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未检出精斑”能说明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0日 转载)
    
    
     据新华社报导,2008年7月1日贵州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在贵阳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安机关向媒体通报了瓮安县发生6.28事件的情况。 (博讯 boxun.com)

    
    笔者在此,只想就在记者招待会上,贵州省都匀市法医王代兴先生就6.28事件遇害人15岁的初中女生李树芬的死因,所作的死因鉴定,回答记者的一段话,作出自已的评论。王代兴法医对李树芬的死因和尸检的结果,是这样回答记者的:
    
    经检验死者系生前溺水窒息死亡,生前未发现有性行为。提取阴道分泌物,未检出精斑。
    
    王先生真不愧是法医,说话简单干脆,滴水不漏。尤其是"生前未发现有性行为",只用了"未检出精斑"五个字便一锤定音。对于不懂现代医学,特别是不懂现代生理解剖学的人来说,他那五个字,的确可使人家深信不疑。而笔者虽非法医,却在医院有近三十年的工作经历,对解剖学也略知一二,故对王先生的话感到无法苟同。在此说出自已的一点管蠡之见,供大家参考,求方家指正。
    
    对死者李树芬的遗体鉴定,关键是要确定她生前是否受过性侵害,也就是王法医说的"性行为"。李树芬年方十五,是一个用功的、在校就读且成绩优良的初中女生,从网上看到,街坊邻里对其口碑甚佳。因此李树芬生前是否受过性侵害,尸检死者的处女膜,是解开此谜关键中的关键,而身为法医的王代兴先生竟对此只字不提,可以说是莫名其妙。
    
    因此有必要先谈一点有关生理解剖学的常识。在未婚女性的阴道外口处,有一层白色半透明的生理薄膜,现代医学称之为"处女膜"。这是女性一个独特的现象。处女膜的完好无损,标志该女尚未与人有过性行为。不管是自愿的,还是暴力侵害性的,只要发生了性行为,处女膜就会破裂。所以王法医如果说"死者处女膜完好无损",就可断然否定奸杀的说法,对瓮安当局是最有利的铁证。可以让"刁民"的"胡说八道"不攻自破。作为法医,他不可能没有这点知识。但却连"处女膜"三字都不敢提。这就不得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于是就可能有第二种情况:死者的处女膜不但破裂,且呈新破裂状态,这是极易识别的。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李树芬的死与受性侵害(或者用王法医的词汇就是死前"有性行为")便可成立。这是瓮安当局最不愿看到的,于是王法医来个"王顾左右而言他"(语出《孟子》),这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还有第三种可能的情况,就是死者的处女膜呈陈旧性的破损状态。这说明死者在死前较远的时间内,曾与人有过性行为。这既不能断然否定奸杀,更不能肯定奸杀,反而可证明死者与其男友感情较好,可能曾有"暗渡陈仓"之举,有利于否定奸杀。
    
    可是王法医对以上三种可能的情况避而不谈,似乎法医竟不知处女膜对此案的重要性似的。所以笔者认为他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一个并无多大意义的"提取阴道分泌物,未检出精斑"来加以搪塞。须知"阴道分泌物"中无"精斑"完全不能证明死者未受性侵害。作案人只消戴上避孕套,甚么"精斑","银斑"你怎么去查得出?但王代兴法医的这些话,对于一般对现代医学,特别是生理解剖学知之不多的人,确是可以大打"马虎眼",哄得外行"找不着北"。这对一个公安机关的法医来说,既对死者极不负责任,也是对公众智慧的极不尊重。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王代兴先生也肯定有六亲姊妹,说不定已儿女成行(我当然应祝他们平安幸福)。但恕我不恭,如果万一有一天他们当中也有人遭遇了不测,而王先生万一也成了无权无势的人了,请问您希不希望得到公正,科学的鉴定?假如万一也来这么个搪塞了事的"法医",你会不会欲哭无泪?
    
    本人无意于评价瓮安6.28事件的任何是非,更不支持任何人、任何一方的过激行为。但一个15岁花季少女死得不明不白,疑点多多,却是不争的事实。作为既是政法机关,又是科学工作者的法医,希望更多一些实事求是,按科学办事的态度来公正的处理此事,才对得起死去的少女和她的亲属,才对得起人民对你们的期望与信任。
    
    温家宝总理说得好:"人民养活着你们,你们看着办吧!"——谨以此语书赠王代兴先生和他的同僚们!
    
    2008年7月8日完稿。
    
    ──《观察》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从党报上发现“国家机密”--往事回忆之五
  • 严家伟:公民意识还是臣民意识?
  • 严家伟:莫用"圣德"强求人
  • 严家伟: 赠余秋雨 (七律)
  • 严家伟:说谎从孩子抓起
  • 严家伟:民主姓“西”也姓“中”-观马英九先生履新有感
  • 严家伟:睡吧 ,孩子!(诗)
  • 严家伟:给奥运降点温,为救灾加把力!
  • 严家伟:人面仁心与人面兽心
  • 严家伟: 如何牢记历史,方能以史为鉴?
  • 严家伟:从《三国》的一个故事说起
  • 严家伟:花前碎语(咏花绝句十八首)
  • 严家伟:“很黑,很暴力”为何无人管?
  • 马英九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大陆为何低调对待3.22大选?/严家伟
  • 严家伟:谁悄悄地蒙上了我的眼睛?
  • 严家伟 :当年毛《咏雪》引发的反响
  • 严家伟:我亲历的一次全民普选民意代表
  • 严家伟:这些左派先生才是在煽动颠覆政府
  • 严家伟:草 (抒情散文)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