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8.10深圳骚乱 看08奥运纪念钞发行的奥秘/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一九九二年六月下旬的一日.南太平洋蔚蓝色的海洋和天空间,同往年一样,正在悄悄集成一个向二广登陆的季节性台风。
     可以辐射到香港、澳门、珠海、广州、东广西、大半个广东强大的大气电波在南中国上空嘀嘀飞舞…… (博讯 boxun.com)

    “现在是:11时15分.这里是深圳广播电台…这里是深圳广播电台…”
    “我是:陈X!.深圳《大家议》节目的主持人。本次空中交谈的一个主题:《您对深圳市人民政府发行新股认购表的建议和看法》。欢迎您来电XXXXXX.,同时一起就您所关心的社会热点和聚点;谈谈您的想法和建议。我们会在同一时间,将我们的谈话传播给广大听众。”
     (以下是原版录音)
    
    “您好!陈X!我是深圳的听众。首先.我非常赞赏深圳当局为预备发行新股向民间广泛征求意见的做法。这几天.我认真注意到深圳各媒体对新股发行的各种争议和建议。似乎都没有谈到重点。我想借贵台的栏目,谈一下看法和建议。”
    
    “请讲!”
    
    “我要讲的有三点。1、热量;2、容量;3、力量”
    “1、据我了解,我身边许多朋友,同事都在紧锣密鼓地做一件事:向内地收集身份证;深圳各邮局已出现由内地寄来的包裹潮;深圳的深大电话公司各长途电话营业厅日夜排起长龙。他们都在传递一个信息:要么赶紧过来;要么想方设法把能借到的身份证统统寄来。每一个深圳人在内地都有成片成群的关系,没有人不爱钱的。据我的精准情报:已有成千上万的内地人,每日正从海陆空三条交通线南下深圳。主管深圳财政的领导、贵台的主持人、广大听众们请想一想:这是多么巨大的热量?深圳如何应对?我们准备好了吗?”
    
    “很好!请讲第二点!”
    
    “2、不是预见。事实上我们已经看见内地至深圳.人与证件的巨大流量和热量。因此,深圳时间和空间的容量,就尤为突出地摆在深圳政府和广大市民的面前:几百万人怀抱同一个梦汇聚在同一个本己稠密、狭窄、有限的空间里。城市的广场、道路、公园、旅馆、酒店、餐饮业、交通、治安、卫生、环境的总容量都有限。他们来了,同本地人一样。每日都要吃、喝、拉、撒、睡、行。深圳有限的环境容量如何受纳如此巨大的数量、热量和流量?稍有差池就会引发群体不安的社会事件!深圳如何化解这个巨大矛盾?还是任其自流?深圳当务之急是立即调整发行方法。1、在原定50万张认购表的基础上按倍量扩容。2、按身份证一人一张。不得代领。以防内外作弊。3、央、省、市媒体全线透明追踪,现场实况监督。4、中央监察下移监督。5、延后六个月,待充分准备好后再予发行。”
    
    主持人:“您讲的不是耸言危听。的确是一个矛盾。您有什么好一点的办法?”
    
    “3、办法是有的!我最担心的事是骚乱!人们的期望值太高太高!你看:那五湖四海的同胞经几千公里舟车劳顿,日夜奔腾到深圳有限的公共场所。人在高密度环境,各种矛盾汇冲都会一发难以收拾”。深圳的警力只按百万人口中等城市配置的。如果当局一定要用排队加身份证群的办法,发放《新股认购表》的话!深圳市人民政府一定得向中央及广东省求援:1、速调解放军二个机械快速野战师到二线外作预备队,以防中心骚乱,二向冲关。2、速调广东三个师一级的防暴武警支队进驻深圳。并在正式发行前,每日24小时分域巡逻,控制局势。深圳得为中央;为全国;为全国人民负责。为深港安定负责。否则必生大祸。”
    
    主持人:“谢谢您的建议!我们会把您和所有参与节目的市民意见转告有关部门。再一次感谢您的参与。请留下您的电话,我们会按反馈情况把本次节目评奖向您报告。”
    
     三天后,电台来电:“恭喜您获得本次节目一等奖。请于X月X日X时X分到电台X科领奖。”
    
     奖的到来,并未改变相当自大且官僚的深圳市府僵化做法。50万份新股认购表仍按原定计划发行。
    
    八月闷热的深圳沸腾了。几百万个灵魂殿堂中央只有三个字在大跳发财迪斯科:认购表。
     政府对新股认购表的发行设定在1992.8.10.星期日上午8:00始在深圳全境几百个中行、农行、工行、建行、发展银行公开进行。
    
     八月湿热空气流推动着大有含金量的希望之风,将数百万个求表心切的人领向了八月六号、八月七号、八月八号的各银行网点。
    
    警察出动了!他们人手一根长竹竿出现在密集的排队人群中。
    对警察而言:那三天使用最多词汇是:“猫逮!(粤语:蹲下)”
    使用最多的动作是:随意改变排队的龙口、加塞及横挥竹竿。
    对数百万排队的男女众群而言:唯一的动作就是后脸对前脑的链条式环抱;最痛苦煎熬就是72个小时不眠;严重的饥饿和口渴;超越正常生理排泄的禁控折磨。
    八月九日.上午8:00时. 几百万人历经炼狱般的苦难,终于迎来了开窗发放的时刻。
    深圳沸腾了!不管是发放者;还是监察者;不论是维秩的警方;还是梦想成真的密集群众。所有的人都疯狂了,每个人都使出一切可想的招数,去获取一份或更多认购表。谁都知道:这就是纸印的黄金。。
    不过,这种沸腾和疯狂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所有的网点出乎寻常地挂出:(本发放点己全部发完)的公示。
    尽管人们经历了三天三夜车轮式疲劳战。他们的智商并没有丝毫的降解。他们在无比的沮丧和愤怒中直觉地知道:“有鬼”。号称国家铜墙铁壁的金融堡垒出现集体式的盗贼。只有很少的人在窗口领到认购表。绝大多数被几万银行职员、银行及党的监察系统人员;深圳高级党政官员;一部分维秩的警察瓜分一空。
    
    对几万国家盗贼而言:八月九日至八月十日最紧张最痛苦的,不是他们每一个的手上一摞摞一卷卷《认购表》,而是怎样在众目暌暌下,用一切可用的器具把“赃物”带出银行。
    
    我亲眼看见:有人用雨伞;用皮包;用纸皮箱;黑色垃圾袋…一脸惊鼠样地肥鼓鼓溜之大吉。没有器具的,干脆用下体藏匿“赃物”步履维艰地挪出银行,打的士而去。
    
    翌日.8.10晚18.05分.我在新都酒店附近大楼上,听到楼下建设路上有群众在怒吼。
    逐居高腑视:不多!几十个皮肤黝黑的潮汕籍青年,赤脚趿拉着海绵拖鞋,稀稀啦啦走在25米宽的大路中轴线二侧。
    很快,一条小溪般的水流变成宽阔急湍的大河,由建设路向西转入嘉宾路。右转上和平路;复向西;上了贯穿东西的深圳中央大道:深南中路向深圳大剧院广场集结。
    约二十万名群众在催泪弹刺眼呛鼻气味中和暴雨突袭下齐齐高呼:“打倒贪官!反对腐败!惩罚国贼!还我权利!……”
    
    以李灏书记为首的政府和深圳市民外地群众都是理智的。大规模的示威唯一诉求的绝对不是:高贵的公民政治。而是:金本。
    当晚.9时左右.一直从心底里充满厌恶64屠城的前国务院副秘书长(我认识李灏.多少了解他.)现在的市委书记李灏,英明果敢地用同时炸响的三弹,一举平定了中国自6.4后的第一场大规模的社会骚乱:1、宣传弹:保证严查作弊;2、糖衣炮弹:增发50万张认购表,以息众怒:3、催泪弹:国家暴力的恐吓。
    这就是:闻名中外的《深圳810事件》。
    
    弹指间十六年过去了!21世纪初叶中国历史再一次出现了与《810事件》前类似的场景:
    
    北京奥运,是一个耀眼夺目的光环。人人围着这个这个神圣的光环狂欢起舞。行行溜进这个美丽光环中八仙过海。大捞一笔。
    
    看:这扛着十四亿中国人民灵魂产权牌照的:《中国人民银行》也乘着北京奥运东风,把整个中国当成作弊的舞台,在毫无任何一种社会公器监督下,黑箱作业,自导自演;长袖善舞地发售起《奥运纪念钞》。
    
    中国的媒体很可怜。当以弊圈币而特别心切的中央人民政府,借人民和奥运二个神圣光环,启动如此重大的:国家发币行动。而担任社会监督角色的人民媒体,却被人民政府赶出“发弊的箱外”。
    媒体只是在奥运纪念钞销速即空后,才按官方舆论指南针马后炮地:喧嚷一下。其黑箱个中秘密之数,绝缘不知。
    银行吗?是党牢不可破的铁壁铜墙。媒体、大众不必知道太多。也不可能让你知道太多。这是国家机密。金融机密。
    
    国家对奥运纪念钞发售时间有明快的限定。暨每一个银行发售点窗迅速售完为永久的终止。发售的空间均限定在中国城市每一个指定的中国银行。
    
    媒体虽不能介入“箱内”监督奥运纪念钞发售的整体过程。但是在发售前,还是为央行的特殊战略,作了轰轰烈烈的前置性宣传。
    
    社会轰动效应非常好。发售前三天。中国几百个大、中、小城市,近万个中国银行发售点便出现门庭若市;大排长龙;人声鼎沸的求币现象。
    
    中国的老百姓也许是世界上最善良;最可爱;最温驯;最愚昧;也是最喜欢凑热闹;最不再乎被官方当廉价品玩耍当木偶道具的众群。
    人民公众只知道:
    X年X月X日X时在X地排队认购。
    
    全国公众绝对不知道:
    北京。人民央行总发行的奥运纪念钞张数多少?
    总量中有多少张(二分一?三分一?四分一?)奥运纪念钞属:特殊利益群体?
    中央内部的特供阶层?
    抑或以国家、外交、国防、商事礼宾名义按保密守则截流下来的份额?
    
    各省市公众绝对不知道:
    本省本市人民央行分行发行的奥运纪念钞张数多少?总量中有多少张(二分一?三分一?四分一?)奥运纪念钞属:省级市级特殊利益群体?
    公众更不知道:
    他们日夜排队等候的这家银行,会受领到多少张奥运纪念钞;他们中有没有人会想到,依据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向发币当局提出:
    1、公示每一间代售银行代售奥运纪念钞的总数。
    2、公示当日发售奥运纪念钞起始号到奥运纪念钞终止号。
    3、公示每一间代售银行的社会监督部门及在大众媒体现场架设电视全透明直播下进行发售。
    4、他们热烈期盼每一个银行分理处的窗口里出现零的作弊现象。
    5、每个窗口里售出的奥运纪念钞号码不断缺。序列号同窗外的排队顺序是相辅的。号码都是完整。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权利在哪里!只知道有一种的权利:要靠漫长的排队去获取。。
    守候在每一个发售点前的成千上万个公民知道:
    不眠苦夜里凶猛的蚊虫轮番叮咬的难受;
    长时间的饥渴和对体内排泄物长时间禁控的痛苦;
    白天头顶上那个烧烤肌肤骄阳的高温;
    夜晚突降暴雨的刺骨冰寒;
    为了不被这不断颤动的蛇型队伍甩出链接,不管是男还是女,他们得长时间象沙丁鱼罐头那样牢牢地抱拧在一起。
    一个共同的渴望:明天能得到那张绿色的花纸头-奥运纪念钞。
    
    事实并非如此。奥运纪念钞在每一个中行代售点上,很快地也很神秘地速售一空。大众、媒体根本不知道这固若金汤的银行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要整个代售没有透明进行。没有干净监督。没有数目字和顺列号张榜公布。那么,大众就可以运用一切手段寻觅、质问:
    “银行在代售纪念币中有否作弊?”
    有多少有顺列号张的奥运纪念钞在开窗代售前发生秘密转移;
    每一个代售点接到过多少党政机关权力部门、行业关系、亲友的电话、条子、密召,在开窗公售前,己在里面作了前置性的“偷盗式”的“疯狂瓜分”。
    
    据官方媒体讯和互联网消息。一张面值只有10元的奥运纪念钞现在收藏品市场上己升值了500倍暨5000元人民币。
    按照这个计算:表象上着:如果中国人民银行发行10亿元面值的奥运纪念币;实际上发行了500亿元的人民币。
    这对那些己苦苦连续排了几天几夜队未买到奥运纪念钞的受骗者们而言,是不愉快的,己有人拟向地方法院起诉中国人民银行。
    
    我不知道:中国人民银行在本次发售奥运纪念钞活动中,有没有特惠中国的公、检、法和中共的纪委、监察局。
    如果法院不受中央及地方一级政法委的干涉,法院就不会拒授公民起诉中国人民银行。
    因为,随着各种法律法规的出台;随着社会多种矛盾的对撞。民告官在中国早己不是什么新鲜事。那么人民银行既然扛着人民的金字招牌,人民就更有理由向法院控告人民银行了。
    是的.径内部管道得到奥运纪念钞的一些人和靠排队从窗口获得奥运纪念钞那些人,都为自己的高明和幸运而喜悦。这个小群体自然会以“狐狸和葡萄典故”去嘲讽那些未获得奥运纪念钞的社会大众异议人士。
    事实完全是另一会事。奥运纪念钞事件己从一个简单的货币问题上升到政治问题。不奇怪!正如内阁副总理大臣王岐山所言:金融也离不开政治。金融乃政治。政治是拥有绝对暴力的绝对解释权。
    事实就是主撑中国十四亿人民金本命脉的少数人,利用奥运并盗用国家的名义,作了一定程度的;有一点公售掩护的;而对大多数奥运纪念钞的处置进行了严重舞弊的社会事件。
    这是一个涉及社会公义与国家公权力有否异化的问题。
    我相信:民间起诉人一定会在起诉书中要求发币方举出以的证据:
    
    一、 中国人民银行的确是中央人民政府唯一授权的货币设计;货币印造;货币管理;货币发行的单位。全部的央权在宪法上实质是人民委托的代理权。银行只是央府的一家委托单位。而不是国际奥委和北京奥运主办单位:中国奥委会的委托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发售奥运纪念钞活动应考虑到整个国民的需求,否则,就是:越位、越权。
    
    二、 有否公示?1、公示总发售量?2、纪念币由起始到终止号码?3、发售有否按照省市区域总人口的百分比来配置?
    
    
    三、 有否媒体及其它社会公器的监督?监督的方式?
    
    四、 有否发生过银行窗内瓜分行为?
    
    
    这些,都需要中国人民银行一一举证。如不能举证,将承担不举证的严重后果。
    
    在现有的国际金融资讯秩序下,人民央行完全不是愚笨的金融单位。而是拥有一切制造货币资源;拥有一切现代手段的金本组织。在A.全透明发售;B.半透明发售;C..不透明发售的选择上?
    央行完全可以选择A!为什么选择C最坏的一种?这就是奥运纪念币的奥妙。
    
    在我看来。国家在发售奥运纪念币前完全可以做到以下:
    
    1、 中国是一个户口制管理很严的国家。国家撑控着全体国民详尽的户籍信息资料。为体现人民性,全民性。央行本可按户籍家庭配置购币指标。凭一个家庭的户口簿购买一张奥运纪念币。如按四个人为一个户籍家庭为计。中国大约有3.2亿个家庭。即发售3.2亿张面值32亿元奥运纪念币。如果按照国民十四亿人口每人可购一张拾元面值的奥运纪念币统计:才不过140亿面值的奥运纪念币。140亿这个数字与央行每年每次发行的200亿;500亿;1000亿记帐式国债比还算是小的。国家既然将人民这个符号,戴在这个拥有国家印币权的银行头上,并以《中国人民银行》的名义承揽发售奥运纪念币的任务。就完全应该普惠到全体国民。换言之:国家的一切政治和经济产权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国家在绑架了十四亿人民的精神和物的产权基础上,将原本属于全体国民的财富,假借人民排队认购这个鲜活的道具,将大部分的奥运纪念币,不透明;不公开地分配给那些根本不用排队的少数特殊群体。这就是:《国家盗窃与国家犯罪》。
    
    2、 奥运纪念币看似一般货币的兑换。实质是还具备另外二种功能:1、国家向人民派送红包;2、国家以牛奶兑水的方式向整个人民币体系膨生金融泡沫。因此,国家有一切理由向社会公示:奥运纪念币上市总量和奥运纪念币完整的序列号管理、登记、发售背书约定,以杜绝任何腐败的可能。堵塞一切作弊的空间。
    
    
    3、 另一种情况是:国家认为:事关国家外交国事礼仪,需要截留三分之一的奥运纪念币,当作印制国徽的特别红包备赠列国友人。那么另外三分之二的奥运纪念币,是否应该以公示方式;向每名领有身份证的公民派送一张登记背书的奥运纪念币认购抽签表。用公平抽签方式,决定谁中号可以认购。谁不中号就退出认购。这样做,人民还用上去漏夜排队吗?
    人民媒体应该象进入任何一个热点、焦点、重点空间采访那样,将整个监督前置进人民银行的整个发售工作。而不是发售完了以后,把人民央行发售奥运纪念钞的国家行动,同奥运喜讯捆绑在一起并当成锦上添花新闻报道的媒体。并不能收服大众智慧。
    
    我相信,真正关心国家宪政命运的仁义公众,会顺藤摸瓜。最终又探出一个源头:制度。一切乃制度所然。因为,制度总让少数人绑架大多数的权利。制度的核心:罪恶。
    
    制度总让同一个邪恶妖魔,不停地更换新衣,同这一类卑劣伎俩舞弊人间。
    
    与《810事件》相比,除了以下不同的三点外:1、金本的发行权完全上移中央。而非地方政府;2、没有为此出现大规模骚乱;3、出现严重异议。但用司法诉讼解决。其它十分相似。
    
    十六年过去了!我仍保留着当年的广播录音和全程跟踪采访的纪录。我本不再愿旧事重提!无奈的是:国家又在旧病重发!我不得不提。
    今天.国家以如此老旧手段发行《奥运纪念币》。让我的身心重返十六年前一幕幕真实镜头:
    
    “MISS.JULY!过了罗湖吗?听讲:那边有料呀!小心点!”
    “喂!先生:我是香港X报的记者…请问……?”
    
    “快!快上车!按XX方式左臂系上毛巾…按训练方式使用催泪弹…”
    
    市委大楼灯火通明。
    楼外吼声如雷;
    楼内会议厅上乱了方寸的市长郑良玉,正在泪涕交横中捶胸顿足地哭嚎:“怎么办?…怎么办…?我们怎样向中央交代…”
    拱圆型的会议桌前伫立着:李灏、厉有为、朱悦宁、李广镇、李荣根…一行市委领导。
    
    楼下大院前后近200亩花园草地上:右膝盖柱在地上;左腿朝前弓着特命的近千名武警官员正在严阵以待。以防群众冲进市委大院。
    
    为躲避催泪弹弥漫呛人的烟雾,前锋数千群众撤离到原特区报社大楼向北后侧通道上。
    群众中有人认出了我!“XX!你上去说几句!”我跳上一个高台,在强烈的肢体语言配合下,作了很简短的演讲:
    “市民们!此时此刻的我们都很悲哀!也很愤怒!有一点将被我们和历史永远记住:今天中国出现了三个第一次: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民族第一次见证到,这个国家第一次用人民的外汇,向洋人进口催泪弹;第一次投掷的对象,竞是他的人民。人民起来!人民万岁!”
    群众鼓掌!
    
    打开原始广播录音:“这里是XX频率…这里是深圳广播电台…深圳《大家议节目》我要讲的…热量;…流量;…能量…环境容量…”
    
    事后,一位我根本不相识的电台工作人员打来电话:“您是对的!三角洲许多听众打来了电话,让我们向您转告说:您是对的。…”
    我复:“许多平凡的常识都是对的。而有又许多悲剧,全起源于一帮狂妄邪恶的人企图用非常规手段去改变政治的常识。…”
    
    回望十六年前,审视今天,我们仍在老路上打转转!说明了什么?
    亚笛多星
    OOF》2008.7.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探究奥运纪念钞背后的奥秘
  • 公众是否应该有权知道600万张奥运纪念钞的去向?(图)
  • 网友爆北京奥运纪念钞是错币:天坛在上坛顶在下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