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讽刺文:紧急呼吁,对三聚氰胺说不,不宜太轻率!/林云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9日 来稿)
    
    作者:林云海
     (博讯 boxun.com)

     当下,全国上下正在掀起围剿三聚氰胺的运动高潮,对含三聚氰胺的奶粉采取格杀勿论的态度,在香港,围剿的范围甚至延伸到象冰棒、雪糕那样的奶类制品,令涉奶市场一派肃杀之象,国人对三聚氰胺的恐惧已经到了闻“奶”色变的地步。然而,除了我们那些被大众骂为“砖家”,而实际上却是非常可敬的专家,还有谁想过这样的反应是否过度?是否理性?是否亲痛仇快?
    
     三聚氰胺吃多了是会生结石,甚至会死人,然而,这就可以成为对三聚氰胺断然说不的理由了吗?我们知道,维生素是人体所必需,吃多了也是会出毛病,会死人的,其后果比多吃三聚氰胺严重一百倍都不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经过深入的调查,我们焉知三聚氰胺不是象维生素一样为我们中国人的人体所必需?
    
     让三聚氰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对所谓三聚氰胺污染奶粉案,我们应该秉持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事实为依据,科学为准绳,客观地,历史地,辩证地评定三聚氰胺的是非功过,既不麻痹大意,也不自乱阵脚,既不纵容姑息,也不矫枉过正,既不养虎为患,也不自毁长城,只有这样才是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真正负责任的态度!
    
     日前,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发表文章指出,数以亿计的中国人,不知不觉中,早已吃了好多年用三聚氰胺喂养出来的猪肉、牛肉、鸡肉,喝了很多年添加了三聚氰胺的成人奶粉。该文章石破天惊,中国人到底已经吃了三聚氰胺多少年了?这是最需要调查清楚的,因为,我们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骄人成绩的体育健儿很可能就是吃三聚氰胺长大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不能不说每面金牌上都有三聚氰胺的功劳!
    
     以前,我们中国人被蔑称为“东亚病夫”,而在今天,曾经的“东亚病夫”已经以高居金牌榜首的姿态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这里面有没有三聚氰胺的功劳?如果三聚氰胺真是帮助我们中国人雄起的有功之臣,那么对三聚氰胺说不的做法无疑就是在动摇国家的根本,天天巴望我们中国人再次沦为“东亚病夫”的世界反华势力可以称愿了!为了避免出现亲痛仇快的局面,谨在此紧急呼吁:对三聚氰胺说不,不宜太轻率!
    
     如果三聚氰胺真是象维生素一样为我们中国人的人体所必需,那么正确的做法就应该是给奶粉(尤其是婴儿奶粉)制订一个三聚氰胺的含量标准,高于或低于这个标准都算不合格,根据这个标准,国家质检总局9月16日公布的那份婴幼儿配方奶粉检测结果将需要重新解读,根据这个标准,所有今天在中国市场上不可一世的洋奶粉都将会象洋垃圾一样被清扫出中国市场!
    
     三鹿由令人发指的民族罪人摇身一变成受人景仰的民族英雄,死亡婴儿由无辜的受害者摇身一变成光荣的革命烈士,都不是不可能的,只要能证明三聚氰胺象维生素一样为我们中国人的人体所必需!
    
     我们应该给三聚氰胺一个说法,不然三聚氰胺就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全在我们一念之间,慎之,戒之!
    
     2008年9月19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云海:真实的中国——对中国持有偏见的人看过来!
  • 谁能告诉我,杨佳为什么要找死?/林云海
  • 中国足球队带着笑让巴西队蹂躏/林云海
  • 中国队别踢球了,去当城管吧/林云海
  • 讽刺文:奥运跟政治还是有一点点关联的/林云海
  • 林云海:谁让姑娘们一直在那里跳,跳足两小时?
  • 侠士,抑或恐怖分子?/林云海
  • 唐吉诃德与新装王国不可不说的故事(修订版)/林云海
  • 窦娥冤新说:回避制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林云海
  • 窦娥冤新说:回避制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修订版)/林云海
  • 林云海:窦娥冤新说:回避制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
  • 一贯伟大、光荣、正确的齐恒公死于谣言/林云海
  • 奥运随想:拉车子的马/林云海
  • 杨佳闸北案最新进展:又有造谣的,快抓!/林云海
  • 孩子挑妈妈生日那天,砍死妈妈的忠犬!/林云海
  • 林云海:闸北警察跟杨佳的警民鱼水情不容抹黑!
  • 生民皆为佛祖,死魂尽成菩萨/林云海
  • 讽刺文:遭受大地震,日本人讳言“豆腐渣”!/林云海
  • 讽刺文:日本发生7.2级大地震,学生无一人救出!/林云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