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悲鸣:德国电台停职记者是海外中国人内斗的牺牲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德国之声电台停职了正面报导中国的记者,一时舆论哗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到此事时,嘲讽了德国的所谓言论自由。

     其实这是德国政府在替中国人挨骂。因为虽然电台名为德国之声,但实际上德国之声和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一样,各语言分部都是招募的各国移民。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工作人员全是中国人。因为外国人不可能把中文练到这种程度。中文最好的外国人要么被中国大陆雇去,要么在大学里当教授,谁肯干这包打听的下三滥记者。 (博讯 boxun.com)

    既然是中国人聚在一起,内斗自然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人文景观。如果美国人不能理解德国之声中文部内斗的话,可参考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内部的拉邦结派,排斥异己和相互使绊子,告刁状,拍上压下。一个个跟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 吃了我,我吃了你。

    六四以后逃亡海外的那些当年的班干部都钻进了自由亚洲电台。流亡德国的自然都进了德国之声。美国人和德国人对中国的恶劣印象都是这帮民运分子和法轮功报忧不报喜片面宣传的结果。中国的国家电台都是政府出钱的,自然报喜不报忧,也是片面宣传。

    在这非黑即白的宣传下,凡中国人对中国的看法无非爱国与反共互不相容的两大类。只要是正面报导中国的,一定是爱国派。只要是反面报导中国的,一定是反共派。

    既然德国之声和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一样,已经被民运分子先入为主把持了,自然都是反共派。现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广播稿哪有客观性可言?连改革开放前主要由台湾华人主持的美国之音的客观性都没有。记得当年连陈云都收听美国之音来了解外界。

    因为“自由亚洲”台方负责广播质量的都是不懂中文的美国人,无从判断中文广播稿是否客观,便由着这些拍他们马屁的民运分子们胡说。

    德国的情况也不例外。所谓该记者替中国说话而导致停职的事,肯定是德国之声中文部里的反共派华人向德国台方告的刁状。

    由于台方不懂中文,全由着中国人内斗的互相诬陷诽谤,故该记者发的广播稿是否政治正确根本无法厘定。只能看该记者发的稿是否真有文采。至于是否该停职,还要看台方是否违反德国的言论自由法。

    我看还是双方对簿公堂,由第三方裁决为是。仲维光的话和中国外交部一样,都不能信。

    【附录】~~~~~~~~~~~~~~~~~~~~

    外交部就德国之声华人记者亲华被停职答记者问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8月28日电(记者孙奕、白洁)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德国之声”电台一名华人记者被停职答记者问时表示,媒体应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来进行报导。

      有记者问:据报导,“德国之声”电台的一名华人记者近日因为发表了对中国友好的言论而被停职,请问外交部对此有何反应?

      秦刚说,我注意到了有关消息,也看到过这位记者的报导。我们认为媒体应该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来报导。

      据德国《柏林日报》8月22日披露,“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女士因“亲华言论”被停职。

      德国之声暂停张丹红播音主持工作,原因在于其“过于亲中国”

      8月初,德国一名资深体育记者因为在涉及北京奥运的报导中流露出“亲华”倾向而被撤职。就在不久前,类似的事件再次上演。据德国《柏林日报》报导,“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近日被要求暂停播音主持工作,原因是她在德国媒体上公开发表的言论“过于亲中国”。

      多次为中国人权“正名”

      《世界新闻报》记者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联系到了张丹红本人。张丹红证实了这个消息,并表示,本来希望借助德国媒体客观真实地报导中国,没想到在一向标榜言论自由的德国也会发生这种事情,这让她感到非常失望。

      今年42岁的张丹红出生在北京。1990年,她加入“德国之声”中文部,自2004年起担任该部副主任。作为德国媒体人士和中国专家,张丹红近来频频在德国各种访谈、讨论会和电视节目中露面,发表了一些反驳西方社会攻击中国人权状况、西藏问题的言论。

      在奥运会开幕前的4天,她在接受德国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在过去30年里让4亿中国人摆脱贫困,中国在实现《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作出的贡献比世界任何政治力量都要大。《人权宣言》第三条阐明,人人都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权利。

      在德国电视二台的一档脱口秀节目中,张丹红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达赖喇嘛破坏了中德之间良好的关系,并称赞中国政府为保护西藏文化做了大量工作。张丹红表示,她在节目播出后收到了大量观众来信,这些观众对她的观点表示赞同。

      在科隆一家地方报纸组织的讨论会上,张丹红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与以往相比有了很大改善,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享有越来越多的自由。

      上级迫于压力下封口令

      因为这些言论,张丹红成为一些别有用心的德国媒体以及反华组织的靶子。据记者了解,反华报纸《报》驻科隆的一名女记者,连日来每天都给“德国之声”高层发电子邮件,说张丹红违反了“德国之声”的传播价值观。德国《焦点》杂志和《柏林日报》也纷纷对张丹红进行指责。

      《柏林日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德国之声”一直为传播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和人权理念而努力。但是,该台中文部的一名女主管现在却公开传播不同的价值观,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德国社民党联邦议会党团内政问题发言人维菲尔施布茨称,张丹红不适合“德国之声”的工作,因为“这位女士的脑子里充满了中国政府的审查”。

      面对这些指责的声音,“德国之声”一开始显得较为宽容,认为“张丹红只是表达不当”,但到后来却采取了“封杀 ”政策,其实也是迫于压力的无奈之举。

      “德国之声”新闻处表示,张丹红有多年的工作经验,认可“德国之声”的价值准则,并在日常新闻工作中作出了表率。“德国之声”国际关系部的相关人士对记者说,“德国之声”是出于其它一些德国媒体的压力才作出这一决定的。除播音外,张丹红的其它日常工作并没有发生变化。不过据记者了解,“德国之声”除了暂停张丹红的播音工作外,还下了全面的“ 封口令”,要求她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不得接受任何采访,不得参加任何公共活动。

      “抹黑”性报导笼罩德媒体

      “德国之声”创建于1953年,目前已发展成为集国际广播、电视和互联网为一体的德国综合性媒体机构。虽然“ 德国之声”自我标榜“致力于独立、全面、追求真理、多元化的新闻报导”,但在德国目前媒体制造的语境下,它也只能是“ 跟风”、“随大流”。

      据报导,德国《明镜》周刊、《法兰克福汇报》等主流媒体纷纷要求其驻华记者以“批评性报导”为主。《世界新闻报》记者在德国电视二台的朋友透露说,该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召回驻中国和俄罗斯的记者,让他们在德国工作一段时间,以免受外国影响太深。

      事实上,德国媒体现在正被一种奇怪的氛围所笼罩,“抹黑”、“唱衰”中国的报导频频见诸报刊杂志、电视和互联网。自从拉萨“3·14事件”之后,这种言论氛围更为加重。

      德国N-TV电视台曾炮制假图片,诬蔑中国政府在拉萨“3·14事件”中镇压藏人。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曾多次刊载中国负面报导的《明镜》周刊,竟无端指责中国政府在地震救灾中的表现是“把灾难变成公关行动”。今年7月,德国《明星》杂志在一篇介绍奥运会举办国中国的文章中,通过模糊处理台湾和西藏来篡改中国地图。

      奥运期间,北京奥运会本身让德国媒体无“刺”可挑,于是一些德国媒体开始另外“找事”。譬如,德国电视一台在一部纪录片中,竟然攻击中国使用“基因兴奋剂”。还有媒体拿所谓的“互联网审查”、扣留国外“藏独”分子等说事,攻击中国的人权状况和西藏政策,甚至有人抛出“奥运后中国经济将陷入衰退”的怪论。

      德国人必须消除偏见

      对于德国媒体涉华报导的这种奇怪现象,德国对外政策协会主席桑德施耐德教授在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西方对中国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从过去对中国发展的“欣喜”,变成凡是中国的东西都一概批评,这种态度是错误的。

      桑德施耐德说,得益于经济的快速发展,近些年,中国企业大量进入德国市场,这让德国人感到有些担心。而部分民众的这种担忧又被媒体的负面报导强化了,于是就造成一种恶性循环,媒体越报中国的负面消息,民众就越感兴趣,而民众也愿意相信一些媒体所说的话。

      桑德施耐德说,对于德国人来说,理解中国的变化和发展并不容易。包括在任的一些政客在内,一些德国人对中国的社会现状仍然抱有成见,这种保守的心态最终影响到了舆论环境。因此,需要尽一切努力让西方对中国有一个更平和、更客观、更恰当的认识。

      【新闻背景/BACKGROUND】~~~~

      德体育记者因为“唱反调”被开除

      德国体育新闻社的资深体育记者海尼希,与张丹红有着类似的遭遇。海尼希是德国体育新闻社奥运报导的三名主编之一。64岁的他本应于今年秋天退休,但却在奥运会开幕前夕被德国体育新闻社以错误报导“中国开放新闻检查”,“明显亲华”为由撤职。

      所谓“错误报导”,是指海尼希报导了中国政府取消所谓的“互联网审查”,这与众多西方媒体的报导大相径庭。另外,当国际奥委会8月2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后,西方媒体群起攻击国际奥委会在中国互联网审查问题上的“幼稚”。然而,海尼希并没有随大流,他转而报导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称赞中国在互联网开放问题上取得进步的言辞。

      因为对中国的友好态度,海尼希被他的一些德国媒体同行讽刺为德国体育新闻社的“北京烤鸭”。然而,也有媒体为他叫屈。德国《日报》就评论说:“如果一个人发表不适合当今社会胃口的言论,就让他靠边站,未免太过分了。”

    【附录】~~~~~~~~~~~~~~~~~~~~

    《德国之声》中文部“声”从何处来?

    ─仲维光─

    (首发于《新世纪》)

    我对《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报导倾向”,及其编辑们所发生的情况是不吃惊的,因为这个中文部从来没有显示出过民主社会的本色。

    真正令我惊讶的是德国电视一台、二台这些主流媒体驻北京记者所显示出来的对共产党社会本质的敏锐和清楚的认识。

    我在德国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这些年来德国社会有关中国问题的看法,被一些实用主义的政治人物,一些或者本来在历史上就曾经是“毛分子”,或者根本就缺乏学术训练、认识能力、文学感觉的汉学家所搅浑,犹如时下北京的天空,被污染而缺乏能见度。两年前居然有一位占据德国主流地位的汉学家说,他的体会是如今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要比台湾还要好。在这样的气氛下,德国电视台居然曾经有过智力问答的题目是,如今中国共产党是不是还是共产党?而“正确”答案竟然是“不是了”。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德国电视一台、二台记者,不仅一位,而且是多位,以及德国其它那些这次到中国去的不懂中文,此前并不了解中国的记者,都毫不困难地、清楚地看到中国奥运会表面辉煌后面的本质。几乎每一个报导,每一行字中都让人们看到,中国是个共产党社会,和冷战时期的东欧各国几乎没有两样,中国的情况恐怕在现今这个世界上只有北韩是如此。

    其实这本来就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实。那种豪华划一的大型团体操;那种能够集中全国的财力不惜环境,不顾涉及居民死活,不顾一切地渲染、组织、举办的能力;那种无所不在的警察监视;那种作假;那种记者招待会的语言方式,都是以前在有关描述、研究极权主义和共产党问题的文献中轻而易举地可以看到的。这类“能力”民主国家当然只有望洋兴叹。

    你不觉可笑滑稽吗?在北京的街上就是问一万个人,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这是多么地不正常。如果被当作社会祥和,民众真正的心声来报导,难道不让你哭笑不得吗?

    一九八九年的时候,邓小平的镇压曾经让很多人感到震惊和不解,但是一位澳大利亚记者事先就预见到,邓小平一定会血腥镇压。事后他对那些对此感到突然的记者们说,只要没有偏见就不会让邓小平的所谓改革迷惑。因为邓小平的所作所为从来也没有超出传统共产党的范畴。

    这同样是为什么德国电视一台、二台的记者,以及不懂中文的、刚刚踏上中国土地的记者,运动员能够一眼看到中国拥有一切传统共产党国家的特色。其原因是简单的,那就是他们没有带着有色眼镜,能够客观地看那些现象。

    为德国的汉学家、德国之声的记者们戴上有色眼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以前的一些毛分子可能“生物染色体”中就有这种变异,而张丹红(《德国之声》中文部副组长)们,我认为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内政发言人迪特·维费尔施皮茨的批评是中肯的:张丹红对共产党的赞扬是独一无二的“灾难”,她的脑袋中已经先天地被中国政府安装上了新闻检查机制,“这样的人不适合在《德国之声》工作”。

    或许如果善意地理解张丹红们:那就是八八年前一直生活在谎言中的张丹红,尽管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年,依然没有能够动手术摘掉自己的眼镜,改换自己的知识框架,依然生活在谎言中。

    因为张丹红居然完全用中共宣传的范式来为中国共产党辩护,推进其影响:

    她以中共政府曾经为西藏的建设等做了很多投资,来为中共在西藏的罪行辩护;以中共政府有他的政治底线,来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和封闭网路新闻自由等辩护;以中国时下已经能讨论一些以前“禁忌”的题目,以中国经济上的变化来为受到国际社会严厉谴责的中共的人权迫害缓颊。

    但是,生活在德国的张丹红忘记了,人权和自由问题是最高的价值和原则,任何投资和经济的变化,任何政治借口,都不能作为损害人权和自由的理由!

    希特勒德国经济上曾经非常繁荣过,甚至某些德国人至今还在津津乐道当时的繁荣,但有谁敢为希特勒的专制罪行说项!

    “中国解决了‘吃饭’问题,经济上有了发展”,然而,张丹红忘记了饿死人最多的人灾却是发生在共产党统治的六零年前后;她也忘记了,中国的经济停滞也是共产党造成的。如今几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会怀疑,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

    至于中国时下的言论自由问题,张丹红则更是无法否认,它没有任何根本性的变化。“说好话”是自由的,在允许的限度内“批评”也是自由的,因为这种批评甚至可以为专制者贴金,巩固无产阶级专制。张丹红们当然清楚,中国共产党的每一次落实政策,每一次宽松或者所谓自我检查其实都是如此。这并不是什么新的发现,奥威尔《一九八四》中半个世纪前就揭示了老大哥这个特点。

    如此简单的事实,张丹红们为何不仅视而不见,而且居然说中共对人权做的贡献,比哪个政治力量都大,或许,我们还不能如此善意地理解张丹红们,她已经绝对不只是生活在谎言中的问题了。

    张丹红言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卑劣。因为她其实非常明白,就是她自己,已经生活在德国,拿着德国护照,给德国政府工作,可有些问题,她绝对不敢涉及,有些话,她绝对不敢讲。因为讲了,她就不能随便回国当座上客了,因为讲了,她的亲属们就会有压力。张丹红更清楚,这种禁忌,就是德国社会的人和机构都不能幸免,例如法轮功问题,有哪个和中国有联系的公司、大学敢于涉及法轮功问题呢?

    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生活在谎言中的张丹红们,说谎、传播谎言,可以说已经习以为常,彻底失去了脸红的能力!

    张丹红指责法轮功触犯了中共所能够允许的底线,问了政治。且不说在镇压法轮功之前,以及镇压初期法轮功学员没有过问直接的政治问题,在西方生活了二十年的张丹红女士不会不明白,就是法轮功学员那时或者此时问了政治,那也是他们正当的权利。国际人权宣言维护的人权和自由不正是这一点吗?

    张丹红女士歌颂共产党对此的贡献真是从何说起!所以,说张丹红女士在西方的媒体上下意识地流露出来的是那把剪刀阉割过的灵魂和观点,是毫不为过的!!

    八九年,历史已经把“共产党”钉在罪恶的耻辱柱上,中国共产党也绝对不会逃脱这个宿命!

    有认识张丹红的人为张丹红抱屈,说在《德国之声》中文部张丹红还是好的,据说有两位播音员甚至拒绝报导有关中国异议人士的节目。我不知这是真是假?如果真的如此,在自由世界,民主社会,用纳税人钱建立的这个部门,某些人真的是太放肆了!如果真的如此,也就找到了张丹红为何如此不加收敛地为共产党张目的原因。

    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小偷,他吓也会被吓死,他能够存在在于有一个群体。张丹红也是如此。

    打开德国之声的博客网页,扑面而来的是一位典型的共产党社会酿造出来的声音朗诵的、被列宁称作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的高尔基的《海燕之歌》。如今这种让正常社会的人起鸡皮疙瘩的朗诵及文字,就是在物质主义四溢的中国都不多见了。而这却是在德国──在民主国家的纳税人的钱养的电台上,朗诵民主的敌人,一生自喻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武器”的高尔基的作品。

    《德国之声》中文部是红色渗透,还是渗透了红色,实在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然而,说到最后,这一次最有意思的是,奥运会结束了,几千位德国人从中国回来了,给与张丹红和《德国之声》中文部痛击的竟然不是别人,而正是她歌颂或者说为止辩护的中国政府。

    一场奥运会下来,任何欧洲民众都看到中国政府在对待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各种宗教信仰和法轮功学员方面,在新闻封锁上,在无处不在的警察管制上,中国和以前的希特勒德国、东欧集团各国一样,仍然是一个毫无人权自由的、极权主义的共产党国家。还有什么比这种驳斥更有说服力呢!对于十余年来为中国共产党政府说项的人,不只是一个耳光,简直就是一个灭顶之灾。中国共产党政府是不会因为张丹红们的“辩护”,这些吹捧者们在西方的生存而收敛自己的!

    据说,张丹红受到停播处分之后,感到委屈,一些人也为她受到处分而攻击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虚伪。

    张丹红们有什么委屈的呢,这不正是民主社会言论自由的表现吗?你发表了有损于人权自由最高价值的言论:你的言论助长了中共对于藏人、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的迫害;你在民主社会的媒体上如此把谎言当真话来说,那就要允许别人质疑和批评。和那些受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比,你没有受到任何迫害,你还是可以自由地发表你的看法。至于有效地行政上的扼制,那是因为这是民主社会,你化的是纳税人的钱,却损害了雇佣你的部门的最高原则!你到德国的亲中共的公司或单位工作,就不会如此了!

    2008-8-29德国·埃森 张是一个被西方男人玩弄后被多次抛弃的一个怨妇。 /无内容 - 我不知道 08/31/08 (37) 老马逻辑一塌糊涂,中国外交部喊冤 - km 08/31/08 (40) 64血卡还舔共,比贺绍强还人渣。 /无内容 - 5000 08/31/08 (23)

     64血卡者当时确实是反共的,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与时俱进了 /无内容 - 华山 08/31/08 (5)

     当时确实是反共的? 有哪个少领了一分钱的公派津贴的? /无内容 - 兴汉 08/31/08 (3)

     拿共产党钱就不能反共?丫也太低估这些人的智商了 /无内容 - 华山 08/31/08 (5)

     海外民运鼻祖王秉章不是公派的吗? /无内容 - 华山 08/31/08 (3)

     作为64学生,我一直认为64血卡便宜了贪官子弟和舔共马屁精 /无内容 - 5000 08/31/08 (7)

     民主国家的政府应该向这批人征特别税,给中国民主基金。 /无内容 - 5000 08/31/08 (7)

     给人渣吴HARRY? No,还给中国人民 /无内容 - 华山 08/31/08 (6)

     吴比张丹红还强,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职业道德。 /无内容 - 兴汉 08/31/08 (1)

     有道理。但这样一来,等於把那些人推向老共。 要知道,他们9 - km 08/31/08 (8)

     知识精英?笑话!当年靠政治审查公派留学基本都是不学无术的 /无内容 - 5000 08/31/08 (7)

     民主国家应向这批人征“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特别税”,这是他们 /无内容 - 5000 08/31/08 (5)

     64血卡张丹红们的绿卡来得太容易了,只对党妈妈的公派感恩戴 /无内容 - 5000 08/31/08 (8)

     尤其在德国欧洲,很少解雇人,要求汉语的好位置都让这批人霸 /无内容 - 5000 08/31/08 (7)

     尤其在德国,混得好的华人都是64血卡,把后来华人的路都堵死 /无内容 - 5000 08/31/08 (7)

     拿血卡混得再好,也不可能当加州的州长。 /无内容 - 大水滴 08/31/08 (0)

     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当然应被开除 - 佳名 08/31/08 (46)

     支持。 - daming 08/31/08 (7) 明知阶级敌人亡我之心不死,却偏要为敌人卖命 - gc111 08/31/08 (11)

     德国电台停职中文部记者 - chinesepop 08/31/08 (83)

     这么快就跟上了? - gc111 08/31/08 (2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马悲鸣:10万日军月余杀人的技术能力和扬子江运输尸体的能力
  • 特大司法腐败案件:回答马悲鸣先生/陈世忠
  • 马悲鸣: 阿米巴变形虫与巴米扬大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