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还政于民是有效阻止毒奶危机的必要条件/Taodax
请看博讯热点:食品安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来稿)
    
    陶达士 08-10-20
     (博讯 boxun.com)

    百度一下卖官,找到相关网页约498,000篇;
     google,约有737,000项符合卖官的查询结果
    
    安徽省, 近年来有18个县(区)委书记(或离任不久而犯罪事实集中在县委书记任内的)因卖官受贿被查处.县委书记的岗位已成了腐败“第一重灾区”。 另据报道,只当了一年半的太原市委书记的侯伍杰,“从各种渠道来的收入至少有5000万元。”…潮水般的此类消息反映着这些贪官腐败的令人们目瞪口呆的猖獗程度.
    
    而政府最高层却一再以人民素质低为理由拒绝让人民投票选举各级行政长官, 仿佛他们对台湾人民先进的治理经验视而不见,也忘记了毛泽东曾经在延安窑洞时期对未来民主的许诺,既让人吃惊又使人疑惑,最高层为什么会容忍政府如此贪官丛生?谁能期待这样的政府能正常运转呢?
    
    官员素质如此之低,却被赋予了掌管经济命脉的重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中国如何跳出自我击败的治理模式 》一文中诊断说: “山西襄汾的山泥倾泻事件与河北的三鹿奶粉事件,…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频繁发生,…差不多所有自我击败的因素都可以和中国政治和经济利益一体化的现状连接起来。第一,政府就是经济主体,或者说是企业的所有者。 第二,政府是企业的一部分,主要是政府在各种类型的企业中持有股份。第三,政府是企业的后台老板。尽管企业并不属于政府,但政府则是在背后操作。 第四,一些政府官员和企业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所谓的规制只是左手规制右手,没有实质性的意义。立法部门做一套,行政部门又有自己的一套,互不从属,左手不知道右手在干什么. 我们都注意到,毒奶事件酝酿于2005年之前,专家已经在[大众科技]杂志2005年第九期公布发现了24种牛奶掺假物,2006年公布并实施了《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可是农业部却一直没有任何作为,竟然也没人去督促;2007年8月--12月,吴仪副总理率领进行了声势浩大食品专项整治行动,宣告提前实现了目标;(而正在此时,毒奶危机开始升级走向爆发阶段).我当时根据[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的原理,曾在论坛表示了大胆质疑,建议请国民党过来帮助人民核实此一"捷报"的真实性.
    
    《中国如何跳出自我击败的治理模式 》一文指出: “中国改革所产生的困难就在于改革者总是担心社会力量的兴起,不敢真正赋权于社会,包括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一会儿分权,一会儿集权,但权力总是在不同层级的政府间流动。”这种防范人民的心态和清代的皇室很类似,对改革半信半意,对人民当家奴来看待.不给人民真正的选票,使各级官员的腐败如脱缰之马;不给人民开办媒体的权利,使媒体失去了监督的功能;没有民选的议员,老百姓有苦无处诉,有好的建议时无人理会,要举报时无人过问;不给人民结社的自由权利,许多人只得单枪匹马地与强大的腐败势力斗争.
    
    约翰•斯图尔特•密尔1859年在《论自由》中告诉人们:
    
    “国家的价值,从长远看来,归根结蒂还在组成它的全体个人的价值。一个国家若只图在管理技面或者在事务细节实践上所表现的类似的东西方面稍稍较好一些,而竟把全体个人智力的扩展和提高这一基本利益推迟下来;一个国家若只为——即使是为着有益的目的——使人们成为它手中较易制驭的工具而阻碍他们的发展,那么,它终将看到,小的人不能真正做出大的事;它还将看到,它不惜牺牲一切而求得的机器的完善,由于它为求机器较易使用而宁愿撤去了机器的基本动力,结果将使它一无所用。”
    
    换成今天的情况,最后这句话可以改写为:
    
    一个国家若使人们成为它手中较易制驭的工具而阻碍他们结社、办媒体、成立反对党、选举议员和行政长官, 那么,它终将看到,孤立无援的单个的百姓挡不住腐败的侵害,;它还将看到,由于它为求政府机器较易使用而宁愿撤去了机器的基本动力—人民的选票,结果将使它一无所用,什么问题也治理不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