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盾呱呱: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上集:第一章至第五章
    
    第一章、21世纪中国人幸福的要素:资讯的“信福”
    
    在我看来:古今中外的人类幸福,由三种不可缺一的要素构成:1、为满足自然生理及繁殖生命的“性福”;2、为改变旧世界,刷新环境,构建更美好空间的“新福”;3、为满足视觉、听觉、嗅觉、喉觉、心觉,自由通畅地接受与传递一切信息;尤其是政治信息的“信福”。
    追求与实现WWW电子资讯信福,是21世纪人类最基本权利与愿望。
    我们“信福”吗?我们可象黑非洲最贫穷落后国家的黑人一样,可无拘无束地享受没有任何“金盾工程”屏蔽的WWW信息吗?
    连21世纪人类最基本的“自由符号”都得不到?都不敢去争取到?连最小自由的氧离子都呼吸不到?中国人能叫大国民分子吗?
    
    我们想要的要不到,我们不想要的这毒那毒滚滚而来。这就是面子金牌第一,里子灵魂虚空的中国。且有无以计数的身陷毒井不知毒;自以井天为宇宙的红蛙网民。
    不,朋友。您一定以为我说错了?中国网民很“信福”呀。他们每天每时都有很营养的信息呀!中国可有全世界第一的记者群和信息传媒师。他们何时患了的信息饥荒症?
    不、朋友你还没有跳出意识形态的井口看真相。中国红蛙网民不会患信息饥荒症。患的是:食用太多安魂谎言;政治激素;极权的三聚氰胺毒素人造加工信息的侏儒肥胖症。
    错与罪不在他们。罪与错在井口外的那一班为党中央站岗放哨的思想党卫军--中宣部的那一班精英:中国红蛙网民每日吞食的信息饲料,正是井口那一帮专家每日24小时不停朝井下投掷的“赤色饲料”。
    这红粮吃久了;吃惯了;吃得很“信福”的红蛙儿。一旦有人穿越屏蔽朝井口时不时投进几许“BBC.博讯.OVA.德广.RFA.法广.”的五色自由信息食粮?一定会吓傻;惊坏;震晕了这清一色吃惯人造饲料的红色蛙民。
    如我们经常看到的那样:他们会沸腾;会粪青;会叫嚣;会用人世间最人渣、最烂污、最流氓地痞的毒词儿、脏话语反戈一击。甚至骂天:都是天不好,什么样的鸟都飞上天。为啥不学咱中华蛙民本本份份地以井为家。骂人:都是井口的那帮国网混帐警察的错。这铜墙铁壁的井口门户,怎允许井外自由的资讯飞降下来。这不是颠覆、卖国、渗透吗?
    抗议!抗议?于是,井国三亿红蛙们,在红蛙灵魂总导演李长春指挥下。一同唱起了气势磅礴的《歌唱祖国》:“红星红旗迎风飘扬,井底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伟大的红井,从来都是幸福自由。别越过井口;别相信云天。这里就是我们伟大的祖国…”
    朋友:可笑还是可悲?难道您的幽默感看不出其中的写真素描吗?
    对严重缺失历史信息的中国人而言:血腥动荡的20世纪记忆,是朦胧的。
    如果中国大国民,是一群不珍视国家精神基础信息;不再乎灵魂建设;不注重公共价值;不懂得“男人即最高贵的政治动物”的主体?人岂不是:次于高等动物的;仅会说话的中级动物。中国的红蛙网民,莫非不是一个可供世界各大学研究的人类人文学课题。
    公正地讲:红蛙不是胡锦涛发明的产物。最初的中国红蛙,源于野蛮元朝。经明的李自成到清的义和团。从民国匪阀到文化大革命红海洋;再进一步发育发展进化到今日的中国。
    元时的红蛙用火;明朝的红蛙用红巾;清国的红蛙用乱拳;民国的红蛙用鸦片和卢布;文革的红蛙用红袖章和红宝书;今天的红蛙用金盾长城下的“红犍盘”。
    
    第二章、中国社会是高级文明的社会还是中级欠文明的社会
    
    高级动物不但会说话,关键:还有灵魂,有文明政治的时代使命感。如:加利略、马丁.路德金、林肯、拿破仑、黑格尔、韦伯、孙中山、甘地、叶利钦、哈威尔、金大中、曼德拉、林昭、陈光诚、俄国的“十二月党人”等。
    这类伟大且平凡的人,如果生活在好一点的时代;好的国度里。上帝会给他们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改变世界;刷新历史。
    
    如果生活在一个象中国这样野蛮窒息的;比空气、水、阳光还要重要的自由信息,被一个贪婪的政权严实封闭的空间里;糟透了的专制环境中:他们将承受无言可喻的痛苦和打击。他们将匆来即逝的九死一残。
    
    中级动物不但会说话,还有贪小逐利的高超智慧。有欺骗、出卖、说谎、背叛、耍赖、妒贤嫉能、推卸责任、转嫁危祸…的本事。关键:没有公共与个人的道德;没有灵魂;更没有文明政治的使命感。这个群体中国很多。外国也有。
    
    低级动物不会说话,没有文明更没有灵魂。但许多动物,有本能的道德:怜悯同类;不吃同类;保护幼婴;保护哺母;懂得善意;知道天意。
    更奇特的是:低级动物类永远不会“享有”中级动物类群里的那种被专制着的五官:视觉、嗅觉、听觉、味觉、心觉政治待遇。否则,就是天下野生动物的大浩劫。
    
    朋友:试想?当老鹰的双眼;狮虎的耳朵;狗的鼻子被胶封住。意味着什么?假如地球上的蟑螂或虎狼抢占了高级动物的信息权。全人类的五官也被封住,又意味着什么?
    
    不管人是一个什么等级的动物,人的躯壳总要有:物与灵的填充:
    给你一个空笼,你会寻一只鸟去安巢;找一个空箱子,你会放东西;买一只钱包,你会考虑装钞票;给你一个QQ邮箱,你会对他进行填充并把他当成一个私人的信息港。我们有权选择灵魂的自由元素吗?我们有这样的环境条件去接触自由资讯并依据自已的工具去处理资讯吗?好象不能。
    但我们有能力抗拒官方强制地塞给我们的大话与谎言吗?也好象不能。
    没错,共产党统治的祖国,为我们送来了太多辉煌的沸腾。这些还不够填充我们的心灵空间吗?
    那么人灵魂的空巢里肯定要有一种“物的填充”!
    
    第三章、信息艳丽的“人造装饰板”
    
    表象在21世纪伊始八年是:醉人的。似夏天雨后万里碧空中的彩虹;如CCTV每日“印刷在十几亿观众眼球里”的《新闻联播》…!象沉浸在从不落幕的春节晚会。永远地喜洋洋!
    
    
    中国二十年以来经济增长,全球第一;
    加工出口制造业,全球第一;
    煤、钢、纸、粮生产,全球第一;
    手机、电话使用率,全球第一;
    体育金牌,全球第一;
    房地产建筑量,全球第一;
    个人电脑总量,全球第一;
    印钞速度及上市公司,全球第一;
    奥运场馆工程,全球第一;
    WWW红蛙网民,全球第一。
    
    这么多正面的第一,难怪这位患了意识狂妄;多年名批暗舔北京脚眼头的香港“博嘴”张五常会说:“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难怪让20世纪80年代出世的青年,更加狂热地赞美这个时代。奉承这个政府。
    难怪安得几亿中老年中国人,不分昼夜地打麻将、耍棋牌。
    难怪诱得二亿多青年早晚不分地上网打游戏看电影。
    
    难怪大多数中国人已分不清:“人一生究竟是为物质?还是为精神活着?”甚至己解读不了:历史对中国的证据;历史对中华民族的评价;也解读不了:红蛙们一旦出了国门后,把文明的洋国也当成泛滥的丑陋无人惊怪祖国,洋相出尽为那般…也读不懂:那些洋鬼子们为什么总把不敬的目光投掷到行为不检;举上猥亵的中国人脸面上,而不投给100年前还是中国人奴属地,今日己文明强盛的韩国人?。
    同样很难解读:这洋国的鸟人,见到我等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人,为啥不知道敬礼作揖?个个还有一种:“不尿不敬的轻视神态”?还是那么多!那么多“天下第一”的我等中国人,心理判断发生了偏差?还是洋国的人,与华国的人在WWW资讯营养上的巨大差异?
    
    不久前.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的《人民网》;中央政府的官网《新华网》;CCTV.1以特大喜讯号外的方式宣告全世界:
    “今天的中国,人权事业有了划时代的进步。互联网已贯通全国每一个城镇和乡村。远至高原西藏,南到海南的三亚…中国人民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能更好、更充分、更完整自由地,享受各种资讯。遨游在WWW上的中国网民已达三亿三仟万人,现超过美国,己居世界第一。”
    
    这是一个相当圆满、美丽、诱人的“国脸”卫星。除去他吹嘘的进步、划时代外表外!有二点是真实的:
    1、硬件:有从穿越一切海基陆基障碍WWW.TLF.GPS.光纤通讯和卫星通讯。
    2、软件:有二千多万从事IP行业及IT产业的技术人员。
    硬件规模同软件人海战术均不亚于印度和美国。
    
    第四章、WWW的瘟疫:千亿白银打造金盾,数百万精英卓越拦截
    
    中国的互联网很“全能”。铁幕内有三亿多各阶层的网民。
    他商业的绩效多的让洋人垂涎三尺,每年有多达上千亿元的毛利。
    他政治上的功能更为可观:他可将全国上亿台公用、民用、商用、家用、军用电脑的电子神经线,全都集结在一个“金盾工程”的封锁平台上。
    他可以在一秒钟内,有效屏蔽掉一切敏感的电子符号。
    他可以把99.999%中国网民,全赶进一口严格屏蔽过的互联网方井中。
    他可把井外99.9%的光明、真实、珍贵、敏锐的信息,用999道电子大坝,99999个大网拦截完全下来。大半个地球的人民甚至全能的上帝很难相信:中国政府怎么会有这样的权力和能力,每年盗用上千亿元本属于十四亿中国人民的养老钱、着病钱、智慧子孙后代教育事业的钱。去雇佣几百万个思想警察;各口网管;红网教父;捉笔红僧去布置与西方完全不同的:虚假网讯;迷药网云。
    
    这样的政府是把供养他的人民往火里赶?朝进里圈?向中世纪死路退着走?还是让他奴性卑微的人民,同自由世界尊严自信民主的各国人民一起共步走?
    这样的人民竟无悔无怨地接受中共为他们圈定的红网小井之下。中国究竟是WWW.硬件NO;1;还是WWW.政治资讯倒数NO;1?
    带着这个问题,我曾花近二年的时间。从中国的最基层的农村到最上层的大城市进行了“抽丝剥蚕”式的调查研究。
    
    第五章、农村“公共信福港”:一个典版:网吧
    
    AN市.GR镇位于浙皖交界一个盛产竹子的山窝里。中心镇的行政辖区里有九个自然村。本土户籍上的总人口达五千多人。中有外来人口有一千多人。中心镇就占了2000多个人口。
    因山多地少,这个镇不象长三角平原上的城镇,有那么多的平地可用来为工厂。生产主业是:种植竹子、毛竹加工、及鸡禽养殖。一个壮年男性的人均年收入在10000元至12000元。一个成年妇女的收入在6000元至7000元左右。
    麻雀虽小五脏齐全。镇上的总人口虽不多。在中国.再小的政府都是中央人民政府一个浓缩的存在。GR镇政府也象北京、省会一样有中共、政府、人大、政协、纪委、监察、公安、司法、工业、农业、林业、土管、农机、妇联、计生、教育、环保等部门。
    镇上公务干部总人数达350人。依镇史、乡史资料对比:不事生产的公务干部比清未多70倍;比民国时多68倍;比1950年土改时多60倍;比人民公社时多55倍。
    镇上原有香火很旺的千年老庙一座;建于明末清初。另有一座相当精致,且气势华丽的会堂。一庙一堂均毁于1966年红卫兵破四旧的“纵火”。
    现政府大院和乡医院,正是原来的佛地和公堂旧址。
    
    还在1979年人民公社时.GR镇有齐全的:供水网、电网、通讯、水库、路网、供销网、农机网、医网。1979年.人民公社正式解体后:公共产权的水网归了水务局;电网归了国家电力公司;通讯归了中国电信;水库归了水利局;路网归了公路局;供销网归了国有公司;农机网归了镇政府;医院成了私人承包场所;学校产权归属了县教育局。总之:从1950年起至1979年用血汗和许多性命换来的全部公共积累,全部被国家无偿割走。
    
    说到通讯。这个拥有近1000户人家的小镇,总共有280台电脑。140台是家庭的;有60台是镇上的邮局、信用社、学校、政府的。剩下的是这个镇仅有的一所网吧的。网吧不大,200个平米空间内,有八十台电脑。使用10兆的宽带。
    
    看网吧的是一位C姓的青年老板。从他的电脑的月表和年统计表可记录:每日有400人/次上机。每月不少于12000人/次。寒暑假月上机数翻三倍:达36000人/次。
    也许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该镇半径50华里内,仅有这一家网吧。2元一小时的收费,略高于县域的1.5元一小时。每月扣除营业用入网费2000千元;电费3000元;二个网管工资2000元;公安、文化、工商、税务费用1000元左右。C老板每月可赚约12000元。
    
    该镇距县城很远。城里的三局六所不愿下乡“打鱼”。这“打鱼”权都归了乡里的派出所李雪和夏海。
    C老板说:这一李一夏两警是驰名乡内的二员恶霸。别看他日均工资不足70元。除了警服,他们全身上下、内里外外全是奈克。手机三月一换,是最新型的。手表是瑞土最新版的石英机芯款。这一身行头不少于三万元。最日常的:他们每人每天不少于三包百元一包的高级软中华。一包上班用;一包酒宴抽;一包半夜麻将吸。
    C老板夫人说:一李一夏来的非常勤。尤其传统节假日快来之前。巴眨眼间,那警车就会乘着夜幕到来。先冲上几只野狗“民兵协警”,占据收银台。用锁定电脑。很麻利地打开营业卡位开机计时收费页面。再检验网客的身份证。搞够了。闹够了。穿着正规警服的一李一夏就会斜叼着一棒中华,一脸地痞流氓相地扭了进来…
    还要问,要钱呗!每人每月都要给上几条软中华。还要到县城烟草专卖店去买正宗货。
    问:“送烟时他不怕别人看到吗?”
    答:“他们才老练呢?风高月黑夜,把车往无人的三叉路口一放。送烟的人只能一个人骑车去。只要有第二个人在场,他们绝不会收。”
    问:“上面对网吧控制的紧吗?”
    答:“越来越紧。必须按装公安局和文化局的二种软件。”
    问:“不装或者,装了不用行吗?”
    答:“那敢呀!第一次罚五千至一万元钱。第二次吊销执照。”
    问:“被罚过吗?”
    答:“有一次停电。没有电话申报。县城警察马上开车赶到,开出罚单。后来还是花钱请人搞掂了。”
    问:“公安用的什么软件?”
    答:“网络神探。很有用,任何网吧只要装上这个软件。网吧每一秒钟、每一个台机子上网的内容、每一个网客的姓名和操作轨迹都逃不出公安监控。”
    问:“文化局用什么软件?”
    答:“净网先锋。功能同公安的差不多。网吧任何一台电脑,如有任何政治敏感字眼出现,警告就会出现;电脑就会黑屏;这个软件连网县、市、省。每一级网络警管都可以远程监控并可关闭、锁定、跟踪任何一台电脑。”
    问:“知道中央的《金盾工程》吗?”
    答:“不知道。”
    问:“你搞网吧几年了?”
    答:“四年了。”
    问:“喔,多少也有150万/人/次。有上外国新闻网的吗?如OVA?OFA?BBC?”
    答:“没有!可以说一个也没有!”
    问:“为什么?你不知道‘山高任鸟飞’这个道理吗?比如讲:暑假,很多大学生回来。总有个把的冲浪者?”
    答:“没有。现在的大学生那个有兴趣搞这个。有时间吗?即使有钱有时间上网,那也是抽烟,玩游戏的呀?”
    问:“嘿!聪明的老鼠永远不会被猫抓住。如果有个别人用外挂或用代理绕道上网,行吗?”
    答:“也上不去。文化、公安二组天网罩的严严密密。”
    问:“最小的网客多大?
    答:“12岁。”
    问:“政府规定是16周岁呀?”
    答:“嘿!乡下的网吧都是这样。入夜城里什么都有!这黑灯瞎火的农村一片冷冷清清。满巷道都是:土狗乱吠;满弄堂都是:麻将哗啦。这年轻人也是信息电子动物。乡下的网吧可是他们唯一能亮化心灵的地方”
    
    在镇上,我问了12岁到28岁的男女网民。没有一个人知道:自由门、动态网、博讯、自由亚洲、美国之音、伦敦英国广播电台等外网。
    WWW对他们最大的益处不是政治;不是学习;不是科技;不是慈善。是什么?
    是各式各样麻痹神经刺激感官的电子游戏和二级、三级片成人电影。
    这可是具具实实的写真刻录。
    
    明清几百年的GR镇,曾出过十几位状元、举人。(类同今日的二院院士)平均每一百年出2个大师。
    衰败从动乱的民国开始,从民国到现在的99年,GR镇再也没有培育出一个教授,何敢奢谈:院士?博土?大师?
    GR镇的教育好象与城乡的经济倒着走。经济每年以10速度上升。而镇中学的高考上线量,仍同1979年的1.8%即:每千人才有18个考上二本三本线的大学生。
    每年9月,是乡下年青人开始分流的时刻:难得上线的几个大学生分头上路。许多连高中都考不上的青少年,大多数收拾行装准备进城打工。赚下的钱三分一用于温饱;三分之一补贴父母;三分之一用来上网抽烟。九月过后的乡下,几乎看不到本地青年。也有:皆是些心智不全又读不进书的失学青少年。整日象没了头的苍蝇那样:迷茫乱窜。网吧是他们必到之地。也是在本镇谋生的外地打工者常到之处。
    过去100年来,GR镇一代又一代父老乡亲节衣缩食,为本土培育了几百个大学生。几乎没有一个“本土货”学成志愿回乡,照明一方山水,带头建设本土。全都去了省会、京、沪等大城市。“乡下教育最亮的灯光,好象专为更多灯火的大城市照明的。”
    
    过去100年.GR镇的资讯传递方式同中国南方九省市差不了多少。
    从1900年起到1949年.古今中外资讯传递,靠茶馆聊天、说大书、唱戏、赶集方式进行。
    由1949年到1979年近三十年时间,资讯传递靠人民公社的公共喇叭线、开会、茶馆说书、官方报纸、广播。1966年至1976年的文革,中国第一次出现连续十年的露天“讯息网站”大墙“博客”:街头大字报。(这种言论自由是今天中国www时代想都不敢想的)
    1979年至2000年.资讯传递逐依赖于收音机、报纸、广播、电视。
    2000年起资讯传递的族员中加进了互联网。
    GR镇WWW资讯状况,是中国经济重镇;水陆空交通非常发达的东南沿海七省二直辖市的样版。这七市二市的一亿多红蛙网民,占中国三分之一天下。
    可以想象:交通十分落后的内陆二亿多红蛙网民,他们WWW资讯情况比沿海地区更差;且赤化的颜色更深更浓。
    
    
    (上集完)
    
    下集:六章至十四章。精彩待续:华东N大学校院网写真等。敬请各色网民留心垂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亚笛多星
    2008.9.2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新夺权信号:太子党上海帮携手夹击胡总输记/亚笛多星
  • 枪币王岐山:股市是群兑钞机 油印红纸换真币/亚笛多星
  • 罕世毒婴:宝贝BABY别再哭 救星在抓投毒犯/亚笛多星
  • 解毒中国:食品=化工 几百万中毒婴儿的明天在那里?/亚笛多星
  • SOS红皮书:2008中国农民粮食宣言/亚笛多星
  • 粮煤告急:总书记秋巡河南是惠农还是骗粮?/亚笛多星
  • 中央应拿出安民的智慧和技巧处理杨佳案/亚笛多星
  • 问人民网:”什锦八宝饭”是鸦片还是鞋油?/亚笛多星
  • 重估亚洲民主 走出宿命陶罐/亚笛多星
  • 首都环境指南:盘踞在空中的垃圾山/ 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亦说北京朝阳示威:喷毒的烟囱如何穿进五环鸟巢
  • 以史解说:中共政治改革的真正实质/亚笛多星
  • 公演台湾:扒粪 护粪 泼粪的三角追逐/亚笛多星
  • 碑刻历史:用鲜活战俘当医学解剖的人民大学/亚笛多星
  • 股市狼烟:造血抽血二重天?开关该按那一头?/亚笛多星
  • 西藏的问号:宁舔反华太郎腚 不恭中华寿星脸/亚笛多星
  • 红色警讯:胡温《草船借箭话梅战略》为什么屡屡失败/亚笛多星
  • 陈水扁案:中国一线精英为何易患政治鼠疫?/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奥运鸟巢藏猫腻 五只假虎跑的快!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