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胡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7日 来稿)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两位中共领袖人好!
    我是胡迪(笔名),原名林年锦,1962年12月28日生于广东省新会县(现改名为江门市新会区)。七十年代中未,那时的我只有14到15岁左右,什么都不懂,还手拿着红缨枪叫嚣着打到台湾去解放全中国,我只因写信到澳洲广播电台香港的办事(香港九龙中央邮政信箱3882号)点播贺年歌曲和索取《红楼梦》而被贵党无限的上纲上线,被贵党同志推上斗批台拳打脚踢后还要剥光裤子跪玻璃碎,同年被开除学籍留校察看一年。后两次考上当时是新会最好的学府-新会县第一中学(我的成绩全县第一名并比第二名高60多分),但均被剥夺读书的权利。再后来得一亲戚的帮助就读于新会县胜利中学,1981和1982年连续两年考上大学也均被剥夺上大学的权利。
     两位中共领袖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了在中国大陆的人民拥有言论、通讯、娱乐、受教育以及就业的等各方面权利。我写信点播歌曲和索取书籍,贵党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上明文规定了我有这些权利;但为何一再剥夺?假若贵党不允许被你们统治的人民有这个权利,请在宪法上予以删除,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上明文禁止中国人享有这些普天下人都有的正当权利!放心,中国人很善良,绝不会反抗,再说你们连原子弹都有了,何惧之有?! (博讯 boxun.com)

    本来我被贵党剥夺上大学的权利后就想一死了之,幸好我还是条贪生怕死的汉子,我把命留了下了下来,来看看日后人世间的繁华与没落、暴力与善良、正义和邪恶…,…以及刀光与剑影。后来我做过砖瓦厂的工人,做过街头小贩,做过建筑工人,做过工厂的工人、生产管理者、厂长和公司的经理。可以说,我每做一份工作都得到贵党同志们多多少少的骚扰,每次骚扰的对象基本上是我的家人,妄图迫使我手停口停、饿死街头。请问这是一份什么样的心态?!2003年之前我很少写文章,只想赚点钱来养妻活儿、孝敬老人家,为何还要对我进行如此的迫害?!其实我是很佩服贵党的,佩服贵党永不停步地制造敌人!
    2005年10月,我在我的网站上(没钱交费已停止运作)发文号召网友到苏州灵岩山祭奠林昭。当时响应者甚众。附林昭简介:林昭(1932年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原名彭令昭,苏州人,基督教徒。在毛泽东执政期间,林昭发表了一些在当时看来“大逆不道”的言论,被长期关押,最终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枪决。林昭出生于苏州,林昭是其笔名。父亲彭国彦曾做过吴县县长,母亲许宪民很早就参与进步革命,大舅舅许金元曾任中共江苏省委青年部长,四•一二事变中,被国民党处决。受家庭的影响,年幼的林昭对共产党闹革命报有很大的热情,在景海中学高中毕业后,林昭不顾母亲反对,于1949年7月考入了“革命摇篮”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决心“与家庭生不来往,死不吊孝”,投身到革命中去,甚至曾经无中生有地揭发过自己的母亲,多年后,林昭对此感到很不安:“他们要我井里死也好,河里死也好,逼得我没办法,写了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我不得不满足他们……我没存心诬陷你”。毕业后林昭随苏南农村工作团参加苏南农村土改。1952年开始在《常州民报》、常州文联工作,期间林昭深入工人之中,撰写了许多报导。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1957年秋,张元勋、林昭等人被打成右派分子,林昭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但被及时抢救过来。于是被认定她在对抗、“态度恶劣”,于是她被加重处分:劳动教养三年。林昭不服,跑到团中央质问:“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长时,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五四’被捕的学生,现在他们(指北大领导)却把学生送进去,良知何在?”后因新闻专业副系主任罗列怜其体弱多病,冒险为之说情,林昭得以留在新闻专业资料室接受群众“监督改造”。 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改判的死刑判决书,随即在上海龙华被枪决,年仅36岁。5月1日,公安人员来到林昭母亲家,索取5分钱子弹费。1980年8月22日,上海高级法院“沪高刑复字435号判决书”,宣布林昭无罪,结论为“这是一次冤杀无辜”。2004年4月22日,林昭骨灰被安葬在苏州灵岩山。林昭的档案,包括在狱中写的大量血书,1980年代曾一度开放,但不久又被封存。
    2006年2月,我再次在网络上倡导网友们到灵岩山上祭奠林昭,当日到灵岩山祭奠林昭的人不少于100人,其中19人是因我的倡导而去的,这19人中有宪政学者、大学教授、中学教师、哲学家、工人和农民。两位中共领导人,林昭是被你们平反了的无罪之人,难道我们去祭奠一个你们认定是没罪的人我们就会成为一个有罪的人?请拿出你们的逻辑。或许你们以为林昭不应该被平反,与其这样说,不如说林昭的家人不应该接受你们的平反,因为贵党每时每刻都在草菅人命。
    2006年4月29日从苏州灵岩山回到工作单位后即被迫辞。无奈间只好又找了一份新工作,上班不到一个月又被迫辞。在2006年间我曾被不明来历的人施压于工厂而被迫辞的就有三次!
    2007年我的工作曾被两次骚扰而中断。原计划到灵岩山祭林昭因经济原因无法前行。同年9月19日深夜,我在广东中山市大涌镇被人用手枪指着脑袋,那个拿枪的人警告我以后别再到灵岩山祭林昭,并警告我封笔,否则对我全家不利!
    2008年2月,我和李铁等七位公民在网上倡导网友在林昭被害日到灵岩山上祭林昭,有700多人响应。3月29日夜晚,我被江门市国保、新会区国保在没有传唤证的情况下强行对我传唤,一位国保对我说:你搞政治?要你全家不得好死!请问两位中共领袖:我到灵岩山上祭奠一个你们认为没有罪的人,这是搞政治吗?我写文章来表达我的诉求也是搞政治吗?退一百步,就算这样就是搞政治,搞政治的人都该死的吗?据我所知你们共产党人是搞政治的高手。写到这里,我感到莫名的悲哀,但这悲哀不是我的悲哀,而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中国的悲哀!因为中国人始终走不出那个相互残杀的丛林法则!
    2008年4月1日上午,我第二次受到江门市和新会市国保的传唤,强烈要求我不要到灵岩山上祭林昭。写到这里我有点不明白:林昭是一个已经被非法杀害的人,她已经死了,为何有些人还是这样害怕。可能是因为我心虚!
    4月1日后,江门市国保和新会市国保以及当地派出所组织大量人力物力对我进行24小时临控,并组使用最原始的方法发动我的邻居对我的一举一动进行举报。4月21日我突然离家出走到广州一家公司任经理一职。两天没见到我的国保我公安立即对我进行地毯式的搜查,并多次派人到我家里对我妻子和家人进行恐吓,威胁我妻子如果不将我的行踪告诉他们那么就后果很严重,其实我妻子是不知道我在何处工作,因为我不想别人再次把我的工作搞垮了。写到这里我想问:作为一个政府有没有必要对一个半瘫痪的手无抓鸡之力的妇女进行恐吓?这难道就是中国共产党人自称的伟大光荣和正确?!
    4月25日,国保终于拨通了我的电话,要求我告诉他我的工作地点,我没就范,因为我不想再次失去工作。想不到的是我在5月18日还是被公司老板迫辞了。
    在4月24日至4月29日,我家遭到不明来历的人的攻击,家中的小孩用的电脑遭到黑客的攻击和上网用的路由器也遭到来历不明的人用高压电源的攻击,导致我和家人失去近10天的联系。
    本以为429这个敏感日过去后我就会好过点,立定心肠另外找份工作来维持差不多瘫痪了的家庭经济。本以为安安定定地做完今年就可以还清我欠我所欠别人的两万多元债务,重新过新的生活。谁料到在6月9日深夜我接到了一个号码不明的电话的死亡恐吓:“还写文章还说林昭就叫你全家人不得好死!你这么大年纪了应该知道我们有无穷无尽个方法来对付异己分子的,你等着瞧吧!”死亡电话接过很多次了,但没有接过这么无耻的!谁料在6月13日在我正想上车到外地找份工作之时受到当地治安人员的警告,要求我离开家乡!我想说我靠,但我把话收回,这是我的家乡,我有权在这里生活!这是什么世道了,我在外面工作就有人对工厂或公司施压迫我辞职,无事做回到家乡又要被警告要离开家乡!盗亦有道,不知道两位领袖看过港产片《无间道》没有,片中说黑社会也开始讲民主了。
    6月14日我找不到工作而回到家乡,听别人说我的两个小孩在13日在学校盘问和恐吓。我问我的小孩,原来是老师受到当地派出所的压力才对他们进行盘问或者是恐吓。尊敬的胡锦涛、温家宝大人,我的小孩所用的电脑是他俩用他们逢年过节积蓄得来的压岁钱买回的,您们老人家的同志们不会对小朋友的电脑也下毒手吧?!如果能下得到如此毒手,我只有恭喜您们了。尊敬的胡锦涛、温家宝大人,该我所知恐吓小孩是懦夫行为,如果你们这个政府还算得上是政府的话请别再恐吓我的小孩,据说黑社会仇杀也不会祸及小孩。
    不知道两位大人重温过中国共产党人在40年代未在《新华日报》发表过要民主要自由的文章没有?每次的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你们都在大谈特谈民主与自由和依法治国,又大谈特谈和谐社会。请问对和谐社会和依法治国就是对妇孺的恐吓和对推动民主与法制者进行死亡威胁吗?不管回答的答案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何祚麻院士说:谁叫你不幸的活在不幸的中国?
    我写过不少文章。我的文章毫不客气地骂过马英九,马英九没有派人来恐吓我;我也毫不客气并且失去理性地骂过陈水扁,《阿扁电子报》的编辑不但没有对我的文章和我的人格及我的人身安全进行不必要的骚扰和蠢动,相反给我回了短讯:“尊敬的胡迪先生,尊敬的新会老农夫(您自称),谢谢您对陈水扁的批评和漫骂,我相信你是个有理智的人;阿扁对我说‘只有接受批评才能有进步,只有过得了漫骂随有下一次的成功’,当然我们的电子报的大门还是会打开,欢迎您常来!”
    经贵党义不容辞、废寝忘食的教诲,本以为陈水扁是这世间上最坏的人,想不到竟然有这么多人比陈水肩先生坏!我靠!这次是靠我自己!以别人无尤。
    两位领袖,胡迪(林年锦)是个微不足道的人,承蒙贵党毫不间断地、毫不留情地给予迫害才有今天的思想。其实我也知道您们是无法看到这封信的,就算您们能看到也不会给我回两三个中文字的回复,不因为什么,只因我是个小民!
    两位领袖,我知道也会猜得到写了这封信后我会得到贵党同志们的特别礼遇。这倒没事,我20多岁上不了大学时就想自杀,能活到今天己经是多余的了,您们随便吧!
    两位领袖,我这辈子没有对不起太多的人。我知道我对不起我妈妈,她因为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写信到澳洲广播电台后的第二年抑郁而死,她没看过电视只看过样板戏!第二个对不起的人是我爸爸,因为至今我还没有给过好饭给他吃;第三个是我的妻子,她还不到一岁就给您们共产党人拿到斗批台去批斗,只因她爷爷是个地主,她本以为今生找到我后就不再受罪,想不到我这原来就是您们的专政对像!第四个是我的女儿和儿子,明知道自己已经活在不幸地活在不幸的中国了,还要把他们请了来这个不幸的国度!…,…
    两位领袖,网络上常说:王八蛋们都实现了民主了。那是不丹国王放弃王位让国民一夜之间享受了中国人追求了千百了也追求不到的民主。别说不丹了,中国的当权者绝对没有这个德行。弱肉强食和丛林法则才是中国的大道理。
    胡迪很渺小,只是个尘埃,然而这个尘埃很可能就在这封公开信后就会被消灭。但我的家人很无辜,恳请大家救助我的家人!他们正在死亡的边缘!
    不想多说了,谢谢郭教授,谢谢孤独兄!谢谢所有关心过我和正准备关心我家人的朋友。历史将会记住这一刻!
    特别鸣谢新会国保队和大泽派出所组织大量的人马对我和对我的家人进行恐吓以及破坏我的多份工作;特别鸣谢大泽派出所“民警”赵颜军(音)(TEL:13536210248)日以继夜地对我进行跟踪与追踪,谢谢他组织我的邻居对我进行监视,谢谢他对我的兄弟朋友进行恐吓与迫害,谁谢他一旦查到我的工作单位后就会给厂方施加压力迫我辞职。恳请中国人权组织和国际人权组织记录着他们的伟大光荣正确的非文明行为。
    可能是奥运来临的原因,可能是奥运敏感的原因,我频频接到吃饭喝茶的强行邀请,频频直接或间接地限制我的自由。国保怕我上京看奥运,我向两位领袖大人保证,我绝不上京看你们的政治奥运。
    如果是敏感日就会对我实行监控,那我许不是天天被你们监控?这大概就是中国优良的人权记录吧。
    两位领袖,您们听得见中国人民的呼号吗?那是民主与自由!
    
    胡 迪(林年锦),2008-7-25于新会过客斋,详细地址: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大泽镇北洋管理区六村一巷17号,家庭电话:750-6800412,手机:1367281756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新会自由作家胡迪被警方传唤 可能会被劳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