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的问题解决了,就什么都解决了/傅国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6日 来稿)
    傅国涌更多文章请看傅国涌专栏
    
     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的官位并不显赫,但因为他经常出没于官方媒体,有些出人意料的言论,又具有太子党背景,这些年来一直颇为引人注目。他的一番坦白之言曾引起媒体相当的关注。他说,环保的症结在于官,“在中国的当前阶段,‘官’的作为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是起示范性意义的。能不能改变‘官’的行为,决定着一个理念、一个政策能不能成功。把‘官’的问题解决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博讯 boxun.com)

    
    环保问题如此,拆迁问题如此,征地问题如此,教育问题如此,医疗问题如此,几乎所有问题的病根都在官的身上,解决中国问题,首先就是解决官的问题。这不是靠杀一个郑筱萸就能解决的,就是杀掉十个、一百个倒霉贪官,也一定无济于事、杀不胜杀。所谓反腐败,“反”的主动权仍然是在官的手上,无非是以官治官,说到底不过是官场游戏、人治手段。大多数世事洞明、深谙官场规则的官员都知道,倒霉不过是小概率事件,只要严格按照官场规则行事,苦心编织好的官场关系网,把上级学研究好,将拍马溜须献媚作秀那一套套战无不胜的法宝修炼到家,即使出了问题,多数时候也都能够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霉轮不到自己的头上。那些倒霉的官各有各的原因,腐败只是借口、说辞,背后一定有公众无法知道的内情。所以,在泱泱大陆,反腐败的口号喊得怎么响,公众都很冷漠,对此毫无兴趣。
    
    美国总统布什有一个值得深思的说法:“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在中国这块专制土壤极为深厚的大陆上,驯服统治者,将他们关在笼子里还是一个远未实现的梦想。今天,以帝王一家一姓为核心的“家天下” 时代已成为历史,“党天下”在第一代“打天下、坐天下”的超级强人死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成为绝对权威,即使头号领袖也只是其中一个官员,不具有帝王凌驾于文武百官之上的威势,不具有驾驭万物苍生的超人特征,可以说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官天下”时代,大大小小的官共同掌握着这个国家的命脉,支配着各种最重要的资源,整个社会都围绕着官转动。在“家天下”时代,整个天下都是皇帝一家的,官只是为他们一家一姓服务的,如果贪婪过度将会触犯皇家的利益,这至少算是一种约束。在“官天下”时代,没有了皇帝,对大大小小的官来说,连这一层约束也没有了。在这里,官是由官任命的,官只对官负责,官与官同舟共济,仿佛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由于官的产生不是源自民意,不需要公众的同意,更不需要公众的选择,当然也不可能接受公众的监督,官成为浮在社会之上的一个特殊阶层,官与官之间有共同的利益,他们都是以官为职业,靠山吃山,从这个职业中谋取自身的最大利益,他们为了利益之争也会有矛盾、有冲突,甚至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但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只有保证“官天下”的长治久安,才有他们的未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解决官的问题,几乎是看不到希望的。官的问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的希望。
    
    太湖蓝藻事件震惊一时,有传媒报道提出一个疑问,对太湖污染的大规模治理已经十六年,为什么无功而返?原因是一边治理,一边为了经济利益,大量高污染的化工原料、纺织印染、化学制品制造业继续上马,已成为太湖周边的支柱产业。于是,太湖水不仅没有实现变清的目标,反而变猩了。潘岳说,环境指标不真正纳入官员考核制度,就不能杜绝地方官为追求短平快的政绩,和追求暴利的企业相结合,不顾当地的资源环境条件,乱上煤电、化工、钢铁等高污染的项目。这些话只触及问题的表面,即使把环境指标纳入官员考核体系也只是治标的手段,决不是治本之道。我们面对的首要问题不是官的考核指标,而是官的权力太大,缺乏制衡,缺乏约束。真正解决官的问题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驯服他们,给他们套上笼头,或者让他们站在笼子里去发号施令,管理公共事务。换言之,就是要形成制约官员的有效制度,这是一个系统的社会工程,一方面要通过改变权力授予方式,即改变由官来产生官、监督官的方式,代之以民众可以操作的选举、罢免程序;一方面是开放舆论,实现新闻自由,由全社会来监督官。迄今为止,我们还看不到任何可能性。
    
    这几个方面都是“官天下”的最大禁忌,“官天下”的存在正好是以新闻垄断和新闻管制为前提的,“官天下”的运行靠的就是权力的内部私下授受,失去了这两个命根子,“官天下”也就坍塌了。“把‘官’的问题解决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潘岳的这句话本身说得非常好,作为“官天下”格局中的一员,在他的位置上,他有了一些修修补补的作为,他的不少观点、说法也经常为媒体所追捧,但不知道他能否为真正解决官的问题做点什么,以他在体制内的身份,为推动新闻自由、改变“官天下”做出一些努力,参与创造新的历史,这样的潘岳也将被历史所铭记。潘岳,还有其他“官天下”中人都可以有所作为。当然,这只是一个善意的愿望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傅国涌:“五四”的激烈背后藏着什么?
  •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听一听弗洛姆的话/傅国涌
  • 李慎之晚年的悲凉——与许良英43封通信的解读/傅国涌
  • 傅国涌:跳出“周期率”[未删节版]
  • 1947年:傅斯年和中国言论界 /傅国涌
  • 傅国涌/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 《野百合花》与王实味之死/傅国涌
  • 重要的不是金庸能否进课本/傅国涌
  • 塞林的博客: 记傅国涌
  • 傅国涌: 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十六字方针
  • 傅国涌:“谨守蔡校长余绪”:蒋梦麟怎样当北大校长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傅国涌:三十年了,毛泽东依然阴魂不散
  • 原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倡言开放舆论/傅国涌
  • 昝爱宗:读傅国涌新书《笔底波澜》
  • 刘逸明:傅国涌先生的声明是否为网络姓名霸权?
  • 傅国涌关于冒名本人姓名文章的声明
  • 傅国涌:“三•一八”枪响之后 —纪念“三一八”惨案80周年
  • 傅国涌:“双规”、“两指”的边界线
  • 傅国涌在新浪博客上的文章被删
  • 傅国涌在新浪博客上被删的文章-送别包遵信先生
  • 傅国涌:废除科举制百年祭
  • 傅国涌:“大学校长尊严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