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足球评论员戴上社会良知的帽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5日 转载)
    
    来源:搜狐博客
     当一个社会不再有什么知识分子成为“社会良心”时,当作家们(包括作协里的和作协外的)也承担不起担当“社会良心”头衔的重担时,我看,当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请那两三个著名的“足球评论员”担当社会良心吧。 (博讯 boxun.com)

    
    可喜可贺的是,他们正在自觉地,逐步地,把自己变成了“社会良心”,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的“公正”“公平”的化身。看他们整天嫉恶如仇的样子,瞧他们时时嘻笑怒骂的表情,尤其观赏他们直指某些足协的“官员”的鼻子大骂的疯狂场面,和他们勇于承认自己对足球比赛看得不太明白时的自我批评,在在都让我感到,这几个人才是“社会良知”所在啊。
    
    我们这个开始受互联网影响的社会哟,就应该把他们视为中国的“良心”啊。所以,一有什么事情,包括好的坏的,主要是坏的,我就会不自觉地听听那几个“社会良心”们在说些什么。还别说,真是有求必应,一听就有启发。这不是社会良心是什么呢?呵呵。恭喜他们啊。他们在一个知识分子不作为,作家们也很少作为的极度缺乏“社会良心”的社会里,自觉地担任“社会良心”,是我们这些网民们的巨大慰藉,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整个社会的一个慰藉。我们也因此反过来应该为他们而感到骄傲才是。
    
    不过,感到慰藉和骄傲之后,我总是心里不太踏实,总感觉像是有什么缺憾似的。整天有点抓心挠肝的感觉,怪怪的。怎么回事呢?因为我打最开始接触并消化“社会良心”这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时,不是按上面我所写过的意思理解并消化的。这四个字总与极其有深度,又极其不张扬相关联,与水极深,水面极静相关联。尤其与思想家(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或伟大的作家、或极具睿智的知识分子们相关联。只是近年来,才发现,原来足球评论家(扣上一个“家”字,等于“著名”的意思)也可能与这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相关联了。而且,在这个喧嚣与愤怒的中国的互联网上面,好像思想家们已经不能担当起“思想家”的职责,“伟大的作家”的空缺,则由80后的甚至90后的写了几个字的小字辈们,像朝鲜战争志愿军们急匆匆地占领某高地一样占领了,并骄傲地举起了“胜利的红旗”。至于知识分子们,则基本上看不到有什么美丽的身影晃动,更没有发现有什么作为“社会良知”的迹象出现。
    
    悲乎?喜乎?
    
    有人悲有人喜吧。我是在想到给“社会良知”这顶桂冠加给谁的时候,发现中国作家们几乎全军覆灭,中国知识分子们几乎所剩无几时,才感到无比悲哀。我是在发现在给“社会良知”这顶桂冠将不得不扣给那三两个“足球评论员”是,又感到了巨大的喜悦。这个社会还有救!中国人还有救。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也与西方充斥着无数所谓的“社会良知”一样,也是有几个“社会良知”的社会啊。换言之,我们什么都有,西方有的,我们一个都不差。不过,什么事情都有两方面吧。有了几个足球评论家当这个社会的“良心”,估计我们不喜欢足球的人,就得总从足球意义上面,去理解“社会良知”们给我们开的药方,所有有时就会有些看得不太懂,或者说不太习惯。不过,没关系。凑合着看,凑合着理解吧。谁让我们只有“足球评论家”当社会良知呢。这个代价,得我们自己承担才是。而且这个代价,也不算什么代价。不过就是多关注几眼中国的足球罢了,哪怕你有巨大的东西在堵着心,堵着肝。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8月13号工人体育场观奥运足球赛有感
  • 如果中国足球队出线……/何必
  • 中国足球队带着笑让巴西队蹂躏/林云海
  • 曹晓军:中国足球的不能承受之重
  • 王石、范跑跑、中国足球队还有长城物业
  • 贺卫方:中国足球困境的宪政透视
  • 看日中之间足球赛担忧中国人是否有能力举办奥运会?
  • 沈阳金德足球队的老板是家大“血汗工厂”
  • 中国足球阴盛阳衰
  • 黄健翔、马德兴、谢强:中国足球已经离死不远了
  • 足球的強隊因素,也是強國因素/李怡
  • 珍爱生命,远离中国足球/西风独自凉
  • 萧郎:我為什麼給郝海東和中國足球“辯護”?
  • 陈一舟:智障人就不能踢一場高水準足球賽?
  • 足球背后的政治/王童
  • “足球革命”的落伍者/王童
  • 廖天琪: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图)
  • 足球盲论门道/万生(图)
  • 中国足球就是“东亚病夫”/王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