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毒中国:食品=化工 几百万中毒婴儿的明天在那里?/亚笛多星
请看博讯热点:食品安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鹿蹄哒哒惊中国,九大金刚把身藏。神州皆是幼婴啼,又见高强把箭挡。
     (博讯 boxun.com)

    
    话说这河北毒水饺事件还未了案。又有一个由河北制造的重磅毒气弹,在九月世界的新闻界里,轰隆炸响。销路一直飞奔领先,冠据中国第一的问题奶粉三鹿,又一次把主管中国卫生的最高主管高部长,拉到媒体炽热的焦点上。
    
    高强又出现了。又一次出现在昨日举行的中国国务院新闻的讲台上。面对国内外众多记者的鱼贯提问?他不沉着,但很老道。强作镇静,油汗津津的面色很难掩饰他内心的龙卷风暴。
    
    这屡扑屡兴的国家事故并,不复杂。全都是国家体制腐化和政治系统中枢僵化造成的问题。
    每当毒殃国祸出现。真正高明的不是高强。
    而是:凡奥运、庆典、巡礼、盛会、国宴这类八面威风,无上风光的好事。从不缺他们镜头的中央权力核心的九大委员。每遇全民痛恨的烂污事,都会同元首总理一样,深藏秘宫,躲将起来。
    
    面临这沸腾的民怨;舆情轩然的大波;遍地母婴的哭号…全都躲起来不是上策。又由谁上阵拦御呢?对!消毒、解毒、清毒、排毒、抗毒。非卫生部莫属。对!还得特遣高强,再为中央政治局当一次“消毒的冲锋队长”。
    
    高强很无奈。他知道:他和整个中央政府的信誉银行早己挂零。尽管人格脸皮及国格服饰早已用烂。面对上面说一不二的死命令;下有火山喷浆的舆情火势。高强你再头痛!再胆怯!你也得硬着头皮去滚“历史的钉板”。这就是残酷邪恶的政治现实。
    
    就这样:一个相当于二院院士一级的技术官僚;一个身高脑大的雄纠男汉子,高强。为一道特殊政治任务,只能把自已压缩成一个小丑一般的角色,去抛头露面。还能有更好的逃避之路吗?
    前有媒体的枪炮阵;二侧有中央的督战队;后面有凶猛的中纪委。高强呀?高强!你敢逃吗?
    
    高强只能象以往一样:用中央大部、事属省的大员、行政主管单位的铁三角团队布局,相互呼应,左右接力,对付记者。以完成上峰交代的“功课”。
     一割、二赖、三推责。乌贼喷墨以混视听。
    这些声东击西集体逃责的招术;这些呼风唤雨云雾朦胧的欺骗。也许,并不是高强本人发明的。
    他背后有一个专门解决“国家突发事件”的神秘智囊部门。
    所有登上新闻会讲台的受访高官都是“道具;中介;一个点缀”,正如所有到场的记者。都是中共巧借媒手传声、消毒、转移焦点的反宣传“工具”。
    新闻发布会就是一个目标:首先确保中央与事故责任有干净完美之切割。暨把全部直接的责任锁定在民间;圈定在民间一个很小的范围里。间接责任由市与省分担。中央政府不负任何问职的责任。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早已演化成为地地道道的:“国家事故除冤消毒办公室”。
    
    高强的弥天大谎和他“每毒必到;不羞厚颜”的置顶上镜率和曝光率。不仅让人们想起了8964后在全球媒体镜头前;麦克下:大吐谎言灵舌利嘴的袁牧先生。
    论地位、气质、表现、学识、口才。现在仍蜗居在2001年副部级位置上的高强,着实比国务院秘书长正部级别的袁牧,差了六个台阶。
    
    袁牧是现代中国100年以来最无耻的新闻发言人。缘因他把北京屠城的事件,说成了一起轻风细雨没有开枪的“街头游戏”。这让全球知情的人民瞠目结舌。即使中国算是一个几千年头号说谎大国。人类历史上还从未见一个官上三品;学车八斗的士大夫,会把坦克走机枪屠杀事件谎称:“小打小闹没死人”。
    袁牧同高强一样,都是最高当局钦定的牺牲品。都为“勇堵舆论炮火的罗盛教”的新品种。
    二者最大不同在于:
    袁牧还是深知廉耻的。知耻隐世。
    高强完全不知廉耻且知罪赖位。
    袁牧同罗盛教一样,一生只能堵一次枪眼。便壮烈熄火;
    高强确比以上二者“高强”多了。居然能在2004年的非典事件后,许多次卫生及食品事故的火线上,屡堵不倒。屡炸不死。
    
    让我们“研究”高强一伙介绍的重点:
    
    一、三鹿毒奶案直接案由是:社会不法分子所为。
    二、政府没有股份。
    三、问题奶粉曝光后,三鹿集团没有向政府报告。
    四、国家质检总局今年上半年,曾在该局网站上接到中毒投诉。未了,因投诉者没有按局务规定上陈证据,质检局才没有亮起警报。
    
    四大重点浓缩一个功能:有毒奶粉与政府完全无关。一个诱骗:政府不是被告。是法律、法规、道道与正义的化身。现在势态上的角色和政府的行动,就是此化身的具体量化。
    一道烟雾:封住了人民及舆论的口、耳、目。
    高强三代表当然知道:人民、舆论最关注的是:问题三鹿的真相及政府对三鹿产品监管上的严重失职。
    
    关于不法分子?卫生部高部长;国家质量检查总局;河北省官三代表,均未用证据厘定:1、谁才是社会不法分子?是工厂的股东还是奶农?2、用什么法,去确定不法分子;3、不法的动机?4、卫生部、质检局、河北省政府都是钉在司法大案上的失职当事一方。当事方怎么可以越俎代庖代替办案的司法机构,去裁定同样是当事一方的是非。
    
    政府知道:现阶段人民最愤怒的不是“抓贼”。而是问:那么长时间政府在干什么?为金蝉脱壳逃出天网。政府用他绝对垄断的话筒,通过媒体刻意向人民喊话:
    看呀!国家的不法分子在民间!有用。这会引开一些眼球。这一招对天下傻瓜和奴才很管用。他们会按高强的手语,朝茫茫人海里寻觅“不法分子”。而真正的“不法分子”乘势而隐。
    这一招对无数智者有用吗?没有用。智者们知道:这贼喊捉贼卑鄙伎俩,一贯是中央政府的拿手好戏。其实手语骗民者本人就是:“不法分子”且是最大最主要的“不法分子”。
    
    关于政府没有股份的问题。人民最想知道的也不是“股权股份”问题。即使政府有股份在里面。政府也会用其它招式溜之大吉。
    有股份又能怎么样?此起彼伏的国企造假、贪污、舞弊…接连不断的铁道事故、矿爆、崩方、断桥、火灾…那一个事件的主体上,少了政府拥有的绝对股权和相对股权存在。
    可以相信“政府没有股份”。是不是政府所有的行政机构只监管有股份的企业。不监管没有政府股份的单位。高强三代表难道是“文革时的工农兵大老粗吗?”
    高强先生必须明白:投资股份同政府行政监管,完全是二会事。政府身上肩负一种,想甩也甩不掉,比股份更重要的行政责任:收税及监管。
    
    关于问题奶粉曝光后,三鹿集团没有向政府报告的问题?
    人民问:“世界工厂之称的中国有世界上最先进;最庞大;最齐全构结在市、省、中央三级四类的卫检类、商检类、质检类、药检类部门。有非常严密的建章制度和定时定日定月的抽检与实检程序。
    要知道:这三级四类部门使用的行政标志,全带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的国徽。国徽及印有国徽的生产与检测法规。
    如果不被官僚当作“摆设”。环环相扣,篱笆无洞,具具实实的话:即使有一百万的不法分子投毒,三鹿集团会出厂“毒品”吗?
    如此严重的投毒、掺毒、制毒、贩毒,竟然全在铜墙铁壁式的政府监管下和一道道显微镜下:“顺利完成”。
    当法定的政府监管、检测、化验、鉴证、核准功能,集体隐匿。这同帮助三鹿制毒企业:看门、把风、护航、掩护、开路有什么二样吗?
    
    关于国家质检总局今年上半年,曾在该局网站上,接到中毒投诉。未了,因投诉者没有按局务规定上陈证据,质检局才没有亮起警报的问题?
    
    天下皆知:中国各部、局、省、厅、市、县的级信访部门。是一个真实循环的健康管道呢?还是一个虚拟的摆设。如果投诉有用。信访处理机制通畅的话。访民“门可罗雀”四个字。一定可以形容从中央到地方;从首都到各市信访局的面貌。
    恰好相反:各地信访局门前经常挤满投诉异议的人群。每一年几百万上千万大小不一的信访投诉材料,有97%有去回,石沉大海。
    重要的是:担负着十四亿国民生命安全的国家质检局,绝不是一个“占井封水;守株待兔”的衙门。而是一个必须时时主动出去“嗅”“查”“验”“窥”的职能部门。国家质检局每年领着人民上百亿纳税钱,就成了一排等待报警的开关吗?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新闻采访会,成了一个“马戏师说大谎”的露天戏台子。。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新闻采访会。为什么?会越办越差,且丑态百出呢?
    
    简言之:专为中央大员临台说谎准备的新式经典谎言库存,越来越少了。资讯的势头太猛手段越来越高明了。
    每当突发事件或重大事故发生。为解卸中央责任,官方安排的新闻会成了献丑会。其屡办屡败的原因是什么?就是缺少了一件核心元素:真实与诚信。正如有毒的奶制品:也缺少一种道德的诚信
    
    一个绝对忠诚宪法的问职政府,宁可集体请辞也绝对不会用说谎、逃避、脱责、赖帐的卑劣手段去覆盖事实,欺骗人民。
    相反:只有蔑视宪法的专制政府,才会为一己私利党利官利,宁可厚颜地赖着也不会道歉;更不会请辞。并用一切下三滥手段去掩盖事实愚耍人民。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与人民生命健康发生直接联系的食品、药品事故层多不穷。毒水产;毒大米、毒猪肉、毒蜜饯、毒月饼、毒火腿、毒咸肉、毒猫粮、毒水饺、毒奶粉…象一阵接一阵的瘟疫一样折腾着身心己非常疲惫的中国人民。
    
    正如“国歌”所唱:
    “起来。不愿做穷人的国民。用我们的力量创造更多的钱财。中华民族到了“最后晚餐”的时刻!每个人都想发财。都要吼出发财的声音!起来…起来…不择手段起来…我们万众异心!自私贪婪!冒着审判的风险…钱进…前进…钱前进!”
    
    于是:大江南北五色毒烟弥漫;二亿里神州大地污水横流。几千万吨实体垃圾变成随风搬家的气体垃圾;九亿里江河水道五色如漆。
    
    于是:国王不急,西国自有儿孙地。总理不忧,那南洋这西洋;金山银户用不完。官不谎来士不急,八仙过海各施招。民不怕来农不急,鬼使神差把钱儿磨。
    
    亦于是:为了钱?面食掺氧化铝、畜内脏浇甲荃、香肠腊肉用亚硝酸盐、酱菜酱料兑甲笨酸纳、面色糕点洒工业硼砂、水果罐头装苏丹红、孔雀粉催活鱼虾蟹、用农药腌制咸鱼、涕涕畏为火腿咸肉防虫防腐、以剧毒高温的沥青剥离禽畜皮毛、用工业污水养非洲食用鱼…
    
    政府的官僚在干什么?在忙着用党的权力;行政的权力与不法的工厂主和商家进行互赢互利的交易。
    当站岗的黑猫变成老鼠;当为人民生死利益,呼号与监督的媒体,变成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植物人”;当监测食品药品的国家化验师,一个个成为奸商的走狗;当最高卫生当局沉溺于功名和权术。当所有官吏手上,所有行政法规都可以变成:“信用卡”;“硬通货”;“抵押物”;“代用券”;“支票本”;“提款机”;“通行证”最后的帐单由谁付?还不是人民吗?
    三鹿事件不己证明并曝光了这个:惊而不叹的“样版”真相。
    六千多万党政官员在忙什么?是官吏太少吗?别忘了!每百人/官员比例中国最高。
    相当于美国的十倍。日本的十二倍。而每一个中国的人均年收入,比美国人少45倍;比日本人少33倍。问题食品和药品;有毒食品药品的大事故发生率,几千倍于美日。
    据日本媒体调查:过去二年以来,有65%以上的人,对有毒的中国食品在日本屡屡曝光,感到害怕和沮丧。
    资讯表明:有85%以上的美国人知道:来自中国的有毒宠物罐头。对普遍珍惜一切生命的美国人民有不好影响。
    
    由我研究看来:十四世纪时,许多中国人在人际、政际、邦际、国际交往上:就盛行说谎、欺骗、出卖、背叛、失信。同行为习惯上在公共场地:随地吐痰、乱弃垃圾、随地方便、损坏公物、糟蹋自然有逻辑上的互联作用。(更有罗贯中等把中国人的丑陋写进《三国演义》和《水浒传》)
    即:许多国人与官吏即不重心理卫生;也又重视生理卫生。在毛泽东时代:破旧、肮脏、粗俗、痞习甚至是一种“革命者”的象征。这种贪婪生命财富又藐视生命素质的中国习俗并没有因:电器、电子、手机、电脑、航天器时代而绝缘。
    
    三鹿奶粉事件到高强及中央政府的言行,足以证明:中国丑陋习俗的顽固存在和可怕升级。
    
    民间泛毒,私商造假。国家假道,政府说谎。同流合污,相映成辉。
    
    每一个人每一个党官都知道:毒狼四窜,就在身边。人人都抱以:未咬及我,莫声天下。有触我身,再作呛声。为此,狼群浩荡,毒烟四起。
    
    每每国耻惊世,北京总会出现同事件一种卑劣离奇的现象。是什么呢?
    该出现的部门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机构会出现。
    在一个文明共和的国家里:任何一件置顶的官商勾结丑闻。只要上了电视登了报。这个国家最高行政长官(总统、总理、主席、首相、内阁大臣)就会引咎辞职。就会链动内阁及议会总辞职。
    
    如果发生了食品安全事故致母婴受害。这个国家所有肩负妇幼保护责任的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团体、协会就会登报声明;上街传声;集会谴责;大肆活动。
    妇女保护委员会;幼婴保护委员会;教会团体;人民权力保卫委员会及朝野各党等是一定会上镜的。
    其次才是司法与行政的介入。
    校检腐朽制度严酷约束下的中国,可能吗?用一届又一届的元首公报:中国决不会照搬西方的社会政制系统。
    所以,一切犯罪的成本太低。媒体监督是一个:“稻草人”;行政监控也是一个:“交易柜台”;政治监管更是一个:“自由市场”。奸商猖獗;丑闻不断。每每国家的奇耻大辱顿现中国,该出现的部门及协会都不敢上镜。敢上镜的都是一些为救元首、中央、党国的乌贼喷墨,耍赖逃脱官员之流。
    在中国,为了社会事件及党政失职。除了民国才有总统、主席、总理的自觉辞职。
    1949年后60年政府公报里,从末见一次元首、总理、主席、总书记及其班子真正意义上的总辞职。在中共的政治辞典里:只有“打倒”;“罢免”;“撤职”“任命”。
    别说是一件为每一个中国人面刺羞耻的毒奶粉事件。即使发生1959年大饥荒和十年文革这样的政治惨祸。中国也不存在党领袖、国家主席的辞职,更不会出现集体总辞职。
    证明:源于制度发酵产生的中国政权一切犯罪、腐败、过失、破坏、失职都是免检的。
    为了中国民族牛奶工业;阻挡洋奶制品垄断中国市场。中央和地方政府应该大力扶持民营制奶产业。扬蹄奔跃的三只雄鹿,应该带领各省,尤其是北中国的奶工业。驰骋华夏中国。
    
    鹿再奔驰;鹿再飞越;鹿再求生。都不得甩掉科学的国际准则和国家行政监测的车架。都不得甩掉舆论的监督。都不可丧失人与国家道德的底线。
    如今的三鹿同曾不监管;特别放纵他的政府一样。民心向背,声名狼藉。
    一个拥有三万多人大托拉斯企业的档案室、办公室、布满了政府许可证;免检证;SS9000认证;准销证;质检合格证;各式批文…
    接待厅、荣誉礼堂的几壁红墙上:挂满了中央相关各部、省、市人民政府颁发的锦旗;金碧辉煌的灯柜里,摆满各式各样刻有鲜艳国徽的奖杯。
    三鹿集团确把人民政府赠与的担保和特许,用于标的;中国几千万6岁以下婴儿生命的:“大规模投毒”。
    其行为其性质比因:私仇;因:战争;朝饮用水源、水井、河流、粮库、米锅投毒更坏更可怕。前者是:私人对仇人;国家对敌国的报复。后者的三鹿投毒的对象。与三鹿人没有丝毫的仇冤。且是赠款送利给三鹿集团。
    一切证据表明:这是有计划;有预谋;有组织;有政府护航的集团犯罪。是国家的犯罪。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中国的媒体象1970年揭开“水门事件”的美国记者和扒开日本“利库里特事件”的几个日本牛犊实习记者那么勇敢。于2008年1月揭开“三鹿事件”。会有几百万婴儿终生受损吗?会祸及整整一代人和几千万婴儿亲人的心吗?
    这种事件对一个民族的长期恶果。不亚于:“广岛核爆”和乌克兰“切尔诺基核事故”。广岛摧毁了三十万生命。切尔诺基导致一百多万人逃离家园。几百人死亡,成千上万的人受到电厂泄漏核元素辐射。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由犯罪人为造成的;对几百万婴儿进行不见兵枪刀血的“慢性大屠杀”。
    
    同胞们:198964开枪后的十九年来,接连而来的大新闻;大号外;特大事件;超级惨祸…也许让我们心有常惊早已麻木?
    还是十九年前那一阵毁灭中国人胆魂的如雨子弹…至今还没有把“人最珍贵的义胆”还原民族?还原给我们?
    正是这种消极的:“非还原?”这种:“让他去?”这类:“没办法?”“命矣?”这等:“胆怯与软弱?”腐败的专制用投毒的三鹿一样:如入无法之界,猖狂造乱。如今,红色犹大的屠刀,已杀向我们21世纪哺生的这一代贝贝子孙。
    
    苍天可鉴:我们不呼!谁吼?你们不喊!谁叫?
    不吼不叫?一个连这一代贝贝婴儿和母亲都保护不了的七亿男人。还叫中国男子汉吗?
    人民起来,讨伐高强!人民起来,保护母婴!三鹿已亡。
    别忘记:还有许许多多藏匿在中国官僚丰满羽翼里的:“三狼”;“三虎”;“三鱼”;“三鸡”;“三蛇”的毒魔们。依旧猖獗。仍然风光。
    别忘记:制度是他们的奶娘。
    别忘记;腐败是他们联姻。
    遭受天谴是迟早的事。三鹿下场就是“雷鸣”。
    三鹿的丑闻不是一个“天兆”的显象吗?
    (本文完)
    亚笛多星
    2008.9.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丧尽天良的“泔水油”相比,三鹿奶粉算得了什么?/李悔之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
  • 三鹿奶粉何以獲「免檢」稱 號/北方可可
  • 中共国猪肉VS三鹿毒奶粉
  • 三鹿奶粉事件算不了什么/尤利
  • 三鹿奶粉事件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将远远超出预料
  • 三聚氰胺奶粉的恶果绝非仅仅是结石!
  • 三鹿员工坦言:我们从不给宝宝吃自产的奶粉(图)
  • 三鹿毒奶粉:中国警方已进入新西兰抓捕不法奶农?
  • 南都社论:毒奶粉证明共产党是人民公敌
  • 共产党VS三鹿奶粉----来自三鹿集团的声音/天意
  • 三鹿毒奶粉事件映衬咱休养生息的二屄中国/何必
  • 三鹿奶粉:“污染”之说难成立 图财害命是本质
  • 三鹿奶粉事件分析:政府的执政能力都用在抓持不同政见者上了
  • 奶粉掺加三聚氰胺的必定是三鹿集团
  • 反对封锁三鹿奶粉,无毒奶粉解决不了中国婴儿结石问题
  • 阳光中国14:毒奶粉:当局与奸商恶性互动的硕果
  • 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再次敲响食品安全警钟/蓝春锋
  • 结石婴儿奶粉事件为何没有政府预警
  • 昝爱宗:三鹿,毒奶粉的代名词
  • 朱廓亮:建议残奥会增添“残疾婴儿比赛吃奶粉”
  • 三鹿毒奶粉事件:官媒吁质检局长李长江应即刻请辞
  • 大陆官媒报料:几乎所有奶粉都添加三聚氰胺
  • 浙江女婴琪琪之死:309天的生命一直吃三鹿奶粉(图)
  • 三鹿毒奶粉2罪嫌被逮捕19人被刑拘 (图)
  • 缺錢逼出院,飲三鹿毒奶粉男嬰枉死
  •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图)
  • 毒奶粉死亡人數至2人,新西蘭總理不滿中國地方官無立即回收問題奶粉
  • 三鹿毒奶粉潜在受害者超3万人
  • 甘肃好牛乳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 三鹿毒奶粉或为奶农放毒?奶农否认
  • 明知有问题,三鹿仍将毒奶粉捐四川灾区
  • “三鹿奶粉事故情况”新闻发布会实录
  • 拖延通报三鹿毒奶粉与奥运有关?
  • 毒奶粉之后 山西又爆毒羊肉事件
  • 三鹿集团外资方“8月2日已要求召回奶粉”
  • 高强怒斥三鹿:毒奶粉瞒半年 (图)
  • 毒奶粉流向台湾9县市:做月饼制奶茶烘布丁
  • 小宝宝还没学会叫妈 就被假奶粉谋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