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奇迹中国:从世界之最到最不会游行的民族/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自由是什么?中国人都知道。当你想用自由而难获自由时,同胞们,你又能知道多少自由的珍贵。
    
    游行、迁徙、结群、发声是人类和动物天赋的权力。
    为了安全的生存和生存的自由:蓝海洋的鱼,知道集群、畅游。
    蓝天上的雁,懂得结群一起万里迁徒。
    广阔非洲原野上的野牛、斑马、羚羊、大象、狮子、豺狼,也喜欢集群并自在地“游行”。
    说的再小一点:连蚂蚁蜜蜂也知道:筑巢构穴“民主结社”四处游行,自由歌舞。这既是自然的天性,也是天赋的“权利”。
    
    自然界中的人类动物,只有以下几种条件状况可剥夺动物的“自由的权利”:1、落于敌口,被天敌所擒;2、坠入洞穴、陷井;3、山崩地裂为水火围困;4、被人诱捕安置在野生动物的集中营--人类观赏的动物园中;5、身体的残疾与死亡。
    
    反观人类的中国,我们多了自由?还是少了自由?
    官喉说:“人民自由。衣着鲜光、银车金巢、上网下海、娱乐无穷、万般行当、任意选择。”
    我说:“人民的思想不自由;人民的行动不自由;至于结社、游行、出版、办报;己不是自由的多少!而是自由完全空白的问题。”
    
    《三国志》证明:人民有骑马游行;四处闯荡;随意结社聚义的自由。
    《水浒传》告诉:百姓有抗贪官;抱不平;用民间结社的自由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西游记》说明:人人有思想和行动的自由。
    
    民国创立前的大清,人民有相对的;甚至好于今天的基本人权和基本自由。没有自由力量与专制的对抗,就不会有黄花七十二烈士和孙中山的足迹。历史就要改写。我们不知道:汉人何时才会解放。
    
    1911-1949民国的38年里,中国人民很自由。且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自由的一个朝代。
    林立的自由党派;风起云涌的工潮、农潮、学潮;五花八门的帮会、社团;各式各样的报馆、版商、印务;层出不穷的主义和新思潮…甚至随意宣告区域独立;建立私人军队;里通外国;胡乱起事。臣可捉君。匪可参政。天天游行,日日示威,媒体翻天,舆情纷争乃真是民国社会的小菜儿一碟。
    没有民国的自由?1924年.共产党能在国民党心脏上筑巢吗?
    没有民国的人权?1931年他能在瑞金建都立国吗?
    没有民国的民主?1937年至1945年共产党能在民国各地自由穿梭,甚至可以在首都南京、陪都重庆、武汉、上海、西安、兰州、新疆等地安营扎寨,架设电台;办报纸;搞集会;办演出吗?
    
    那时的共产党甚至自由到:那一天尝不到造反的感觉,他就会下令立即扒掉京沪铁路的某一段。何时感到钱不够用了,便绕开每月拨饷的中央政府,下令他本应上前线抗日的120师129师躲进山沟沟里大生产:种鸦片。
    
    这人世间的自由亨够了?人权用足了?民主用滥了?OK:毛泽东、周恩来、陈伯达竟亲自铺纸捉笔,以专制社会自由太少;蒋家王朝没有民主为由:写了一篇又一篇檄文,甚至借用国统区的媒体,猛轰国民党政府。
    
    1949年10月共产党建国到1976年10月文革结束。宪法授予人民的基本自由和公民政治权利被中共剥夺了九成。
    仅存的那一成公民权就是:游行的自由和上街贴大字报的自由。
    
    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出生中国人无不记得:那是一个愚民激情燃烧的年代。中共与人民的神经,高度脆弱;极其敏感。国际上距咱十万八千里的南美小国;或黑非洲众林里的一起部落冲突的屁大一点事。都会让全体中国人狂躁不安。亢奋不己。
    学校停课;工厂关门;农民上田;和尚返俗。
    干什么:“游行去!”
    除了游行就是游行。中国每一个城市都成了人民经常游行的天地。
    那一个城市游行,少了规模?缺少场面?
    几万人上街湿温碎;十几万人怒吼不震耳;百万人集会经常事。全国二亿人在同一个时档下,在不同空间里上街游行的更不足为奇。
    
    大量的史料、新闻电影胶片、报刊、文件、号外、海报、照片证明:1949年至1976年.中华民族是人类历史上和当今世界上,最会游行示威的伟大民族。不断游行的中国,是游行业世界第一的国家。
    在这一点上,女神在望;民权至上;自由高尚;最会集会的美国、欧洲各国一一遥不可及。
    这让西方政要甚至前苏联阵营的东欧洲共产党领导人,感到无比的惊讶和困惑:这个经常连饭也吃不饱的民族,现成的生产不务,一年四季会有那么多精力,去搞各种各样的游行呀!示威呀!抗议呀!
    除了:打倒…消灭…粉碎…滚蛋…就是:坚决…支持…万岁万岁。
    
    一会儿:“”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海内有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声援共产主义欧洲的灯塔阿尔巴尼亚。”;……
    一会儿:“声援越南、寮国、柬埔寨。…”凡此种种,不堪例举。
    
    历史记录:1949年至1971年的二十二年里,针对美国飞机军舰到邻近我国海岸线的空域、水域骚扰。中国政府总共对美发表了约六百次的严正抗议。每一次抗议都几乎引发国内的游行潮。
    
    1966年进入十年更乱的文革。中国所有的城镇,每一天都发生许多起游行。那时的中国,其一日游行总次/数超过了人类历史过去1000年的总和。其中有五次绝顶的高峰:红卫兵被四旧打砸抢;毛泽东接见百万红卫兵;中共九大闭幕国家主席出局;中苏珍宝岛对抗;四人帮垮台。
    
    1978年.邓小平未经人民公投同意,私自下令彻底修改宪法。
    用人大的临时法案,完全镂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核心部分:关于人民公民权的法定部分。
    把毛泽东时代国家宪法赋予中国人民最后那10%的公民权暨:上街游行权;上街张贴权彻底剥夺。破坏性地颠覆了中国人民为反抗专制独裁;为开创民主共和;为中国人最基本的尊严,前赴后继,浴血奋战一千年才得以实现的初级成果。使得蓝地球文明世界上,突然增多了十三亿个无基本公民权利的政治奴隶。
    
    历史悲壮背书:1989年5月的一日.以北京长安街为中心的各条大街上出现了一百多万市民的示威游行。
    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第一次捡回了媒体应有的良心和灵魂。用气势磅礴血气方刚的排比句语言,向中国人民,向世界描述了北京百万市民在长安街游行的雄伟景观:
    游行队伍一望无边…
    遍地是挥舞的旗帜…
    到处是震耳欲聋的正义口号…
    他们中有大学生、工人、农民、机关工作人员、…
    有普通的市民群众…
    有老人、妇女和儿童…
    有戴着红领巾的孩子…
    看: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的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的师生…
    瞧:首都的军事学院和警察院校的师生方阵过来了…
    著名的首钢民兵师的队伍出现了…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
    看:紧随着身穿黄色袈裟;乘着轮椅;年迈体弱高僧的北京宗教团体队伍出现了。他们中有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的代表…。
    再请看:在北京的各家出版社;报社;体育界;文艺界队伍在人民万岁!自由万岁的欢呼声中,浩荡出场了……
    
    历史沉重地雕塑:198964.北京发生了一场由几个脑呆老人指挥;被身边阴谋家利用;由国防军介入的屠城事件。
    
    1997年世纪屠夫邓小平亡翘。
    中国政府没有一个人;更没有一股正义力量,将人民公敌邓小平撕毁的中国宪法再复原回来。
    因此,中国出现了一个有国体;无公契;无威权;无宪制监督;无道德架构;毒祸社会及国不国、君不君、臣不臣、民亦不民的溃崩局面。
    1989—2008年中国十九年严重黑暗的国情,为19年前那场伟大反腐反邓运动宗旨的正确作了精准的证明。
    
    2008年9月.又一起由监制的地方官与生产的奸商,在过去十九年间共同携手朝全中国每年出生的三千多万个婴儿集体投毒的丑闻,震惊中外。
    
    同年9月22日.卫生部讯:从9月11日至9月21日为止,全国各家医院已接受了五万三千个患结石的幼婴住院。
    
    据相关资讯解读:现阶段有一千多万名幼婴正排队等待初检。随着当前出来的初检结果,全国己有一百多万个中毒石肾的幼婴等待住院。等待前面五万多个婴儿出院空出床位时,才能凭排队号住院。
    
    1978年邓的恶政末出台前的29年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WWW;没有上星飞船奥运金牌的十二亿中国人民,成千上万次为“屁丁”那点大的事件上街游行,雄狮般地咆哮;气吞山河式的呐喊…
    
    三十年后的今年,中国出了那么多山崩地裂(非屁丁)的特大人祸事件。
    
    十四亿中国人民的血性中,似乎再也检验不到曾经中国独有“世界第一”的游行血色素。
    中国的街头广场很祥和。很平静。信息高度封闭下的人民,显示出一种不惧怕一切人为灾祸的英雄主义和素质精神?
    
    是什么因果?上帝知道!每一颗良心都知道!
    
    (OOF)
    亚笛多星.2008.9.2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代拟最高机密:消毒由媒体负责 消声从医院开始/亚笛多星
  • 中国剧情:五千万肾婴中毒 总理市民嬉嘻哈/亚笛多星
  • 九月的号角:草船借金八千亿 中央全会献大礼/亚笛多星
  • 金盾呱呱: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 最新夺权信号:太子党上海帮携手夹击胡总输记/亚笛多星
  • 枪币王岐山:股市是群兑钞机 油印红纸换真币/亚笛多星
  • 罕世毒婴:宝贝BABY别再哭 救星在抓投毒犯/亚笛多星
  • 解毒中国:食品=化工 几百万中毒婴儿的明天在那里?/亚笛多星
  • SOS红皮书:2008中国农民粮食宣言/亚笛多星
  • 粮煤告急:总书记秋巡河南是惠农还是骗粮?/亚笛多星
  • 中央应拿出安民的智慧和技巧处理杨佳案/亚笛多星
  • 问人民网:”什锦八宝饭”是鸦片还是鞋油?/亚笛多星
  • 重估亚洲民主 走出宿命陶罐/亚笛多星
  • 首都环境指南:盘踞在空中的垃圾山/ 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亦说北京朝阳示威:喷毒的烟囱如何穿进五环鸟巢
  • 以史解说:中共政治改革的真正实质/亚笛多星
  • 公演台湾:扒粪 护粪 泼粪的三角追逐/亚笛多星
  • 碑刻历史:用鲜活战俘当医学解剖的人民大学/亚笛多星
  • 股市狼烟:造血抽血二重天?开关该按那一头?/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