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奥运上中下得其中/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8日 来稿)
    
    
     左翼的一些朋友有一种误解,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已被国际资本所操控,政治上又惧于列强压力,且官员个人的境外帐户也被人家捏在手中,所以政府在国外势力面前只能是软柿子,任人拿捏。因此,与右翼普遍视北京奥运为一次扩张权利的难得机会不同,许多左翼都视此为一重大危机,认为一旦外国人借此机会在北京“闹事”,政府将束手无策,从而引发统治危机。这就是左翼见奥运不喜反忧的原因。 (博讯 boxun.com)

    
    事态的发展超出了上述两种预期之外。北京奥运既未成为右翼的机会,也未爆发左翼所担忧的危机,一切都在政府的牢牢控制之下。此次中国政府对待外籍“闹事”者,表现了出人意料的强势:不但迅速反应,及时拘押,递解出境,并限制5年内不得入境,而且就连一些潜在的金牌得主,也因为有可能言行出格而被禁止入境,其铁腕令海内外侧目。
    
    中国政府的强硬,部分因为自信,更多却是出于不得不然的必须——在任何情况下,维护政权稳定都是政府的首要目标。既然自知没有可能做到外界所希望的改变,就必须以强力扼制要求改变的冲动,不管这种冲动是来自于境内还是境外。左翼预期危机的落空,是因为对现状判断的偏差:境外力量对当下中国的影响确实越来越大,但并没有强大到可令政府仰其鼻息的程度。很多时候,中国政府对外的让步与妥协,只是出于减少对抗性成本的考虑,而并没有改变政府的目标。
    
    如果将北京奥运后中国的前景概括为上中下三种,那么此次得到实现的是中间第二种。具体说,前景之“上”是中国由此作出改变,在社会开放和个人权利方面获得重大进步。但如前所述,这种前景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社会自有其运行规律,体制也有其惯性。无可否认,中国确实在一点一滴的进步,但其速度远远满足不了致力和关注于中国这方面进步的人士的期望。失望以及由此引起的张力,将长期存在。
    
    前景之“中”是既然不可能作出被要求的变化,就只能设法化解各种试图引起变化的推力和拉力,这正是中国政府在做的事,而且效果不错。不管是强力控制还是因势利导,现在政府都已经形成成熟套路,运用娴熟。
    
    前景之“下”是既无力自我改变,又无力对抗各种拉力和推力,尤其是可能出现左翼所担心的局面:对内强硬,对外软弱;对外愈软,则对内愈硬,最终沦为国际利益的代理人。这是一种最坏的前景,它甚至比天下大乱更糟,整个民族将被放在火架上,温水煮青蛙。
    
    幸运的是,这种前景并未成为现实。但也不可否认,此种危险确实存在,尤其是当发生经济衰退、政权的自信心被削弱之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现行法制对贪官没有威慑力/冼岩
  • 北京奥运试图使“中国人”成为完整叙述/冼岩
  • 黔驴伎穷司马南--驳司马南《居心叵测的闲言》/冼岩
  • 司马南的悬赏骗局/冼岩
  • 其实只要都照这样办,中国就会变好/冼岩
  • 希望胡锦涛主席再问一个“为什么”/冼岩
  • “上级领导”似乎都是才从海外回来的/冼岩
  • 从河南信阳别墅案看腐败的“中国特色”/冼岩
  • 谁相信瓮安尸检?/冼岩
  • “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为贪官预留逃生通道/冼岩
  • 中国政府的两大法宝、三处软肋与一道难关/冼岩
  • 毛泽东似乎确曾有意让儿子“接班”/冼岩
  • “补贴中石化”背后的特殊利益集团/冼岩
  • 中国股市狂欢已近尾声/冼岩
  • 广电总局太恶心/冼岩
  • 陈良宇太委屈/冼岩
  • 冼岩:陈良宇太委屈
  • 胡“向左转”,温“向右转”/冼岩
  • 改革30年之回顾与反思/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