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闸北律贼谢有明,吃了原告吃被告/草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8日 来稿)
    作者:草虾
    
     提要:闸北区官府法律顾问、控方律师谢有明,吃了原告吃被告,成了律贼。本文为闸北血案系列之二 (博讯 boxun.com)

    
    [1,闸北公安局也有需要律师的一天]
    
    闸北七一血案,闸北公安局不能像往常作为公众安全机构捕捉犯人一样,捕捉它自己的写字楼内部的凶杀案的嫌疑人杨佳,它的自身的法律事务必须有个代理,不能把所拥有的公共权力用于惩罚他认为伤害了他的雇员的嫌疑人杨佳。
    
    闸北公安局首先要面对6死4伤的警官及其家人的索赔,他们都是作为闸北官府的雇员受到刺杀的,总不能等到全部案子水落石出再由被认定无疑的刀客来赔偿?两名受到袭击的保安,也要向闸北公安局索赔。这些事务,闸北公安局都需要一名律师代理,而他自己又不是独立法人,所以使用闸北区官府的法律顾问。
    
    闸北检察院知道闸北公安局不是一个独立法人,而且知道自己没有义务听任与自己平级的闸北区官府的下属公安局的指挥呀,所以通知他的主管官府--上海闸北区官府的法律顾问谢有明来担任控方律师。但是,闸北公安局却把自己的控方律师当作对方的辩方律师,大概在他们的法律教科书上,从未读过警察也需要自己的私人律师?或者说,闸北公安局从未想到过自己也有需要律师的一天?
    
    
    [2,官府就是官府,不要伪称政府或者公仆]
    
    我们知道,现代华语中的[政府]一词是不正确的。英文中叫做[Government],词元Govern意思就是管理、管制、管治,首长叫做Governer,官吏、管理者、管治者、管制者,他的办事机构叫做Government,官府,因为它有权使用暴力,强迫社会事务运行在它的“管子”里。细的叫做“管子”=管治,粗的叫做“筒子”=统治。所以,文明国家经过投票选举产生的官吏或者官府,无需伪装成什么人民公仆或者人民政府。
    
    政府是什么意思呢?奥妙不在于“政制”,而在于“政”=正文,暗示人们的潜意识,它总是发出正确的文件,作为执法的依据,所以它总是正确的,总是符合历史方向,总是代表最大多数国民的利益。反对或者反抗它的“政”,就是违背历史潮流和国民利益。于是,人们的潜意识里就是,不能反对或者反抗政府。其实呢,它就是枪杆子支撑下的狗官,不管它的合法性来源如何,它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使用暴力的官府,何必谎称为“政府”呢?
    
    所以,英文中的NO/NGO,应该译为官府组织与非官府组织,或者官方机构与非官方机构。从历史到现在,所谓的国家职能,是由非官方组织和官方组织来共同执行的。例如过去的盐运,官府委托民间的漕帮代办。
    
    
    [3,非官府组织行使国家职能]
    
    特别是现代国家的组成原则是主权在民,[民有],大多数的国家职能都由行业组织执行,除了一小部分与暴力和强制力有关的职能需要由大选产生的官府执行。
    
    非官府组织又分为营业性的和非营业性的,例如汽车协会和邮局,都是营业性的非官府组织。人权方面呢,都是非营业性的。例如,[中国人权组织]的所有权属于美洲联邦,[亚太人权基金会]的所有权属于新海洲国家,所以居民向他捐款视同向国家纳税。但是,美洲或者新海洲的官府都不会插手他们的事务,原则就是[民治],官府不能干预非官府。
    
    在文明国家,邮局的国家职能的执行者是post shop。但在赤那,邮局属于官府垄断,国家邮政总局和各地的邮局均由同级政府首脑指定局长。文明国家,是由AA[机动车协会]及其许可的修车行执行,但在赤那则由官府垄断。再比如律师协会,作为一个非官府组织,它执行为公民提供司法援助的国家职能,并向国库申请获得司法援助金。
    
    
    [4,官府律贼焉敢盗行国家职能?]
    
    谢有明也搞不清自己的身份,以为吃了闸北区官府的顾问金之后,还可以吃一份国库给被捕者的司法援助金。闸北七一血案,谢有明的上级是闸北司法局,与闸北公安局同是闸北区官府的兄弟单位,同受闸北政法委非法管辖,利益共同体。闸北检察院与闸北公安局、闸北司法局、闸北国安局、闸北保密局...非法同居于闸北政法大楼,都是利益共同体。谢有明这样的律师,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不过是公检法的皮条客而已。
    
    杨佳不是上海居民,他的司法援助的国家职能,不能由上海闸北官府包办。杨佳的辩方律师,需要由其本人或其父亲或其母亲指定,如果父母都不在或都不管,则由其居住地的北京律师协会推荐辩方律师,行使司法援助的国家职能。即使杨佳不能支付律师费,但律师也是领取了国家为杨佳支付的司法援助费,杨佳则是这个国家的纳税人。另一原因,杨佳这样的案子,是一份宝贵的壳资源,可以让任何律师顷刻成名,这样的广告机会,只要是有能力垫支律师费的律师,都是梦寐以求的。
    
    谢有明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身份,应视为控方律师的发言,说的都是属于检察官的职能范围内的自说自话,与辩方无关。但在赤那,官府或其奴才都可以随意代表人民,闸北官府的皮条客谢有明,作为控方律师,怎么也可以随意兼作辩方律师?那只能叫做:律贼。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