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堂哥去劳教
请看博讯热点:劳教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在我故乡巢湖的乡野
      堂哥在青年中出类拔萃
      干起农活像拼命三郎
      英俊的相貌比赵云还美
      那时我总是追随他的周围
      后来堂哥被逮捕劳教
      这个故事是一部乡村传奇
      
      那是七十年代末期
      堂哥比我的童年大十多岁
      他高中毕业回山村务农
      很快就当了生产队会计
      晚上他在队部记工分算账
      我也在他身边做功课复习
      村中的一帮青年也常来玩
      他们都听从堂哥的主意
      常常我看书困睡中醒来
      青年们出外将瓜果摸回
      我吃够了便被送回家里
      堂哥经常带我出去干活
      我们放牛看瓜捕鱼挖荸荠
      
      堂哥与村里一位姐姐好了
      但这事只有很少人知道
      答应为他坚守这个秘密
      我也成了他们俩人的电灯泡
      白天姐姐看我在她家门口转悠
      便找借口离开父母往外跑
      我悄悄带她到油菜花田
      便在桥头为他们站岗放哨
      晚上姐姐告诉父母到姐妹家玩
      半路转道到了队部会堂哥
      我在隔壁一发现敌情便学猫叫
      姐姐虽然没有上过一天学
      却在故乡周围最美丽妖娆
      两条长长的辫子甩在背后
      蓬松的刘海下大眼睛黑又俏
      苗条的身姿如垂柳摇摆
      却文静娴雅羞涩地低眉笑
      我人情未解但喜欢他们俩好
      帮我做作业还给画书糖果犒劳
      
      那个年代的乡村不同如今
      谁料想事情的发展太伤情
      突然村里传开堂哥的坏名声
      说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父母问我一点也不明白实形
      未受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更可怕的是同村同姓同辈分
      姐姐被关在家里不与外人联系
      堂哥也整天藏在队部不出门
      很快县里公安员来到村里
      堂哥在一天中午被押走受审
      母亲带着我送出村外很远
      说堂哥太糊涂姐姐家没有好人
      我搞不清大人世界的规则
      只是为一下子失去堂哥悲痛
      我乘没有人时去姐姐家探看
      她告诉我是她父母做的主
      害了堂哥她也将被嫁到圩村
      父亲从大队医疗室回来
      我听到说堂哥被判了三年劳教
      押送本省宣城南湖农场服刑
      
      而今我在异地追怀童年
      堂哥的事情至今也不明朗
      还能找当事人揭开旧痛么
      何况我漂泊沦落无颜回故乡
      那时母亲常说我太淘气
      有堂哥管我是帮了她大忙
      我也常梦到堂哥回来了
      带着姐姐沾一身油菜花香
      但姐姐在很快便出嫁了
      我看到她冲我摇头流眼泪
      终于下到了水圩区做新娘
      三年后堂哥刑满如期归来
      很快被乡亲们推选为生产队长
      那时我已去上中学不常回家
      有一次碰面说起姐姐的情况
      他说怪自己太冲动害了她
      劝我读好书离开家乡到外面闯
      堂哥独身了十多年
      后来与寡嫂结了婚
      将兄长的孩子抚养成长
    
      2008-8-15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那次大力寺水库别离
  • 槟郎:悼念贾植芳先生
  • 槟郎:狱中看奥运会
  • 槟郎:今夜我只有你
  • 槟郎:凉山到东莞的童工
  • 槟郎:怀念住防震棚的日子
  • 槟郎: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 槟郎:记汶川地震
  • 槟郎:0八年春时事之我见—答乌有之乡网的采访
  • 槟郎:中年记兴
  • 槟郎:油菜花的故乡
  • 槟郎:我是棵笨拙的野草——致蔡楚
  • 槟郎:春雨里牵挂圣火
  • 槟郎:小诗二首
  • 槟郎:一袋奶粉
  • 槟郎:叹胡佳
  • 槟郎:我的奥运梦
  • 槟郎:达兰萨拉的尼娜
  • 槟郎:藏女尼娜
  • 槟郎:易村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