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粮食告急:胡温十月九日农村会议会放救命卫星/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新华社08.9.28讯: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将于今年10月9日,在北京召开十七届三中全会。会议主题:研究推进中国农村经济的改革和发展。
    
    这个动向很新鲜。用胡温的口头禅:中央政治局从来都把农村政治工作;农村经济发展;农村社会稳定放在头等大事来抓。
    有证明:中共每年一次针对农村生产发展的中央一号文件,几乎可以代替每年一度的元旦社论。
    有关农村发展建设的宏伟社论,月月响;央字年度一号文件,年年出;媒体的新农村宣传,天天有。吃农村学术饭的专家学者,多如牛毛。为什么?还要中共中央这一帮子脑满肠肥的当权政客外行们,来研究中国农村问题?
    
    里面有戏!有胡温难以言状的痛苦和恐惧。
    在我们力图探究中共开会的真正动机前,务必梳理:2008年的中国,十大要命危机的绳索,绑住了中央政府的具实国情。
    
    一、 煤与石油的危机
    二、 金融危机 国民的养老钱危机
    三、 权力的宪政危机 国民的养老钱危机
    四、 新的《劳动法》造成劳动力价格失衡的危机
    五、 土地危机
    六、 各地乃濒的制度性造反危机
    七、 日益恶化的环境危机
    八、 中央和地方政府貌合神离的行政失责危机
    九、 民族危机
    十、 粮食危机
    
    一、煤与石油的危机
    
    表现在国际能源价格不断上涨;国际采购的日益艰难和进口、运输、储藏成本不断提升。
    关乎我国经济命脉能源的这根油肠子,现有四个致命的要素:
    1、油价不由我们操控,油肠子的流量与价格由华尔街洋行大班们控制。同时也由市场需求决定。
    2、中国的油肠子不但严重梗塞,而且还严重萎缩。
    3、据公安部2008.9.27发布的讯息:中国现有一千七百九十多万辆大中小型汽车(不括几百万辆农用机动车)。
    中国每年的汽车增长量及每年的上牌量为中国汽车现有总量的17%.这个统计告诉我们:中国每年约有三百万辆下线新车,需要上牌行驶。去填充日益拥挤1.79千万辆汽车的交通流量。
    为满足这17%的递增量300万台新车全年有油上路。仅此一项:中国每年需要多进口72亿公升,约2000万吨成品油。中国2008年进口的9000万吨石油,有一半以上用来满足国内1790万台汽车正常行驶。
    4、中国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油肠子大长大广:近至俄国、中亚中东、远达非洲的苏丹和南美委内瑞拉。
    
    中国经济元素的庞大驱动:能源是其头等重要的一环。如此下去,不堪重负。油肠子任何一段程序出了问题,都会产生爆炸性的社会动荡。
    
    二、金融危机
    表现在国有四大银行的危机;国民的养老钱危机;国库空虚;靠大量印刷纸钞填平漏洞的“泡沫危机”;庞大外储急聚贬值,金本流失的危机。外资进入四大国有银行,造成事实上的中国货币,失去部分印钞主权的危机。美国华尔街的金融海啸,正以更强烈的冲击波,加剧中国本己脆弱的金融体系危机。
    
    三、权力的宪政危机
    
     中国的政权一直缺乏共和宪政之约束。帝权、威权时代早己过去。随着中产层的进一步扩大;随着走向知识、信息化的人民觉悟,和全球一体化资讯迅猛传递:人民开始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和手段,要求非威权的中央政府,加快政治改革,走台湾的民主模式构建国家政治系统。还原共和。这一点中共已经感觉到了。
    
    四、新的《劳动法》造成劳动力价格失衡的危机
    
    曾是中国人民劳动就业总局的中共,在过去长达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时代,承担全国人民的就业总责任。鉴因中共无法、无力、无力担当这份其根本完成不了的社会责任,使至文革后的国民凸现懒惰、精神涣散、道德沦丧、经济崩溃可怕症兆。在这样一种危急状态下:邓小平才被迫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转型出一个由:封建共产专制政治与资本主义经济相“杂交”的一个中国特色的社会结构。
    如今,胡温政权将三十年前被邓小平抛进历史垃圾箱里的“社会主义劳动福利保障制度”重新捡出来:掸去厚尘、抹去污垢、刷刷油;喷喷漆、装上《胡温发明的专利政绩标志》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形式。强制中国的私营、民营、外资企业家执行。并让他们为专制腐败的红色政权,担当“民政救济福利院”角色。将危及社会安定的“工运武器”授之于人民。
    
    真理的基因排斥现象终于产生了,反戈一击的爆炸出现了:
    
    第一记爆炸:2008.1月至7月份,全国个体工商户比2004年的基数,减少了600多万户。
    
    第二记爆炸:中国最大最密集的外资、港资、台资生产加工企业产群地—珠三角洲直接倒闭的企业有6.7万家。
    
    第三记爆炸:以倒闭的6.7万家企业中的每一个企业/厂家平均300个工人为计:将有二千零十万产业工人和技术人员卷铺回家。面对空前的惨烈。胡温新绩的《劳动新法》脆如枯叶。不但无法使毛时代的大锅饭重出江湖,反尔捣毁了几千万人的衣食饭碗。6.7万家企业只是中国企业崩溃潮的冰山一角。中国其它几个大型加工区如:长三角、北部湾、津京塘、东三省外资与内资加工区情况更加如此:半竭业半倒闭的企业与奄奄一息垂死挣扎的企业不计其数。
    
    第四记爆炸:几百万家个体工商户和十几万家外资内资企业破产、倒闭、竭业、清盘的终端恶果有二个:一是国税和地税的锐减。二是银行坏帐的大幅上升。《劳动新法》不但捣烂了几千万个就业饭碗;也直接危及到共产党庞大党务人员的饭碗。
    
    五、土地危机
    随着农村青壮力弃田进城和农村大学生进城不返,现呆在农村的人口除了代号99:老人。38:妇女。61:儿童:71老共。YY:残疾人。AQ:地痞、流氓、赌棍、懒汉、盲流外,很难看到真正规模上的建设中国新农村的精锐力量。
    中共一直将其统治六十年的中国农村,视为任取任割天下第一的唐僧肉。
    1950年中共以土改名义,把全国农田均分给中国农民。
    1958年又借建立人民公社这道法令,将中国农民私有土地没收成了党垄断的私产。
    从1990年开始,十八年光景中,中共又将其于1958掠夺的农民土地,分块分段地抛售给资本市场。从中牟取利。并用盗卖农民土地得来的巨大收益填充国民经济总产值。扮装政绩。促使更多失去土地的农民,只能涌进城市与城市人争空间。于是,中国的城市出现了比巴西、墨西哥大城市更为严重、腐败、冲突的社会问题。
    
    六、日益恶化的环境危机
    
    因国家土地产权归属的模糊;央地二级管理的巨大混乱;随着广阔城乡资源高耗型、粗放型、初级加工型、污染型、低效型工业大量涌现:中国过去二十年环境危害指数,超过了过去四千年的总和。我们的政府和人民,正日复一日地为未来500年的子孙后代,制造难以清除的化学毒气弹。在空中、在水下、在土里。我们的政府和人民,根本不在乎己在我们生活的空间里打响的环境战争和其衍生部队:生物战争。我们的政府和人民,似乎团结一致地沉浮在:“姓福的谎海中。”
    
    七、 中央和地方政府貌合神离的行政失责危机
    
    曾经的中国,制度与意识形态铸就了中央和地方政权,不可分离的利益一统性。今日的中国,腐朽的制度与早己崩泻的意识形态,分化了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的一统性。
     贪婪的央权要钱有四只手:1、滥印红钞;2、疯狂加税收税;3、向地方伸手。4、乱发股票,乱举国债。
     贪心的地方政权也有四只手:1、盗卖土地;2、中央收央税,我来收地税;3、想尽办法罚款;4、盗采资源。
     表面坚决拥护中央权威,暗地里:去你娘的“盗得”(道德)中央!你用王的威权。我用臣的威权。井水河水各界而汲。
    
    八、 各地乃濒的制度性造反危机
    
    没有一个国家的行政犯罪空间,象中国那么大;成本如低、创面如此广而深;司法护航来;又有的媒体掩护。中国肆无忌惮的行政犯罪终端功能就是:祸国殃民。久了…多了…滥了…当某些地区人民的利益和尊严只剩下一块遮羞布,你说他不造反吗?除非他是块石头。
    
    九、 民族危机
    
    宪法早就规定了中国各民族的平等权利与民族间关系法。
    一路都是:你的就是我的,不是你的也是我的中央政府,从来没有把宪法当成执政的守则,行动的指南。
    该要的含有N.N.N多的石油五矿资源的1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竟无耻地送给俄国。不该霸占的西藏新疆地域,寸土不让。还要大肆掠夺,疯狂破坏。一直大谈:民族和谐,道德文明,文化建国中国的元首和总理,至今仍把中华民族的老寿星达赖抛弃在国外。本身就是一个民族分裂的证明。难道近亿个藏、回、维、苗、蒙、满人,都同化于汉人吗?讲汉语弃母语,穿汉服丢族装,同拜炎黄老祖宗,就没有“制度的危机了吗?”
    中国的民族危机,说透了,就是制度危机的其中一个组合。
    
    十、 粮食危机
    
    粮食危机,将是中共现政权面临十大危机中的最大危机。危机起源于以下因素
    
    1、 随着美元贬值。粮食升值。
    2、 石油升值、粮食起价。
    3、 全球变暖引发不尽的自然灾害对农作物种植严重减产的影响。
    4、 几亿中国耕农洗脚上田,转为城市工业、商业、服务业劳动力。中国本土生产的粮食不足以应对国内需求,每年得从产粮国美、加、泰、越进口约1000亿斤粮食。
    5、 全球耕地的减少。
    6、 全球人口尤其是亚非拉人口的激增。导致粮食需求急剧上升。
    
    粮草荒 天下乱
    
    中国自商以来的四千多年里,曾经爆发的许多起河山失色,血流成河的农民起义。都是为了二个字:肚皮。
    中国历次农民起义,均不象法国巴黎起义的人民,首先为了脑袋里的那大堆美好的社会理想,其次才是一块面包。中国农民起义只是为了肚皮。为了摆脱饥荒的恐惧,为了夺取满足肚子生理需求,就必掠夺可种植五谷;饲养牲畜家禽的耕地。
    
    今日的中国如果再爆发一次大饥荒,人民还会象1959年至1961年的全国农民那样:宁可等死,也不揭竿。宁可食子,不敢造反。宁让民死,不让党亡的愚昧老实吗?
    
    如果十九年前的64事变发生今天,紧缠胡温的十大危机都如十座火山同时爆发。结局会象十九年前由一干昏沉老朽话事定音吗?
    
    老夫预测:胡温的中央政权已走进了难以脱身的沼泽。十大危机象十座围成圈圈的黄色炸药山,每一项危机的擦枪走火都会链所有TTN的集群大爆炸。尽管他们坑蒙拐骗中国农民六十年,在这危难之秋:胡温还是厚颜无耻地再一次希望:中国东南西北的十二亿农民,再一次象1931年帮助共产党打江山的江西红土地农民那样,帮助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走出困境摆脱危机。
    当咬伤东郭先生的那一匹老共红狼,陷入沼泽中再一次哀求东郭先生助他逃出险境,遍体鳞伤的东郭会答应吗?
    
    已经晚了。完全晚了!
    任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如不从制度的根基上:改变中国农村现在的政权性质和土地权属性质。一切都是局部的外科手术和瓶瓶罐罐的临时输氧与暂且的输液。一切权宜之计的愚农也好?惠农也好?耍戏农民也罢?都是一个目的:喘息,脱险。一旦走出险境,逃出生天。中共又会还原豺狼本性,农民依旧是狼围猎的羊群。
    
    拯救中共走出险境;帮助老共起死回生;最能拉拢的力量除了农民还是农民。让十二中国农民有保留地原谅中共过去六十年在农村犯下的滔天罪行。实现政治和解的真正钥匙还是有的。
    
    那就是:
    
    1、 还地于农:把本属于十二亿中国农民的土地,用国家背书的契约形式,再按户还给农民。
    2、 解散现有贪腐多余的、劳命伤财的地、镇、乡、村三级地方党务权与行政权。中国行政权缩减为:中央、省、市、县。由原来的八级:央、省、地、市、县、镇、乡、村浓缩为四级。恢复民国前,中国三千多年一直行之有效非常和谐的古老乡村自治机制。
    3、 制定严酷的《农村治安特别刑事法》严厉打击农村猖獗的地痞、流氓、黑帮势力与地方治安警察勾结造乱的黑恶势力。
    4、 宗教是国家行政与国民道德工作的最好助手。历史证明:能规范人民道德千年强大的宗教,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行政功效的一种自然推力。她可解决政府无法解决的社会心理道德问题。正如,政府的中宣部,永远无法代替罗马教廷的角色。否则,农村散碎丑陋的不道德固习,仍旧停留在十年文革的形态上;许多方面甚至比1910年的民国民间道德还不如。
    5、 充许农民成立农会。
    
    简言之:中共十月九日的会议,胡锦涛如果能够先把握三个重点:
    1、土地还民。2、宗教救德。3、农村自治。那就大有“新政”的展机了!
    
     据我所知:一贯小脚碎步保守僵化的胡锦涛,很难跨出这一步。这种大刀阔斧的改革,必须由大气磅礴、智勇双全类型的领袖去带头干。
    
    尽管胡温不惜机会,不尽人意。有一点可以肯定:1、中央会全盘重估中国农村价值;重析农村问题。2、不会泛泛而谈,会有几许惠农措施。
    
    我乐观地判断:十月九日的中央会议会作出以下决定:
    
    一、 非红线保护耕地的农村土地和农民小产权房,将进入资本市场的流通体系。这一块被国家冻结了六十年的物权产权。将自由进入国家货币的抵押、担保、借贷、买卖、投资领域。这对激活中国经济;注血中国缺血的金融;帮助农民二次创业有弊少利多的好处。
    
    二、 行政与科技的重心由城市下移农村。鼓励大学生到农村创业。
    
    
    三、 鼓励蜗居在城市的亿万农民返乡,尤其诱导几千万重新失业的农民回乡种粮。鼓励并奖励农民种粮,宣布大幅度提高粮食收购价。
    
    本文收笔前我还要强调一句:
    现政府为中国农民做再多再好的工作,只能叫:“赎罪”;是本职的服务。永远不存在可吹的“政绩”。
    各位知道:“中央政府欠我国农民的良心债、人命债、财产债、历史债实在太多太多。”况且中共时逢危亡之际:又要打民心牌,牌王还是农民。不还一点?不送一些?不体现一些忏悔和诚意?这代表十二亿张牌的牌王干吗?这年头,农民机灵的很哟。
    
    (本文完)
    
    亚笛多星.2008.9.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动向:当荣耀的雄狮衰竭 正是群狼出洞乱吠之时/亚笛多星
  • 纽约特写:总理UN乱吹羽 红云黑雾绕酱坛/亚笛多星
  • 问责胡温:非典时启用的每日危情公示为啥终止/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温家宝家族垄断多城市医疗废弃物生意
  • 奇迹中国:从世界之最到最不会游行的民族/亚笛多星
  • 奇迹中国:从世界之最到最不会游行的民族/亚笛多星
  • 代拟最高机密:消毒由媒体负责 消声从医院开始/亚笛多星
  • 中国剧情:五千万肾婴中毒 总理市民嬉嘻哈/亚笛多星
  • 九月的号角:草船借金八千亿 中央全会献大礼/亚笛多星
  • 金盾呱呱: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 最新夺权信号:太子党上海帮携手夹击胡总输记/亚笛多星
  • 枪币王岐山:股市是群兑钞机 油印红纸换真币/亚笛多星
  • 罕世毒婴:宝贝BABY别再哭 救星在抓投毒犯/亚笛多星
  • 解毒中国:食品=化工 几百万中毒婴儿的明天在那里?/亚笛多星
  • SOS红皮书:2008中国农民粮食宣言/亚笛多星
  • 粮煤告急:总书记秋巡河南是惠农还是骗粮?/亚笛多星
  • 中央应拿出安民的智慧和技巧处理杨佳案/亚笛多星
  • 问人民网:”什锦八宝饭”是鸦片还是鞋油?/亚笛多星
  • 重估亚洲民主 走出宿命陶罐/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