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乔晓春:富人超生并不比穷人超生更多地占用社会资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4日 转载)
    北京大学人口学研究所教授 乔晓春
    
     北京大学人口学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认为,湖南省拟成倍提高缴费标准遏止富人超生,实际上把社会抚养费变成了过去的“超生罚款”。一般来说,富人超生并不比穷人超生更多地占用社会资源,加大处罚力度是说不通的 (博讯 boxun.com)

    
     【背景】据长沙晚报报道,7月23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审议了《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草案),该草案规定,湖南省拟成倍提高缴费标准遏止富人超生。与现行“按违法生育者年实际收入的2倍征收社会抚养费”不同,上述草案改为,“按违法生育行为发现时的上年总收入”征收。
     2006年4月,该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全省范围内组织的调查表明,资产1000万元以上违法生育多孩对象社会抚养费应征金额仅占其私有资产的0.63%,而资产1万元以上至10万元以下的违法生育者应征金额占其私有资产的51.35%。
    
     原《条例》规定对违法生育者一般按其年实际收入的2倍征收社会抚养费。由于个人收入核实难度大,此规定对名人富人超生以及其他情节严重的违法生育者来说,起不到制约作用。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戴君惕表示,“目前社会抚养费并未成为阻挡‘大款’超生的门槛!”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修正案草案规定,按违法生育行为发现时的上年总收入作为社会抚养费计征基数。违法多生育一个子女的,按照发现违法生育行为上年度总收入的2倍至6倍征收;重婚生育或与配偶之外的人生育的,按照6至8倍征收;每再多生育一个的,依次增加3至5倍征收。收入难以核实的,按照税务等部门核定的收入计算。或者按照收入较高的现居住地或者户籍地人均纯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税务、公安、统计、劳动保障、房产等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
    
     据了解,现行《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自2003年1月1日施行。
    
     北京大学人口学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认为,提高罚款倍数遏制富人超生,从降低富人超生的示范效应上看,是持之有故的,但采取如此手段却非常值得商榷。
     乔晓春认为,根据现行《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对超生行为要征收社会抚养费。对超生者来说,交纳社会抚养费是其对全社会的一种“过错补偿”,因为其超生行为占据了更多的社会资源。这与《人口与计划生育法》颁布前普遍的计划生育罚款有本质不同。前者侧重于对超生行为人对社会的补偿,而罚款更多地是强调“惩戒功能”。
     湖南省拟议中的治理“富人超生”措施,其实是人为改变了社会抚养费的“补偿功能”,对富人等特定群体更多地强调了“惩罚”功能,这实际上把社会抚养费变成了过去的“超生罚款”。一般来说,无论穷人或是富人,超生一个孩子,多占用的社会资源是一样的,富人超生并不比穷人超生更多地占用社会资源,加大处罚力度是说不通的。
     从法理上看,上述规定还有一个疑问,在执行《人口和计划生育法》时,是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还是采取“特殊处理”?如果对特定人群制定特殊的处罚政策,那么,今后对更为普遍的流动人口超生是否也制定特殊处理政策?还有,对公务员超生,是否也单独制定特殊的政策?
     乔晓春认为,与城市流动人口超生相比,富人超生的总量要小很多。在中国总和生育率已较低的现实下,“富人超生”对增加人口绝对数量的影响其实很小,因为富人占全体人口的比例并不大。湖南省有关部门之所以如此行事,可能主要着眼于消除“富人超生”的示范效应。
     在乔晓春看来,上述草案具有两个政策意味,一是告诉社会公众,计划生育政策并没有变,还要加强;二是可对富人超生者“杀一儆百”,控制其示范效应,防止更多的人超生。但这能否奏效,是否合理合法,却需要更为充分的讨论。
     如果现有一个富人,他最初按照现行规定预计,需交纳2万元社会抚养费,并因此决定超生。而因为“十月怀胎”,一旦上述办法在孩子出生后通过,这名富人可能要交纳20万元社会抚养费。这显然带有“朝令夕改、事后惩罚”的嫌疑。
      乔晓春认为,治理“超生”问题,应有长远眼光。如果社会各类群体都有超生的动力,并已经转化为行为,那么,这可能说明,长期严格控制人口数量的政策需要有所调整。即使现行政策不变,对超生问题,亦应立足于制度预警,不能“选择性立法”,想起一个问题就加一个条款。立法的随意性显然会降低公民对政府和法律的信任度。■
    
    《财经》杂志记者常红晓采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