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的学者文人—悼红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来稿)
    首发
    司马南最近跟《南方周末》死劲的耗上了,而且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大有不把南周拿下誓不为人之势。南周好像很尴尬,无法正面回应,只能在网络上进行回击。要是登在了南周报刊上,那可能就把司马南这个鹰犬乐个人仰马翻了。
     (博讯 boxun.com)

    有人骂名人出名,骂的痛快,赚来眼球,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而司马南的路子则是骂南周,好似全中国人都没有发现南周的狼子野心,被他司马南发现了,大有抓辫子、扣帽子的文革遗风。思想之左,左的可怕,用这样的思想去看如今的媒体,我想他司马南大概会吐血而亡了。要知道,现在是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而不是30年前的中国。这要是30前,南周被他这一番挑拨,肯定下场会很惨。
    
    中国有个传统,要打压某个人或者要搞一场运动的时候,会用一篇社论或者署名的评论员文章来挑起。现在在传媒如此发达的今天,要搞以前的那些阴谋诡计似乎很难得逞了,不过,他们仍然会用这种方式,只是手段更隐秘一些,路子走得更吊诡一些罢了。
    
    从北京晚报上对长平的抨击继而发展到现在的南方报系,似乎有一些幕后黑手在操纵。而司马南的行为,也让人感觉有些匪夷所思。类似这双看不见的手,在操纵余秋雨的含泪大文时,也若隐若现。短短几十分钟,国内各大门户网站上全是“余大师”的含泪了。而司马南的文章在网络上也大行其道,幕后推手之能量可见一斑。
    
    中国的这样的伪学者太多了,都值得专门搞这么一个命题去进行研究一番了。中国的学者,基本丧失了学术良心,站在各自的利益蛋糕上大放厥词。他们不再俯首去安心做他们的学问,也不搞他们的科学研究,他们挂个头衔搞个项目,然后四处屁颠着去拉赞助,要经费,谁给他钱他喊谁大爷,十足的有奶便是娘的嘴脸。
    
    股市大涨,他们喊,百姓要救市,他们喊。房价上涨,他们喊,房价下跌,他们也喊。喊出来的是什么呢?凡是不利于当权者以及利益集团的,他们全部反对,凡是损害百姓利益,让权势得利的,他们四仰八叉的支持,还要摆出一大套的理论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这样的学者,算哪门子学者?被金钱利益收买了的学者,说出来的话谁会相信?
    
    中国的专家学者,能站在台上喊的,能坐在主席台上吆喝的,基本可以不去理会了。这些人已经没有了起码的道德良心,他们只为君王唱赞歌了,哪会为我们百姓说几句人话?真正有良心有道德的专家学者,在这个体制内,好像并不吃香,因为他们没有那些人的善变嘴脸。他们的文章,也很少流传开来,更多的学者现在的态度是充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面对如此强大冷酷的体制,只能是无能为力。
    
    凡是体制内吃香的那些学者,学术上没有什么造诣,科研方面也没什么进展。打着教授的幌子,招摇过市。余秋雨,这个虚伪的自诩为有文化的人,现在的嘴脸也终于逐渐的明朗起来了。从他含泪劝告失去孩子的父母的那一刻起,我知道,他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良心,成为一个十足的御用文人。一个道貌岸然、向来以“善”为本的余秋雨,那段不光彩的历史,也被人揭露出来。同样的文人,还有张贤亮,他们要么否定历史,要么编纂历史,欺骗人民,可惜历史是不会撒谎的,无论你如何的舌吐莲花,都遮掩不了你曾经做下的事。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_(博讯记者:悼红轩主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怨如水,易疏不宜堵—悼红轩
  • 无条件支持麦凯恩当选/悼红轩
  • 【悼红轩】吃了人家的嘴软
  • 我们的心里都有一杆秤:披露几起重大事件/悼红轩
  • 午夜随想、、、我一直在犹豫/悼红轩
  • 我不会去哀求,也绝不会摇尾乞怜/悼红轩
  • 瓮安事件反思: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悼红轩
  • 南大碎尸案终极设想/悼红轩 (图)
  • 瓮安事件与政府公信力的缺失/悼红轩
  • 瓮安事件之我见/悼红轩
  • 悼红轩:关于范美忠(范跑跑)事件的另一种思考
  • 卸下钳制思想的锁链——悼红轩
  • 是谁给你权利慷国家之慨?——悼红轩
  •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起源/悼红轩
  • 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危机/悼红轩
  • 六四随感——献给六四逝去的先烈/悼红轩
  • 关于《几千个孩子的生命呼唤你们的良心》一文/悼红轩
  • 时评:生命没有贫贱高低之分/悼红轩
  • 关于我个人的人身安全问题/悼红轩(图)
  • 悼红轩:为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9(结束篇)
  • 瓮安事件之我见—悼红轩
  • 有隐情?宣传部开始压制媒体和网络讨论南大碎尸案/悼红轩
  • 让人毛骨悚然的南京大学碎尸案/悼红轩(图)
  • 我们的青天大老爷来视察民情-悼红轩
  • 中共官场现形记/悼红轩
  • 村支部书记在任最后一天被村民严刑拷问/悼红轩
  • 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拜谒中山陵/悼红轩(图)
  • 抗议中共网狗们的恐吓,声援悼红轩主人!
  • “悼红轩”内幕:耿庆国曾经给温总理写亲笔信预报这次汶川大地震
  • 乱七八糟的生活【悼红轩】
  • 我们要保持高度一致-悼红轩
  •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自己的选择-悼红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