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孟平控告确山县人民法院法官张宝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3日 转载)
    
    控告人:李孟平.男. 生于1966年.汉族.自由职业者.住河南省确山县.任店镇集贸市场。(本人对一下事实及言论负责,身份证号:412821196610154535)
     被控告人:张宝宏.系确山县人民法院法官。涉案号:(2005)确民初字第700号. (博讯 boxun.com)

    被控告人:邵景全.系确山县人民法院法官。涉案号:(2005)确民初字第742号.
    被控告人:孙卫国.系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涉案号:(2006)驻民三终字第64号.
    控告理由:上述法官共同串案,对控告人李孟平的两个案子(两个案子系相互连带关系),公然联手分别枉法裁判(有律师见证)。
    请求事项:一·请求上级主管机关依法责令确山县人民法院立即终止拍卖控告人房子的决定,责令依法办案,认真查清事实真相,严格按<法官法>规定对上述三法官追究其责任,严厉惩处执法犯法,肆意枉法裁判的法官及涉案人员,切实给控告人及其家属留一条活路,切莫让这个控告书演变成血与泪的账本,不要让我的子女生活在仇视与报复之中,还他们该有的生活与洁净的心灵和灵魂,让我的子女淡化了对这些法官们的仇视吧!
    二·请求上级主管机关,责令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尊重事实,依法更正错误,积极消除影响,消除流血冲突隐患,依法还控告人一个公道。
    三·请求上级主管机关,责令确山县人民法院,尊重事实,依法更正错误,积极消除影响,消除流血冲突隐患,依法还控告人一个公道。
    四·请求上级主管机关,依法责令有关部门,对控告人所述的上述案件所造成的损失进行核实认证,切实依法还控告人一个公道。
    事实及理由:1.确山县人民法院的法官张宝宏徇私舞弊,枉法裁判。2.邵景全徇私舞弊。3.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孙卫国徇私舞弊,枉法裁判。
    一·事情的起因(已被认证过或实际事实已经形成),2000年9月我儿子刚满1岁,我老婆沈霞(原户籍信阳县人)便丢下我们的三个子女去了广州,2001年我一个人带着几个孩子﹑还要顾及着建房子这7.8个月的艰辛,有一次制作安装卷闸门时我的右手被滑脱的强劲卷簧打伤,在医院里缝了六针,这时我打电话让沈霞回来,我女儿也打电话让她妈妈回来,她竟狠心地没回来,没法我一只手吊起来,用左手来干活,和处理家务等。沈霞你的善心哪去了?你不牵挂你的三个子女吗?
    2002年沈霞回来过春节,当时我才建好房子,经济特别困难,快过年了我手里只有140块钱,而她这次回来过春节一分钱也没给我们,没办法我们一家六七口人只有用这140块钱过了个年!!!
    
    房子建起我们还欠了几万的债务,五年间孩子们的学费,生活我都举步维艰地在煎熬中度过,她从来不往家里打电话问问孩子们怎么样了,需不需要用钱她从来不关心。
    2004年沈霞的父母说他女儿沈霞有了外遇,要我催她回来,他们说:“三个孩子太小太可怜了,让她回来你们种好地,再做个小生意,可以顾着家和孩子,双方父母也不用牵挂了,以后也不再让她出去了”,但是任凭我和孩子们怎么哀求她就是不愿意回来,亲戚邻居们为此也跟她打了许多电话要求她回来,但她始终就是不愿意回来。
    一直至2005年春节的正月初二她才再次回来,一到家就有一个男人打我们下面一个房客的电话找她,而且天天这样,我也有电话,如果她们是光明堂皇的交谈,为什么不打到我的电话上?而且我每到电话旁她们就立即家什么也不说了呢?这些我的邻居也都清楚,也很反感,况且其五年间也不往家里寄钱。当时我们的三个子女还很年幼,我还有70余岁年迈的父母,无论是平时还是过年她从来不给家里一分钱。就此沈霞五年就未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也未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和义务!
    
    二·2005年6月26日沈霞的父亲沈发盛,信阳市.平桥区.王岗乡人,来到我的住处,逼我还钱,我说:“我那里有钱啊,我在家养三个孩子,还要照顾我父母,根本就没钱,沈霞在外工作多年,你问她有钱吗,先让她先给你些”。
    沈发盛听我这么一说不愿意了,他说:“你是你,她是她,我就是问你要钱来的”。并在我家大吵大闹,当时把我的孩子也都吓得哭了起来。他威胁我说:“今天不给我钱,我就撞死你家里”。没办法我就打了110报警,派出所来了后让我借1000元钱给了他。
    三·即涉案号:(2005)确民初字第700号.
    2005年7月10号,沈发盛以个人身份并代表其儿子沈俊.沈威,以我借钱不还为由将我告上法庭,由确山县.任店镇人民法庭的张宝宏庭长受理此案。案号如上。
    沈发盛的主张是诉我---从2001年间—2002年间陆续从三原告处借现金人民币45000元,而沈发盛出具给法院的是一张1997年11月25日的一份付款凭证,况且里面的内容就是让科学家来琢磨,也是一个难以破解清楚的糊涂账。而另一张是我个人的一个没有日期的“欠条”备忘,如果把它作为法律依据,里面依然是疑云重重,因为里面有6条欠项,其中一条是:“欠信用社贷款8000元”。无论怎么说把本单据作为诉讼依据的理由都不充分,其一是没日期。其二是此票据来源的不合法,本来本票据是沈发盛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通过我父亲在我家一并拿走的,当时拿走的还有我的土地使用证等票据,后来在我的追要下他才通过法院的法官邵景全,把我的土地使用证还给了我。
    再说沈发盛诉状里主张的有时间限制,其提供的依据里面包含的内容也不能成立为借据,与他们主张的2001—2002年间的借款也不能相互印证。
    
    
    
    即使这样其“欠条”里所载证三人的标的也只是23800元,而与张宝宏之判决的30500元的依据明显不符。况且始终沈威、沈俊也一直未委托沈发盛主张其权益,因为他们没理由主张,其实沈威一直在欠着我们的呢。又可见张宝宏的认证没有任何说服力和依据。其间沈发盛在我父亲家同我的父母也多次说过:“李平以后要怎么样了,打官司他没钱,他的负担大,要养三个孩子,他赢不了我,我有钱”!
    况且此次开庭法定程序违法,1.张宝宏首先是误导了我,张宝宏用传票通知我到法院接受咨询,咨询现场有我.有沈发盛.有一个冒牌的书记员孔德法做笔录,更重要的是孔德法于理于法于情都不是适合做笔录,因为沈发盛的诉状是孔德法写的,而且以后的更多资料也是孔德法代写的,这里面不能说没什么瓜葛吧?
    后来我多次向上级机关反映,要求重新正式开通审理,却没有任何结果,后来的判决书也可以验证.这个书记员的名字就是孔德法。孔德法你既然是法定书记员,那么为什么要代替沈发盛.沈霞书写那么多材料,他们也有学问,也有律师,你孔德法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那么按照法律规定这该不该追究庭长张宝宏的责任,张宝宏作为一个法官竟公然违反《法官法》。而且张宝宏还多收取沈发盛诉讼费1000多元,而张宝宏在判决书里称之为其它诉讼费。
    不仅如此,沈发盛诉我欠款以我一个人为被告根本就是错误,我借他的钱干什么了,要还钱是我一个人的义务和责任吗?张宝宏的判决里有沈霞的责任吗?为什么没有也不追加?沈霞对这个判决认同吗?张宝宏你究竟在搞什么勾当?往下大家就能看得更明白,看看这就是这些本质的人民法官的作为,把他们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