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谈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涂抹中共党委牌子成功的公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涂抹胡帮办挟持着的中共的牌子,在国内已不是什么难事,在本土,与流氓政府有仇恨的人这么多,只要有人出面组合,做这事太简易不过,因为敌视胡帮办挟持中共的经营者的大有人在,更况,挟持中共招牌的完全都已经堕落成了邪恶又最不要脸的人,这些流氓挟持者,无故残害平民百姓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涂抹“中共”招牌这样的政治活动已经是司空见惯才是,可伍凡的“中国过渡政府”却把这样的事情看得很重,仅仅余杭区涂掉了两个字一例,就有点太过开心了。 (博讯 boxun.com)

    流氓们,对于涂抹“狗肉幌子”,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把共产党看在眼里,还有什么涂抹的政治效果呢?不过,如果全国性地搞这样的活动,那声势肯定要大得多,使胡帮办看到自己连这个狗肉幌子也用不稳了,当然很好。
    我们在与同仁交流时,就说过,既然是“中国过渡政府”,在与胡帮办政治较量上,好比一对拳击手,既然胡帮办不再遵守“拳击比赛”的游戏规则,那么,弱小的过渡政府还刻意遵守什么游戏规则,再加上自己那微薄的势力,怎么能胜算在握呢?再说了,胡帮办不屑与你是对手时,你何必搞那文质彬彬的挑衅行动呢?
    就象有位同仁与我们交流,对这样的事件说道“他们做的不够完整”,我们看也是很不完整,因为这样的单独行动,加上“过渡政府”的尴尬忽悠,太过于招摇,并惊不好胡帮办的神经,反尔使流氓当局更留意防范,使更多的同样行动机会基本丧失掉了。
    再说,仅这点小动作,就如同两个拳击手对阵,给对方亮了一下微不足道的花架子,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未免太自恋了。说起来,一个余杭区,对于整个中国来说,太微不足论了,即使放火把余杭区政府烧掉,他们不还是用民脂民膏地继续作恶多端吗?
    我们从来就不喜欢与胡帮办玩弄胡帮办最希望玩的游戏规则,我们对民主真正能发展最感兴趣,任何时候,看重的是结果。而对于涂抹流氓挟持着的招牌这样的事情,真的不很欣赏,尽管也能说服我们所熟悉的本土同仁支持、推动,可也知道,这种行动,并没有摸到胡帮办的软肋,关键是意义太小,作为伍凡先生代理的临时过渡政府,竟拿这样的成绩炫耀,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因为中国政体不仅仅是涂牌子就能改变得了的,事实上还有许多事情比这更有意义,我们都在策划,关键是需要一些时间和经费。
    在本土,欲与胡帮办厮杀的人,已经很多,国内的实际情况我们了解得相当全面,椐国内同仁说,省城里,摄相头已经布满了大街小巷,中共显要部门更不必说,但做涂抹狗肉幌子这种事的人,肯定是愿意出名、为利、或报复心态而为的人,这样的人,就是缺少起码的经费。而作为中心人,不该这么赤膊做的,我们不期望他们这样做。再说,暴露是必然的,一个也不会露掉,尽管涂抹成功率很高,一旦形成风潮,胡帮办邪行的杀戮也是难免的。
    我们的想法是不忙做这种事,涂抹招牌这样的政治影响当然有,可与我们预想的真的太有距离,特别是,国内同仁都很难,可有着落的回报他们会乐意做的。说白了,都很现实。因为不能自然生存是国内同仁无所事事、或无所作为的根本原因,我们作为在海外遥向呼应的民运群体,总是希望国内民主信仰者按照我们的意愿做点事,好能为了自己的捐款找点理由。其实,事情很简单,那就是:海外的我们,在经济上捉襟见肘,国内的同仁也是如此。加上胡帮办很是明白,国内同仁不能有钱,有了钱,他们会做更多的令他们防不胜防的事件来。
    任何国家,与邪恶势力对抗,首先要有人气,再就是起码的生存环境,过渡政府虽然牌子打得很亮,就象国内的郭泉搞了个新民党一样,真正能给胡帮办沉痛打击的能度是太微乎其微,都如同小孩过家家,没有真事地瞎忽悠。
    再说,过渡政府连最起码的活动经费都没有,试想,它怎么能与武装到牙齿的流氓群体叫真格的呢?再说,民运系统内部,特务甚多,搞阴谋破坏的大有其人,再加上为了流氓津贴,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人也是不少,那就很难统一行动了。
    我们认为,不论你是什么信仰,只要是欲胡帮办这个邪恶势力倒掉的,都应该把注意力用在经营本土上去,不需要与谁打招呼,可大可小,可张可弛。当然,做不到这一点的要么是无知无能,要么是流氓特务,否则,就这么简单的逻辑,谁理解不了这一点呢?因为国内同仁太多了,他们都如无头的苍蝇,总想用自己的才华或能力为国家改变邪恶的独裁制度做点事,说简单一些,都想为自己更好一点地生存能做点新的突破。那么,我们作为民运上层人士,为何就不能间接地组合起他们呢?
    还是国内朋友对我们说的比较实在:“我们考虑的不是作成(如涂抹招牌)的花费,招募也不是没有目标,当然是可用的人,是用‘中共制度(邓帮制度)’的受害者或有深仇大恨的人。现在国内悬赏做攻击‘中共(胡帮办)’的事,是不难的,有的是人做,关键是标价合理”。所以,我们提倡国内同仁先有点基金做事,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在想,要是接连不断地使民主事业有声有色地做下去,没有资金是不行的,而资金的积累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我们所知道的国内同仁大多都是精英,在缺少资金、手无寸铁的前提下,我们不会建议他们去实际做容易公开身份的事情。再说,要是在全国集体统一行动,几个人做成这样的事,也是不可能的。在本土,现在的中共牌子,估计也没有这么景人,或能使有政治觉悟的同仁畏惧,甚至绝大多数老百姓也不再当着一回事了。而国内民主运动,所缺少的就是一线指挥者,不乏具体行动者。
    再者,我们考虑国内同仁在没有甲胄的前提下暂时还是不做好,尽管国内同仁总是问我们能不能与外界联系做点什么?谁能给予支持?同时,我们在外边已经联系了很多的人和某些忽悠的部门,总是“你们做点成绩、我们说服某些大老为我们投资”这般的心境,其实都是废话,如果我们能做的大了,还用得着你们这样的政治中间商吗?我们有时间,不如少积累一些,尽管我们在海外依靠打工生存,毕竟比在国内日子好过些,不同的,我们还是要回到国内去以起码的经济作为支柱,来完成我们能够完成的历史使命。
    而且,又想过来,在国内,做任何政治行动,我们不提倡公开宣扬,即使做成,也不能因为我们的经济利益或欲得到海外捐助说明是我们所做的事,那样很容易成为胡帮办的重点靶的,使流氓特务就不难找到我们的中心。再说,我们认识到了,只有在本土用其事获其金的方略,才能彻底解决我们的经费问题,而外边为胡帮办效命的特务太多,表面伪装特好,尽管这样,资金我们暂时也能搞些,可就是太少了而已。我们想还是在国内建立好我们体系的指挥中心为上,并不要什么忽悠的部门,我们没有部门,也没有什么政府,没有什么党派,但我们却也是独裁制度的克星。
    我们希望早日在国内有个民主战略指导中心,尽管一时什么也不能做,但行为不彰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所面临着的是经费没有解决好的实际问题,不是不具备可行是历史背景。可想到,大家连吃饭都是问题,专职是不可能的,有钱的民主革命者,也不会冒这样的风险,怎么能在本土形成民主风潮?
    我们都需要时间,做更重要的事。
    
    
     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于日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欲亲胡的马英九给中国能带来什么?我们该怎么应对?
  • 阿衍:战胜胡帮办邪恶的奇门盾法(图)
  • 阿衍:杨佳先生所给我们的启迪
  • 阿衍:答《位卑未敢忘真言》的作者
  • 阿衍:抓捕孑木又是北京流氓帮办丧心病狂的大暴露
  • 阿衍:开启民主运动的金钥匙
  • 阿衍:国内的民运开拓者能不能发展起来
  • 阿衍:看内外需要的通道
  • 阿衍:流氓最恐惧的也是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 阿衍:在鞭炮聲中的感慨
  • 阿衍: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进攻转折需要的前提
  • 阿衍:也看民主进步的大道
  • 阿衍:中國大陸高官都害怕特務監聽
  • 阿衍:誰能使國人進入我們的民運軌道
  • 阿衍:看在中國大陸非法與合法
  • 阿衍:幫臺北把脈看間諜
  • 阿衍:看鋼鐵機器與人勝負誰屬
  • 阿衍:微卑的人真的做不了大事嗎
  • 阿衍:扁政府不要太愚昧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