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问”石书记(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孙金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8日 来稿)
    
    6月28日,贵州瓮安县发生大规模打砸抢烧事件,新华网于6月29日正式发表消息“贵州省瓮安县发生一起打砸烧事件”,消息说“据当地警方介绍,28日下午,一些人因对瓮安县公安局对该县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聚集到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在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待过程中,一些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大楼。随后,少数不法分子趁机打砸办公室,并点火焚烧多间办公室和一些车辆。”,这是公众见到的第一个官方消息,新华网把这条消息挂在网络上,众多网友发表了意见,其间也有一些未见公开证实的“民间传闻”。
     (博讯 boxun.com)

    
    
    随后,7月1日,比第一条消息更进一步的官方新闻传来,新华网等转发的《贵州日报》的报道,新华网的标题是“石宗源(贵州省委书记):做好‘6•28’突发事件的善后工作”,而同一条新闻,新浪网、《广州日报》大洋网转载的标题是“贵州省委书记称瓮安打砸事件系公然挑衅政府”,消息称,石宗源指出, “6.28”事件是一起起因简单,但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煽动利用,甚至是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参与的,公然向我党委、政府挑衅的群体性事件。
    
    
    
    然后,还有新华网转载的《贵州日报》的另外一条新闻,标题是“瓮安群众愤怒谴责6.28事件打砸抢烧不法分子”,采访了一些基层民警、普通民众,用几个“细节”辅以说明这样的主题“改革开放30年来社会经济发展,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纷纷要求政府做好疏导工作,严惩为首的不法分子,还老百姓一个稳定、和谐、平安的良好环境。”。
    
    
    
    瓮安事件定性为“大规模”是不差的,影响是很大的。从处理过程看,胡锦涛总书记作出批示,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两次作出重要批示,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多次打电话直接指挥,武警总部司令员吴双战作出批示,武警总部副参谋长薛国强前往贵州,规格很高,从中央到地方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网络上有网友说,现场规模达到万人以上,如果属实,对于一个县城来说,很可观了。
    
    
    
    在这个大规模群体事件中,草民相信,像砸警车、烧汽车、打民警、砸烧公安局、政府办公大楼这样的极端犯罪行为的怂恿着、实施者,不会是现场参与、围观群众的大多数,而是极少数。应该秉承毛泽东主席倡导的“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理念,予以甄别,像有的扔一两块石头杂物宣泄某种不满情绪的人、瞎起哄的青少年,教育即可。这一点,在石宗源书记的指示中也表示了。
    
    
    
    读了《贵州日报》的进一步报道,觉得有的说法需要问个为什么。
    
    
    
    其一,《贵州日报》记者的报道说,石宗源“邀请瓮安县23个乡镇5个社区部分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100多位同志召开座谈会,县人大代表、县政协委员在座谈会上踊跃发言,对‘6-28’事件感到痛心疾首,认为打、砸、抢、烧犯罪分子的行为,严重损害了瓮安县乃至全省的形象,破坏了瓮安县良好的经济社会发展形势,破坏了全县和全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纷纷要求党委和政府要严厉打击破坏分子,维护社会稳定和谐。”,这样的一个事件的发生,当地人大、政协代表们第一时间不追问的是起因和处置环节,为什么一上来就大谈“严重损害了瓮安县乃至全省的形象”?是不是有些舍本逐末?既然瓮安面临的是一个“良好的经济社会发展形势”,还有“全县和全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小小的一个“一起起因简单”的“民事纠纷”就可以酿成如此轰动的大规模群体事件?
    
    
    
    其二,石宗源书记在与当地人大、政协代表座谈之后,又“又在县城所在地的雍阳镇,组织召开有老干部、群众代表、个体工商户、中学生及教师等现场目击者参加的群众座谈会。”,草民以为,比起人大、政协代表口号式的表态来,这个“群众座谈会”更加开得必要,这一点,石宗源书记做得好,但是,为什么没有见到“群众座谈会”的发言内容?“群众”们是怎么说的,是怎么看待这个事件的,“群众”们是否认为瓮安以前是所谓“良好的经济社会发展形势”?
    
    
    
    其三,新华社29日发表的第一篇报道说“简单的起因”是“一些人因对瓮安县公安局对该县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迄今为止,事情已经闹到如此规模,引起如此严重后果,“一些人”是些什么人?是否“黑恶势力”?为什么对“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以什么为借口“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大楼。”?是不是需要进一步公开和澄清?因为此事的影响已经不限于瓮安一地、贵州一地。还有更为重要的是,网络上对于“一名女学生死因”,起码有两个版本,当地公安局能否拿出一个过硬的、有说服力的资料来,说明其“死因鉴定结果”是准确无误的?
    
    
    
    其四,石宗源书记总结说,“长期以来,瓮安各级党委、政府在省委、省政府和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认真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县域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绩是明显的,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但从这起事件来看,从一起单纯的民事案件酿成一起严重的打、砸、抢、烧群体性事件,其中必有深层次的因素。一些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多种纠纷相互交织,一些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一些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矿群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突出,干群关系紧张,治安环境不够好。”,前半段的“套话”是否准确?起码,省委、省政府、州委、州政府瓮安各级党委、政府,并没有及时、全面掌握这些“深层次的因素”,如果各级党委、政府力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作风,民间的不满情绪就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解,进而采取措施解决,何来“深层次的因素”引发大规模群体事件?再说,看看如今有几个乡镇干部不坐轿车的?如今肯挽起裤脚、两脚泥土、走村串户的省、地、县、乡干部还有多少?“做官当老爷”的作风之下,能够了解多少真实的民间疾苦哀怨?
    
    
    
    其五,石宗源书记严肃地指出,瓮安事件“甚至是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参与的”,但却是在“改革开放30年来社会经济发展,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和“瓮安各级党委、政府在省委、省政府和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认真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县域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绩是明显的”的背景下出现的,那么,一个“黑恶势力”胆敢聚啸街头,呼风唤雨,打砸抢烧,“公然挑衅政府”的环境,怎么算得上“大好局面”?起码,社会治安就未必“大好”,如果治安“大好”,“黑恶势力”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间“公然挑衅政府”?从许多地方黑恶势力坐大的情况来看,背后都有相关腐败官员的庇护,瓮安有没有?
    
    
    
    其六,石宗源书记指示“县、乡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广大基层干部、治安积极分子要充分发挥自身人熟地熟的优势,发挥重要作用,积极配合党委、政府,抓紧开展工作,分片包干,承包到户,以事实真相说服群众,以稳定大局教育群众,以一人一户、一村一乡的稳定确保全县的稳定。”,是不是说明事件在当地都还远未消除影响?那么,是就事论事呢?还是全面地把积郁已久的“矿群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突出,干群关系紧张,治安环境不够好”来一个综合的、全面的、持久的整顿治理,真正来一个“长治久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