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瘟鸡闹港,闻鸡起舞/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4日 转载)
     在香港饮茶,有一种点心叫“糯米鸡”,像粽子一样用粽叶包鸡肉馅的糯米团,但是形状不是类似粽子的金字塔,而是小小的接近四方体。今年端午节前夕,香港的热门新闻不是屈原与粽子,而是媒体“闻鸡起舞”,有关“鸡闻”每天出现在香港的媒体,但也与糯米鸡无关,而是因为5月下旬以来,不少儿童得了流感,后来证实为禽流感再次袭击香港,而它的最大带菌者就是那倒霉的鸡只。

     说起香港人之“谈鸡色变”,就要追溯难忘的一九九七年冬天。那年是中国收回香港的一年。7月的金融风暴刚刚起步,12月的禽流感就袭击香港,18人染病,6人死亡,引起市民恐慌。香港的繁荣,外界虽然认为来自香港的自由制度,但是中国政府认为来自它的支持,尤其是供应香港包括鸡只在内的农副产品。禽流感蔓延后,特区政府当然立即禁止中国鸡进口,中国则声称是他们关心香港而禁止中国鸡出口。媒体则很小心的披露广东某些地区发生鸡瘟出现大批死鸡的消息,但是尽量不把中国死鸡与香港禽流感直接挂钩,以免刺激共产党的神经。但是当时世界上许多国家也相继禁止进口中国鸡。事件发生在该年的平安夜前夕,在中国收回香港后,香港与中国三通四流、四通八达后发生这样重大事件,使香港的安定繁荣大为失色。

     为了避免禽流感蔓延,在一九九七年年底十二月二十九日开始到元旦前的最后几天里,香港人竟在杀鸡声中度过,当时的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成了“杀鸡总指挥”。三天内用各种手段宰杀了一百四十万只鸡,这是庞大的工程,也因为各种不同的杀鸡方法以及事后如何处理“鸡尸”引起讨论及争议,使“香港九七”的主权移交在“杀”声中充满诡异性,如果从悲悯立场来看,也是某种程度的作孽。 (博讯 boxun.com)

     此后,香港还有多次小型的“禽流感”,还担心病菌的变种。于是禽流感更成为香港大学关注的研究项目,微生物学系副教授管轶则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是2003年首位发现SARS源头的专家。2005年中国禽流感流行,当局百般掩饰,连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批评中国隐瞒病情,网上更揭露中国政府逮捕泄露病情“机密”的一些人。管轶除了研究有关疫情,还对中国隐瞒病情进行不客气的批评。国际上对管轶的研究相当肯定,该年12月,“时代”杂志将管轶列为全球18位救人英雄之一。为此,中国政府还与管轶爆发正面冲突。

     管轶及另外一些美国专家在2006年10月31日发行的美国“全国科学院学报”刊登研究结果指出,在过去一年,已经在中国6个省份的家禽感染和人类病例中,发现新变种的禽流感“H5N1类福建型病毒”。这份报告惹恼中共,中国农业部在11月10日高调召开记者会,相关官员以十分严厉的语气,痛批管轶的研究,声称管轶“引用的数据不真实”,“研究方法不科学”,“作出的推测不成立”。后来中国干脆不计代价,由胡锦涛亲自出面,全力护送担任过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的陈冯富珍到WHO担任总干事,从此WHO再没有批评中国隐瞒病情的言论出现。但是禽流感并没有在中国绝迹。最近北京正式公布“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将发现人类感染禽流感及SARS等七类事件列入“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声称一旦出事可在十分钟内出动,显然中国政府默认了这是他们的重要流行瘟疫。

     今年香港禽流感事件,是端午节前夕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公布检疫报告。渔农自然护理署在六月三日透过恒常监察,从街市的三个鸡档的鸡笼,抽取二十个环境样本,证实其中五个鸡粪样本,带有H5N1禽流感病毒。当局采取的八大措施中,有即时暂停进口内地活鸡,及禁止香港鸡场出鸡,最长三周,而且在端午节那天鸡档需屠宰所有还没有卖完的活鸡。但是香港本地农场禽流感测试呈阴性,政府部门对是否将香港农场的鸡只销毁有分歧。但是无论如何,证明了瘟鸡来自中国而不是香港“土产”。但是涉及“爱国”情操,几乎没有香港人再敢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责难中国,或者对中国有什么要求。

     6 月7 日端午节那天,香港特区政府再在鸡档抽取的63 个样本中,共13 个对H5N1 呈阳性反应。由于事态恶化,成为97后禽流感对香港最严重的威胁。由于这种细菌检验结果需要5天才能揭晓,有消息说在对活鸡采取格杀令以前已经有十万只涉嫌带菌的鸡只流入市场,更引发市民恐慌,迫使特区政府非下重手不可;加上禽流感常常骚扰香港,香港又不便常常禁止中国鸡进口,于是政府想出“日日清”的绝招,就是每天把卖不完的活鸡杀光,不得过夜,作为“一劳永逸”的办法。当年中国有“思想工作不过夜”的奇招,发展到香港“活鸡不过夜”,实在是“一国两制”的重大贡献。

     问题是鸡菌来自中国,而永远停止中国鸡进口也不可能却要拿香港鸡作为陪葬,未免说不过去。而香港的养鸡业从此就“绝种”,也是史无前例的大事,不知道政府认真考量过没有?政府也必须做一次性赔偿,香港养鸡户开价10亿港元,据说是市价的10倍,“民意代表”全力维护这些养鸡户的利益,则引发民众的反感。目前双方还在洽谈中,结果会如何,且看下回分解。而目前台湾在加强与中国的“三通”中,对这些“负产品”也应该做出适当防范,到底SARS的教训不应该很快忘却。“看”双周刊 第15期林保华博客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