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州省沿河县教育局暗箱操作克扣血汗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来稿)
    
    本人叫杨前进是贵州沿河县人,1996年我爸爸在贵州沿河县板场乡修学校教学楼,1998年完工由于县教育局拿不出钱结帐,当时的教育局请求我爸爸把学校先借给学校使用,当时考虑到学生没地方上课我爸爸就把学校借给教育局,考虑到怕教育局赖帐就当时叫教育局长写有借条。从此以后这个帐就一直没接。由于修学校的时候资金紧张我爸爸在外面借有高利贷,没有办法我家人在1999年全家逃帐到贵阳,当时我妹妹才在读高二没办法退学,从此开始了流浪生活。由于出来的时候没有钱生活上的压力大家可想而知,毕竟欠别人钱在精神上的压力不是可以用语言可以表达的,就因为这样我爸爸经常是无法睡觉,两年头发全部白,很多年不敢回老家。通过好几年的努力才把高利贷还清。
     前一段时间听说教育局要解决拖欠工程款的事情,我爸爸到教育局算帐,教育局总共差我爸爸5万多的工程款和1.9的工程保证金,本来以为这个事情应该结束了,但是现在教育局又说什么有2万多工程款被当时教育工程队的队长多领走了,工程保证金的收条上没有教育局的章,是教育局财务会计个人的事情。(这里强调一下这两个人的身份,教育工程队的队长以前在教育局上班,现在人已经死了,教育局财务会计是教育工程队队长的儿媳妇,现在还在教育局上班。)要等教育局把这些钱追回来才能把钱给我爸爸,言外之意就是永远不会给了。当时的7万多块钱和现在的7万多块钱差别有多大,教育局这一帮无赖,现在还这样。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爸爸手上有当时教育局长借教学楼的借条,和其他当时的工程资料,还有教育局当时开的工程保证金的收据。请大家想个办法。本人所讲的话句句真话。谢谢各位的同情,请大家转贴到各个论坛,让所有的人看一下这一帮无赖的丑恶觜脸,在下先谢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