目的自信,在北京奥运到来前,中国似乎感受到了非同寻常的大胆,他们将此作为这个国家登上世界舞台的开场戏。”不仅如此,文章还援引美国财长保尔森的话说,中国在批评美国政策上的声音确实越来越大。保尔森认为,中国对美国政策的批评是因为其经济实力在增强,在贸易、货币、资金流动这些全球问题上声音更大了。
    
    中国社科院美国经济问题专家陈宝森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不是中国的立场发生了改变,反倒是美国的心态需要有所改变。”陈宝森说,文中提到的中国对美国的经济问题的指责基本上都是符合事实的,是完全有道理的,并且也不是最近才提出的,早在2005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美国经济问题归咎于中美贸易逆差时,中国就对此进行了义正词严的反驳。“过去美国习惯了指责别人,现在它暴露出来的问题实在太多,别人指责它,它就说别人‘翘尾巴’。”
    
    ……………………
    
    Cui Zhiyuan
    
    2008年6月20日 14:35
    
    中国回应IMF要为主权财富基金制定投资原则
    
    SED和风荡漾次贷教训成焦点
    
    2008年06月19日01:51 [我来说两句] [字号:大 中 小]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冯郁青
    
    正如外界普遍分析的那样,美方对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SED)的预期普遍降低,并未对中方提出过多要价,中方则在很多问题上都处主动地位,双方相谈甚欢。
    
    以往SED争议最大、火药味最浓的人民币升值、金融市场准入、食品和产品质量问题,这次都是在友好协商的氛围内交换意见,甚至汇率和金融市场准入都没有形成交锋。双方对话的焦点集中于对次贷危机的重新认识和经验总结,中方代表团成员对此表示了兴趣。
    
    总的来说,这次对话的气氛非常融洽,美方代表在媒体吹风会上屡次说中方代表非常坦诚,正式的发言少了,互相的交流多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美特使霍尔默(Alan Holmer)说:“会场上很多双方代表在私下聊天。有的人说,今天从中国代表处学到了很多东西,而这就是SED带来的切实好处。”
    
    次贷总结让位于汇率议题
    
    第四次SED之际,中美的政治经济关系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美国财长保尔森即将卸任,美方代表都有些无心恋战。而人民币从2005年7月以来升值近20%,美元在不断贬值,汇率的交锋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而美国的次贷危机,也让美方在推动中国金融开放方面并非很具说服力。
    
    “这次关于中国的金融市场准入,个别人有提到,但是没有形成对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昨天的中方新闻吹风会中说。而在今年初举行的第三次SED上,提高美国金融机构在华25%的股份上限,几乎是保尔森最关注的问题,变化之大让人惊讶。
    
    据周小川介绍,昨天上午双方讨论的是经济、金融周期波动的管理,包括中美两国如何处理各自金融市场和经济上的周期,特别是目前金融市场动荡、全球食品和商品价格上涨的情况。
    
    双方讨论造成这些周期的原因是什么,哪些政策对周期管理最有效,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管理起到什么作用,等等。
    
    “具体而言,定价机制和直接控制在管理周期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包括美元在内的货币汇率,在保持全球金融体系稳定方面有什么作用?我们应该如何深化两国监管部门的合作?”周小川说,这些都是讨论的话题。
    
    周小川顺便提出了自己对经济和金融周期的看法。“以前的商业周期是因为投资、产能的过剩形成的。”他说,“但是现在经济、金融出现的问题,有一部分是政策上有缺陷、监管有不足造成的。此外,全球化很快,新产品、新技术也很多,很多新产品不能由过去的经验所概括,这些挑战使我们不能够及时应对市场的新发展。”
    
    而这也就是次贷危机的情况,华尔街金融衍生产品的革新,尤其是CDO在全球金融市场的盛行,美国监管部门不及时督导,造成了全球性的金融震荡。双方对话的焦点自然过渡到了这方面。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介绍了美联储在次贷危机中的应对之策。“这也是中方非常感兴趣的内容。”周小川说。
    
    中方不仅仅是感兴趣,其对待美国金融市场的态度也因此而不同了。
    
    “过去,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美国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讨论起来,经常是中国希望在宏观调控方面吸取美国的经验。”周小川说,“这次情况不大一样,中方不仅有兴趣研究美国在宏观调控和市场发展方面的经验,也希望从他们(美国)的挫折中看到应该有什么教训。”
    
    霍尔默在美方记者的吹风会上对此问题的回应是,从美国的经济发展中确实有教训可以吸取,但中国不应将美国的失误作为拒绝开放金融市场的理由,因为那样做会伤害中国自己的利益。
    
    不过,说此番话的态度、气势已经和此前的SED大不相同。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关于这次讨论中美方对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是否不如上次迫切的问题时,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也未提及详情,只是笼统地说:“金融开放符合中国自己的利益。”
    
    主权财富基金及美国保护主义
    
    但是在与美国人利益相关的中国投资问题上,诸多限制依然存在。中国企业每次在美国的收购都面临巨大的公众压力,美国国内对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投入也颇多怨言。
    
    比如,年初中国投资公司投资摩根士丹利50亿美元购买其股份,这项在华尔街急需资金时的投资,被美国公众和很多政客质疑。美联储最近推迟批准颁发中国工行、建行在美经营执照,就是因为两家银行都由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控股。美国目前正在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台对主权财富基金管理的规则。
    
    中国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昨天的新闻吹风会上表示,主权财富基金着眼于长期投资,不会引起金融市场动荡。“主权财富基金不会参与短期投机交易,”谢旭人说,“它能促进投资和经济增长,不会对金融市场运作产生很大影响。”
    
    谢旭人说,主权财富基金的设立符合中国公司法规,运营也符合中国企业的行为准则,其在管理储蓄、增加投资、分配资源及改进资源结构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中投公司的投资活动受到海外许多国家的欢迎。
    
    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为主权财富基金制定投资原则,谢旭人表示,为了更好地促进主权财富基金的管理,研究制定规则是必要的,但是,“这些规则的制定应该有更多国家的参与。”
    
    美国前驻华大使、安可有限公司资深参事尚慕杰(Jim Sasser)在SED前夕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对待主权财富基金问题上,美国确实越来越有保护主义的倾向。“中国可以说美国想让我们开放金融市场,可是美国对我们的投资并不欢迎。”尚慕杰说。
    
    尚慕杰表示,美国人对主权财富基金疑虑的部分原因,是担心其为政府控制的资金,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也有一个需要日益公开透明的过程。“对于中国来说,一个完全开放的金融市场和经济会有利于其发展,”尚慕杰认为,“美国也需审视自己对待外来资金的态度。”
    
    ……………………
    
    果然如此吗?真的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吗?
    
    洋鬼子媒体的相关报道。
    
    美国财长行将卸任 中美对话前景存疑
    
    2008年06月16日10:50
    
    美国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周二将主持召开与中方的战略经济对话,这是他任内最后的几轮对话之一,但重点已经转到下一届政府,麦凯恩(McCain)或奥巴马(Obama)当选之后能否解决中美之间越来越难以化解的分歧。
    
    鲍尔森两年前创建“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旨在说服中国改变其经济政策。由于他与中国的联系和在白宫的影响力,该对话被寄予厚望。但鲍尔森提出的许多目标都尚未达成,令国会、学术界及金融界的一些人士寄希望于鲍尔森的继任者能拿出解决方案。
    
    有待解决的问题中,首要的就是中国对美巨额贸易顺差、中国对汇率的控制、中国日渐增长的能源消耗,以及其金融行业开放步伐缓慢。中国出口产品的安全问题预计仍将是双方讨论的话题之一。
    
    上述话题是鲍尔森过去两年中与中国讨论的重点,预计在周二和周三于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举行的中美会谈中将再次被提起。
    
    虽然中国已经让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在其他方面也作出了一些小的让步,但双方的对话至今尚未达成任何突破性的协议。在中国经济问题上,美国所希望的与中国准备采取的措施之间仍存在着极大的分歧。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的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说,说到实实在在的成果,很难说我们从鲍尔森的对话中得到了很多从其他途径无法获得的东西。
    
    麦凯恩或奥巴马上台后会不会继续鲍尔森所开创的机制还未可知,不过两位候选人都表示要与中国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讨论。比起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民主党参议员奥巴马对中国的立场更强硬,指责中国是造成美国就业机会减少的罪魁祸首。他还支持立法,谴责中国操纵汇率。
    
    分析师们认为,一些中国官员暗地里担心奥巴马当选;中国官员没有公开表示任何偏向。中国官员希望不会出现一个更频繁地对中国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及其他贸易制裁手段的政府。
    
    在4月的一次演讲中,奥巴马指责中国没有开放市场,同时“低估人民币价值,给了中国商品另一种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来自国会的压力无疑将迫使下一任总统继续敦促中国升值人民币,批评人士认为人民币价值被人为压低,以促进中国的出口产业。自2005年7月取消人民币钉住美元后,中国政府已经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升了20%。中国政府承诺要让人民币汇率更多地由市场决定,但希望逐步实现。而人们对中国想通过其主权财富基金在美投资的担忧也使双方有必要就此进行继续谈判。
    
    同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成员的加里•哈夫布尔(Gary Hufbauer)说,下任总统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不把对手变敌手的情况下,加快经济日程。
    
    鲍尔森无法取得更大进展的事实预示着下一任总统将会面临极大的挑战。由于鲍尔森与中国领导人的深厚关系,他被认为很有可能取得进展。在担任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董事长时,鲍尔森就结识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最近受命出任本周对话中方代表团负责人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也是鲍尔森的老朋友。
    
    鲍尔森最大的目标之一--让中国开放金融服务行业,引入外国竞争--已经受挫。虽然中国去年同意允许外国公司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和债务,但却以美国经济受困和次债危机为由,拒绝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
    
    今年4月访华时,鲍尔森对记者说,毫无疑问,美国市场所发生的事情肯定会让中国有所踌躇。
    
    2007年5月,中国与美方会谈时同意重新开始为外国证券合资公司核发许可证,但中国证券监管机构直到这个月才批准了第一家--不是美国公司,而是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该交易尚需其他中国相关机构批准。
    
    荣中战略咨询(China Strategic Advisory)的荣大聂(Daniel Rosen)说,在布什总统的任期结束前,中国不太可能做出更多的让步。
    
    荣大聂谈到,如果中国要在金融服务领域作出让步,它是愿意在本届美国政府即将下台的时候做出表示,还是暂缓行动以向下一届政府示好呢?
    
    中美本周预计将就一个为期10年的能源及环境问题合作“框架”达成协议。
    
    Deborah Solomon / Jason Leow / Jason Dean
    
    ……………………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鲍尔森强调自由市场
    
    2008年06月18日10:09
    
    为期两天的第四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US-China 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在美国拉开了帷幕,美国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表示,将在此次对话中强调自由贸易、竞争与开放经济的重要性。
    
    鲍尔森在为对话事先准备的开幕辞中称,此次对话将围绕如何应对短期挑战以及支撑两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长期基本面因素展开。
    
    Associated Press鲍尔森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呼吁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加速升值。相反他表示,他将同中国官员讨论如下问题:开放、且具有竞争性的金融市场(包括外汇市场)为何在市场动荡之际更具弹性、为何在推动经济均衡增长方面更具活力与效率。
    
    鲍尔森还称,其他关键的长期问题还包括自由贸易和投资,以及如何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他同时表示,作为全球两大能源进口国,希望中美两国能找到避免能源供应中断的办法。
    
    美国一位贸易官员周一表示,两国极有可能达成双边投资协议。鉴于中美在投资问题上时有摩擦发生,该协议的达成对双方投资关系的改善料将大有裨益。
    
    美国已与将近40个国家签有双边投资协议。签署这些协议旨在就仲裁等基本问题进行约定,从而为彼此间投资打开方便之门。
    
    但中美可能签订的双边投资协议在其涵盖范围方面或不及其他同类条约。据一位密切关注对话的金融服务业管理人士称,该协议可能不会将金融服务领域涵盖在内。
    
    相关报导
    
    • 美国财长行将卸任 中美对话前景存疑
    
    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在周二的会议上表示,中国在缩小中美贸易顺差、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等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但有些问题的解决需要一个过程。
    
    王岐山表示,必须考虑到中国的国情、所处的发展阶段,还必须考虑国际产业转移和分工、国际货币体系等复杂因素。
    
    鲍尔森表示,两国将讨论金融和经济周期、以及对两国均构成挑战的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问题。他说,美国正在经历住房市场调整以及信贷市场的风险重新定价;他表示,中国正在采取对策,遏制不断攀升的通胀压力,应对日益严重的国内外宏观经济失衡问题。
    
    双方还计划敲定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计划的细节问题。鲍尔森指出,作为两个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双方存在共同利益。
    
    鲍尔森说,鉴于过去十年全球能源需求不断增长,产能却仍然相对停滞,中美两国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他谈到,在避免能源供应中断、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推进全球能源市场效率与透明度以保障所有石油进口国利益,扩大替代能源产品的获得与使用等问题上,双方都拥有广泛深入的共同利益。
    
    2006年上任后不久,鲍尔森推动确定了两国一年两次的对话机制。他指出,战略经济对话正帮助推动两国关系向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中美两国对此次对话有着很高的期望。鲍尔森的任期临近结束,而王岐山则是首次率团参加对话,因此双方都希望能达成某些实质性协议。
    
    美国国会部分民主党议员与其他批评人士此前指责称,对话取得的实际成果寥寥,这一机制能否延续到下届政府也不得而知。
    
    但鲍尔森表示,对话的目的在于确保最为重要与复杂的中美关系能保持稳定。
    
    他指出,两国在经济问题上并不总是意见一致;有时还会出现相当严重的分歧,但双方会继续保持对话。
    
    Tom Barkley
    
    ……………………
    
    中美启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
    
    2008年06月19日10:51
    
    美国和中国启动了双边投资保护协定的谈判,并签署了《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在双方经济紧张关系仍不时扰动会谈的情况下,这已算是给此次为期两天的高层对话画上了一个比较成功的句点。
    
    美国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在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闭幕式上发表书面讲话称,这些协议将带来重大进展。鲍尔森说,启动投资协定强烈显示出中美两国欢迎投资。
    
    鲍尔森还表示,中国领导人仍致力于推动金融改革。
    
    他说,中国始终没有偏离更全面发展和开放金融市场的轨道。
    
    相关报导
    
    •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鲍尔森强调自由市场
    
    • 中美有望展开双边投资协议谈判
    
    两国是否能最终达成投资协定还是个未知数,美国对中国的市场准入等问题忧心忡忡。一直密切关注中美经济对话的私有领域代表称,协议可能不会涵盖金融服务业等一些领域。
    
    但美国官员表示,谈判并没有禁区。一位官员在电话会议上向记者称,我们认为同中方商谈的协定有机会达到美国双边投资协议通常的高标准。
    
    美国已经与近40个国家签署了双边投资协定。这些协定通过对仲裁等基本问题作出规定的互利原则使一国在另一国的投资更为便利。中国同100多个国家签署了此类协定,中方表示,同美国的谈判是这种努力的延续。
    
    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已经成为中美贸易关系中一个棘手的问题。美国官员敦促中国继续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尤其是允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进一步升值。尽管自2005年7月取消钉住美元的政策以来,人民币已累计升值了20%,但一些分析师认为,升值幅度还远远不够。
    
    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表示,鉴于中国长期的贸易顺差导致了外汇储备的不断激增,中国将继续在其他国家投资。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额居全球之首。陈德铭说,到海外投资是解决这种贸易顺差问题的一个途径。中国希望在全球经济稳定中扮演更负责的角色。
    
    鲍尔森是2006年推动开启每半年一次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关键人物。但他在美国一直受到指责,批评人士称这类谈判收效甚微。王岐山副总理是首次率团参加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对于美国最为关心的汇率和中国金融领域开放这两个问题,会谈未能取得明显进展。鲍尔森说,他对近期人民币汇率升值速度的加快表示欢迎,并敦促中国继续增大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
    
    Tom Barkley / Min Zeng
    
    ……………………
    
    而此次中美对话中中国方面的头面人物,不失时机地在美国鬼子的媒体上说三道四。
    
    中国不再容忍盗版、侵权行为
    
    大 | 中 | 小2008年06月18日14:39
    
    王岐山
    
    在本周举行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前夕,中国政府公布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这是解决诸多知识产权相关问题的战略性新举措。这一新战略将改善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为中国吸引国外更多的智力资源。
    
    实施这一新战略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里程碑,这一新战略将促进中国国内创新,将中国巨大的人力资源转化为智力资源,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从1978年起进入了改革开放这一新的历史阶段。也只是从那时起中国才开始引入知识产权的概念,并着手建立知识产权制度。自那以来,中国颁布、实施了一系列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律、法规,包括商标法、专利法、版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中国已经加入了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公约,建立了知识产权管理和保护体制,设立了知识产权法律援助中心和知识产权保护服务中心,并依据法律对侵犯知识产权人员进行惩处。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国用30年时间取得了西方发达国家用100多年取得的成绩。
    
    近年来,为激发创新和发明的热情以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国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自2004年起,中国每年都要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一次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活动,旨在打击侵犯商标、专利和版权的行为,尤其是打击进出口和批发市场、贸易交易会、原设备制造商(OEM)和印刷等行业的侵权行为。
    
    中国今年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重点将是在10大领域采取280项措施。仅今年4月,中国各地政府部门就在“知识产权保护宣传周”活动中举行了810多种活动,以提高公众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
    
    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已经取得了成效。由于政府大力强化公众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并严厉处罚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越来越多的人已开始对仿冒产品和盗版软件说不;中国的商标和专利申请量成倍增加,由于企业对品牌的重要性有了更深认识,市场上的品牌产品增多了,仿冒产品减少了。
    
    兜售假冒世界名牌的上海襄阳路市场已经被关闭。而北京秀水街也已经进行了整顿并成为世界名牌产品的销售中心。外国在华专利和商标申请量迅速增长。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开始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将揭开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新篇章。我们将致力于改进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创造有利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市场和文化环境,大幅度提升中国在知识产权创造、以及知识产权使用、保护和管理方面的能力,以便为我们建立创新型国家和全面繁荣社会的努力提供强有力支持。
    
    中国政府将从四个方面来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
    
    --首先,中国将及时修订包括专利、商标、版权等在内的知识产权保护立法。我们还将推进遗产资源、传统技艺、民间艺术和地理标志等领域的知识产权立法工作,以改进知识产权执法和管理工作的总体框架。
    
    --其次,我们将加快修订惩处侵犯知识产权案件的法律和法规,加强知识产权方面的司法保护和行政执法工作。我们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将主要依靠司法保护手段。我们将出台更严厉的处罚措施,降低知识产权保护的成本,通过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成本来阻止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发生。
    
    --第三,中国将对知识产权进行适当定义,来防止侵权并确保大众的合法权益。我们还将确保政府的知识产权政策能与国家在文化、教育、科学研究和公共卫生方面的政策更好地衔接,以维护群众在其文化、教育、科学研究和公共卫生方面的活动中以法律允许的方式正确使用知识产权信息和创新成果的权利,确保创新成果被更公平地分享。
    
    --最后,我们将开展广泛的教育活动,来鼓励创新,弘扬诚信等道德标准,谴责剽窃、盗版和造假行为。我们将提高公众的知识产权意识,培养有利于创新的知识产权文化,使知识和诚实受到尊重,法律和法规得到遵守。
    
    我们相信,随着中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出台及彻底实施,中国对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将更为完善,对革新成果将更为尊重。
    
    作为一个正在加速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知识产权创造、使用、保护和管理方面要追上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希望中美两国在知识产权方面能更紧密地合作,正确认识到两国在知识产权保护的能力和标准方面所存在的差距,妥当处理双方的分歧和争议。
    
    中美两国应当共同努力,克服困难和挑战,鼓励企业界和大众为两国人民和人类创造更多的知识产权。
    
    (编者按:本文作者乃中国国务院副总理。)
    
    ……………………
    
    王未名发世界日报对此的报道。
    
    为外媒撰文 中国副总理惯例
    
    【本报北京二十一日电】中国国家领导人很少在外国媒体上发表文章,但在这两年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期间,却形成撰文的「惯例」。前副总理吴仪两次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前夕在美国「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这次副总理王岐山除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外,还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
    
    「南方都市报」20日报导,率团出席此次对话的副总理王岐山,对话前夕17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中国的知识产权战略」一文,延续吴仪在前两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前给「华尔街日报」撰文的惯例。王岐山16日在「金融时报」发表「中美节能合作将是双赢」的文章。
    
    据报导,中国已认识到国际宣传不足的问题,开始以国务院副总理的身分对外解释中国的情况,这个身分,会增加文章可信度,也符合西方把媒体报导作为观察一个国家重要渠道的习惯。
    
    2008-06-21
    
    ……………………
    
    吼吼。
    
    洋鬼子早就对这样的头面人物刮目相看了。
    
    中国押宝解困高手拆解金融贸易难局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3月05日12:21
    
    在管理着北京这个人口超过1,500万、问题多多的大都市时,前任市长王岐山从来不曾粉饰太平,无论是污染、缺水还是腐败问题,他总能勇敢面对。
    
    王岐山不仅是位银行家,他还因解决了若干高难度问题、以及帮助北京备战奥运而为自己赢得了声望,如今他有可能被委以更加艰巨的任务。分析人士预测,在周三开幕的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王岐山将会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主管中国的金融和外贸工作。
    
    在中国的高层领导人中,王岐山有着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而且他在和外国人打交道时表现了中国人少有的直率和自然。多年来,他和全球金融界和银行业的多位重量级人物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其中就包括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后者把王岐山称做是自己的朋友。两人初相识之时,鲍尔森还在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任职,而当时的王岐山则是中国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行长。
    
    鲍尔森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王岐山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他懂市场、懂人、知道如何与人沟通。他说,“我不会说中文,他不会说英文,但他让我很容易就能与他沟通。”
    
    除王岐山可能的调动之外,预计人大代表还将在为期两周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讨论数项高层人事任免,这有可能成为10年来中国领导层最大的一次人事变动。如果王岐山一如预期那样升任国务院副总理,那么他将担当起此前由两位政府官员负责的职务,其中就包括中国唯一的女性副总理吴仪所主管的工作,现年69岁的吴仪将因年龄到线而退休。
    
    广告
    
    西方的银行家、律师和分析人士相信,王岐山有可能是中国领导层中的改革派,勇于在敏感领域推进自由化进程,比如加快中国汇率机制的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开放中国的金融服务业等。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王岐山参与了中国首家拥有外资背景的投资银行的创建,而当时中国的金融业还几乎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近十年前,他参与了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债务重组,当时两家国有投资公司因无法偿还外资银行百亿美元的贷款而深陷困境。五年前,紧急调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岐山成功控制住了非典疫情的蔓延,而此前的北京市政府官员一直在掩盖事实真相。
    
    一位与王岐山已相识十多年的外国管理人士说,上述三件事情都颇为棘手、形势严峻、也无从借鉴经验,处理这些难题无疑可能给他的个人前途埋下隐患,但每次他都能圆满地完成任务。
    
    点击下图查看王岐山简历
    
    王岐山现年59岁,他出生在青岛,父亲是政府部门的城市规划工程师。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与很多年轻人和知识分子一样,他成了下乡知青,从1969年至1971,他都是在贫困的延安县度过的。
    
    王岐山大学主修的是历史专业。上个世纪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陕西省博物馆工作。1979年,他回到了北京,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习,并开始研究中国农村经济改革问题。之后,他初涉金融界,进入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工作。
    
    王岐山晋升得很快。1989年时他已是中国人民建设银行(People's Construction Bank of China)的二号人物,负责该行向商业银行的转型工作。当时王岐山说,我们的分支机构无处不在,但效率并不理想。现在该行已改名为中国建设银行,2005年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时筹集了92亿美元资金。
    
    王岐山随后被任命为中国央行(PBOC)副行长,他在那里遇到了朱镕基。在做事雷厉风行的朱镕基担任国务院总理期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有些分析人士表示,王岐山效仿了朱镕基的风格,他对开放市场、引入外界竞争的坚定态度将推动中国公司不断自我完善。
    
    王岐山回到建设银行,并于1995年帮助摩根士丹利与中方组建合资企业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使其成为首家进入中国的国外投行,这也是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金融领域中的第一批大规模海外投资。
    
    三年后,中央政府将王岐山派往毗邻香港的广东省,清理中国有史以来最为糟糕的一场金融残局。由于两家省级大型国有投资公司宣布他们无法偿还总计100亿美元的贷款,国际银行家放言将停止向中国发放贷款。这一违约事件不仅影响到当地经济,也威胁到中国能否继续创造经济奇迹。其中一家无力偿还贷款的公司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 Investment Corp.)后被清盘,债权人几乎落了个两手空空的下场。
    
    王岐山在清理这些坏帐的同时还要稳住放贷者的信心,贷方信心一旦瓦解将给中国的信贷状况造成极大破坏。当时中国经济增长对外资的依赖程度远比现在大,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中资银行的实力那时还相对较弱。
    
    王岐山告诉各家外资银行的财务主管在所发生的问题上他们自己也要承担一定责任。另据知情者透露,王岐山还亲自出马,请求后于1999年出任高盛董事长的鲍尔森帮助重组负债58亿美元的粤海企业有限公司(Guangdong Enterprises Inc.)。后来,高盛代表政府与大约170名债权人进行了历时两年的艰苦谈判,最终帮助他们拿回了最初贷款金额的四分之三。
    
    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合伙人大卫•布朗(David Brown)指出,从大局来看,这是一桩十分成功的交易。此番重组极其复杂,交易的达成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银行业危机。普华永道在上述谈判中为债权人提供咨询意见。
    
    2003年非典期间,王岐山临危受命出任北京市代市长。在此之前当地政府一度掩盖疫情,致使医院和市民对疫情的快速蔓延及致命危害毫无防范,百姓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在采取积极的控制措施之前,已有数百人失去了生命,上千人受到感染。北京市前市长因此下台,王岐山上任后增加了数千张医院床位,并有超过一万人被隔离。
    
    更重要的或许是,在王岐山的推动下,政府一改过去数月中闭口不谈的态度,每天都向公众发布疫情报告,从而帮助中国政府重新赢得了国际信誉。
    
    时任世界卫生组织(WHO)驻华代表的亨德里克•贝克达姆(Hendrik Bekedam)谈到,王岐山不想报喜不报忧,他喜欢说实话。贝克达姆还说,王岐山在任时给WHO官员提供了了解疫情数据的各种便利渠道,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
    
    知情人士称,在北京宣布战胜非典后,王岐山又开始着手另一项工作了:作为中间人协助高盛与国内一家证券公司组建合资企业,从而引导高盛进入中国银行业市场。
    
    从那时起,王岐山还开始面临着一个更大的任务:帮助北京筹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他从2004年开始担任北京奥组委执行主席,从城市建设、修建奥林匹克公园,到扩展公共交通,这些都属王岐山的职责范围。
    
    他拒绝对汽车的数量加以控制,但同时也承认北京的污染问题某种程度上确实与汽车数量的激增有关。和中国其他许多地方政府一样,北京也入股了地方汽车企业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Beijing Benz-DaimlerChrysler Co.)。王岐山说,自己曾在1997年帮助中国建立了首个汽车贷款。
    
    “这对我们来说具有相当难度,人口与环境的矛盾,不仅对我们,对整个中国来说都是如此。我们正面临着这一难题。”王岐山说。
    
    如今,面对全球经济低迷、国内显现通货膨胀迹象以及收入差距扩大影响社会稳定的局面,王岐山也许会帮助中国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王岐山担任北京市市长时曾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谈到收入差距日渐分化这一现象时,他将矛头指向了腐败。
    
    他谈到,坦白说我们现在走的路是以前从没走过的。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一种能兼顾效率与公平的方法。
    
    Shai Oster
    
    ……………………
    
    中国“两会”的老程式与新迹象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3月18日13:04
    
    中国年度政治盛会周二结束,在这次会议繁文缛节的表面之下,也显示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迹象。
    
    初看起来,中国的政治系统和每年一次的全国人大会议毫无活力。主要决策几个月前就由共产党的领导核心提前敲定。官方报纸都按照宣传部确定的通稿采用相同的标题、表述相同的内容。即使是今天温家宝总理的记者会也会加以控制,由相关人员对所有问题进行筛选。
    
    周一宣布的国务院组成人选也同事先的精心安排没有什么出入。唯一让人感到有点意外的是周小川连任央行行长。周小川被视为是人民币升值和加息等政策的支持者,而国内一些行业和利益部门一直对这些政策持抵制态度。外界曾预计他会离任,而此次他将再次担任五年央行行长职务的结果显示,领导层希望在面对通胀压力和经济放缓之际能保持经济稳定。
    
    人们之前普遍预计温家宝将连任总理,52岁的前河南省长李克强将担任负责宏观经济政策的第一副总理。同样,王岐山接替吴仪担任副总理也在人们的意料之中。
    
    另一个实权职位国家发改委主任由不太知名的前国务院副秘书长张平担任。他曾担任过安徽省委副书记和国家发改委副主任。
    
    但除了这些官方的公告外,两周的会议也开始展现自身的一些新意。人大委员已开始反映民意。自主意识不断增强的本地媒体开始报导领导人的计划。政府也做出了积极回应,举办了更多的记者会,努力让官员能更多地露面。
    
    新加坡东亚研究所所长杨大利称,两会成了许多想法相互碰撞的时机。这促使中国政治体制深入思考社会上存在的问题。
    
    中国每年春季都会举行政协和人大会议,俗称“两会”。前者主要由知名人士参加,旨在为一党执政的共产党营造一种开放和多党合作的氛围。全国人大共有2,987名代表,均由党的领导层确定。他们的任务包括为中国正在发展的司法体系制定法律。
    
    这两个机构基本是模仿前苏联的做法,同许多东欧国家采用过的国会和议会制类似。但不少分析师表示,仅将其视为共产党政策的橡皮图章显然是错误的。
    
    随着中国人富裕程度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他们要求能有参与国家事务的渠道。这两个机构尽管还远远谈不上完美,但它们、尤其是全国人大已开始做一些实际的工作,并将民众的不满传递到领导层。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凯文•奥布赖恩(Kevin O'Brien)说,这不是来倾听是否应以其他方式对待西藏问题的地方。但你可以听到在其它地方听不到的意见。
    
    上周,一位人大代表谈到了普遍关注的贫富差距迅速扩大的问题。在记者会上回答提问时,来自重庆市的王鸿举表示,中国西部地区非常贫穷,需要中央政府给予更好的税收政策。他表示要加快重庆地区的发展。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在其后:发布会结束后,记者要求王鸿举透露更多细节,然后他们将王鸿举未事先准备的一些评论刊登在了当地报纸上。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称,这类事件增加了民众对解决问题的期望。他说,这也意味着有关部门面临更大的压力需要对此做出回应。
    
    58岁的重庆市代表袁昌玉表示,我们感到了人民要求解决问题的压力,他们希望自己选出的代表能够代表他们。
    
    袁昌玉说,她所在的选区对物价上涨非常关注,因此她会定期到农贸市场监督物价。有时当她怀疑存在价格欺诈行为时,她会向当地主管部门检举商贩。
    
    尽管人大会议每年只举行一次,但会定期向袁昌玉这样的代表征求意见,她可以把对物价等问题的担忧传递到上级部门。这种基层工作在各地人大更为明显。一些地区的人大已能够审核过去从不公开的本地预算。
    
    蔡定剑称,人大的权力是有限的,但可以通过媒体传达信息。
    
    他说,他们可以向上级领导传递信息,说明所在城市或省份存在的重大问题,以更好地加以解决。他们有时也会通过媒体发表看法。
    
    云南省42岁的白族代表王瑛就能够充分利用媒体。她在记者会上表示,对通讯公司的监管存在问题,手机话费过高。她说,去年她曾利用到北京参加会议的机会向电信监管部门反映问题。他们最终下调了话费。
    
    但王瑛说,这还不够。他们还应该进一步降价,这是我要努力实现的事情。
    
    中国记者在会后围住了王瑛。她发表了30分钟的讲话,抨击电信监管部门。多家报纸都报导了这些内容。
    
    奥布赖恩说,这种现象表明,会议本身是最乏味的,许多决策都是通过会下的工作做出的。
    
    人大会议也为新观点的萌生创造了机会。上周,一家中国报纸举行了政治改革座谈会。受一位改革支持者被任命为新省长的消息所振奋,这家报纸召集有影响的研究机构和人大委员讨论应如何改善中国的政治体系。
    
    一位人大代表说,这是讨论问题的大好机会,因为我们都在北京。
    
    但人大的正式权力也很大。今年实行的《劳动合同法》让工人有了更大的同雇主谈判的权力,因此遭到一些企业批评。研究人大会议的驻北京政治分析师拉塞尔•摩西(Russell Moses)说,过去一年里,这样的法律在人大内部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摩西说,将人大称作橡皮图章是错误的。这些法律经过了认真的讨论,也具有实质影响。
    
    研究中国宪法体制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表示,人大的影响力能够更大,在某种程度上它正在寻找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他说,人大主要负责四个方面的工作。其中的立法工作得到了很好的执行。但其它三个方面──讨论政府人事任免、讨论国家重大问题和监督政府行动──做得还不够好。
    
    蔡定剑说,总的趋势是向前的,但下一步具体是什么还不够明朗。
    
    Ian Johnson
    
    ……………………
    
    王岐山:中国将加大力度控制通货膨胀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5月12日08:18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表示,中国将加强宏观调控,继续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以防止经济过热及通货膨胀恶化。
    
    王岐山上周五在上海举行的一个金融论坛上表示,决策者必须防止货币供应量由快速增长演变为过度增长,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的通货膨胀。
    
    王岐山的讲话基本重申了中国政府在主要经济问题上的一贯立场,但却是他自今年3月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以来对这类经济问题所发表的最为详细和全面的看法。曾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岐山目前是主管中国金融事务的副总理。
    
    王岐山指出,中国应继续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并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控制。
    
    广告
    
    王岐山称,今年迄今,中国经济一直保持快速增长,但同时也面临一些问题,主要表现为消费者物价以及固定资产投资水平较高。
    
    中国国家统计局(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上周五公布,受能源价格上涨推动,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较上年同期上升8.1%,升幅高于3月份的8.0%,为连续第九个月加速上涨。
    
    中国3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升8.3%,创下近11年来的最大升幅。中国第一季度经济较上年同期增长10.6%。
    
    Joy Shaw / Shen Hong
    
    ……………………
    
    曾经在赵紫阳麾下与王岐山同在体改所共事、后去英国拿了经济学博士的王小强,回到香港成为中国事务的观察者。他发出中国经济是赌博经济的警示。但是,在对待体改所的同事上,倒是没有忘记不失时机地溜须拍马。
    
    广东化解金融危机十年回首
    
    王小强
    
    十年之前,王岐山当选为广东省常务副省长。接着,广东省委成立包括王岐山在内的“化解金融危机五人领导小组”,任务是处理日益严重的支付危机。其间,王岐山的出色工作得到了有关方面的充分肯定。如今,围绕广国投破产和粤海重组的争论,早已不再是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然而现在回头来看,整个事件所呈现出来的教训与经验,对中国未来的改革开放依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身处喧嚣之中,我们活得匆忙,往往来不及感受;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们也几乎没有时间沉入回忆。这篇文章为我们打开了一道回忆的闸门,有助于我们在面对复杂的现实之时保持警醒。而对于在改革关键时期当选为新一届国务院副总理的王歧山来说,他依然面对着巨大的挑战。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不久,1997年12月,中共中央调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王岐山到广东省委任省委常委。一个月以后,王岐山当选为广东省常务副省长。接着,广东省委成立“化解金融危机五人领导小组”,任务是处理日益严重的支付危机,两家旗舰公司首当其冲——广东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广国投)和粤海企业集团(粤海)。经过激烈的辩论,广东省政府决定破产广国投和重组粤海。这在国际媒体引发轩然大波。国际债权人原本指望中国政府会像过去一样,不管企业命运如何,全额偿付所有外债。经过艰苦的谈判,2000年10月,广国投第三次债权人会议实现8500万美元偿债。2001年12月,在业界享有盛誉的《国际金融评论》授予粤海企业集团“亚洲最佳债务重组项目奖”。鲜为人知的是,广东省政府向中央银行借款380亿元人民币,重组和关闭了近千家地方中小型非银行金融机构。这是广东省政府继广国投破产、粤海重组之后,化解金融危机的第三步。
    
    2000年12月7日,香港媒体报道王岐山调回北京。这是一次升迁,王岐山的级别从副部级升为正部级。这位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出色工作得到肯定,他成为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主管经济改革部门的部长”。
    
    亚洲金融风暴早已过去。围绕广国投破产和粤海重组的争论,早不再是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然而,与表面故事显示的戏剧性效果相比,整个事件包含的重要意义,其中所蕴含的更深层次的严峻挑战,对当时以及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未来,具有极大的警世作用。
    
    直到今天,人们普遍认为,当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不会对中国发生实质性影响,因为人民币资本项目不可兑换,流入中国的外资是长期直接投资,而且中国的出口和外汇储备形势良好。但是根据我们2000年10月以来对广东省化解金融危机 “三步走”的调查研究,我们发现,在亚洲金融风暴中,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远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更为脆弱。当时,亚洲金融风暴有可能通过香港,严重影响到香港的“后院”——广东,并且向中国大陆腹地蔓延。
    
    金融风暴通过两个渠道对广东形成冲击。首先是从香港或通过香港涌入广东的国际资本,特别是通过广东各级国投和红筹企业。另一个表面上看似不相关的渠道,是从中国其它地区流入广东的大量资金。两股巨大的资金流,为寻求远远高于一般市场的收益而来,高度集中在一个狭小地区——珠江三角洲。1997年,珠江三角洲是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的地区之一,从遭受金融风暴冲击的潜在危险看,也是世界上最为脆弱的地区之一,亚洲金融风暴对香港的强烈冲击,直接或间接导致负外债的香港红筹、内地国投和负内债的城市信用社(城信社)、农村金融基金会(农金会)等各种地方中小型非银行金融机构大面积发生严重的支付危机。而广东省广泛发生的支付危机,有可能向遍布全国各地同样负债累累、并且正在全面整顿的国投、城信社、农金会以及国有商业银行更大面积地蔓延,从而危及到整个中国金融系统的安全和稳定。
    
    广东经济的脆弱性
    
    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及90年代上半期,7000万人口的广东省,经济增长速度高于任何发展中国家和地区。15年时间,广东省从低收入水平跨越到中等收入水平。处于增长中心地位的珠江三角洲,2300万人口,与台湾或马来西亚相当,当地居民的实际收入获得突飞猛进的增长。超常规的高速增长,使广东经济高度依赖外资和出口,极易受到亚洲金融风暴冲击。
    
    80年代以来,香港以及东亚地区低附加值的出口加工工业大规模向珠江三角洲转移,广东省与香港变成了“前店后厂”的关系。全国各地的外来民工,为当地出口加工工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几乎是无限供给的廉价劳动力。与此同时,广东省、尤其是珠江三角洲,成为中国吸引外资最重要的地区。到1996年,广东省实际利用外资累计870亿美元,80%以上涌入珠江三角洲。这或许是世界上同等规模地区中吸引外资最多的地方。
    
    1997年,广东省进出口相当于全省GDP的150%,其中出口相当于全省GDP的86%。大量投资和生产订单,直接来自或转道香港。1996年,三资和“三来一补”企业出口占广东省外资出口总额的78%,一般贸易只有22%。换句话说,广东省经济86%的“出口依存度”近80%靠的是外资企业和“三来一补”。而这,又在一个极大的程度上依赖香港。1996年,广东省出口港澳占广东出口总额的86.4%,经由港澳的进口占广东进口总额的79.3%。如此之下,亚洲金融风暴,香港金融危机,广东省注定没有好日子过。
    
    在依赖外资和出口的高速增长基础上,8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中国金融体制改革日益展开,两股“热钱”涌入广东。一部分涌入广东的资金来自国际金融市场。广东省各级政府40多家国投、香港上市的红筹和上千家“窗口公司”,通过各种渠道从国际商业银行借钱。至90年代末,广东省官方登记的借款总额高达180亿美元。但是,官方的统计数据没有包括不按规定向国家外汇管理局登记的大量借款,也没有包括广东省在香港的红筹企业和其它“窗口公司”不需要向国家外汇管理局登记的大量负债。可以肯定,广东省企业和机构海外债务的真实规模,远远大于官方记录的数字。更糟糕的是,不到企业破产,这些借新债还旧债的真实债务规模,永远无从确切知晓。
    
    另一部分是来自中国其它地区的“热钱”。由于正规银行系统在利率及贷款方面受到政府较为严格的管制,各地有大量资金在银行系统以外寻求高额回报。广东省各地国投以及全国各省市的国投,积极到广东投资—投机。广东省得金融改革风气之先,不仅有紧随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中信)之后的广国投,而且各种地方国投、城信社、农金会等非银行金融机构,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发展。它们利用广东高速发展的鲜活现实编造五花八门的神话故事,在全国各地向存款人许诺投资广东的高额回报。广东省官方估计,有上千亿元人民币资金通过各种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涌入广东。
    
    值得深入探讨的是,国际、国内两股表面上看起来不相干的 “热钱”,势必存在复杂的潜层联系。从走私鸦片开始,广东从来是中国现代化历史进程中最早改革开放的地区。东南亚三千万海外华人,大多数从广东走向世界。1976年,中国改革开放伊始,费正清提出“海上中国”的概念:“今天,广东又一次主导着中国的对外贸易。海上中国已成熟,它包括英国殖民地香港、新加坡共和国、台湾地区和数以万计的在吉隆坡、槟榔屿、曼谷、马尼拉、科隆坡和其它地区的华裔。”费正清的敏锐,有助于我们更贴切地理解,在出口加工工业领域,大量亲戚、老乡以及这些关系的延伸,使广东与香港(包括台湾、新加坡)在一个很短的时间编织起“前店后厂”的网络联系。
    
    同样道理,中国金融的对外开放,特别是在广东省,首先甚至主要也是在这样的关系网络自然展开。国际、国内两股“热钱”,决非教科书式的简单交易,而是在物流、人流、资金流的特定渠道和信用网络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不难想象,拥有优良信誉的外商介入,足以提高投资项目和集资故事的可信程度。譬如,恩平以故事集资闻名全国。在几乎没有什么像样工厂的一片荒凉之中,却拥有海外华人直接投资经营、极大规模、符合国际标准、显然专门为外商或高官服务的高档次休假设施。荒凉与豪华的鲜明对比,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些曾经爆满的星级设施可能具有奢靡消费之外的特殊商业功能。应当可以安全地假设,依托出口加工工业高速增长的背景,无数一头外债一头内债的神话故事,直接或间接地共同推动了广东省投机泡沫繁荣昌盛。
    
    90年代中期以后,广东省、澳门和香港的房地产投资泡沫相继破裂。澳门房地产泡沫,几乎可以说是广东金融机构和企业投机一手造成。香港股市和房地产的巨额投机泡沫,1997年达到疯狂的巅峰,亦与中资机构大力炒作关系密切。泡沫破裂,为大量投机房地产的各类金融机构带来沉重的财务压力。或许这正是迫使它们用更高回报到国内外“圈钱”的直接动力?坦率地说,恩平先是农村信用社、后是建设银行支行,用兴建水泥厂这样朴实的项目,用高达30%以上的高额贴水,从全国各地吸引上百亿资金,是经济学无法解释的事情。类似的集资奇迹,不同规模、不同程度地发生在全省各地的城信社、农金会。1991年,广东省农金会进城,以高达36%的利息争夺居民储蓄。随着资金周转越来越困难,许诺的回报进而提高到40%(张继伟:《广东金融业排富》,《财经》2001年5月号,第72-73页)。广东省的存款率本来就很高,90年代中期,广东的总投资率超过40%。不错,广东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环境、教育、医疗卫生、基础设施、研究与开发、普通市民住房等等。问题是,所有这些急需投资的项目,根本无法兑现离谱的高额回报。谁都看得明白,恩平的水泥需求再强烈,兴建的水泥厂经营再好,也完全没有可能持续兑现30%以上的投资回报。入不敷出的崩盘,是时间早晚的事情。惟一的解释,这是极具风险的赌博。参加者下注押宝,在支付危机到来之前,连本带利赚钱之后安全退出。事后大量的腐败犯罪事实证明,这些所谓的“高息揽储”,更像是标准的“庞氏骗局”(1920年,美国查里斯•庞用套购国际回复邮票作局,吸引3万投资者,圈钱1500万美元,“庞式骗局”因此得名)。短时间在一个局部,只要新骗进来的钱能够支付前一拨承诺的高额回报,游戏可以永无止境地玩下去。而且,骗来的钱越快越多,勇于冒险的投机者越来越多,能够继续骗来的钱越快越多。而且,当集资规模越来越大而资金周转速度必然慢下来的时候,惟一的拯救办法是饮鸩止渴,进一步提高回报的承诺。不幸的是,对金融管理局来说,骗来的钱越多,迟早演化成的支付危机越严重。
    
    金融机构雨后春笋、“庞氏骗局”争先恐后,即便没有亚洲金融风暴冲击香港,内外两股“热钱”的赌博游戏,命中注定难以为继。王岐山用“水落石出”来形容1998年以后蔓延全省的支付危机,再贴切不过了。
    
    香港的金融危机
    
    香港实行联系汇率制度,不管国际炒家如何冲击,7.8港币兑一美元的汇率不会自动崩溃。直接受到伤害的不是货币而是经济。从1997年1月到1998年1月,泰铢贬值56.3%,印度尼西亚盾贬值84.8%,菲律宾比索贬值43.4%,马来西亚林吉特贬值48.3%,新加坡元贬值12.3%。周边地区和国家货币对美元纷纷一贬再贬,等于港币对周边货币持续升值,直接伤害香港的贸易和出口。
    
    香港金融危机的直接结果,是股市和楼市崩盘。1997年9月30日到10月23日,20天不到的开市时间,恒生指数从15049点跌至9767点,跌幅高达35%。值得强调指出的是,大陆政府背景的红筹,跌幅一泻千里,极其惨烈。到1998年8月14日,与1997年的高峰比较,恒生指数下跌59%,红筹指数下跌86%。
    
    在这以后,红筹企业的市值还在继续一路下跌。特别是广国投破产和粤海重组之后,广国投所有的两家红筹破产清盘,粤海所有的五家红筹停牌,进一步累及其它红筹股票一跌再跌,有的简直一钱不值。客观地说,要不是企业背后的政府支持,任何私营企业股票价格陡然下跌90%以上,居然还能挣扎着活过来,是完全不能想象的奇迹。
    
    香港大多数公司负债经营房地产。股市崩溃的同时,房地产价格陡降一半以上。香港红筹的企业资产(股票价格和房地产价格)急剧“缩水”,缩到80-90%的幅度,经营再好的企业,也避免不了“资不抵债”的命运。雪上加霜的是,还债压力突然陡增。香港金融危机中,大陆背景的香港企业面临特别大的还债压力。压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红筹企业用股票和房地产作抵押借债,资产“缩水”比一般香港企业更严重,追加抵押或马上还债的压力自然更紧迫。另一方面,亚洲金融风暴中,香港的很多国际银行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地损兵折将。金融危机中,资产的流动性状况成为企业生存的依据,“现金为王”是所有企业的共同渴望。号称“红筹之父”的百富勤,资产246亿港币,遍布16个国家35个办事处2500名员工,《财富》500强之一的庞然大物,因为6000万美元周转不灵而破产。号称 “太子王”的正达集团,香港16家A级证券公司之一,1.2万客户,因为8000万港币周转不灵而破产。同样头寸周转不灵的国际银行,在向其它“百富勤”或“正达集团”加紧追逼欠款时,不能不考虑香港私营企业纷纷破产的现状。相比之下,大陆在香港的企业,不仅没有破产的记录,而且具有政府全额偿付外债的光荣传统。两个方面的因素相加,大多数香港红筹和中资机构,尽管资产“缩水”比谁都惨,却突然成为所有债主严追猛讨的杨白劳。
    
    有学者估计,中资企业在香港的国际债务总额,可能超过800亿美元。广国投和粤海两家(辖七家红筹)就有上百亿美元没有偿付能力的外债,考虑到红筹企业、H股企业和数不清的各地政府机构背景的 “窗口公司”,这个估计应当不过分。这些公司在香港相互借贷、抵押、担保,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开放性网络,埋下更多 “或有负债”的雷区。到2002年1-4月,在香港上市的H股59家、红筹股69家,股票买卖成交额占香港市场股本证券成交额的32%。香港贸易发展局调查发现,珠江三角洲近21%的民营企业在香港建立了办事处。另外,在东莞设厂的8000多家港资企业,130多家在香港上市。这些企业与在港中资企业和机构具有密切交织的利益联系。可以说,一旦这个雷区全面引爆,或者说红筹企业都像百富勤或正达集团一样,按照市场经济原则自负盈亏,该破产就破产,香港经济的历史就此结束。所以,市值缩水90%的红筹,是香港金融的软肋,是香港经济全面崩溃的决堤之口,香港最终能够顶住国际金融大鳄一波又一波的凶恶猛扑,经受住亚洲金融风暴的严峻考验,不仅归功于香港当局与国际炒家 “埋身肉搏”,而且取决于大陆当局对香港中资企业如何妥善处理——特别是在香港拥有大量国际债务的国投和红筹。
    
    大陆当局虽然不能直接干预香港的经济事务,仍然对主权回归的香港负有责任。对香港金融危机的关注,深深影响中国处理危机的决策选择。在解释为什么广东省政府决定广国投破产而粤海重组时,王岐山说中国政府对待这个问题,“超过了纯粹的经济考虑”。他特别指出:“粤企是境外集团公司,涉及五家上市公司,我们要考虑香港市场的稳定。”(王岐山纵论广信粤企事件,《财经》1999年第3期,第20页)不仅 “不想给香港的股市添加混乱”,而且“中国应该为香港的稳定作出贡献”。从后来的结果看,股票价格下降88%以上的32家红筹企业,只有属于广国投的“广信企业”一家因广国投破产而清盘。正是由于中国大陆当局以及各地政府和机构参照粤海重组的模式,纷纷拿出巨额现金,注入大量优质资产,挽救了这些濒临破产的巨无霸杨白劳,从而在实质经济层面挽救了濒临崩溃的香港经济。
    
    广东省的支付危机
    
    香港贸易和出口加工订单减少,直接从外商投资、贸易和加工订单三个方面冲击广东经济的擎天柱——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出口加工工业。根据粤海金融控股研究部 (粤海重组后解散)当时组织的调研,1997年7-12月,深圳、保安73家出口加工企业,订单比1-6月下降4.6%,价格下降5.3%。1998年,深圳和东莞92家主要向东南亚出口的企业,订单平均减少30%,日本订单减少20%。1998年一季度,江门对泰国、印度尼西亚的出口减少35.4%和11.2%,广州对东南亚、韩国的出口减少25%和78%。出口减少的同时,自然是外来直接投资减少。1997年,广东实际利用外资只有2.2%的增长,深圳出现从未有过的1.9%负增长。1998年1-2月,东莞外资新项目比上年同期下降一半。结果,广东省GDP的增长速度,从1993年的22.3%下降到1997年10.6%。这是在要求全国GDP保持增长8%的背景下上报的官方数据。
    
    广东省的出口加工工业靠廉价的外来民工支撑。加工工业景气全面萎缩,虽然会造成欠薪失业等社会麻烦,但不会对全省经济马上产生灾难性影响。消化不了的是,经济景气急剧恶化的严峻现实,让金融游戏中所有超常规高额回报的神话从根基上丧失了依据。“水落石出”的确切含义是,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大潮已退。没有了20%以上的真实增长做背景,再也无法编排30%、40%、50%的高额回报。国际国内的债权人开始担心投资一去不返,纷纷要求马上还钱。1998年关闭海南发展银行,在广东全省引发了一场存款从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向四大商业银行的大规模转移。这是广东省正式陷入支付危机的转折点。疑虑造成的存款大转移,使全省大大小小苦苦支撑的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靠提高贴水借新债还旧债的把戏再也玩不下去了。接着,挤提在许多机构和项目上频繁发生。一些机构发生支付困难,采取限制提款的临时措施,造成更大范围的信用动摇,引发更广泛、更急切、更大规模的挤提,形成更严重的支付困难,最终演化成为一场自我强化的信用危机。
    
    早在1996年,恩平建设银行支行和农村信用社先后发生严重挤提。接着,中山阜康镇城信社、高科技开发区城信社发生挤提。1997年5月,湛江、揭阳等地农金会出现支付危机。到1998年,湛江、茂名、汕头、汕尾农金会普遍发生支付危机。各地国投则从个人存款到外债,从证券营业部到委托发行的企业债券,全线告急。“先是限制取钱,从每天几千降到几百,后来连十块钱都拿不出来,诱发了大规模的挤提,系统性风险在一定程度上爆发了。”在汕头,大规模挤提波及到国有商业银行。在花都,一家城信社遭到群众围堵,拿不出钱就断水断粮,乃至发生暴力殴斗。地方中小金融机构的信用支付危机迅速蔓延全省(张继伟:《广东金融业排雷》,《财经》2001年5月号,第73页)。大规模挤提发生了60余次,多次演化成严重的社会骚乱。愤怒的存款人在广州省政府门口安营扎寨,请愿抗议。
    
    从香港传过来的国际债务压力,更是迫在眉睫。王岐山第一天走进广东省政府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处理广国投和粤海的紧急债务。广国投和粤海,负债不仅远远超过两家企业的资产价值,而且超过省政府可以考虑的支付能力。找中央政府帮忙?中央政府要考虑的,不仅只有一个广国投,全国还有329家满世界借钱的国投;不仅只有一个粤海,在香港,股票价格下跌超过88%以上的32家红筹企业,29家不属于粤海企业集团。中央政府救得过来吗?
    
    危机向大陆蔓延的危险
    
    经过大力压缩整顿,到1999年,中国各地还有国投329家,资产500亿美元。有分析指出,这些国投官方登记的外债300多亿美元,没有登记的国际借款也是300多亿美元。除了国投,香港红筹的国际借款,还有190-250亿美元。也就是说,国投和红筹的外债规模达到800亿美元以上,相当于亚洲金融风暴期间中国外汇储备的60%左右。
    
    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城信社和农金会,问题更严重。广东省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人民币债务,高达1000多亿元人民币。1997年,整个中国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不包括国投,资产总额1450亿美元,占中国金融机构全部资产的11%。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前,中央政府正在全国各地艰苦地清理财务处境难以为继的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面对各省市国投和红筹的国际债务,各省市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国内债务,中央政府显然没有足够的一次性支付能力。
    
    中国的主要商业银行,多年积累了天文数字的不良贷款。1999年成立4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剥离银行坏账1.8万亿元。通过剥离不良资产,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例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到2001年9月末,两年不到的时间,4家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为1.8万亿,占全部贷款的26.62%,其中实际已形成的损失占全部贷款的7%左右。这是官方的数据。民间估计,国有企业的不良贷款占整个国有银行总贷款的40%。2001年,中国银行在香港准备上市,披露不良资产占总资产28%。中国银行被广泛认为是四大银行中最强、管理最好的银行。28%的数字,大大增加了其它银行不良资产高于原先数字的可能性。2002年,被香港媒体誉为具有国际专业水准的中国银行,原行长王雪冰由于贪污数额巨大被逮捕。
    
    2002年,标准普尔估计,如果将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与主要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汇总,中国金融系统的坏账高达5180亿美元,相当于2001年中国GDP的50%。相比之下,2000年,世界20家最大银行的不良资产是3.2%。因此,索罗斯断言:“要是人民币是可以自由兑换的货币,中国的银行系统也许已经崩溃了。”实际上,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前和期间,中农信、中创、海发行等全国性大型金融企业相继关闭。主要国有商业银行的地方支行,多次发生类似中国建设银行恩平支行的大规模挤提。
    
    1993年以来,中国引进外商直接投资一直仅次于美国,排名世界第二,其中60%以上来自香港。有理由推断,与这些直接投资相伴,中国主权债务之外的国际债务,很大一部分来自香港和在香港设有总部的国际银行。1996年,广东省出口占全国出口总额的40%,引进外资占全国引进外资总额的30%。亚洲金融风暴对香港的冲击,从香港波及大陆,首先表现为广东省企业和金融机构面临空前严峻的还债压力。香港的国际债权人,很多在亚洲其它国家和地区损失惨重,为了头寸周转和生存,他们不得不向广东企业和政府施加尽可能大的压力,不顾企业的实际困难,硬要把国投和红筹的债务当成主权债,迫使政府像过去一样全额偿付,而且马上要现金。
    
    对中央政府、省政府和省以下各级政府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为资不抵债的红筹和国投承担责任,媒体和学术界存在着激烈争论。对借贷双方而言,四处充满了“道德风险”。对广东借钱方来说,广国投和粤海都是政府全额所有,政府直接指挥的大量举债和借款,从来得到政府各种直接、间接的有力支持。对国际债权人来说,大型国有企业从来没有破产,中国大陆从来没有不还外债。正是看中了企业与政府的亲密关系,他们才争先恐后地把钱借给广国投和粤海这样没有风险的理想客户。然而,借贷按商业贷款付利息,利率本身已经包含了不同于主权债的商业风险。更何况,在过去20年时间里,广国投和粤海优良的还款记录足以证明,国际债权人早就赚得盆满钵溢了。
    
    对决策者来说,更现实的挑战,不是该不该,而是有没有钱全额偿付外债。对后一个问题,答案根本不用讨论。广东省政府根本没有外汇,惟一的可能,是向统一管理外汇支付的中央政府寻求帮助。广东省政府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向中央政府提出紧急援助的恳切申请。不错,根据以往关闭金融机构的经验,中央政府统统出面偿付了全部国际债务。关闭中创时如此,关闭中农信时如此,关闭海发行时还是如此。但是,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危机时刻,为了支持香港当局抗拒国际金融大鳄的重拳猛击,中国政府正在打算做出人民币不贬值的重大承诺。
    
    在亚洲金融风暴中,人民币不贬值,相对周边大幅度贬值的货币,等于承诺继续保持大幅度升值的不利地位。这对中国的出口、外汇收入、支持人民币国际信誉的外汇储备,会发生巨大负面影响。影响到什么程度,当时不仅不可控,而且不可知,完全取决于来势凶猛的亚洲金融风暴持续的时间和灾害的程度。于是乎,中央手上现有的外汇储备,顿时显得极为珍贵。如果中央政府像过去一样,全额偿付广国投和粤海的国际债务,势必鼓励急需现金以求自保的国际债权人越发竭尽全力向香港红筹和各地国投 (包括中信)追讨流动性。在亚洲金融风暴中,在一个很短时间内,集中偿还这些总数相当于中国外汇储备60%左右的国际债务,对坚持不贬值的人民币而言,明摆着是一场无法承受的灾难。
    
    更加无法承受的是风险。当时,而且时至今日,人们无法确切知道,这些国投和红筹究竟欠下多少国际债务。不仅如此,另一个方面的巨大风险是,内部需要支付的人民币债务规模同样无法确定。各地国投和红筹,同时拥有大量人民币债务。各大商业银行在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通过“账外账”的形式,以高出政府管制的利率竞争存款。遍布全国各地的农村信用社、城信社、农金会和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都在用包括 “庞式骗局”在内的多种形式,拼命积累无法偿还的债务。这些债务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亚洲金融风暴结束了超常规发展速度的预期,“水落石出”,不仅对广东省,而且对全国的金融企业都具有同样不幸的意义。无法预计的债务总额,有可能突然汇聚空前巨额的现金需求,通过内外夹攻,形成更大面积的支付危机。
    
    亚洲金融风暴通过香港波及广东,全省发生大面积支付危机,一旦广东的问题处理不好,有可能通过香港的诸多红筹、广东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全国各地的国投、国有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遍布各地苟延残喘的地方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这些金融机构之间盘根错节的借贷、担保和支付链条,向大陆纵深迅猛蔓延,燃起一场四处冒烟的燎原大火。理论上说,只要人民币的资本项目不可兑换,中国不会发生其它亚洲国家那样货币形态的金融危机。平时情况下,局部发生人民币的支付困难再严重,最终可以通过印钞票化解,代价无非是通货膨胀。然而,在亚洲金融风暴的险恶环境中,广东省的支付危机闹得人心惶惶。全国各地不断发生金融机构的关闭事件,高息揽储、“账外账”和非法集资的各类案件此起彼伏,遍地开花的城信社、农金会和商业银行的坏账,让中央金融当局像救火队一样忙得焦头烂额(见胡舒立主编《引爆从1998开始》,世界知识出版社1999)。如此紧张的危机时刻,中央政府对广东省政府的紧急救援,只能回答说:“谁家的孩子谁抱。”
    
    ……………………
    
    哈哈。
    
    唐山话说,俺这个人儿啊,它就一个腿儿长,一个腿儿短哪。
    
    在新加坡工作的人给我发来电子邮件。
    
    张昊
    
    2008年5月15日 15:12
    
    2 papers
    
    两篇出自動向杂志
    
    股市上揚,難救金融危局.doc
    
    四月上旬,大陸股市經歷突破股民心理底線的低迷後出現大幅反彈,短短三個交易日,上證指數從三千二百點回昇到三千六百點。股民們一片歡呼,不少專家預測到四月中旬有望企及三千八百點,到奧運會前不愁回到六千點,云云。股市強勁反彈的原因是因為美國財長保爾森與中國主管金融的副總理王岐山會談有進展,即中美在貿易、匯率等方面達成了更多的妥協。
    
    另一方面,儘管中國經濟已經出現了滯脹跡象,但較於美國歐盟日本等重要經濟體增幅還是較大的,故而國際投資仍會向「中國窪地」流動,國際熱錢也會烘托中國股市與樓市。事實上,中國金融危局絲毫沒因股市上昇而紓緩,相反,情勢更加危險。
    
    被樓市套住,流動性嚴重不足
    
    大陸房地產的畸形生存已經到了最後大限,業內人士預測六月份將會出現「樓崩」。無論此預測是否準確,可以說,地方政府「刮地皮」即靠高價賣地過日子的時代將會結束。但是,已經經過政府「刮地皮」還有主管部門收費及官員索賄而抬高的樓價,還一時難以下調。故此,樓市的「有價無市」狀況將會持續下去。
    
    過去幾年,銀行鍾情於房地產市場,到二○○七年底估計房地產信貸佔全部信貸投放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如果加計借其他名目進入房地產市場的信貸資金,上述比例應當接近了百分之四十。以經濟體積不算太大的沿海省份福建為例,二○○七年底房地產信貸餘額高達八千億之巨。對於廣東、上海、北京等經濟大省(市),房地產信貸餘額都不低於三萬億。目前,中國前十名巨型房地產開發商的現金準備幾乎無一例外地出現了問題。按加權平均計算,每個巨型房地產開發商的手頭現金應不低於一百億,而實際上過半的房地商手頭現金已經不足十億,以至於萬科老總王石親自出面,聲稱萬科資金沒問題,「仍有一百七十億的儲備」。其實,對於萬科這樣的巨頭,面對樓市危局,即使真有一百七十億現金儲備也只能是勉強支撐。
    
    股市高漲,進一步減少了銀行的流動性,「存款搬家」在所難免。估計到奧運前(七月),若上證指數企及五千點,將會有十萬億存款湧向股市。因為股民已經賠慘而恢復上昇期「回搬」贏利,需要比原大盤高企時投入更多資金。
    
    房地產開發商歸還銀行貸款量不能按預期實現,更進一步地加劇了銀行流動性危機。同時,從緊的貨幣政策幾乎卡住了對房地產業的信貸投放量,既有相當量(在四萬億以下)投入也是「貸新還舊」,勉作應付而已。所以,著名市場分析人士安邦諮詢公司的分析師張巍伯「房企危局蔓延,銀行難免一劫」的論點一出,立刻引起了銀行界的恐慌。
    
    根本不存在的平衡點
    
    如何找到經濟增長與抑制通脹的平衡點,是宏觀調控部門與官方學者的頭等難題。實際上,在現行體制下,這個平衡點根本就不存在,因為形成這個平衡點的基本條件是:一,地方大、中央小的聯邦稅制,一般可稱為「倒三七」(地方拿百分之七十、中央拿百分之三十),這對中央集權體制無異是個神話(或胡話);二,相對公平的廣義資源成本,包括勞動力成本的真實與資源稅的穩健實施,目前中國這兩項都是盲點;三,既然深度參與全球經濟一體化,匯率就該放開,而中國目前有管理的小幅快進匯率政策已經是「小米加步槍」對付「戰術巡航導彈」的不對稱狀態。   在平衡點根本不存在的情況下,地方投資衝動與國企經濟霸權又給金融調控增添了巨大壓力。地方經濟增長模式單靠投資規模的模式在本屆中央政府任內,不會出現任何改變,相反,面對滯脹,地方政府更期望以投資規模換取增長。如在溫家寶鐵腕處理本鋼之後,鋼鐵業產能並沒因此下降,壟斷性抬價亦未能制住,而現在又不得不放鬆已壓制了三年之久的兩廣鋼鐵項目,其中廣西獲得特許能產一千萬噸。兩廣鋼鐵項目放行固然與主管發改委的副總理易人有關,但是問題的癥結還是「小政府」特別是小的中央政府未能確立。國企經濟霸權特別是央企霸權是「小政府」未得確立的衍生後果。比如表面看來固定資產投資中的國有投資部份從統計數字上大大下降,由原來二分之一降到了現在有約略三分之一,但是國企通過對外部控股而實現的投資不僅是一大「經濟暗箱」區域,而且也是「審批特權」區域。
    
    就中國經濟的戰略性調整方向而言,加大國有經濟的權重政策本身就是反市場的,而能否實現大幅度且比較公道的私有化(比如「公民人手一股」),又成了敏感的政治問題。
    
    王岐山神話的三重陰影
    
    王岐山作為經濟長才與金融專家出任主管金融的副總理,固然有可能為灰暗的中國金融「打出一片藍天」,四月上旬的股市反彈是為第一張成績單。但是,這片藍天能晴朗多久,仍是個撲朔迷離的「故事」。因為:其一,人大財經委員會人事構成與政府這邊不匹配,尤其人望甚高的戴相龍未能入主全國人大財經委,使王岐山少了「天然盟友」,而人大財經委外行領導內行的狀況還會持續五年,這也是人大會後股市未立見反彈的主要因素;其二,農信社系統接手「黨辦金融」的後果已經全面顯現,此前黨的農村工作部主辦農村基金會併入農信社,捲入爛帳一萬個億之巨,農信社如何改革肯定會牽扯「王氏班底」的大量精力;其三,各家國有商業銀行雖然在二○○七年底獲得三千一百一十八億的稅後利潤,但是其以股改為名推行的「買斷工齡」下崗(為節約工資成本故)已經形成社會問題,其中單是股改尚未落實的農行就有近二十萬該類員工,其長期上訪率已經達到百分之十五,約為三萬人。
    
    以上三大陰影沖淡了王岐山在十年前處理廣東金融危機成功神話的神秘色彩,也妨礙了王岐山創造新的「神話」。尤其農信社改革,無法採取對付廣東危機模式,即中央擔一部份(約為三百八十億)、砍一部份外資債權(約為一千四百億)、地方政府擔一部份(強行破產一大批地方小型金融機構,約為四百億)。而今,農信社真實壞帳早已超過兩萬億,上報中央的卻只有四千億。如果王岐山任內批准農行上市,中投公司至少要注資一萬億,加上欲徹底激活農信社體制的投入,共需一萬四千億。五年下來,基本上是將工農中建四大行的稅後利潤全投到「改農(行)救社」方面去。這樣講,從理論上糊弄得過去,而實際政策的壓力則是,是否壯士斷臂──將農行與農信社砍掉並全面開放農村金融市場,只留農業政策性銀行一家「代天言事」。
    
    紙糊的金融帝國
    
    中國的金融體制已經經不起任何強力的衝擊,王岐山五年任內能確保不發生重大危機將屬不易。至少在以上種種危象之外的內部調整確實難以措手,比如證銀保「三監合一」議題現在已經被「高度擱置」。
    
    股市是否在奧運會後至中秋節前出現災難性崩盤,比如上證指數再一次下挫到三千八百點以下,誰也不敢打保票。中國股市雖然未如香港「重樓重銀(金融)」那樣頭重腳輕之狀,但是由樓市崩盤引發股市崩盤的概率越來越大。另外,在財政政策與金融政策配合上亦無平衡點可找,比如開徵資源稅能夠推進財政改革理性化,但資源價格總體上漲傳導給金融方面的壓力,足以摧毀本來困難的銀行流動性。
    
    ……………………
    
    王岐山神话。嘿嘿。
    
    人们看到,率队赴美参加此次什么战略经济对话的政府领导人,有着什么样的警世名言。
    
    王岐山语录.doc
    
    王岐山语录
    
    (2008-06-20)
    
    (联合早报网讯)● 「这是四川地震後我第一次打红领带,因为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成功了。晚上古铁雷斯先生(美国商务部长)还表扬我的领带不错,有品味,我说那是我夫人选的。」
    
    ● 「他们说(密苏里州的国会议员),你们光在东西岸、中西部决定美国命运。我一听也昏了,我一直以为纽约、加州决定美国的命运。」
    
    ● 「我不是不知道美国当前的特殊时期,美国在大选。一个老人、一个黑人、一个女人。现在锁定一个黑人和一个老人。」
    
    ● 「你们看保尔森(美国财长),口袋里钱多多。我好歹也是个大国财长,大国和大国不一样,这里是超级大国啊,真正超级大国。」
    
    (来源:明报)
    
    《联合早报网》
    
    ……………………
    
    老周发来相关的内容。崔之元也发来过同样的内容。
    
    zhoujd
    
    2008年6月20日 20:16
    
    供参考
    
    美中战略经济对话 王岐山受宠若惊.doc
    
    美中战略经济对话 王岐山受宠若惊
    
    (台湾) (2008-06-20)
    
    (联合早报网讯)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第四次美中战略对话在美国马里兰州安纳波利市闭幕,双方共同签订一项长达十年能源环保合作框架,并宣布启动高规格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谈判。
    
    赴美谈判的中共副总理王岐山以“成果丰硕”形容,他并说,对布什总统高规格的接待“感到很意外”。
    
    第四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由美国财长鲍尔森及王岐山代表双边领导人对话。
    
    王岐山表示,对话取得丰硕成果,最突出的是签订两国《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这对未来双边经济合作具重大影响。
    
    两国也宣布启动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谈判。不愿具名的美国官员说,已谈了一年多的保资保障协定,将强调“对投资者高规格的保障”。一旦双边签署投保协议,带来的利益将包括提高非歧视性的市场准入措施、相关法律透明化、对投资人确保实施适当的程序。
    
    美方官员说,在大陆投资的部分美商担心,中国吸引外资兴趣大不如前,美商对中国的投资法规不熟悉,且大陆法规似有保护其庞大国有企业的倾向。
    
    鲍尔森在闭幕式上表示,双方启动投资保护协定谈判“是很有勇气的一步”。他说,达成这一协定释放的讯息是,美中两国都欢迎对方投资,并提供双方投资人公平透明的待遇。
    
    预料,今年底召开下一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前,还会进行数回合谘商。
    
    在签署十年能源暨环保合作框架协议后,这两个全球前两大石油进口国政府将根据这一架构,将商务、学术和主要研究设备投入联合计画,包括新技术商品化等。
    
    首次以副总理身分访美的王岐山,在经济对话后也让美国人进一步认识他,尤其晚间接受美国商会晚宴上表现的率直与幽默,与其在对话时的严肃与照本宣科判若两人。
    
    王岐山在华府出席晚宴时说,美国总统布什和他单独会晤半小时,“让我感到很意外”,“以前只在报章杂志上看到这位超级大国总统,但第一次面对面见,还是有点紧张。”
    
    他说,他原以为布什总统只会礼貌性地和地握手,但没想到双方代表团和布什会面一刻钟结束后,布什不仅和代表团每个成员照相留念,且将他带到办公室会谈了半个小时。
    
    他说,“这让我完全没想到,任期将满的总统还那么具有强烈的责任感。”
    
    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逆差国,贸易逆差与人民币汇率一直是美国会议员关注的焦点,尤其去年美对中贸易逆差高达两千五百六十三亿美元。面对即将密集与美国的国会议员晤面,王岐山说,对话总比对抗好,“不管好听的,难听的,只要人家想说,就得听。”
    
    ……………………
    
    吼吼。
    
    见布什“还是有点紧张”,“这让我完全没想到,任期将满的总统还那么具有强烈的责任感”,“不管好听的,难听的,只要人家想说,就得听”……
    
    受宠若惊。喜出望外。
    
    到美国去拜见皇上去啦。“还是有点紧张”。
    
    这些个说辞的口吻咱们都很熟悉吧。
    
    伯南克说,美国的所有问题都是中国造成的,当然,“只要人家想说,就得听”。
    
    最值得关注的是这句话:“这让我完全没想到,任期将满的总统还那么具有强烈的责任感”。
    
    这说明了什么?
    
    王岐山完全没想到,任期将满的领导人还有那么强烈的责任感。
    
    言下之意,即将卸任的领导人不应该、不可能具有那么强烈的责任感。至少在中国是如此。这就是说,中国即将平安着陆的领导人是根本不会有什么责任感的。
    
    有点紧张的中国政府领导人,受宠若惊觐见布什,把即将卸任的美国政府领导人所具有的责任感变成了对布什个人的歌功颂德,这也是中国特色的溜须拍马了。
    
    他所不知道的是,小布什不得不“还那么具有强烈的责任感”,这是因为,具有责任感,是制度要求所在,在其位谋其政,是职责所在,容不得半点差池或懈怠。
    
    美国总统怎么了?一举一动都在反对党和媒体已经公众的眼皮底下,稍有出格的动作就会被逮着而且不依不饶。从尼克松到克林顿,从水门事件到拉链门事件,羞辱总统也算是美国鬼子津津乐道的事情了。
    
    在美国,什么人不会受到类似总统的羞辱待遇?一个是法官,一个是教职人员。因为,他们独立于政府之外,完全不受政府管控。
    
    而在中国,因为表面上的政教合一,因此不存在什么教职人员;如果非得牵强附会,那么意识形态部门可以滥竽充数;而中国法官的德行样尽人皆知。因此,这两种人也算是中国挨骂最多的。而委府领导人,那是骂不得的。别信什么言论自由,公民四权,骂一个试试?要进班房的哈。
    
    美国总统顶着时时刻刻挨骂的威胁、和吹毛求疵扒粪而根本不像中国国内恬不知耻的新闻媒体口口声声什么“理性、建设性”的胡说八道在搜寻总统倒行逆施上一往无前的狗仔队记者的围追堵截下,敢有任期将满就能够松一口气泡妞腐败歌舞升平的胆量、气魄和工夫?
    
    可以说,这又是个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了吧。
    
    而中国经济要靠这样的人来解困,咱们不赶紧弹冠相庆还等什么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