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毒奶只是冰山一角 自作孽怨不得人/钟祖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6日 转载)
    
    作者:钟祖康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京奥的成功,至少是以数以万计的中国婴孩的健康或生命换来的,在人类奥运上绝对空前。毒奶粉只是中国食品问题的冰山一角。
    
    好几年前,由於中国产品确实伪劣得匪夷所思,极尽荒诞不经之能事,引起我极大兴趣。於是我通过熟悉的资料库监控过万份的中国刊物,了解中国伪劣得最离奇的产品。自经过这番洗礼后,基本上任何中国产品无论多劣,我已见怪不怪,淡然处之。这是中国人一手搞出来的自作孽,死有余辜,怨不得人。但晋身为世界工厂﹐就真是害人不浅了。我见事态极其严重,曾奋力写了好几篇长文,如〈中国贱货,毒害天下〉、〈鸦片餐风行全国〉、〈中国畸型崛起全球文明遭劫〉、〈有中国特色的畸型糟蹋〉等,希望能拯救多几个爱惜生命的善良灵魂。
    
    这次毒奶粉事件发展到今天,当中的脉络已相当清楚。就是有人为了谋利在产品中加了有毒化学物三聚氰胺,以制造假蛋白质,而此事也早已在奥运前被张扬,甚至三鹿公司在三月时已收到客户的有关投诉。作为三鹿公司第二大股东的纽西兰公司恆天然集团见事态严重,在八月初已要求中资方和地方政府官员召回该集团生产的所有奶粉,却一直被不予理睬。事件一直到纽西兰总理克拉克女士於九月五日获悉此事才见转机,她於九月八日指派官员知会北京当局。中国政府在此压力下,才不得不勉为其难地公开此事。中国政府对民众死活本来就无甚兴趣,更加上奥运在即,无论付上多大代价,牺牲多少条人命,中国政府也是要把奥运搞得完美体面的,谁敢在这个时候让毒奶粉事件曝光?这也不禁令人想起在奥运前被广泛报导却被中国政府矢口否认的“中宣部对奥运报导廿一点指示”,“指示”的第八条就说:“矿泉水致癌等食品安全一律不报”。
    
    所以说,这次京奥除了浪费了相等於几年中央财政教育支出的四千亿人民币,也是以起码数以万计中国婴孩的健康或生命换回来的,其卑鄙无耻、肮髒龌龊,在人类奥运史上绝对空前﹗这个政权以及孕育此政权之文明,却仍厚颜无耻地自号是世界第一,是人类道德的代表﹗是西方沉沦文明的希望!我更要在此向大家预告一个比这更震撼十倍的未来场景,就是中国这批毒奶粉的受害婴儿倘有机会长大成人,他们到时也很有可能为了谋财而干同样的勾当,卖毒奶粉或别的中国贱货,因为“受害者蹂躏后来者”历来是中国文化的发展模式,只要中国人继续没有自由,就不可能有条件作反思忏悔,只要中国人的宗教信仰继续一片废墟,就不可能在现世尽情享乐之外看到人生还有任何意义和责任。
    
    日本人负责认真中国人弄虚作假
    
    在整个事件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三鹿公司有来自民主国家的洋人做主要股东,要是没有这些纽西兰人义正词严的喝止中国,这个席卷全国的毒奶粉大案,随时就会採中华“博大精深”文化下的“家丑不可外扬”大法,关起门来压下去,使之永远成为真假难辨的所谓谣言。
    
    这就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下场。过去,我曾一再极力推介德国传教士花之安(Ernst Faber 1839-1899)对中国人的逆耳忠言。他在其用中文写的经典《自西徂东》说﹕“中国人亦有明白而警悟……勤勉而学西国之学者,但学问失其要,徒得西学之皮毛,而不得西学精深之理,虽学亦无甚益耳……此无根本之学,亦犹寄生之树之暂时好看,日久必害其树……中国欲求西国之美好者,须知其从根本而出……”。的确,绝大多数中国人追求的只是“暂时好看”,用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中国人生的精髓所在。我一位读电子出身的丹麦朋友曾很好奇的问我一个骤听起来很多余的问题﹕为甚么中国人不能像日本人那样造出那样精美的汽车和机器来?大概是由於中国人和日本人外观相似,地理接近,文化雷同吧,他对中国产品和日本产品一奇优一奇劣感到大惑不解。我听了他的提问后不禁仰天狂笑,我说,中国人和日本人只是貌似,但其本质和精神上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日本人做事非常认真,但中国人则以马虎苟且弄虚作假驰名,我来自这文化并深刻这文化近三十年,完全确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中国人的民族精神。在这个意义上,要是日本人是人,中国人就只配做猴子。但那些傲慢无匹的中国人不仅毫不害臊地自号大中华,还要揶揄日本为“小日本”,而不懂向日本人虚心学习。说日本人篡改历史,中国人篡改历史是不是更猖狂?说日本人屠杀中国人,中国人杀的中国人是不是比日本人杀的中国人多得多?日本都已有悔意,但中国政府却从无悔意。
    
    强力介入此事的纽西兰总理克拉克女士披露说:“我看(中国官员)第一个反应就是试图隐瞒事故,并以不通过公开召回产品的手法处理此事。但这绝对不是我们在纽西兰的做法。”所有中国民族主义者、和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而自豪的中国人对此训话能不感到无地自容?换作是大和民族早已引咎剖腹了。
    
    纽西兰是极年轻的移民国家,在中国人眼中不过是区区蕞尔小国,本身并无五千年的“博大精深”文化,只由英国人经营了不足两百年,已能像学校风纪那样端正中国这个流氓学生的劣行,何能如此?就是因为学问得其要,深得西学精深之理!
    
    根源在於无法无天的绝对权力
    
    西方国家明明早已发现了“权力趋向腐化,绝对权力趋向绝对腐化”这条金科玉律,但中国却死不信邪,死要“中学为体”,有现成的桥而不用,硬要摸着石头过河,只是因为这条桥是条洋桥,是“西学为体”的产物。现在中国满目疮痍,从假奥运到毒奶粉,从石蜡火锅底料到含铅茶叶,从全民缺钙到全国缺水,从性别失衡到北京中小学生体质连续下降二十年,从每天工业意外死三百多人到沙漠化失控,从地震区学校豆腐渣工程到每年中国官员贪污金额数千亿,从非典肺炎到全国五亿五千万结核菌带菌者一亿三千万乙型肝炎患者一亿五千万寄生虫病患者,只要稍为追溯一下问题的源头,就会发现全都殊途同归指向同一个大毒瘤,就是中国统治者的绝对权力。绝对权力才是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绝不能以损害人民生命健康来换取企业发展和经济增长”,那为甚么“政府以损害人民生命健康来换取奥运的超额完成”就可以?其实,企业发展和奥运之所以落在中国人手里就完全走上邪门歪道,源头就是统治者拥有不受监督、可以无法无天的绝对权力。因为统治者拥有绝对权力,才能够长期奉行愚民政策,并摧毁民众最基本的道德伦理。当统治者在绝对权力下,完全不把人民当人对待,只当畜牲一样的奴役与玩弄,社会公义荡然,国民之间肯定难以互助互爱,每个人只会为各自的风雨苍黄人生盘算自救,“饿死事大,失节事小”在所难免。所以,伪劣食品成灾失控绝不是个别的犯罪问题,而是整个病态文化和社会下的自然衍生物。
    
    妄想以蹂躏宗教维系道德
    
    全球文明国家也早已发现了宗教是绝大多数人类所必需,要解决人类对生命永恆奥祕之忧虑并普遍提升全民道德伦理水平,只有宗教一途,绝无代用品,连爱因斯坦也对生命之万象与起灭感到无穷困惑。那些洋人耳目聪明,他们对待宗教之认真,就如中国人宣扬缠足、酷刑、愚孝、“中国国情论”或“外国也有臭虫论”那样的热情。难道这些洋人都是傻瓜?没可能吧﹗难道这些洋人不是反而比孔门子弟更讲礼义廉耻?无可否认吧﹗但中国人就是不看不听,儿戏宗教,蹂躏宗教,笃信单靠道德说教和政治口号就能建立礼义之邦!
    
    我曾在〈中国贱货,毒害天下〉里写道“中国制造商最善於在产品中加入一些匪夷所思的材料,或拿走一些理所当然的元素,令人防不胜防。”就如恆天然集团行政总裁Andrew Ferrier说,三鹿公司在生产过程中,并没有检验三聚氰胺,因为“你不能把所有毒物都检验一遍,据我们所知,全球没有一家乳酪公司会检验三聚氰胺。” 当然,恆天然集团可能被中资方蒙在鼓里,但这起码说明,把三聚氰胺这种塑胶工业原料加进奶粉或牛奶里面,似乎也是中国人独创。就如在火锅加罂粟壳令客人上瘾,在臭豆腐加粪便令豆腐速臭,碧螺春混铅粉以增重,穿山甲灌石膏以充肥等等,都是明显跌破一般罪犯的道德底线。
    
    其他比毒奶更严重更可怕的食品
    
    但奶类产品也不仅只有三聚氰胺问题,还有中国奶商把市面卖剩牛奶回收再用的“回收奶”(或称回炉奶),还有在生产时延后打上日期的“早产奶”,还有用奶粉加水而成、冒充鲜奶的“还原奶”(或称勾兑奶)。单单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已是任何国家百年一遇的超级人为灾难,但中国的食品行业,其实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每天都发生的伪劣食品人祸,以下仅举数端:
    
    (一)使用地沟油(即从下水道里回收的油)和“潲水油”或“泔水油”(即从废弃猪食潲水榨取的油)为食油;(二)鱼虾养殖业以饱含寄生虫和残留药物的未经适当处理甚至新鲜的人禽畜粪便为饲料;(三)大量食用“黄变米”、“陈化米”、“抛光米”、“毒大米”;(四)在麵粉、馒头、冰糖、豆腐、豆浆、米粉、粉丝、腐竹、磨菇等食品的制作中滥用增白剂甚至加入在中国称吊白块(rongalit)的工业漂白用料次硫酸氢钠甲醛(sodium formaldehyde sulfoxylate);(五)使用福尔马林作“保鲜液”来延长肉类、鱼虾、粉麵、豆制品、水发鱿鱼、水发牛百叶、蔬菜等等的防腐期;(六)为改善外观和延长保质期,使用大量工业用硫磺於薰制薑、竹笋、粽叶、藕、白莲、木耳、辣椒、五指毛桃、馒头、蘑菇、马铃薯、粉丝、烟丝、枣、黄花菜、桂圆、粉皮、雪耳、天麻、黄岐、鸡骨草、黄花菜、杞子、淮山等等;(七)猪牛屠宰前后会灌水以增加肉中含水量以骗钱,甚至为求省钱而用髒水灌注;(八)全国耕地土壤普遍污染,用以灌溉的河水普遍饱含大量工业污染物如重金属,空气普遍污染,并普遍使用烈毒农药或违禁农药如甲胺磷、敌敌畏(dichlorvos),以致农作物及供牲畜食用的植物均普遍污染;(九)为了防苍蝇、防生虫,用敌敌畏泡制鹹鱼、金华火腿、泡菜;(十)用工业盐醃制腊肉、蛋、竹笋、瓜子、泡菜;(十一)以工业石蜡抛光瓜子、栗子、苹果、橙子、橘子、粉丝、河粉;(十二)用双氧水漂白生肉、牛百叶、凤爪、麵条、鱼丸、鱼翅;(十三)用工业染料苏丹红为辣椒制品染色,混入鸡鸭饲料制造红心蛋。
    
    每年新年更是垃圾食品散货期,用糖精变甜、用过量二氧化硫或苯甲酸来防腐的糖冬瓜、糖椰丝、糖莲子、糖莲藕、糖柑桔,用万年油炸的油角,还有用工业用盐炒制、用硫磺薰过、用明矾使之变硬、用滑石粉、工业石蜡、工业用油为之抛光的瓜子。去年广州工商局抽查贺年食品,合格率不足六成。新年全盒金光闪闪、还有一个大大的“吉”字,又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典型。
    
    所以说,在中国的特有国情下,毒奶粉只佔中国粗劣毒食品中一个零头。也必须注意,以上所列的问题食品也只是中国问题食品中的一小部分﹗而在中国伪劣产品王国中,食品又只佔其当中一小部分!过去我去中国时尽量自携乾粮,宁愿捱饿也不吃贵国食品就是这个原因,但即使不顾死活的吃饱了,上厕所又是头痛问题。不论是吃饭权还是排泄权,中国人都没有办法解决。但他们的监狱却做得挺坚固的。
    
    (作者电邮:[email protected]
    
    转自《开放》杂志2008年10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鸦片餐风行中国/钟祖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