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尚前名:內需“托舉”中國經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擴大內需不僅是外需放緩背景下“保增長”的必要手段,也是中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難得機遇 (博讯 boxun.com)

    
    ● 尚前名(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輯《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國內突發性自然災害及國際金融形勢動盪,對中國經濟帶來了一系列不利影響。資料顯示:今年前三季度GDP達20.16萬億元,同比增長9.9%,這在內外諸多不利因素影響下來之不易,但第三季度9%的GDP增速,已相較於第二季度下降了1.1個百分點,更比去年同期回落2.5個百分點,為四年來最低季度增速。
    此前一直在“愁多”的貿易順差也在下滑。資料表明,今年前三季度我國出口同比增長22.3%,同比回落4.8個百分點,貿易順差181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減少了47億美元。
    一些先行指標的變化也值得關注。權威資訊顯示,目前新開工專案計畫總投資1~7月同比增長為負;7、8月能源原材料需求增長大幅回落,生產資料價格亦明顯回落;房地產和汽車市場也出現萎縮;企業經營收益增長呈放緩態勢。
    上述內外環境變化,要求我國從上到下在外需受阻的情況下,努力擴大國內需求,通過政策調控充分釋放國內市場潛力,擴大投資和消費需求,為經濟平穩較快增長提供新的空間。
    中央最新關於推進農村發展的舉措,以及10月22日出臺涉及房地產市場的一系列貨幣與財政政策,為新一輪拉動內需政策開啟了大幕。
    
    ◆ 外需受阻內需來補
    
    “此次金融危機不僅波及面廣,而且影響度深,可以說是自1929年以來最為嚴重的一次。而且目前仍處於不確定和動盪中,因此我們不能低估其對於美國和世界經濟的影響。”中國發展基金會副會長湯敏以這句話作為接受《瞭望》新聞週刊採訪的開場白。
    全球經濟增長明顯放緩。
    “因此,在未來一兩年乃至更長一段時期內,我國將會面臨‘十分惡劣’的外貿環境。”湯敏告訴本刊記者,中國恰恰又是一個對外需依賴度很高的國家。按照他的估算,近年來,我國每年10%左右的GDP增長中有2~3個百分點是由外需貢獻的。而據國家統計局初步測算,今年前三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回落的2.3個百分點中,有1.2個百分點來自出口減速。
    “這也是讓我們感受到壓力的主要原因。”採訪中一位元專家告訴記者,由於我國金融體系的開放程度相對不高,因此美國金融危機給我國金融行業所造成的直接影響有限,更多的間接影響主要表現在因美國和世界經濟增速放緩而使我國的出口面臨大幅萎縮的危險,依賴出口和外資的經濟增長模式,在全球性危機的衝擊下顯得十分脆弱。
    而民建中央副主席、經濟學家辜勝阻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需求疲軟的情況下,以外需為主拉動經濟增長的路子越走越窄,進一步擴大內需將成為我們應對全球經濟危機的關鍵。
    在這一背景下,宏觀調控的基調從“兩防”逐漸演變為“一保一控”:“在外部需求出現萎縮的情況下,我們別無選擇,擴大內需已經成為穩定中國經濟增長的當務之急。”湯敏指出。
    
    ◆ 瞄準民生擴大投資
    
    內需既包括投資需求,也包括消費需求。
    事實上,投資一直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其對GDP的貢獻率超過四成。而最新公佈的三季度資料表明,雖然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名義增速並不低,仍高達27.6%,但若剔除價格上漲因素,前三季度我國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實際增速為17.4%,比去年同期回落3.9個百分點。
    “擴大消費雖是治本之策,但從短期來看,想要大幅度刺激消費增長,不太容易,因此對於投資下滑要依然給予相當的關注,保持合理的投資規模依然重要”,中國社科院經濟所宏觀經濟室主任張曉晶的觀點和不少受訪專家不謀而合。
    而在銀河證券高級經濟學家苑德軍看來,加大投資不僅是“保增長”的重要手段,也是我國城市化和工業化發展的必然要求:“中國的城市化水準以每年1個百分點的比率在提高,這意味著每年有1300萬農村人口要進入城市從事非農產業。城市化的發展,相應要求加快城市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水利、交通運輸、電力等行業的發展,從而必然導致投資需求的擴大。”
    在穩定和擴大投資需求取得共識後,受訪專家將問題的著力點放在了投資方向及方式上,即採用何種方式向哪里投,才能避免投資擴大造成的擠出效應和與民爭利?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我們大量投資基礎設施建設,因為當時的基礎設施是制約我國經濟發展的主要瓶頸。10年過去了,基礎設施已有了很大改觀,現在最主要的瓶頸是在民生領域,因此我們應當加大對民生領域的投資。”在湯敏看來,此乃“一箭雙雕”之舉,不僅可以償還我們多年來在民生領域的欠賬,而且伴隨著教育、醫療、養老等制度的逐步完善,可以減少百姓的後顧之憂,提高百姓消費的積極性。“特別是要出臺並落實保障低收入群眾和特殊群體基本生活的政策措施。”湯敏強調。
    持類似看法的專家進一步指出,以往在強調經濟增長的時候,對教育、衛生等公共產品的投資有所忽視,加之改革滯後,由此造成公共服務價格畸高,品質下降。居民為了應對未來在醫療、教育和養老方面的不確定性,被迫增加儲蓄,造成不敢增加消費。因此,所謂消費不足,其實不是私人消費不足,而是公共消費不足,是因為政府沒有花該花的錢。
    “因此,儘快建立起全民共用的、比較完善的社會福利和保障體系,對於擴大消費需求非常重要。”湯敏表示。
    
    ◆ 擴大消費多頭並舉
    
    擴大消費需求無疑對於經濟的拉動更為實在,但顯然也更難——因為“買還是不買”,最終決定權在百姓自己。而影響其是否消費的原因,除了收入外,還與消費環境、收入差距乃至教育醫療及社會保障是否完善有關。
    事實上,隨著近年經濟的高速成長,消費對我國GDP的貢獻也在顯著增加,去年我國11.4%的GDP增長中,消費對GDP的貢獻率7年來首次超過投資(消費、投資、出口的拉動分別占4.4%、4.3%、2.7%)。
    但與此同時,城鄉收入差距、地區收入差距,以及我國較低的社會保障水準和消費環境,仍在相當程度上制約著城鄉居民消費水準的進一步提高。
    資料顯示,截至2008年8月末,我國居民儲蓄存款大約為20萬億元,如果按照全國13.2億人口平均來看,每人僅1.5萬元。這意味著,即便不考慮儲蓄不均的問題;單單是人均1.5萬元的存款,要真擴大其消費也捉襟見肘。
    “事實上當經濟出現下行風險時,要拉動消費難度更大。”湯敏表示,“因為百姓對自己將來收入的不確定性增加了,在花錢方面會更為謹慎。”
    因此要擴大消費,需要多種措施並舉,提高百姓的收入水準,釋放消費潛能。
    首先,大力發掘農村和農民的消費潛力。“如果不把農民的消費能力調動起來的話,僅靠城鎮是遠遠不夠的”,湯敏告訴本刊記者。
    而十七屆三中全會針對農村經濟和農民收入出臺的一系列政策舉措,有望極大地釋放農村發展潛力,增加農民收入。辜勝阻也認為,長期以來,啟動農村內需是擴大內需的難點,城鄉差距大,農民收入偏低,一直是擴大內需的主要障礙。而相比城鎮市場,中國農村消費市場的啟動至少可支持經濟30年以上的持續高速增長。因此要抓住農村新一輪改革契機,推動農村消費市場升級。
    其次,要關注中小企業的發展。在湯敏看來,中小企業發展的好壞,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眾多勞動力的就業和收入。這方面除針對性地出臺中小企業金融扶持政策外,辜勝阻認為可通過財政政策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當前要推進增值稅轉型,擴大中小企業增值稅抵扣範圍,減輕企業稅負;對創新創業型中小企業,要採取加速折舊、放寬費用列支標準、設備投資抵免、再投資退稅等多種稅收優惠形式;對技術開發的中小企業進行財政補貼。
    第三,以穩健寬鬆的財稅貨幣政策鼓勵居民消費。有專家建議,可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放寬稅前扣除範圍,降低邊際稅率,刺激消費需求;要建立收入增長機制,增加城鎮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提高勞動報酬在GDP中的比重。發展個人消費信貸,宣導適度負債和超前消費的新觀念。要繼續加大公共支出,通過政府採購、轉移支付等手段刺激和引導消費,利用乘數效應倍增社會總需求。
    
    ◆ 轉變增長方式的良機
    
    所謂危機,乃危中有機。有受訪專家指出,經濟從高增長區間進入相對平穩增長區間,恰恰是對中國既有經濟增長方式進行調整的良機,通過結構性調整,將過去的“內需不足-依賴出口-低價競銷-利潤低下-工資增長緩慢-內需不足”模式,轉變為“收入增加-內需增長-降低對出口的依賴-避免競銷-收入增加”的良性增長迴圈。
    為此張曉晶建議,“要充分利用好當前結構調整的好時機,為擴大內需特別是消費需求創造更為有利的環境。”
    湯敏指出,擴大內需不僅是為了保障穩定的經濟增長速度,而且是要創造條件,實現長期的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更重要的是要轉變增長模式,要改變多年來增長靠投資,高消耗、低產出的增長模式。雖然以前我們也強調,但真正推動很困難,原因很簡單,因為外需有市場,增長有保證,改革的動力有限。”湯敏對記者強調道,“中國的改革很多都是在危機中的改革,現在危機來了,反而動力有可能大了。只要我們抓住機會,有可能讓壞事變好事。中國不可能長期依賴出口來保增長。”  “經濟增長過度依賴外需,加劇了國內經濟和金融運行中的結構性矛盾,使我們吃了很多苦頭。”苑德軍也向本刊記者表示,中國作為世界人口第一的大國,經濟增長只有主要依靠內需特別是消費拉動,才能建立經濟增長的長效動力機制,才能保證經濟增長的持續性、穩定性和效益性,才能實現經濟又好又快發展。
    “從這個角度看,外需放緩並非壞事,其給政府帶來了改善經濟增長動力結構的壓力和動力,有利於促進經濟增長由外需主導型向內需主導型的轉變。”苑德軍指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尚前名:人民幣緣何持續“微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