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交响曲:中央和地方的猫腻乐章/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间尔虞我诈的政治猫腻何时止?

     (博讯 boxun.com)

    
    统一乎?分体乎?
    
    以版图而言?中国似乎是统一的。
    你看:大陆、台湾、西藏、香港、澳门地名前面都冠以中国二字。
    将中国台湾、香港、澳门的社会模式对比看中国大陆:一统的机制仿佛更严密、更完整、更纯粹。
    毛泽东时代一统的专制;一统的宪法;一统的国防;一统的财政;一统的税制;一统的司法;一统的吏制…从形态点看:中国大陆比凯撒更凯撒;比古罗马更罗马。
    这个强大的一统模式,于1979年被世纪矮人邓小平用改革的石锤拦腰击碎。
    让我们一一盘点:
    一统的中国公社农业,被解体成为:以户为单位的纳税农业。
    一统的中国国家企业和集体企业重新洗牌,逐渐变成了央企、省企、军企、和更多零散的个企与私企。
    一统的国家医疗保障体系变成了国家和地方财政以医谋财的工具。
    一统的国土不断以减号再减号再递减缩小的方程式,成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切割、瓜分、哄抢、私授、盗卖、寻租的唐僧肉。成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第二卖血式银行;第三偷窃式财政。
    一统的国家高等教育机制也异化成:用教育掠夺民脂民膏的模式。
    原本一统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各省原住民的矿藏、森林、陆基石油天燃气、铁路、公路、邮电、有线通讯、无线通讯、航空港、海江河码头、重型大型及军工托拉斯企业、海陆空运载工具这些绝对资产等全都归了老共的中央国务院《国家资产委员会》简称国资委。现名:《国家改革和发展委员会》。
    只有极少部分割给了地方政府。
    
    所幸的是:中国大陆一统的专制;一统的宪法;一统的国防;一统的印钞权;一统的税制;一统的司法;一统的吏制并没有发生结构上的改变。否则,专制中国真要全面解体了。
    
    摒弃中国人固有的自欺自恋心理陋习。以事论实:经济结构解体和人民共有财富的解体,早在三十年前已经开始。20世纪90年代江泽民时代是一个高峰加速期。这个空前残酷;绝对不公的“解体”二字,被惯以偷梁换柱的邓小平发明的:“改革”二字所代替。
    由1979年至2008年的三十年“改革”历程看:改革就等于:掠夺、盗抢、偷卖、瓜分、解体。
    中国政权史无前例的腐败就是搭载:由邓小平作理论设计;由江泽民大力制造实践的《改革号》乌鸦快车泛滥成灾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经济和政制完全一统的中国事实上已分裂成:完全不一统的经济模式和相对一统的政治架构。即中国的此半壁江山与彼半壁空间是不对称的。这是个危险的无良好终局的游戏。最终为这个国家愚蠢游戏悲惨结局付帐的将是:一直蒙在鼓里的人民。而不是盗了!跑了!藏了!溜了!享着金山银山的特权阶层,红色贵族。
    理论与实践对号入座地告诉人民:一统的中国早己不再。名为统一!实为分裂的中国己不是危言耸听。
    
    不信的话?请天下看客允许多星再用更惊人的事实讲话:
    
    尔虞我诈的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的猫腻游戏
    
    经济解体后的中央政府再也不能象毛时代那样任意榨取各省人民的财富和资源。中央政权的头颅,只靠能五样东西输液供氧:1、枪杆子;2、专制国家的意识形态;3、谎言;4、印钞权5、猫腻。
    经济解体后的国家头部归中央政权;头部以下的国家躯干属各省政权。
    中央政权头颅以下的各省躯干早己断根、断水、断血、断奶。暨:由各省集成的中国一统舰队的旗舰是中央。
    
    而供给各省船舰运行的盘缠、银两、资本不由旗舰的中央负责,而由地方政府自己筹措。
    这又衍生出一个更不一统的让中央即干尬又蒙羞的政治局面:
    
    一、 有头无身的中央对有头有身的地方得有分寸。
    二、 地方政府只在政治形态上勉强认同中央政权威权。接受中央对省长省委书记这一级“钦差大臣”的任命。愿意按照央地二府协商方式,在地方财政盈余数目字基础上,确定多少财政进贡中央的契约。在这个意义上:中央同各省间的关系实际上就是一种社会契约关系。是一种类同于《中国物权法》的《政治政权法》萌芽之初形。
    三、 作为中央,他将默认各省及各省的经济自主和经济合作。允许各省以自己的地理资源和地理位置,开发资源及配置资源。在确保民不造反的前提下:中央默认各省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功夫为地方自筹资金。包括中国地方政府普遍的以地换金。
    四、 由中央派遣到各省上任的书记其核心功能表现在二个方面:甲、为中央盯住所在省里的钱袋子;乙、用中央授与的刀把子紧紧盯住所在省的官民,有无不服从中央威权;有无颠覆、独立、叛乱的迹象。尤其是广东、福建和新疆。为所在省按期按约定的数目字上中央财政进贡保驾护航。
    
    中国有几句老了掉牙的话:“君臣有样相互学;上梁不正下粱歪。”
    中央政府用改革这个超级口袋把各有人民奋斗积累了三十年70%以上的国有资产占为己有。仅把不足30%的破铜烂铁资产丢给了地方政府。
    改革前中央政府以国家财政总承包人角色包揽了全国各省的财政。括工资、医疗、福利、住房、教育、就业、养老。改革后的中央政府只抢钱袋子,将供给全国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总义务,一古脑地甩给了各省地方政府。
    
    这一下各省政府真的傻眼了!心寒了!消极了!
    真是,抢奶的孩子都会哭:
    地方政府大呼!中央的总书记,国务院的总理大臣:为什么给咱们断奶?是狼来了吗?中央不供奶!地方如何认同中央威权?中央不输血!岂不是制造国家分裂?
    就你会哭吗?老共中央就不会哭天抢地的吗?
    中央政府也向地方政府大倒苦水:要支持中央!理解中央!相信中央!服从中央!看:中央政府要供养那么多那么多的部门。
    强大的外交、国防要钱!庞大的共产党中央党务阵营、宣传兵团、监察系统、高干特供营盘都要钱!国家那么多司法、检察、警察、内务安全系统也要钱!中央国家机关、教育、科研、国家基础管理部门更要钱!国家的外援与向海外渗透都要钱!连人民议会的橡皮图章举手机器和政协统战的花花肠子,也要大把大把的钱!
    
    这钱不是取之于各省而用之于国家的吗?这钱难道飞到天上去了吗?
    
    连吃哑巴亏的地方政府绝对不敢象20世纪20年代讨袁前的各省强人敢通电声明!公开登报谴责中央。
    他们知道:一只地方的胳膊拧不过中央小腿。几十只地方胳膊也拽不过中央政府的一条大腿。
    威权的中央吗?他有四样金刚法器稳操胜券:
    1、中央在各省各市的驻军司令;这不好惹。
    2、中央的帽子工厂随时会扣上一顶:全国一盘棋;地方听中央的帽子。
    3、省长书记的升降权。
    4、中央调查局对每一个省部级以上官员小辫子:“特别问题”的撑握。
    
    好!明的拧上过,咱就来暗的吧!
    本己见底且处处透支的地方财政,用什么来供养同中央一样完备、齐全、浮肿、庞大的党政人马?
    中央的大话、社论、公报、精神和空气能变钱吗?
    在这个金本年代。没钱即卡壳;缺钱即休克。那么钱究竟从那里来?
    被中央政府搜刮的国税和地方政府压榨的地税己够高了。再往高调无疑是:竭泽而渔。百姓揭竿!
    
    邪恶之妖总在关键之时把邪恶的智慧,带给了燃眉之急的地方政府。
    此公就是:为各省地方政府杀出一条卖地筹钱的血路。时任20世纪80年代后五年的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先生。
    他是中共几千万地方官中最早、最全面谋悟到:《土地财政》并大胆尝试拍卖国土的第一位官员。
    以地换金的潘多拉终于打开了!
    从此.一向如干枯沙漠原野上无比饥渴的枯瘦骆驼型地方政府,找到了一泉解百困的资本源泉。
    
    地方肥发了!东南沿海的地方政府更肥发了!
    
    深圳打头阵!二广跟着走!闽浙尾随上!全国一起上!
    
    我在2000年送新华社《波光下的堤穴》调查通讯中向中央大力呼吁:
    一、中央与地方要尽快从政制根基上进行良吏改革。
    二、为强化中央的一统集权。中央要包揽全部的地方财政供给。
    三、买地财政会毁灭国家。
    四、买地财政必引发中国社会全面腐败的危机与动荡。
    五、地方肥发了坐大了!对中国中央一统权威是一个不好的指标。
    六、地方政权卖地款不上交,不由中央统一惠民,同卖国没什么二样。
    七、中国每年的8%的GDP增值,有一大半是靠卖地财政拉动的。土地不可再生,总有一日土地会卖空的。土地卖空后,政府的财政就会枯竭。政府为了生存必用非常手段掠取人民的积余…人民不干…革命就会爆发…中国人民又将沉沦进不知止于何年?亮于何年的浩劫苦海之中!
    
    从2000年起,全国各省地方政府的买地财政收入是6000亿。
    从2000年至2007年买地财政收入年平均增幅为35%至40%之间.粤、闽、苏、浙四省的增率更高一些。
    
    据官方资料披露:自2000年至2007年.七年间合计的各省官员直接与间接违法乱纪腐败案件中,同土地有关的案件占总案件的75%!这是万分之一都不到曝了光的明案。其他举不胜举未曝光的暗案呢?
    
    对此,垄断着国家庞大资源的中央政府是头疼的!人民是焦虑的!
    
    据悉:中央政府的几大智库先后提出:中央必须扼制、绝缘地方买地财政。这也是维宪的需要。因为:宪法初始律定了国家对领土与国土的占有权;支配权和保卫权。
    地方政府不得再以买地维持党务及政务运作。说透了:买地权垂直上缴中央。国土资源权统归中央。全国各省的国土厅、局、所象各省市海关一样由中央直辖垂直领导。
    
    朱镕基的央府和各省府间进行了艰辛漫长的拉锯式谈判。
    地方政府同意中央的要求:地权上移。但有一项要求完全可击溃中央代表的交换条件:地方财政庞大的赤字由中央政府全额包干。
    中央不干。这不是变相的敲诈吗?国家实在太大了。官吏的素质太差了!泥菩萨过河的中央那能载的起沉重的地方政权!
    于是中央指使他的著名学者并借他的媒体中央军,向各省喊话:
    要求地方政府紧缩财政,大规模精兵减政;裁减亢员。不要大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
    
    不再吃素的地方政府官,也请地方学者先用南方媒体地方宣传军,用三分嘲讽七分理据的声腔。反击:中央的舆论:
    1、 铜镜有二面;正人先正己!机构重叠,人员庞杂是中央政府的顽症。中央先把自己整好再整地方。
    2、 中央的形象工程比地方更多。代中央操办许多大型国家工程都有中央第一代二代太子党和现任高官子女的身影。难道只许央官烧金;不许省吏砸银吗?
    3、 中央政府要求地方节俭的政令朝东;而中共中央组织部要求地方官跃出辉煌的实景政绩的党令又向西。到底听那头?
    4、 地方政府的土地权上移归属中央!谁又为更腐败的中央政府官员注射了万能防腐针?地方有鼠。中央就没有四害了吗?
    
    谈判的终止,是以中央的妥协而告终。中央仅得到了一点点体面的收获。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土地管理权划出了一条分界线。到省为止。
    地方土地的异动与出让收入由省级政府报中央备案。除军事、国防、原属中央土地产权的其他一切土地的处置权及收入依旧的各省所有。
    
    这是一条相当无奈的界线;一条国家行政分裂的界线;一条央权衰弱;地权膨胀的界线。一条井水各汲的腐败分水线。
    有了这条线以后。得意忘形的地方政府更感到:天高皇帝远了!
    
    由此推论:省级政府同市级政府;市级政府同县级政府关系同省权与央权的界线是一样的!他们间也有一条权力的界线。
    名为一统;实为分治。党权、政权、财权、地权、警权、商权、人事权都是:“划界而治”。 这种:“权力空间上的划界”是荒唐自欺的。
    “划界”划出了中国每一层空间每一个领域里的灰色地带。这是一个央权、省权、市权都直接作用不到的朦胧地带,这个地带的空气、水、温度、湿度、暗度、灰度最适合中国几千年官吏腐败的不朽种子蓬勃生长;开花蔓延。这也是中国政府对万恶的腐败源泉无法剪灭的本原。
    
    这不是一种中国特色的猫腻吗?
    地方政府:通过卖地这管针头,从这个国家腹部里抽出的血,源源注射并滋润到这个国家头部。这就叫:中国GDP!中国加油。
    中央政府:通过印钞票的抽血机和滥发成百上千种证券这台抽血泵;无节制无羞愧地透支末来!并将沉重的天文数债务,甩向我国人民末来100年子孙后代。
    有人讲:不是中国人的问题。是中国国情驱动的制度问题。我认为就是人的问题。是这个人为的制度让中国产生形为一统;实为自治;实为分裂;人祸纷纭的局面。
    这就是中国国家主义的写实。他的终端是毁灭。是在劫难逃的宿命。
    
    我们试想:这种无耻的猫腻游戏今天就让他制止。取消土地财政。正式立法:严禁地方政府以土地换取的金钱去供养口大如天的党务和政务。情况会如何?这不是割断了地方政府的肠子吗?。这不是意味着:地方政府的心脑、肝脏、肾的衰竭?
    
    再换另一种设想:假如地方可用的土地明天卖光了!土地资源象碳化氢石油、煤一样枯竭。约二千五百多万的地方党政人员的基本工资、各色开销、党政成本…从那里来?内煽革命?外行扩张吗?
    
    央府和省府间的拨河,还在明争暗斗中紧张进行。
    
    反腐防腐的民主力量和拥腐爱腐的专制政权的拨河也在剧烈地进行中…
    
    不管谁胜谁负,个中的一些奥辛、阴谋、猫腻人民一定要探究个明明白白!
    
    要改变央权同地权;政同党;政同军;党同军之间尔虞我诈相互扯皮的“中国特色猫腻”。说来做来并不十分难:首先中央要正大光明。由真正意义上的人民议会和真正自由独立媒体共同监督:国家必须从政权到财权实施:党政分家;党军分家;军政分家;议会及司法与党分离。绝对不得一根神经连到底。
    最重要的是:按照文明之国际惯例。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必须稳、准、快地退出中国财政;退出公务员体制。按照标准宪法:一切政党活动不得凌驾于宪法。一切政党的生存、发展、运行不得占用人民财政。军队、警察与一切地方武装不再效忠一个政党而应归属国家效忠宪法。
    为配合历史与国家共同和谐优化调整:
    尽快拟定并颁布以下十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参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金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部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资源产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共产党离政人员的过渡安置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保护法》。
    
    法律是一道穿透一切尔虞我诈的理性阳光的辐射;是一切社会人相互合理行为的约束。
    法律拒绝一切隐讳的权术;排斥来自一切团体间的猫腻。
    
    人民与历史断然期望:当今的中国元首、总理、主席、省长、部长们是今日中国政治舞台上最后一批喜欢藏匿在阴暗里兴风作浪的猫腻高手。希望转型为:开明、阳光、民主、大公、用法律开道的政治家。
    一统很好!不论你是猫腻高手?还是真正的政治家!先将自己的华美的言辞与亲民无私的行动;内在的灵魂世界和外在的身体力行统一好!
    猫腻真的不好!那是旧中国阴暗市井里弄中,最丑陋、很屑小的一种行为。
    
    高尚的政治蔑视猫腻。
    
    史料的坐标是有的:老共的原教旨鼻祖马克思恩格斯从不搞东方式的猫腻。列宁也不搞。只有斯大林、毛泽东、蒋介石、东条英机、希特勒喜欢搞。
    
    为什么?还是一个不能一统的问题!一个在人格、意志、道德、价值观、行为、欲望都不能用文明、理性协调完美一统的问题。
    
    
    亚笛多星
    OOF》2008.8.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礼仪之邦不礼仪的特写:刻意丑化美国队/亚笛多星
  • 布什的难言之隐!/亚笛多星
  • 十座铁墙阻挡中国民主/亚笛多星
  • 北京开网有效期别低于一支可乐/亚笛多星
  • 奥林匹克盛会:扎起黄丝带 达赖喇嘛快回家/亚笛多星
  • 舆论拨河 正在中国警民间进行/亚笛多星
  • 让老人回家——达赖喇嘛39年苦旅是国家耻辱/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总理大臣轮番唱好股市 央行国资为啥静如处子
  • 杨佳事件:心理专家李玫瑾心理残缺由谁医/亚笛多星
  • 由8.10深圳骚乱 看08奥运纪念钞发行的奥秘/亚笛多星
  • 由杨佳案:简述中国警察暴力的起源/亚笛多星
  • 杨佳与沪警 都是输家没有英雄/亚笛多星
  • 杨佳袭警案:十项检方无法隐匿的疑点/亚笛多星
  • 还原杨佳袭警前的交锋/亚笛多星
  • 从洛杉矶瓮安暴动看中美国系列差异/亚笛多星
  • 黔藏本系王胡府 锦涛骇浪动狼烟/亚笛多星
  • 击鼓传花中国加油 断肠总理冷水煮蛙/亚笛多星
  • 韩寒起风丹青鹰旋 国雀张口又来炮轰/亚笛多星
  • 中美对话 香槟酒樽里的探戈/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