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昂旺隼祖 文吉 :汉藏和谐的楷模--刘文辉将军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7日 转载)
    
    汉藏和谐的楷模--刘文辉将军
    
     作者:昂旺隼祖 文吉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群雄并起。刘公文辉,四川大邑普通农家后代,保定陆军学校一名普通学员,在乱世中迅速崛起,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
    
    1934年5月26日,刘湘、邓锡侯等在四川乐至召开“安川会议”,组建安川军,旨在联合消灭刘文辉。6月6日,刘湘挥戈西进,刘文辉遭到了田颂尧从川北调来的军队的进攻。6月下旬,刘文辉扼守犍为、乐山、井研、仁寿一线,与刘湘血战于荣县、乐山之间。7月上旬,刘湘攻占了井研、仁寿;邓锡侯反攻毗河,对成都形成夹击之势。独力难支的刘文辉无奈地退出成都,守护岷江防线。然而岷江防线并非固若金汤,旋即被刘湘联军突破,刘文辉部迅速土崩瓦解。8月,大势所去的刘文辉退守雅安,凭河防守。28军杨荣向跟至驻兵雅河,炮击雅安。一枚炮弹落入雅城附近,正中刘文辉的烟榻,伤亡一人,所幸是刘文辉当时不在场,得以幸免于难。联军环攻不已,刘文辉率残部退守汉源,陷入绝境,这时在汉源崇山峻岭中值遇了昂旺朗吉堪布……
    
    
昂旺隼祖 文吉 :汉藏和谐的楷模--刘文辉将军

    
    川康边防总指挥、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将军,1939年8月在康定。
    
    刘公文辉,字自乾,1895年1月10日出生于大邑一个农民家庭。刘公少年习武于河北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壮登帅位,历任川军营、团、旅、师长,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军军长,国民四川省政府主席,川康边防军总指挥,川康绥靖公署副主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兼西康政府首任主席。1932年春,二刘(刘文辉、刘湘叔侄)内战开始,刘公不敌,兵败彷徨,无计之时巧遇色拉寺拉穰巴格西昂旺朗吉堪布于汉源崇岭之间(时昂旺朗吉堪布奉颇邦喀大师及康萨仁波切之命来汉地弘扬宗喀圣教),问及今后,昂旺朗吉堪布为之决疑,瞩其退守雅安,保全实力,刘湘大军自会退兵,后果如言而验。刘公于是对昂旺朗吉堪布顿生信心,遂迎堪布驻雅安弘扬佛法,从此刘公偃武修文,并偕夫人杨蕴光在堪布上师座下皈依三宝。
    
    1935年,刘公就任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长(1939年1月1日就任新成立的西康省政府主席),开始全心全意治理西康地区。当时的西康,佛教信徒众多,地方民族色彩浓厚,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均与宗教有密切联系。其地民族之强,民性之悍,气候之寒,地力之薄,然能生养相安,民族和睦,非土司头人之淫威,乃佛教潜移默化之效。至于当地的知识分子阶层,慎思明辨,探求真理,牺牲自利,救度众生,更为之特殊精神。
    
    刘公深感要治理西康之政,必先整理康区之教。于是全力推行德化政策,特礼聘昂旺朗吉堪布上师长驻西康,整顿西康佛教,并以教辅政。刘公在治理西康二十二年间,精心经营,促进了民族之间的友好交流、安定团结。
    
    刘公虔心佛法,视师如佛,如理依止上师。昂旺朗吉堪布上师每次返拉萨谒见颇邦喀大师,刘公如法行广大供养,供养金额不可计数,刘公曾多次供养拉萨三大寺僧众和诸多高僧大德,当时三大寺每个僧众都得到过刘公的供养。堪布上师还特为刘公传授黑文殊密法修法,刘公遵上师修法秘诀口授,如法精勤修学,每当上座修法时满口生香(据贺公忆述)。
    
    堪布上师在康定期间,于安觉寺兼摄《菩提道次第广论》一切义理和实修教授,深入浅出,详为开演,使西康民众广沾法雨。由于昂旺朗吉堪布和当时往来于藏汉两地众多的高僧大德驻康,西康之佛教显密正法全存具备,信众学修风气日盛,培养、造就出了后来佛教界的耆宿如黄隼高、刘衡如、贺继墉(昂旺敦振《菩提道次第略论释》参校、整理者)、刘立千、郭和卿、祝维翰、张瑜等诸大德善知识,当时西康如人间佛刹,正是龙象荟萃,俨如又一昔日印度佛教最高学府——那烂陀寺!
    
    那是一个多么令人怀念的年代。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刘公虔心修学宗喀圣教,尊崇昂旺朗吉堪布上师真诚,信念之坚定,令人景仰,堪称楷模。他在实践中也真正做到知行合一,教证双修,踏踏实实地积福、忏罪、增慧,自他福慧都得到了广大增长。宗喀圣教能在当今汉地广为流传,我等汉地后学今日能读到堪布上师诸多教授,特别是《菩提道次第略论释》,沾无上法露,应不忘刘公与昂旺朗吉堪布上师的殊胜因缘。我辈后学,如能象刘公那样依止上师,如法精进,一定能福慧双增,学有所成。
    
    刘公在主政西康期间,西康省各级政府励精图治,勤政爱民,重视教育,清正廉洁,广纳贤能之士,当时正值中国的抗日战争,全国许多才俊和志士闻其招贤纳士,纷纷投其麾下。世界各国商品从印度孟买、加尔各答等地通过牦队,翻越喜马拉雅山,翻越雪山草地,通过康定中转,进入中国内地,西康省经济文化出现了历史上空前的富裕与繁荣。那时西康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和谐、包容,人心淳善,对处于战火纷飞、国破家亡,苦难深重中的国人来说,西康虽处边地,却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文人骚客西康时期留下的大量笔墨,如“转过升航路,斜桥畔仰天飞瀑如布。”
    
    ……
    
    “阴岩间缺,银涛直泻,溅珠抛玉。山间说是天都,似望见霓旌翠羽。更留下彩叶缤纷,琼英故乱无数……”等,至今还在康区广为流传。
    
    忆起这段往事,川人和康人仍荡气回肠,缅怀不已。
    
    前不久,汶川大震,人们想起了刘公的施政名言:“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抚今追昔,感慨万千。
    
    1949年月12月9日,刘公与邓锡侯、潘文华为了顾全国家民族的大局,怜悯苍生的苦难,在彭县龙兴寺率部通电起义,川西平原免遭了战火洗劫、生灵涂炭,成都、乐山等历史名城得以完整的保存下来。
    
    此后刘公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西南军政委员会、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委员,民革第三、四届中央常委和四川省委主任委员,四川省政协副主席等职。1959年调北京任林业部部长,国务院分配他住在史家胡同,也就是后来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家居住的那座四合院。
    
    1960年代后,国家进入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他的家族不幸沦为全国政治风暴的一个中心,刘公因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充分欣赏、关照和信任,历次政治运动都获得妥善保护,他和他的家族没受到太大冲击,基本上得以成活下来。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刘公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非常罕见,若不具足相当的福报和智慧根本就办不到。
    
    诸行无常,这一点对任何伟人和凡夫都一样。1972年,刘文辉不小心摔断了腿,1975年又被发现患了癌症,1976年6月不幸去世,终年八十有二。
    
    今天,他家族捐修的中学—大邑安仁中学,仍然是蜀中最好的中学,许多家境宽裕的家长都愿意把孩子送到那里读书。他的故乡安仁镇,仍保存着尊师重道、重德修文的古风,当地已成为蜀中富商大贾、文人雅士选择居家的理想之地。
    
             来源: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