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控告河南省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院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0日 转载)
    
    徐光春书记:您好!
     (博讯 boxun.com)

       我 的 控 告
    
      控告河南省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对我的迫害!
    
      我叫禹军,女,中共党员,副主任医师,是河南省驻马店市妇幼保健医院眼科主任,2006年7月25日,一位老人领着一小女孩来看眼病,带钱不够,向我借20元钱,我虽和他们素不相识,我想:病人来看一趟并不容易,钱又不多,在病人的请求下,我就借给了这一位素不相识的患者20元钱解了一时之难,病人治好病后,病人家属来院还钱时,送来了一封大红纸写的感谢信并贴在了医院里,我却反遭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院长的蓄意迫害!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刘敬斌颠倒黑白,竟然以此为由,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的用这位患者的名字下发了《关于对禹军同志的处理决定》,撤销我眼科主任职务和待岗两项处理。并背着我在医院里偷偷散发,当我得知此事后,我立即找医院院长质问理论并要求撤销这个错误处理决定,并于2006年8月2号再次反映到河南省驻马店驿城区卫生局,希望卫生局能给予主持公道。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卫生局不但不给解决,而且却受到身为驿城区卫生局纪检书记的徐三喜的恐吓和威协:如果再找领导反映就“解聘 ”!天那!在这里不准你反映问题。?无耐之下,我们反映给了媒体。此事引起了媒体的重视和关注。记者来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进行了实地调查如实的采访并报道。在记者采访的当天,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又把通向我家三楼门的钥匙换掉,我有家回不去;刘敬斌卡住我的工资不给分文。并威胁来医院调查采访的记者,刘敬斌威胁说:“你们不要发表,如果发表,那时,不管什么原因,什么理由,100%是我们的错,我们也解聘她。”但是,他没能威胁住记者,记者把调查的情况如实报道了,并上了中共中央电视台二套头条新闻。
    
      徐光春书记,在2006年8月16日晚上,有一个自称是驻马店市领导的叫米山的人给我打电话说:“禹大夫,你受的委屈我们知道了,...我们想见见你,对你的事河南省委徐光春书记在大河报上[2006年8月12日《大河报》以“医院怎能逼医生当‘冷血动物’”为题,发表一篇短文,说出了实情和人民的心里话]签了字(作了批示),市委领导宋旋涛书记很重视,市委组织了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我们会尽快给你解决,...。看你有什么要求!给我们说说。”我向他们如实的反映了清况!(只用了大约10分钟左右)我能有什么要求:我是一名医生,我只是借给了病人20元钱,我不知道到底是错在那里?我要清白!我是一名医生,我只是想讨回我应该得的养家糊口的微薄工资钱,我和孩子要活。!我和孩子是人!我们要生存,我的家在医院的住房却被人换了锁,有家回不去,我们要回家,我们要生存!在我无路可走,感到暗无天日的时候!省委书记在大河报上作了批示,才使驻马店市领导米山找我了解情况,米山说:“你放心吧,省委徐光春书记在大河报上签了字......,市委领导宋旋涛书记都很重视,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的!让你恢复正常生活的”。在我和病人反映无望,我和我的孩子流离失所,饥寒交迫时,身为河南省委书记的您在百忙中给予批示,过问我们的事,我和病人及病人家属看到了希望:我的冤情可以得到解决了!可以还我清白了!!可以还我工作和生活生存的基本人权啦!!!
    
      徐光春书记啊,我现在不得不再次给您写信反映:因为到今天为止,,驻马店市委,驿城区委和政府及驿城区卫生局都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他们调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结果啊!实在令人心寒!我和孩子是人啊!我们不是神!我们要吃饭啊!!!我,已无力支撑下去,因为我有一个上初中的学生要读书,一个人带着孩子的我,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就给您,敬爱的徐光春书记再次写了这封信。恳请您,救救我和我的孩子!正在上初中的孩子不能失学啊!!!...
    
      徐光春书记,我是河南省驻马店市妇幼保健医院眼科主任,2006年7月25日,一位老人领着小孩来医院看眼病,我接待了他们,并对小孩的眼睛进行了细致的检查,回答了他们咨询的问题后,这位老人决定就在我院让我给他小孩治疗。在开了处方后,由于病人带钱不够,向我借20元钱,我虽和他们素不相识,但在病人的请求下,我借给了他。病人交了费,才得到及时的治疗。病人和病人家属很高兴满意的离开了医院。第二天,病人家属送来了大红纸书写的感谢信张贴在了医院。谁知,在收到感谢信的第二天,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竟然以此为由,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用这位小孩的名字下发了《关于对禹军同志的处理决定》撤销了眼科主任职务和待岗两项处理。几天后我听有人说在别的科室见到有一处理决定,我不信,就在医院各科室进行查找,终于在一科找到了这个医院未给我见面的黑白不分,是非颠倒的处理决定。我看后给气的象被人当头一棒,一直头痛头晕到现在。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我借给病人20元钱使病人得到了及时治疗,让病人认可我们这个原本很少有人来看病的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医院在不找当事人我和病人及病人家属了解情况,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却遭受到被医院黑白不分的撤销了我的眼科主任职务并让我待岗的厄运???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明白它们到底想让医生做什么???我很愤怒的去找驻马店妇幼保健院是非颠倒的刘敬斌院长质问,理论,并要求撤销这个错误处理文件,还我清白:为什么你们不对事情进行调查,为什么你们在没有向当事人我和病人及病人家属了解情况的情况下就单方作出错误处理决定?刘敬斌说:“这是他们弄的,我不知道,他们的意思还不是这,...。”我气愤的问:“你不知道?那章又是谁盖的?”他说:“我知道你冤枉!你才调到这里,不了解医院的情况,...比起我你这不算什么,我冤枉多了,他们去年和今年初,一百多号人去市委告我,想把我赶下台,......。”我很气愤,一个一院之长不能主持公道,这算什么院长?怎么能把医院领导好?我找杜战国书记,他对我说:“禹医生,让你为我和刘院长受委屈了......”我当是很气愤,当他知道我要求看医院的院规时,杜说:“...禹医生你坐,你等一会,我有事要出去一下...”说着就走掉了。直到今天我也没有见到医院有关规章制度!找刘院长理论未果,找杜书记看院规不给看。我不知道我借给病人20元钱到底错在那?...我的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我借给病人20元钱使病人得到了及时治疗,让病人认可我们这个原本很少有人来看病的驻马店市妇幼保健医院,却遭受到撤销了我的眼科主任职务并让我待岗的恶运?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明白他们到底想让医生做什么?我要向上反映,我就去找驿城区卫生局梁局长,副局长臧群荣,纪检书记徐三喜,却遭到威胁!我被气病啦!
    
      病人家属对驻马店妇市幼保健院这种用他未成年的小女孩的名字对我们感激的医生进行黑白颠倒的处理极为不满和愤怒!强烈要求撤销错误文件,还禹医生清白!找驿城区卫生局反映未果,并被驿城区卫生局徐三喜书记告知:“...,她态度好了,就让她上班啦!...你如果再找领导反映就两字:‘解聘 ’!...”
    
      徐光春书记,您说我一个普通医生和病人及病人家属都是普通老百姓,我们怎么办?在当地我们无路可走啊!无奈,反映给了媒体。《今日安报》、《大河报》、《东方今报》、《河南商报》、《河南电视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法治中国》、《上海卫视电视台》等河南、北京、上海等多家媒体来驻马店市进行采访报道,引起了全国数百家媒体的报道和网站关注,全国读者和网友们纷纷发表观点对我表示支持,我甚为欣慰!中共中央电视台二套2006年8月14日马斌读报中的一句话:“禹军医生,我马斌支持你!”,敬爱的徐光春书记,身为河南省委书记的您在百忙中在大河报上给批示,温暖了我的心,使落难之中的我感到党和政府及政府主流媒体的温暖,但是由于这些报道和全国正义的呼声却被当地政府认为属负面影响(如果有负面影响也是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领导颠倒黑白造成的。〉这本是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领导扬言:医院100%的错,只要媒体敢报道,他们就要对我“解聘”来继续报复我造成的。可我的命运却反更加悲惨了!难道我们没有向上级和向新闻媒体反映问题的权力吗???我只因借给了病人20元钱,遭受到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院长的打击报复:被撤销眼科主任职务;待岗至今,从 2006年4月份以来的工资被医院卡扣至今没有给我一分钱(工资是我用来活命和养家糊口的血汗钱);我的家存放书籍和日常生活用品的住房从记者采访的那天通向住房门的锁被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的恶人换了锁,至今回不了家,为达这个目的,他们不惜关掉收入可观的耳鼻喉科几个月,因为这是通向我们家住房门的必经之路!我们作为基层的普通医生和病人及病人家属,活着难啊!!!
    
      徐光春书记啊,我是医生,我的天职是给病人解除病痛,被院长剥夺了;我的工资是我和我的正在上初中孩子的唯一经济来源,被卡住了;我的住房是我和我孩子生存的地方,通向家的门被换锁了;我和孩子的生存权等都被它们蔑视和剥夺了。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伤害!我的心情越来越差了,经常有病,连基本的医疗费和生活费都要靠亲友接济。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卡住我的工资未给分文。这使我陷入经济困难和精神苦痛的双重折磨之中。
    
      我一介弱女、一名医生就这样因为借给了病人20元钱,反被撤销了眼科主任;待岗;工资停发;我们的家被封,有家回不去;遭迫害没吃没住没有经济来源;向上级领导反映遭报复;还带着一个正读初中的孩子,这让我和孩子如何生活呢?我整日度日如年,简直要把我逼疯了。正在读初中的孩子上学期的学费都是老师给垫付的,下学期的学习费用还无着落.我因给学校交不上学费,书费和生活费用,孩子面临着失学的危险!特向您求救!...
    
      我只是借给了病人20元钱,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驻马店妇幼保健院刘敬斌对记者说:“你们不要发表,如果发表,不管什么原因,什么理由,即使 100%是我们的错,我们都要解聘她!”难道就因为媒体对事件的曝光,反映了真实的情况,我就该遭受如此厄运吗???...难道我们不能向上级和媒体反映问题吗???
    
      敬爱的河南省委徐光春书记,我再次向您反映,我不怕他们打击迫害和报复!因为我认为我只是做了一名中共党员应该做的事情!!我给您写这封信是想反映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眼科副主任医师,一个中国公民.一个普通老百姓,一个普通医生出于救死扶伤帮助患者后所遭受迫害报复的厄运、无奈、无助和感叹!出于施展才华来到这个医院,工作却无法开展;出于救死扶伤借钱帮助患者受到处理;出于寻找清白反映问题无家可归;我借给了病人20元钱我到底错在了哪里啊?我向您求救!请求您关注一下新闻背后我和我孩子的命运;期待有关部门给我一个说法!救救我和孩子!我要清白!我要工资!我们要活!我们要生存啊!
    
      我是中共党员!我相信我们的党!
    
      我相信乌云永远遮不住太阳!
    
      我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