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佳事件的真正解决之道——给中共当局的政改建议/刘浩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日,舆论界广传10月25日法学泰斗江平支持杨佳死刑判决引发直言扔鸡蛋风波。杨佳事件产生的国内外影响宽广和持久,就像一些有识之士所说的,这是对最高当局政治良心、政治智慧的一次考验。
     杨佳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身体和人格非法遭受警察的严重侵害,这是事件的起因。 (博讯 boxun.com)

    既然是受非法侵害,在正常的国家都可以受到司法救济。可是,关键的问题就是杨佳受害后还没有司法救济,连起码的补偿都未果。这就超出了事物的极限。任何事情都是物极必反。
    而犯事者是代表政府职能的政法人员。两者之间对此力量悬殊很大。如果中间没有一个公正的司法救济,那么,杨佳就是一个冤案。杨佳被迫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为了生命的尊严,不是苟且就是必然走向极端。这个过程的关键是警察作为政法人员力量过大,超于了法律对他权力和影响力的限制。
    在这样一个权力大于法律的体制内,任何一个公民,包括体制内的人,乃至国家领导人,无论权力斗争还是日常生活中,如果遭受了政法人员的侵害,都有可能是同等的下场。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不能保护自身。是由于这个体制是权力大于法律的。邓小平三起三落,不能保护自身,同样是这个体制权力大于法律的缘故。每个人在这样的体制内,都可能是个牺牲品。不论今天你是国家主席还是普通公务员,甚或是下层民众,无论你今天是公安部长还是普通干警,如果存在权力大于法律的体制,也许,世事变化之后,难保你就会遭受这样的下场。事实上,这个体制内好多公安部长、最高人民检察长等司法最高机构的领导人,都受到了这个权力大于法律的体制迫害。
    这是一个历史并不遥远的事实。有些政法权势者耍尽权谋,一味处心积虑的保存自己的权势和影响,企图继续享受这种特权。其实,这是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极不负责任的投机之举。何况于国家社稷更加无益。一种特权无法得到遏制,那么,这种权力大于法律的恶行必将传递给整个体制,从而将罪恶加诸社会。这样的后果,就是使得权力者丧失民心。
    事实上,这个体制下的中国人民已经深刻普遍的遭遇了这种特权大于法律的恶果。几乎所有社会事件和冤暗都是特权的后果。特权就意味着该监管的不监管,超出法律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也可以不管。毒奶粉事件是不管造成的、汶川地震中国难,地震局垄断信息成为阻止地震信息的部门、吉首十万人包围政府是由于非法集资中政府特权推波助澜、圈地运动强行掠夺土地引发冲突,都是特权所致。因而,不要说杨佳的遭受,中国千千万万的民众都遭遇过警察权力大于法律的侵害。尤其是监狱里面,更是如此。电击生殖器这样的反人类反文明的酷刑在这个体制内也是很正常的。于是,特权导致的结果,直接将自己的罪恶放在了世人面前,处于民众的对立面。这种体制不改变,就是水和舟的道理,等于将自己拉下历史舞台并后此接受自己导致的恶果。
    现在,我们来反思这种恶果的形成,如果说,侵害杨佳的警察只是这个体制内的特权者,那么,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中共就是这个国家的特权者。邓小平在1941年《党和抗日政权》一文中一针见血地讲到:“某些同志的‘以党治国’观念,就是国民党恶劣传统反映到中国共产党党内的具体表现。‘以党治国’的国民党遗毒,是麻痹中国共产党、腐化中国共产党、破坏中国共产党、使中国共产党脱离群众的最有效的办法。中国共产党反对国民党以党治国的一党专政,中国共产党尤要反对国民党的遗毒传播到中国共产党党内来。”邓小平是真正热爱这个共产党,明白特权不除掉,就等同于葬送这个党的理想和事业。是害了这个党。
    可是,毛泽东不明白,他学秦始皇,最后在打倒各个民主党派领袖之后,又打倒党内的战友,建立这么一个特权体制,为了封住中国民众的口,限制性的邀请了被打趴了毫无节气了的几个所谓民主党派分给一点权力的羹。邓小平执政后,不忘年轻时候的理想提出政改,可是,老人家受体制本身巨大的惰性制约,加上一些毫无治政能力的领导人认识不清,一些人认为江山是老子浴血换来的,必须坚持一党特权统治,而这些作法,实质上是异常短视之举,在葬送中共的前途。
    而认清楚这个问题的领导人有的却意志和能力衰弱,导致了这个消除特权的政改无法完成。
    今天,特权的灾难在中国人民的身上无处不在的肆虐着。每个人在这个体制下,都心怀恐惧的活着。特权者害怕遭受转型清算,特权者又习惯享受特权带来的超常的利益和愚蠢的虚荣。如果说,一个人短视,那只是影响个人的命运。然而,一个政党的短视,就是影响自身的命运,同时,也影响到民族国家的民运。而处在这个政党权力中央的领导,他对问题是否清醒与否,则成为了最为关键的人物。
    从这个意义上,杨佳的案子是中共党魁和政府首脑需要面对的问题。
    事实上存在这样一个逻辑。如果,我们继续特权统治,那么,受到特权伤害的民众必将继续杨佳之路,甚至是群体性全国性的。就是这个体制内的有识之士,也可以遭受特权不公正待遇的时候进行政变。于是,在整个社会遭受巨大损失之后,昔日特权者必然如惶惶丧家之犬。这个特权体制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这是个历史常识。可是,这个民族竟然毫无能力和意愿要去改变这样的愚蠢事实。
    所以,杨佳事件的法律结果,就是即将到来的中共的结果,也是这个国家的结果。如果杨佳被特权剿杀了,中共自身也会葬送在特权里。不仅是被杨佳杀掉的警察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每个权力者都可能成为这个体制的受害者。
    现在,侵害杨佳的一方客观上就是代表了政府一方,如果我们还是按照对自己宽容,对被统治者讲究法律从严的思维,那么,政府和社会这种严重失衡后的畸形状态只会导致自身权力无法运转。而作为强势方,认识到自身所在的危险之后,只有自我作良心上的反省和制度上的纠正,特赦杨佳,成为启动司法改革的契机。
    关于司法改革,肯定就会有人又宣传中国老一套的观点,中国没有民主文化传统,中国国情如何。其实,这是我们历代以来犯的一种错误。
    因此,我在这里贡献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一部分的研究和理解。希望有力于坚持普世价值的人们更加坚持,而反对普世价值的人们藉此觉醒。
    (引自《民主宪政转型之国策》一书, 刘浩锋 著)
     “现代民主政治文化不仅可以直接和中国的传统文化核心——道——相接通起来,而且,民主政体本身就是“道”在政治体制上的最有力的实践和证明。
    何谓道?一阴一阳谓之道。有如手心和手背,这个只是两个不同的位置,但根本两者是紧密相依互为一体不可分割的。在政治哲学上,这就是美国民主政治模式的最贴切的注脚。一个在野党和一个执政党两者处于不同的位置,但互为一体,共同来源于国民,按照民意共同支撑起整个国家政治秩序的良性循环。所谓良性循环,就是政治的动态平衡发展。老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对于政治之门来说,就是保持玄之又玄的动态平衡发展。所以说,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核心,以及核心价值所体现的政治理想,却在地球的另一端非常直接的给予了有力的诠释。按照此无处不存在的规律去观察制定秩序,我们会对一切事务进行卓有成效的融会贯通。
    
    1、论自由与秩序
    
    孙中山曾说:“政治里头,有两个力量,一个是自由的力量,一个是维持秩序的力量。……自由太过,便成了无政府,束缚太紧,便成专制,古今中外数千年来,政治变化总不外乎这两个力量之往来行动。”这是完全符合真理规律的。自由的天然一体的对立面是秩序,关键是如何确定这个秩序?又是谁去确定这个秩序?按照对立统一的规律,自由的主体是关系全体人类或国民,那么对立面秩序的确立必然由全体人类或国民来确立。这个确立的过程,只能是民主的方式。离开民主之外,必然导致自由权益的部分丧失甚至全部丧失。而自由如果离开了秩序这个对立面,也就是极端自由,势必等同于不自由,在一个毫无规则的社会,必然产生混乱和冲突,这就构成了对自我和社会的伤害,于是,自由也就丧失了人类所追求的价值目标。
    
    2、论民主与选举
    
    民主的产生,完全是由于人类群体生活,需要解决社会秩序的问题而出现的。一个人或两个人不是群体,就无法确立民主。民主是属于群体生活的需要而产生的。为了保障每个人天性的不可让渡的自由创造和幸福生活的权利,我们需要在群体之间确立一种符合每个个体利益及人人遵守的秩序。而要确保万无一失的建立一个合理的秩序,人类必须有一种方式或者是程序,能够把每个人的意志体现出来,这个过程是民主。
    按照“道”演示出来的阴阳对立统一的规律,必然至少有两个以上的代表不同特征群体意见和利益的精英群体出现,遵循统一的游戏规则,去赢得全体国民的信赖。这就必然产生了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和政党选举政治。
    民主主要体现在政党选举和立法投票,以及国家领导人选举中等方面。如果技术条件允许,实现国家最高领导人直选要比代议制好的多。
    为了防止某个政党一党独大,违背对立统一的规律,要求社会至少拥有两个力量大致相当的政党组织。
    如果出现了一党独大,政党竞选政治失去了平衡运行,畸形化的结果,那么必然会走向社会发展不平衡,从而导致社会危机。像中共统治的中国,中共一党独大,而其他八个民主党派力量分散,无法与中共平衡。因而,只能沦为附庸,而无法实现制衡。这就是违背了“道”的政治制度设计的结果。
    如果出现了各党皆小的局面,这就是意味着,政党组织的不成熟,难以具备广泛的民意代表性,那么社会也会出现很多问题得不到重视,甚至引起社会诸多危机。一些发展中国家如非洲小国就处众多党派攻伐中的动荡,其原因是错误用运了民主,导致了秩序散乱,没有出现两个力量相当并且在政治生活中占有决定性影响的政党进行民主竞选。
    因此,一个真正胸怀国家或者人类的执政党组织,应该时刻关注在野党的发展。当自身的组织力量相对于在野党过于强大的时候,应该有意识的约束自己,而善意的帮助竞争对手。一个执政党连续执政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两届。提供给竞争对手执政的机会,也就是培养一个健全的民主宪政国家所应该具备的基本因素。如果,执政党一味追求一党独大,那么,自己也会在历史中逐渐丧失执政党建党的初衷,而日渐走向民众、国家和社会的对立面,走向腐朽和专制,成而行为民众和国家、人类之公敌。
    这个情况,中共由最初追求自由民主最反对国民党一党独裁最坚定的政党,走向步国民党一党独裁覆辙的历史就完全可以给予证明。
    因此,宪法应该立法,对执政党和最大反对党之间的基本组织队伍的悬殊应该不超过一定的比例。具体多少,应该根据西方民主国家的经验和本国国民基数进行确立。
    
    3、论政府和社会
    
    在一个国家或者由全体人类组成的统一体内,政府的产生,如果没有一个可以与之平衡的社会组织,那么,这个政府会逐渐倾向独裁。按照对立统一规律,出现了政府,必然要求有一个可以制约它,使之互相平衡运行的社会与社会功能。于是,就必然要求这个社会是可以组织的,有很多能量去制约政府。
    这个社会功能的实现就是由很多独立的不同性质的协会,以及自由的新闻组织、NGO等。这些组织是完全社会化,独立于政府之外,又对政府实施监督和相互交流。这就是近代西方民众政治提倡的“大社会,小政府”的格局。大社会能保障和制约政府,使之在宪法的范畴内行政。相反,如果是“小社会,大政府”,那么,就出现了政府制约社会,宪政必然被突破,宪法成为一种纸面虚拟,一种粉饰和摆设,独裁政治由此出现。这就解释了中共极权政府乃完全违背了宇宙规律,违背了天理民心。
    
    4、论立法和法律
    
    由于以上所说的,对于政府行政和独立司法组织,还要有一个可以对两者给予规范、制约的对立面,以及可以规范自身运作,避免脱离民意的机构,这就是议会组织。三者统一于国家机构。
    议会机构要规范约束自身、行政、司法、军队等的办法就是确立一部至高无上的国家或人类共同宪法。这就是宪法的产生来源。现代西方政治在此已经有了足够完备的知识储备。宪法作为母法,一般只对上述四大功能进行原则性的法理制定和阐释。
    具体涉及到职权范围和义务,部门设置,任期,任命,罢免,申述,判决等等需要起草制定相关的各个行业法和部门法,也就是法学上称作的子法去进行规范和约束。
    人们把按照自由与秩序原理、遵循民主意愿和程序,制定出代表全体公民的、约束政府行政和监督司法公正、军队国家化的宪法,实施对全体公民的管理和服务、监督、惩罚、纠正、创新功能的过程叫做宪法政治。
    西方法学一直对公法和私法到底孰先孰后存在很大的争议,原因就是对法的起源和过程所采取的思维方式存在局限。
    一个由人组成的共同体,不管是国家还是统一人类意志的联合国,首先要确立的是一部至高无上的,对共同体和社会进行纲领性目标性宗旨阐释,尤其是对立法、行政、司法、军队、外交等进行规范约束,确立各自的相关功能和宗旨、职权和义务的宪法。那么,宪法首先是作为公法和私法两者意义上之综合产生的;区分公法私法首先看如何界定。因为,本来意义上,法律是无所谓公法和私法的,两者本来就是一个整体的两面。所以,人们习惯去区分孰先孰后,往往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还是沿袭西方逻辑精神的演绎法,如果那样,我们永远会存在争议不休。客观的说,按照宇宙规律对立和统一,公法和私法两者平等互为依靠,无有谁先谁后之分,更为恰切。
    
    5、论三权分立
    
    按照“道”原理,政府的出现,不仅要从纵面存在社会这个对立面,两者统一于国家或者人类更高的组织联合国。而且要从具体的行政功能上,从横面上确立一个对立面,两者统一于代表全体国民或人类的议会组织。
    于是,必然要建立一个负责监督政府行政的独立的司法组织。
    同时,对于政府行政和独立司法组织,还要有一个可以对两者给予制约的对立面,这就是议会组织。三者统一于国家机构。
    为了防止议会的专权,民情过分集中在某一类人手里,于是,按照对立统一的规律,议会也必须又两种性质不同的群体分别组成之。要建立一个代表全体国民意志的机构,西方叫做“众议院”;同时,又要尊重、发挥社会成功者、专业精英的特殊作用,要成立一个议事机构,西方叫做“参议院”,两者在功能上对立又统一。
    如果在一个国家或人类更高的组织体内,行政、司法、立法统于一党或一个政府,那么,必然发生功能的混乱,三大功能都无法健康发挥,从而导致效率低下、决策低能、吏治腐败、立法落后、社会不公等严重的后果,民众自然就处于被压迫的状态。
    
    6、论政府和权力
    
    由于不可能每个个体都同时是决策者、制定者、执行者、监督者四重身份一体化。所以,必然有一个组织平台能代表每个个人的利益去执行。这就是政府的出现。
    政府的功能就是接受来自全体国民一部分合理的权力的让渡,对社会实施管理和服务。这就是权力的起源。
    公共权力来自于民众通过民主的方式进行一部分合理的让渡,是人类共同体成员对内、对外做出行为的能力。公权力英文对应 power ,私权利英文 right。right和power,人类转移多少right,然后再转化成多少power,这种权力包括人类共同体做出的行为,也包括人类共同体对人类外部做出的行为,如动物保护问题、自然环境保护问题、宇宙天体空间问题等做出的行为。
    现代学术已经对此有很深的研究和概念确定。所谓人类共同体,是指人类根据地域、民族、经济关系、政治信仰或者管理需要而形成的社会群体,如氏族、部落、西方城邦、现代国家,还有社会团体组织——社区居委会、妇联等等,国际上的社会政府或非政府民间组织,联合国等等,还有经济组织(如WTO)也享有一定公权力;人类共同体是在不同时间按照不同民族、地域、政治信仰、社会需要所形成、发展起来的。
    由于权力是一种意志的集中展现,自身属性存在膨胀的惯性,自然有天然的腐败倾向。为了防止政党、政府的公共权力过大,人们除了建立相关的部门进行约束,发展相关的社会功能进行平衡,还必须在宪法里面要明确确立私权的神圣不可侵犯,并进行清晰的分类、演绎和阐释。
    
    7、论军队国家化
    
    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位置究竟应该处于何种状态才是符合宇宙之“道”的?
    《武经总要》上早有明言,所谓利器不可轻易示人。此乃源于《道德经》观点,“国之利器,不可示人”。军队的安全使用和保障关乎国家全体国民的命运,不可不慎重。因而,军队必须国家化。
    遵循道演绎阴阳的规律,军队管理制度设计也要存在互相平衡的控制状态。首先,军队的发展建设和动用、号令权归于代表全体国民意志的国家议院。总统被授权代理行使这项权力。议院始终监督军事最高首长总统,这样,两者之间存在既统一又约束的关系。
    相反,如果军队属于纯粹属于某一个党派,行使专制之权,那么,危险就会降临。
    对外,动用军队实施战争的决定权并不牢牢控制在伪民意化的机构,如全国人大或政协。一旦对外开战,也不代表全体国民大多数人的意志。相反,战争机器将这个国家的所有民众都押上并非是必要的、正义的战场。
    党派内部掌权派就可以利用军权对一方构成威胁,甚至发生政变,按照独裁意志进行,从而对军队自身内部所有的人都潜在构成了威胁。政变意味着反政变。没有一成不变的政治军事强人。在一党专政的体制内,党内派别的存在就会加剧这种状况的存在,往往,居低一些退位的老人,并不甘心手中的权力萎缩,总希望继任者按照自己的路线方向,来保障自己利益的时候,就不排除利用自己在军队安插的力量,只要在合适的时候,也可将军事统率拉下马来。
    因而,在这样的军队体制内,每个人都战战兢兢,每个人都可能拥有特权或站错领导队伍,同时,又因为拥有特权话语权站在不同的领导队伍中,而出现不同的命运。这样,整个军队人事,不在乎专业敬业,军队人才的精力更多放在研究上级领导的权力背景,像商业社会的投机分子一样,处处钻营,小心经营自己的官位和命运。何其辛苦哉!所以,在这样的军队体制内,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人人都没有安全感。一旦矛盾激化,就会出现兵变,从而导致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混乱。
    如果议院的权力结构不平衡,很可能就会出现希特勒强人政治,议会控制不了局势,出现严重的一边倒,于是,在民主制度下也可能诞生战争狂人和独裁领袖。政治强人的过分强大或者膨胀,如果约束不力,必然会对议院实质功能产生扭曲。
    因此,民主议会政治的核心不仅在于民众可以平等参与选举与被选举竞选议员,不仅在于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不同党派参与了议会,而更在于整个议院的权力分配结构是否在安全范围之内。也就是,至少要保持两个主要政党的力量在大体上的平衡,不能超过某个界限。这个界限可以让研究政治学的专家确定一个规范的系数出来,以供议院权力分配制度作参考。
    执政党在议院的议员的数目不要超过主要反对党的某个数。这个要根据整个国家议院的数目来进行确定。
    因而,军队在这样的议院机构里面,授权总统代理行使权力才是安全又体现国民意志的。”
    那么,中国究竟如何转型,我想,我在此仅贡献一点智慧。
    世界几大主流文化的终极价值上都是相通的。形式上也是对立互补的。希望,中共的领袖们,以真正对中共自身负责出发,对国家民族负责出发,提升自己的智慧,给予社会足够的空间,鼓励民间社会发展出一个理性的非暴力的反对党来和自己对话、抗衡,而这就是政改的坚实基础。否则,盲目的政改,必会将这个国家带入混乱之中。而如果,我们放弃历史的机遇,遏制反对党的成长,那么,中国的灾难会无穷尽。最后,中共自身也会很不光彩的退出历史舞台。两者孰轻孰重,请中共当局权衡利弊。
    记住:特权造成的仇恨所形成的恶性循环与反抗力量不会等待,历史的机遇不会等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案之吴钰骅为何嫁祸他的恩人林玮?/草虾(图)
  • 关于特赦杨佳/西风独自凉
  • 为何杀人而不后悔?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 杨佳是在中央军委支持下,玩弄政法委上海帮!/草虾
  • 全国人民都应该向杨佳同志学习
  • 杨佳来剥余杰的皮! / 韩雪飞
  • 杨佳二辩之东方律贼翟建,与吴志明的利益关系/草虾
  •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 後杨佳時代/易水虹
  • 杨佳应该被判死刑吗?/吕易
  • 请胡锦涛学习慈禧太后,大赦杨佳/比藉华人 忻俭忠 中国民主党党员〉
  •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21公民)
  • 随着杨佳上海袭警案尘埃落定,一个司法史上的最大笑话诞生了/林云海
  • 如此处死杨佳看中国政府如何收场/林泉
  • 林泉:如此处死杨佳看中国政府如何收场
  • 爱国主义标准依杨佳设立/尤利
  • 杨佳需要特赦吗
  • 劝胡锦涛勿把杨佳送上神坛/林泉
  •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690人)
  • 于浩成:杨佳颂
  • 杨佳父亲起诉袭警案二审辩护律师 未被法院受理
  • 吴钰骅先向杨佳宣言:不是你顶死我,就是我顶死你!/草虾
  • 上海市民声援杨佳联署签名名单《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上海维权
  • 杨佳父亲杨福生今天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杨母失踪极不正常:专访杨佳案二审辩护律师翟建
  • 毛恒凤在狱中受尽虐待 两名访民因声援杨佳被拘留
  •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四批签名(共1281公民)
  •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 杨佳袭警案二审宣判 质疑司法不公声浪不断(图)
  • 44位学者记者各界人士呼吁特赦杨佳
  • 杨佳案律师:从未见过如此放松的死刑犯 (图)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 杨佳父亲:将起诉做精神病司法鉴定的机构
  • 大陆异议人士评价杨佳案二审:判出两个死刑
  • 快讯:杨佳案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李劲松和刘晓原律师赴上海旁听杨佳案二审第二次开庭
  • 上海警方追查声援杨佳民众(图)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 6警顶6警,杨佳刀下窝囊废(图)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