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圣山:上下切割与围魏救赵——“毒奶”事件的“摆平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2日 转载)
    
    中国维权联盟首发
     (博讯 boxun.com)

    自九月十一日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的一篇题为《甘肃十四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的报道刊出后,一场牛奶清查活动应运而出,在全国甚至世界引起了很大反响。从最初涉案的三鹿,到蒙牛、伊利等国内的多家知名奶粉企业,“毒奶”事件越来越大,甚至足以颠覆中国目前的制奶业。然而我们并没有看到心中预料的结果,三鹿的资产也没有被查封冻结,三鹿等企业依然在生产,超市里进行着各式各样的牛奶促销、热卖,到处都能看到各企业保证出产的奶粉不再含三聚氰胺的承诺和保证……这些应当受到严厉处分的企业似乎有恢复了以往的生机。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结石患儿都在陆续的接受检查和治疗,企业都改邪归正了,公众对政府的措施似乎也甚是满意。本来一件闹得世人皆知、沸沸扬扬的大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摆平”了。
    “摆平”思想在中国很是盛行,从个人到单位,从地方到高层,但凡出了事,无论大小,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找人摆平。在他们眼中,什么事都能摆平,哪怕是人命关天;什么对象都可以摆平,从个人到媒体、法院、各级政府乃至更高层。摆平,首先要摆平受害者,让其不要声张;如果第一招不成,事情被传开,第二步就是摆平记者,无论如何不能在媒体上曝光,媒体的力量是强大的,一旦曝光,事情就无法遮掩;如果事情已经败露,那就只能一层一层的摆平各上级机关了。所谓的摆平,本质上就是一种权力的操控技术[1]。
    张鸣在他的《“摆平”、“摆平术”和“摆平文化”》一文中提到,《三十六计》里的每一计都可适用于摆平。这里我们从“上下切割”、“围魏救赵”来谈谈此次毒奶事件的“摆平术”。
    早在今年二月份,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的王远萍就质疑三鹿奶粉的质量,与当地三鹿奶粉销售人调解不成后,王远萍借助网络平台,在温州论坛、天涯社区等四处发帖讲述喝“三鹿”遭遇。在发帖过程中,一名自称是三鹿奶粉浙江总代理的人,主动找到王远萍,出示了一张送检的奶粉蛋白质和脂肪含量均合格的检测证明;同时还给了他一张“确认书”,上显示:王远萍将获得三鹿新版儿童钙优、中老年钙优、女士钙优、青壮年钙优各一件,合计4件(约合零售总金额2476.8元),条件是需删除先前发在网站上的涉及三鹿奶粉质量问题的帖子,双方在这份“确认书”上签了名。[2]在“毒奶”事件的最初,三鹿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罪恶勾当玩着“摆平”的伎俩了。企业发现产品有质量问题,首先想的不是尽快解决,而是如何掩盖真相。
    “毒奶”事件曝光后,政府一方面积极响应,表示彻查的决定和声明,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决不姑息袒护,以安民心。然而与政府表明积极响应的背后是有所保留,从始至终都体现其对待公众安全事件的惯用“摆平”伎俩。
    有网民将一封有关三鹿集团的内部文件上传到论坛,称三鹿集团有广告公司建议投放300万元,寻求百度协助屏蔽关于三鹿集团的一切负面新闻。百度发表声明:确实收到三鹿的代理公关公司类似要求的电话,但是当时就予以拒绝了。[3]当一个不良企业把用金钱“公关”作为“摆平”媒体,进而欺骗消费者的工具,“公关”也异化成摆弄舆论、掩藏真相的工具。金钱可以“摆平”权力和媒体为自己撑腰或让道,可以使负面信息在公共领域销声匿迹,后果可想而知——社会刚崛起一点,又被“摆平”一点;中国刚崛起一点,又被“摆平”一点。你想建一座大厦,善“摆平”者却要你平地里铺砖。[4]
    三鹿被简光洲指出为毒奶的始作俑者后,三鹿集团通过人民网公开回应:三鹿是奶粉行业品牌产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产品质量合格,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5]当晚,中国卫生部发布消息,高度怀疑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6]紧跟其后,一直宣称自己的产品没有问题的三鹿集团,快速变脸,发布产品召回声明,称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声明召回2008年8月6日以前生产的三鹿婴幼儿奶粉。[7]几个小时前三鹿集团还拒不承认自己生产的奶粉存在问题,卫生部发布消息后,三鹿集团却一改常态,主动承认,转变之快令人汗颜。
    九月十二日,三鹿集团发布消息,此事件是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并宣称通过对产品大量深入检测排查,在8月1日就得出结论:是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造成婴儿患肾结石,不法奶农才是这次事件的真凶,并立即上报,而且通过卫生部发布会召回婴幼儿奶粉的声明。[8]16时50分,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首次露面,称经调查了解初步认定,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生产的婴幼儿“问题奶粉”是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并为三鹿辩解,“三鹿集团经过多层次、多批次的检验,在8月初查出了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物质。石家庄市委、市政府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要求立即收回全部可疑产品,对产品进行全面检测,确保新上市产品批批合格,绝不能再含有三聚氰胺成分,同时各有关部门展开调查工作,确定事件性质。”[9]石家庄市政府动用政府威信力,为三鹿的未来开路。
    对于“毒奶”事件的责任归属,在没有确切证据的基础上,三鹿和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甚至不惜贬低三鹿一直宣称的1100道检验,以及其引以为傲的高科技,声称检测不到三聚氰胺,将矛头指向了最底层的奶农和奶站。将企业和质检机关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并刑事拘留的十九位犯罪嫌疑人,其中有十八人是牧场、奶牛养殖小区、挤奶厅的经营者。[10]
    然而,化学专家和业内人士相继对三鹿和石家庄市的说法提出质疑:专家认为,奶粉中出现三聚氰胺有三种可能的途径:一是奶牛吃了含三聚氰胺的饲料,传导至所产的鲜牛奶中;二是由原料中加入,即将三聚氰胺掺入原奶中;三是在生产环节中加入。第一种可能性被受访各方认为基本不存在可能性。第二可能性,即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然而专家发现三聚氰胺 “微溶于水”,即鲜牛奶能溶解的三聚氰胺十分有限。此类方法非一般奶农所能掌握。可见三鹿集团推卸责任的借口也是不成立的。至于第三种可能性,只有三鹿集团自己最清楚。[11]
    在遭到专家质疑后,河北省政府才意识到,只是很低级的推出几个奶农和奶站来顶罪是不能让民众心服口服的,企业和相关单位的责任是推不掉的,于是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以平民愤。11日,冀纯堂因三鹿奶粉事件被免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市长职务。[12]16日,三鹿集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田文华,被石家庄市委决定,免去三鹿集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职务,按照董事会章程及程序罢免田文华董事长职务,并解聘其总经理职务。石家庄副市长张发旺和市畜牧水产局局长孙任虎被免职。石家庄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张毅,石家庄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党组书记李志国也被免去党内外职务。[13]22日,河北省委决定,免去吴显国石家庄市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同意李长江辞去国家质检总局职务。[14]
    河北省政府最初只把目标对准一般奶农、奶站,试图以最小的代价来平息事件,但是,“毒奶”愈演愈烈,不是牺牲几个小兵小卒就能解决的,于是,被罢免的相关责任人官越来越大,分量越来越重,但仍然不足以动其根本,走的是弃车保帅这步棋。三鹿集团作为河北省知名大企业,河北省政府对三鹿的一举一动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也应对“三鹿问题奶粉”事件负有责任,但是,我们看到的是石家庄市政府扛了大部分责任。所谓的“问责”风暴也就止于石家庄市级政府。应当负责的河北省政府摇身一变成了监督者;而对“毒奶”事件具有不可避免的重大责任的国家质检总局,也仅是以李长江的引咎辞职而告终。在“毒奶”事件的问责风波中,充分体现了“上下切割”的形式逻辑,弃下保上,以低层的牺牲来保住上层领导。
    此外,毒奶事件的“摆平”过程中,政府将“围魏救赵”这一计也用得相当娴熟。就三鹿集团的处理上,除田文华被免职外,三鹿集团本身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处分,照旧生产。并且把责任都加在个别人头上,规避企业自身的责任。
    三鹿奶粉是整个“毒奶”事件的导火索,牵动出整个制奶行业的黑暗和肮脏,三鹿集团虽然是众人的靶子,但不能因此而无视其他企业的责任,然而,在对事件的处理过程中,并没有对其他品牌的责任人进行处罚。为了挽救中国制奶业,政府抛出三鹿集团,作为民众攻击的目标,声讨的矛头直指三鹿,而忽视了其他品牌的责任。
    中国目前人治高于法治,专制强于民主,是“摆平”现象存在的根本原因。我们并不缺少法律,但是法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摆设,作用不大,“摆平”盛行,往往不是因为无法可依,无章可循,而是知法犯法。 [15]“摆平”现在存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历来存在已久的“摆平”文化。有句古话说“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可见“摆平”思想可谓根深蒂固。中国长久以来就是人情社会,人们行事都讲人情关系,而匮乏应有的规则意识,缺乏对规则和制度的尊重,总是希翼倚靠“摆平”来达到目的。
    为什么“摆平”术至今还能大行其道?学者张鸣认为,尽管我们一直在努力使行政机构实现现代化,但我们还没有实现马克斯•韦伯所说的理性官僚制。在现行的体制内,政府权力没有制约,所谓的公检法三部门都受制于一党,具有统一的利益目标,站在同一战线,三部门的权力制衡实际上是毫无作用的。此外,政府运作过程不透明,其中的违法、造假之处都藏在暗中,得不到公众的监督,违法举动受不到惩罚,就滋长了不法分子的胆量,以致肆无忌惮,做出更多违法事件。而且一些地方和单位,一把手的权力太大,既不存在相当的制约机构,也不存在制约的机制,甚至连制约的程序都没有。这些使得目前我国法律环境非常糟糕,法律在某些权力和金钱面前,常常不能按照程序和规则执行。
    另一方面,长久存在的“摆平”文化,使得操作摆平术的人不会感到羞耻,反而会因为其操作技术的高明,人情关系的广泛,而得意洋洋。摆平术者在法律、文化两方面,都得不到任何的惩罚,自然,摆平也就大行其道了。 “摆平”文化的存在,使得制度上的缺陷更加突出,两者互相渗透,要想抑制“摆平”现象,不仅要堵上制度的窟窿,还要平掉“摆平”文化。“摆平”现象造成了我们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个困局,破解之道就是制度的改革。[16]
    改革制度,首先必须对权力必须做出严格的制约和限制。在各权力部门之间建立制衡关系。中国古代曾经的三省制度就非常卓越,中书省决策,尚书省执行,门下省复核与监督,形成了很好的制约结构。中国目前缺乏的不是结构,立法、执法、行政三大部门间已经设立,也不缺乏法律规定,宪法也明文规定三大部门间间权力相互制约、相互监督。但是,一党专制使人的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党的利益高于人民的利益,三大部门只为一党利益而服务,形同虚设。
    其次,要限制行政机构权力,要求严格按照程序执行权力。在人是有局限的,人的理性是不可靠的,不能希冀仅仅倚靠人的道德力量来主宰人的行为, 而应该以制度和程序来规范人的行为。对政府运作,既有内部制约,又要有外部制约,施行“阳光行政”,让政府的运作,都在人们的视线之内,让“摆平”这种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无处可藏。所以,要让“摆平”停摆,就要让制度限制“摆平”。
    对于如何祛除摆平文化,社会学家夏学銮认为,要建设法治社会,依靠制度管人,而不要人治。其实,归根结底,除了健全制度外,最根本的则是保证权力制衡,不止权力之间互相制衡,最主要让权利制衡权力,使公众的权利至上,起码不能让权力想怎么摆平权利就怎么摆平权利。
    改变中国目前专制的现状,实现民主和宪政,最大的障碍是政府权力过大。中国的市场经济的转型已基本完成,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活动理应改变,政府必须回归自己应处的位置,缩小政府权力。一个可能解决的途径是通过公民的法治维权,逐渐制约政府权力,实现公民权利和政府权力的恰当配置。[17]
    摆平是需要资格和实力的,一般来说,有实力摆平的往往是权力和金钱,平常人就是想摆平也很难。可以说正是权力的不规范和金钱的不安分守己才导致了摆平的盛行。权利在金钱和权力面前,显得孱弱无力的,权力摆平权利、金钱摆平利都是很容易的事情。权力是最强悍的,权力背后是强大的国家机器,握有"利刃",具有摆平一切的豪气和实力。权力之所以被金钱摆平,大都是因为权力在金钱面前,缴械投降,成为俘虏了。金钱一旦与权力结合,将具有巨大的威力。政府权力的缩小,就是对“摆平”的釜底抽薪。只要不再存在超越于法律、人民之上的权力,“摆平”术的空间就会很大程度缩小,甚至消失。
    到目前为止,“毒奶”已经造成12892名婴幼儿因食用奶粉住院治疗,其中150多个婴儿病危,四个婴儿死亡,受害婴儿人数可能还会增加。政府对于现有体制小修小补的改革,已经赶不上体制弊端造成伤害所带来的严峻形势。当体制一再造成大规模群体性伤亡事故,甚至危及下一代生存,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没用的。
    
    [1]张鸣:“摆平”、“摆平术”和“摆平文化”
    http://www.tecn.cn/data/detail.php?id=16159
    [2]泰顺二月已现三鹿问题奶粉
     http://www.wenzhou.gov.cn/art/2008/9/14/art_35_50918.html
    [3]网民举报三鹿砸300万元欲屏蔽网络负面消息
    http://health.people.com.cn/GB/14740/126387/126556/8047416.html
    [4]熊培云:世界是被“摆平”的?
    http://news.21cn.com/today/zhuanlan/2008/09/28/5257599.shtml
    [5]三鹿集团:密切关注奶粉事件 全力配合有关部门调查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7944452.html
    [6]卫生部:高度怀疑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7947069.html
    [7]三鹿公司经自检发现部分批次婴幼儿奶粉受三聚氰胺污染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7947077.html
    [8]三鹿集团称不法奶农在鲜奶中掺入三聚氰胺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217/134113/134114/7974008.html
    [9]官方认定:三鹿"问题奶粉"为不法分子投"毒"所致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6/7978976.html
    [10]三鹿奶粉安全事故中19人被刑事拘留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032968.html
    [11]三鹿“奶农掺毒”说法太可疑
    http://www.usqiaobao.com/observer/2008-09/12/content_146613.htm
    [12]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冀纯堂被免职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41223/8066644.html
    [13]石家庄副市长因三鹿事件被免职 三鹿董事长被罢免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6/8057870.html
    [14]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辞职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9/23/content_10094933.htm
    [15]张鸣:“摆平文化”VS理性制度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95043
    [16]王石川 中国人为何热衷于摆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5943b0100ahi3.html
    [17]范亚峰 治理群体性事件需要宪政新思维
    http://www.gongfa.com/fanyfzhiliquntixingshijian.ht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