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贵州瓮安少女“非正常死亡”事件,最终演变为民众围攻县政府大楼的“打砸烧”“无直接利益群体冲突事件”,再一次预警了目前中国官民对抗已经达到不可调和程度。贵州省委7月3日下午在贵阳召开瓮安“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省委书记石宗源在会上谈及“6•28”事件教训时说:“谣言止于真相。要向社会及时、真实、准确地公布事实真相。”为此,中共贵州省委又于7月15日下午,召开党外人士情况通报会,向党外人士通报瓮安“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主持会议。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省委处置瓮安“6•28”事件工作组副组长崔亚东通报了瓮安“6•28”事件总体情况及最新进展。这次会议,似乎意在进一步展示中共向“党外人士”公开信息的开明形象,为此官方媒体大为捧赞。
     然而事实会是这样的吗?在我们的党管新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会仅仅因发生了一起瓮安“6•28”事件,和省委书记的一次做秀讲话,就改变了中共对待新闻一贯采取监控、管制、封闭事实真相的“光荣传统”吗?为了解开这个谜底,在媒体已从业6年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维博,深入虎穴,前往瓮安当地调查,在其亲身经历的10多天的采访过程中,再次揭穿了这个谎言。 (博讯 boxun.com)

    此据青年周末7月17日报道 :记者王维博历尽10多天的采访,揭露出以下问题:1、记者不在当地部门登记就不予采访配合;2、死者家属和当事人在接受采访时,被当地干部全程“陪伴”;3、提供给记者的《简报》被有意过滤;4、当地十多名教师被组织起来,到网上集体跟帖,刻意引导舆论……
    据此记者见闻,在距离瓮安县城两三公里处,有一个收费站是进瓮安的主要路口,站内专门用红纸贴了一个告示牌,上面大标题写着:“欢迎中外媒体记者前来采访”,这真是一个十分开放的政府信息公开的面子形象。然而当你细心观察,才发现其中的门道,在这个诱人广告牌的“欢迎”字样之下,却又醒目地注有接待电话和手机号码。其实,这才是广告的真正谜底所在——要了解真相吗?请跟我来!
    但聪明的记者并不入套,没有按官方提示拨打那些联系电话,而是直接进城,自己采访。他们一到城里,到处看到挂红袖章的巡逻人员和武警,更奇怪的随处可见挂着横幅,上面写着:媒体记者朋友们,你们辛苦了!等等。但是,所有记者的采访都要出示由当地“628事件处理小组”特别许发的采访证。如果没有这个证,很多地方都拒绝接待采访,独立新闻采访根本无法完成。当记者一旦认领了这个采访证,就要认同被官员们的立场捆绑,全程陪同采访的事实,而且记者们想采访的死者家属,更是由当地干部24小时全天候“陪着”,不敢偏离“统一口径”说话。如此境况,让人联想到网上前不久关于西藏发生“3、14”事件记者后来被允许前往采访的那些经历。
    对此记者们认为:政府最后公布的事实真相,与此前的网络传言完全不同。目前还有一些疑点没有最后公布出来,比如这个女孩自杀的原因动机等等,但官方排除了他杀、奸杀等种种网上说法,应该更有利于官方这一边。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不让记者自由去采访呢?
     当记者们提出想采访县里的领导,了解在6月28日那天,当地县领导对整个事件的详细处理过程。但当地新闻宣传部门却让他们看事件应急指挥部简报 。但官方能给他们的简报,却是被“过滤掉”的。记者王维博介绍说:当时简报已经出了十几期了。给我的这3期,主要讲他们如何做好宣传工作,以及其他类似的表功内容。恰恰我最想看到的,也就是从6月28日到30日这关键几天的简报,全都没有。
    这就是当今被称之为在 “向社会及时、真实、准确地公布事实真相” 方面大有进步的贵州省瓮安“6•28”事件后, 官方对待媒体的态度。这种官方对待媒体的欺诈与伪善,折射的正是当今中国被“和谐理念”洗礼过的“政府信息公开”的基本现状。
     有位海外学者在分析314西藏暴力事件时曾指出:今天中国没有任何“实质”变化,是因为中共垄断了一切媒体,实际上今天的中共整个的精神思想,所用的方法完全和冷战时期,五、六十年代一样。在中国所有的媒体、宣传机关、所有的出版物都是中共控制的。中共统治当局严格控制新闻,并“按照党的需要”为社会公众提供信息,尤其是政治、经济方面的信息,有许多是掩盖真相的谎言。而很多真正重要有价值的信息却被过滤了,导致公开信息的严重匮乏,剥夺了国民获得新闻信息的自由和权利,剥夺了国民的知情权。这样的现实至今还在延续。
    去年南京市委曾通过《新闻单位舆论监督稿件审核办法》,该办法规定:没有得到被舆论监督者(中共官员)的签名认许,即使监督报导证据确凿,也将有被撤职处分的危险。深圳市委也曾下令一切舆论监督新闻均须有关部门同意,一时间,深圳媒体所有负面消息、甚至连小偷和民间纠纷之类的新闻也受到限制。在当下的中共舆论操控下,涉及官场黑幕、官权盘剥侵权、官民对立、社会矛盾、民主自由、民众群体维权,甚至经济领域等方面的一些有碍稳定的新闻信息,统统都成为被控制的内容。中共对信息媒体资源的垄断与控制不仅剥夺了普通民众的知情权,也堵死了新闻舆论监督上层权力的渠道。正因为官方垄断新闻信息资源,不能形成自由的舆论环境,才使黑箱政治操作成为可能,为中国的人治统治提供了条件。瓮安“6•28”事件和贵州省委书记的做秀讲话,并不能改变这个现状。
    中国官办媒体掩盖真相,早已失去了公信力,诸如纸包子新闻,纸老虎新闻等等都是轰动中外,世人一致诟病的造假新闻,而瓮安“6•28”事件网民普遍不信官方信息,又充分印证了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所付出的成本是自杀性的。当一个时代连新闻媒体都被掐死,那么这个社会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给公众传递真实的渠道和替公众说真话的了。历史一再验证一个真理,当权力扭曲公道,社会谎言弥漫,百姓喊冤渠道被堵塞,就必然要导致“官逼民反”现象。瓮安事件就是一个最新的警示。事实充分证明:信息不公开才是谣言与恐慌的土壤;封闭信息就是制造谣言和恐慌的摇篮。只有真正的及时、透明的信息公开,尊重记者的自由采访权,才能给公众稳定和理性的预期。如今贵州瓮安官方设计如此“欢迎采访”谜局,欺骗公众舆论,自作聪明地过滤信息,以谎辟谣,愚弄记者,更是在自毁形象。而这最新版本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普及开来,其结果就是导致政府信誉的最终崩盘。(转自《议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牟传珩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
  •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牟传珩 :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 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
  • “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牟传珩
  •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 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牟传珩
  • 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牟传珩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