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诺贝尔奖=中国文化酱缸里的爱国酵素吗?/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九月世界的中华圈有些沸腾,有些躁热。专制围栏中,披挂民主剧袍的“铁血牛蛙们”面朝西方瑞典的天空?翘首以待:飞向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的金色天鹅。
     (博讯 boxun.com)

    一时间网上沸沸扬扬,轰鸣喧嚣。出现了二种与中国四千年腐臭酱缸文化十分相关的现象。
    
    一、 获奖的钱永健“我不是中国人!”让自恋在大酱文化中的中国人,太过心酸的现象
    二、 疯狂吹羽炒作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有望象许海峰一枪打破中国奥运历史上零的纪录那样,为大陆摘取第一块人文奥林匹克-诺贝尔奖金牌
    
    一、谈谈钱永健获奖现象:
    
    钱教授出生在纽约,在英国剑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1989年始任职至今。在瑞典皇家科学院举行的电话记者招待会上,来自新华社等中国媒体的采访接连不断。
    “您是中国人吗?您会说中文吗?”
    钱教授用英语答说:“不太会说”。
    再进一步被问到:“先生的成就对于一个中国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时。
    钱教授又说“因为我是美国生美国长,我不是中国科学家……但是,如果中国人能为我的获奖感到高兴与自豪,并且能使更多的年轻人加深对科学的兴趣的话,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说到与主导中国宇宙开发著名学者钱学森先生的亲属关系,他说:“其实连面也不曾见过,当然,我知道他是一名著名科学家。”
    很矛盾,这显然不是一个信息沟通上的障碍。而是一个民族质素和文化内涵出现巨大差异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不同价值观与不同科学观差异的问题。说到源头,就是什么样的制度土壤,开什么花的问题。
    如果换了美欧日台民主世界的老记,他们一定不会问:获奖的“老虎”是不是“猫”?不获奖的插葱大猪,是不是大象”的问题。
    
    思维制式差异
    在一个新闻自由已有一百多年的国家里,石头、剪刀、布与黄金、黄铜、黄土之间的关系,从来分界的一清二楚。没有基围虾海水淡水混合处生存与二栖鱼那种水陆共生的混合要素。新闻的灵魂就是真实。
    自由西方的记者是蓝色大海的鱼。这个鱼群既没有中宣部的领导,也没有专制思想的鱼网,更没有只供井底之蛙生存的互联网金盾工程。
    这一个海鱼群如放在中国特色的新闻水井中,一定会窒息而死。相反,完全习惯于中国中宣部构建的人工自来水井中生存的中国淡水鱼群,不可能逃离中宣部的掌心,而变成一群西方式的海鱼群。除非他是一个组织特许的“变色龙”或叛离组织,不要御用饭碗老记。
    因此,对于国内几个威权媒体记者电话采访钱永健受挫的新闻,完全不必见怪。
    人性的本能
    
    很简单,这群在自来水人工水井中生活工作惯了的“淡水鱼”一旦嗅到水井外的“长空雁叫,雷鸣掌声”他们第一反应的思维绝对是“MADE IN CHINA / TOP RED”并用国内采访习惯,去采访一位在西方蓝色水域里土生土长,连一片鱼鳞也未沾到过铁幕水井的自由蓝鲸。难免双向尴尬。
    其二、不管生活在什么样的空间里,人类及大自然动物界,均有近利避祸的本能。一头狮子扑倒一头水牛,会出现多种动物群跟进消化的生命食物链。这就叫做:“逐利。”当牛群知道自已的一个同伴陷落狮口,群队逃窜。这就叫做:“避祸。”
    1940年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可以理解:生活在美国的日侨为什么比平时更坚定地说:“我不是日本人,我是美国人。”不是他们不爱祖地,而是他们疯狂万恶的祖国,在进攻美国时,已把日侨当成下等公民的人质,抛给了美国。
    二年反右,十年文革中有数不清的中国家庭,因家中出现了一个另类,皆宣誓同其划清界限。别说是升斗小民,知识大师,就连中国当年二号人物的女儿林豆豆不一样如此,不但与恩重如山的慈父划清界限,还把她父母亲兄长送进了为萨姆地空导弹制导雷达的萤光屏里。
    文革一结束,老帅翻身,百官平反。那些弃父而去,抛夫而别的“革命义士者”纷纷回来,再与自己当年的政治决定划清界限。还原身份。这是人性的使然。
    
    如果中国象世界上最廉洁、干净、博爱的芬兰、瑞典、丹麦、瑞士的话,钱永健也不必把自已伪造成“中国科学家”。
    可以相信:这会让居住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很有颜面。因为那是美丽温馨的“利”而不是“谈共变色,谈华悲哀的‘祸’!”
    
    中国媒体集体脑残的哀鸣曲
    常用麻药毒民者必醉已,常用麻药者不见得能醉到别的外国人。可怜又可悲的是:长年在红色新闻麻药中成长的中国记者,至今还自恋地沉浸在“中国崛起、神气上天、鸟巢金蛋、金牌第一”的醉蜜里。并以这种自大自恋自以为是的优势,去采访境外的华裔名人。在任何一次“不对号入座”的采访前,从来不肯理性客观的把母亲祖国,过去六十年的悲惨历史重新倒带地看一次。(一次就够了,看前可打上一针杜冷丁,止痛。)大屠杀…关起国门大杀、大抢、大盗…大饥荒…十年文革道德归零…1983青少年大屠杀…198964…2008官商变相谋害三千万婴儿…
    在这样全球皆知的丑恶背景下,中国的一干脑子没有进水的王牌老记们,怎么会把钱永健当成中国体制内一名科学家来采访呢。居然生搬硬粘地,把口碑极臭的“中国情结花环”戴到一个黄皮肤的真洋鬼子身上。犹如,把一面红色CCP党旗披在美籍的钱永健先生身上。
    这对一个把一生精力献给精准科学,从来与红色中共不搭界的科学家;一个十分珍惜声誉,相当爱羽的洋知识分子而言,是十分惊讶的。庆幸他还是不失士绅的风度,优雅地回拒了中国记者的提问。
    可以理解:这个所谓“献花不要花,给脸不要脸”的新闻,让国内“红网蛙民们”和媒体记者们十分羞愧和尴尬。许多巴结不成便来抛屎的爱国网民,干脆拿出一种阿Q和长毛痞子的架子说:你不姓华,俺还不尿你呢?
    焦点的问题就在这里面:许多中国人包括老记,自已故意遗忘了中国历史,也一定以为世界也会遗忘历史,钱永健之类的美籍科学家也会遗忘历史。总把中国大酱伴小葱的文化习俗,套在吃惯西餐的洋人。倒过来想,美国科学院是不是也要学中共在科学的殿堂里成立一个党委?或让钱永健穿着帝国清朝的锦衣长袍上瑞典领奖呢?
    中国的自来水记者鱼群,不致于井壁到:连中国古训“己所不欲,勿与施人”这个道理。
    怨谁?怨美国的科学家?
    怨谁?敢怨中共吗?试想:当中国记者知道:中国有一个山洞里,一群野蛮的精英,连0-6个月婴儿的血都敢喝?连一个山东瞎子都要摧残…?你敢去吗?您会承认你是祖籍源于那个山洞那个血缘吗?
    同样,这样一个永不知廉耻、等永不对历史忏悔的国度;一个连亿万幼婴生长奶粉都敢投毒的祖国;一个用毒罐头毒死一万多只美国猫犬宠物的中国?你指望一群拥有仁义博爱心怀的美籍科学家与中国划等号吗?崔琦、钱永健还敢再回中国,为祖国长脸吗?正义、荣誉、爱是没有国界的。但有光明与黑暗的分界。
    如果一定要海外华裔名人认祖归宗,只有五把钥匙:
    1、中共公开向人民承认历史罪行。坦诚忏悔。2、将全中国每一个省会的政绩展览馆改成:中国1959-1961大饥荒永久纪念馆。3、将毛泽东纪念堂改建成1966-1976文革博物馆。4、为六四平反,在鸟巢正门建一座640尺高的白色大理石民主纪念碑。5、国家转型,走向共和。
    
    二、为胡佳索奖现象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支持所有有机会获得国际大奖尤其是获得诺贝尔奖候选人或当选人的我国公民。第一理由不是基于大陆盛行的国家主义、祖国至上主义、民族主义、历史虚无主义、专制独裁+历史符号+地理版图=祖国第一主义。而是:对空白的一个填充。因为,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在诺贝尔这个奖项上,至今还是一个O型的自恋“光头”。
    麻雀 鹰 落羽的凤凰三重奏
    
    我不十分了解年轻的胡佳。以现有资讯层面上看,胡佳挂帆初征的事业之舟还在雨后激湍的小溪小河中。(别生气,挺胡的朋友们。如果您可以走进大历史广阔背景环顾的下,就不会动气了。)
    让许多身强力壮的少壮民运人士值得学习的是:身体不甚强壮且有肝病的胡佳,恰恰有着圣雄甘地般的旺盛精力。
    他是一位:目标太多,舆情张场多过实质群众运动,且拥有多头行动方向的人。
    大学毕业后一、没有潜研学问;二、没有沉入社会底层进行必备的炉火锤炼。一下子云里雾里地云鹤起来。先是扬环保之旗,漫游高原,后又切入爱滋慈善事务,接下去又肩起为某一个群体维权工作,其间又打起了一面皈依佛门的袈裟色旗帜。花头很多,浪小声大,勇气可嘉,私痕清晰。
    在我看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九周年零十二天的历史上,的确发生过许多震颤民心的感人政治事件。
    没有一起政治事件的人气、规模、进场人数、影响力、惨烈程度,能超过1989春夏之交的那场运动。那是一场百分之百的人流浩荡激情海洋式的风暴。一场席卷全国,中国式的巴黎大革命风暴。在这场风暴中,我们看到了中国民主航船船首上,迎风站立的人中,有王丹和丁子霖天安门母亲义勇铁血的孩子们。
    在这场血染岁月的强烈风暴的日日夜夜里,我是没有看见今天这位诺贝尔奖候选人,胡佳那一年他在那里?
    是一种巧合?还是英雄刻意为已造史?根本没有参加八九六四的胡佳,竟然对外界说:他是在1989那一年,皈依佛门。
    别忘了智者:那一年他,才是一个上初二的十五岁孩子。在中国高教部红色教科书教育框架下读书及资讯十分闭塞的一个乡下小市生活,他有可能象尼采那样超越常规的心智早熟吗?
    又有那一座名山大寺的佛门主持为他剃度行礼,鉴册法名呢?
    此外,皈依佛门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不是跑到佛庙香炉上烧几柱香,扔几块香金钱就自封佛教徒了,一个连佛、佛教、行者、香客都拎不清的英雄,如此轻贴自已的功利标签,本身是对佛的不敬。
    莫远论十九世纪到九世纪佛事屡兴屡衰的历史上,有多少看破一切及完全禁欲的才子佳人,避静深山皈依佛事,暮鼓晨钟,远离尘声,终生诵经。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有一位才华出头,气宇轩昂,声名远播的李大学者,便是真正皈依了佛门。
    我于七十年代拜访过的舟山普陀寺、宁波天童寺、天台国清寺、杭州灵隐寺、净寺、天竺寺,就见过不少真正皈依佛门,不问时政的民国年间一些名牌大学括中央大学、燕京大学、同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们即进入“空”,就不为“欲。”不象胡佳,佛的空界和世俗的功利上二头窜。一派浮躁、猴急、圆滑,求功逐利的样子。恰恰无知了佛:“定、悟、静、净、空”的本原。一句话:不知爱羽,只好插羽。
    以宗教哲规上讲:佛即佛,政乃政。教为教,道归道。胡佳即不佛教徒,也不是佛教界的行者。目此更称不上:象达赖长老那样又搞政治又当和尚的“政治和尚了。
    空投在瑞典皇家老诺门前的中国酱缸
    
    历史经常给我们提出一个尴尬的课题?多少中国政治家历路,虚多实少。甚至以谎布真。一羽当云,一砂允山。喜欢在口水上制造功利的机会。在将机会揉进“自恋自欺甚至有些赌命捞世的酵素”中国思维酱缸里,以期滋生出更浓烈的味道来。
    来自博讯的一篇网文:《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变为革命奖》说的好:“奴隶的反叛和夺权的心态,期待诺贝尔和平奖,是一种心理病态。……一点牺牲,一点推动,就让自己膨胀成全世界的。一种小孩子或者文人心理,做了一点事情,也不管大人如何评价,实际效果如何,就要糖。自恋和自私,渴望与索取,表演与撒娇,构成政治反对真实内容,而美好的民主、自由、人权,不过是一层镀金。
    
    胡佳切记:做牢不是向社会讨债的资本
    
    世界上为理念做牢,为政治牺牲,千年来层出不穷。从古代雅典的苏格拉底到中国的司马迁。从印度的甘地到南非的曼德拉。从韩国的金大中到中国的王丹……实在多的灿如群星。高贵的政治就是璀璨的流星雨,把美丽、光、信讯、指标、线条留给人们,刻录历史。粒粒流星砸向地面,变尘的就宿命,变铜的就铸标,变钻石的就象圣雄、戈尔巴乔夫、哈威尔等成为一声天下应的星级领袖。
    
    在现今世界上民主政治舞台上,我们除了看见王丹初露星光外,似乎看不到再大的星光。
    
    求奖声切切 输了就骂人
    
    200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并没有象许多急躁网民希望炒作那样降落在胡佳身上。于是,网上又沸腾出“葡萄吃不到”便把吃不到的怒气全推向中国政府。仿佛没有秦刚一番外交表态,瑞典皇家一定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于胡佳。
    甚至出幕了一篇类似集市巷井泼妇烂痞骂街耍赖的口吻由一个名叫阿衍撰写的《被强奸了真谛的诺贝尔奖不值得我们关注》漫骂诺贝尔奖金评选委员会的小气文章。大有阿Q爱国粪青的味道,实无基本的素质。充足典型中国二流子的陋习。
    
    为吃到那一只刚出炉的芝麻烧饼,他们可以围着烤炉乞万声:给我!给我们!普天之下莫属中华?转千圈:给…给给…大造舆情大声导航。这洋人的奖项,好象一下子变成了中国配给年代的物质指标了。把诺贝尔奖当成中国的大锅饭里有我一口的思维定式了。
    给,就是OK!GREAD!
    不给,我就从跪拜的地上爬起来,用恶毒的语句骂街。老子从来就不稀罕那只烧饼。中国人民有骨气、有志气,宁可饿死,也不吃那只洋烧饼!
    难怪这《孔融让梨的故事》绝版中国了。
    
    
    长毛乱拳义和团基因
    
    梳理中国人性出现太多曲扭变态;国民道德泛现太多肮脏丑陋的现实,我们可清晰看到:水浒思维+赤卫队习性+文化大革命毒素+流氓地痞+时尚油彩杂烩的源头性主流。
    这同许多初出国门,把国内数百种三代习惯了的丑陋恶习,带到洋鬼子国家的大陆人如出一辙。
    这种种见啥抢啥,逄奖起哄,有缝插针,天隙扒缝,不事排队,爬头打尖,麻将谋算,损公利私,造假贩毒,偷鸡摸狗,随地吐痰……丢尽中国颜面让境外各国媒体批评的陋习,难道不与中国特色的诺贝尔奖酱缸情结,有直接关联吗?
    
    这些人似乎根本不懂诺贝尔奖项的章程宗旨,也不会懂得奖项之外的深层意义。他们一定把诺贝尔奖牌当成一块奥运金牌;一个国际组织协会的一把交椅;甚至是一个壮我中华的荣耀光环。
    我们知道,诺贝尔奖每一次开奖前,各国人民都以“命里有终将有,命里无不强求”的心理,并有则光荣,无则祝福的平常心看待此奖。
    
    这一类中国国民有没有严肃反思:“为什么中国至今还没有突现零的突破?”难道都是瑞典皇家的错?还是西方人岐视中国的错?
    如果真是洋人的错,就不必在评奖前引颈长望,失奖后昂天大骂,赤膊耍赖。中国人的酱缸思维一日不注进高氧、透明、清新、杀菌、健康空气,老诺就不会靠近中国。
    
    “老诺烧饼”虽香犹荣,并不是雕刻中国荣誉与耻辱的一幅蓝图。真正决定中国得与失,荣与辱的也不是发酵腐烂了四千年的中华酱缸。而是我们中国人自己。
    中国人要学会大气、诚信、包容、礼义。
    
    中国人最急的第一要务就是:改造社会,从人做起。刷新国家,民主开始。
    
    别指望:洋人是未来民主中国的教父,。
    
    别奢求:诺贝尔奖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探照灯。
    
    一切需要大家踏踏实实地做,勇敢地做。象甘地!象曼德拉!象金大中!掀起能将国家冲洗干净;让人民和解;历史长歌的惊天动地洪流来。
    
    到那时,中国不用求,该来就会来。一个钱永健,二个杨振宁,三个李政道,四个曼德拉,许多个崔琦式的老诺国产货都会出现在中国!
    
    
    亚笛多星
    
    2008.10.1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被强奸了真谛的诺贝尔奖不值得我们关注
  • 匪共25亿美元砸掉了2008诺贝尔和平奖/草虾(图)
  • 【毛遂自荐,我自申报】要求追加给我特别的诺贝尔和平奖/沈继忠
  • 闾丘露薇:诺贝尔奖,很重要吗?
  • 昝爱宗:中国人容易误读诺贝尔和平奖
  • 陈永苗: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变为革命奖
  • 汪曾祺,“诺贝尔文学奖”不该错过的中国人
  • 鸡皮疙瘩:钱学森堂侄获诺贝尔化学奖
  • 奥运金牌和诺贝尔奖 哪个更重要? (图)
  • 为什么日本人频繁获得诺贝尔奖?(图)
  • 致国际社会和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的一封公开信
  • 上海人民声援高智晟胡佳获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联署签名信/上海维权
  • 中国人权活动家有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预测名单
  • 全球华人声援胡佳获诺贝尔和平奖签名信(附签名)
  • 一个名字 一份力量 ------全球华人声援胡佳获诺贝尔和平奖签名信
  • 刘建超:诺贝尔奖应授予真正维护世界和平的人
  • 郭泉:悼念索尔仁尼琴并敦请中共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先生开禁/民主先声257
  • 学术腐败猖獗 诺贝尔奖没门
  • 推荐震前让人民转移的功臣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高原
  • 中国警告:若让胡佳获诺贝尔奖是干涉中国内政/
  • 胡佳若获诺贝尔奖将推动中国人权(图)
  • 诺贝尔奖今起陆续揭晓,汤姆森路透预测得奖如下 (图)
  • 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胡佳支持中国人权事业吧
  • 胡佳有可能获颁今年诺贝尔和平奖
  • RFI:胡佳有望获得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
  • 中国屡次“诺贝尔奖提名”闹剧被指炒作 /RFA
  • “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疑炒作 业内无人知(图)
  • 王蒙:诺贝尔文学奖不能满足中国人的价值观
  • 中宣部下令封锁法国人权奖和诺贝尔和平奖消息
  • 专家称中国独生子女政策推出者应获诺贝尔奖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