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尚前名:佳木斯“試水”農業迴圈經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國粗放的農產品加工體系,需要通過迴圈利用和提高農產品附加值以實現高效農業 (博讯 boxun.com)

    
    ● 尚前名(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輯《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稻米加工廠、食用油加工廠和發電廠共同坐落於同一個廠區之中,彼此僅僅數十米之隔。除了機器的轟鳴聲和偶爾行走于廠區內戴著安全帽的幾個工人,偌大的廠區似乎顯得有點冷清。然而,這裏卻是一個年加工水稻20萬噸、米糠6萬噸,稻殼年發電能力可達2160萬千瓦的大型糧油迴圈加工工程的所在地。近日,《瞭望》新聞週刊在黑龍江佳木斯市採訪時發現,一種新型的迴圈發展模式或可成為改變目前我國落後的稻米加工體系的新探索。
    
    ◆ 精深加工新思路
    
    肥沃的黑土地,一望無際的農田,星星點點的聯合收割機以及遍佈大街小巷的農資商店,無不證明了農業在佳木斯這個素有“中國糧倉”美譽的東北城市經濟發展中的地位。2007年黑龍江省1800萬噸的水稻產量中,就有650萬噸出自佳木斯。
    然而,近些年來,佳木斯的農業發展卻面臨著諸多難題。“長期以來,水稻生產由農業部門負責,糧食加工、儲藏由糧食部門負責。雙方的各自為政導致了稻米產業鏈的分離,這也是影響優質大米生產發展的最主要因素。”採訪中,一位在佳木斯市長期從事農業工作的專家告訴本刊記者,由於農業部門只負責生產,因此往往只重視產量而不重視品質,導致有不少適銷的優質稻米品種難以推廣。
    此外,大米加工行業“小、散、低”的狀況相當突出,稻米加工尚處於粗放水準,不僅產品品種少,品質平平,而且資源的綜合利用水準低,技術創新能力差,使得稻米資源的增值效應難以得到充分發揮。另一方面,大米加工會留下大量的稻殼、米糠等,由於無法進行深加工,不但使得大量有用資源被浪費,而且容易造成環境污染。
    “要改變這種狀況,就必須改變傳統的稻米業種植加工模式,要將稻米的種植、加工、銷售通盤考慮,同時讓傳統的水稻單一加工轉變為精深加工,不能單靠大米這一樣東西,要提高水稻的附加值。”佳木斯市國資委主任郝奎霖告訴記者,他們多方引進資金和技術,建立了以益海(佳木斯)糧油工業有限公司為代表的數個新型糧油加工專案,並希望借此探索一種全新的農業發展模式。
    
    ◆ 迴圈利用新方向
    
    作為稻米加工主要“廢料”的米糠和稻殼,曾讓不少的加工企業感到頭痛。米糠超過24小時易酸敗,一般只能拿去喂豬,做飼料。而稻殼,如果讓其自然分解,不但需要佔用土地,而且時間長達5年;如果焚燒,無疑會對環境造成污染。因此,趁夜用車將這些廢料偷運出廠並隨意傾倒在路邊,便成為不少中小糧油加工廠“公開的秘密”。
    益海(佳木斯)糧油工業有限公司的吳志華總經理對本刊記者說,作為稻米生產的大國,我國稻米加工副產品的轉化能力很弱,每年有2800萬噸稻殼、1000多萬噸米糠、1700多萬噸碎米、100多萬噸穀物胚,尚處於開發的處女地階段。
    站在三層樓高的鍋爐旁,吳志華介紹道,“這是亞洲第二個、中國第一個完全以稻殼為燃料的發電廠。在這裏,1.75噸稻殼的發電量就相當於1噸標準煤,而特有的發電裝置還能減少二氧化碳和煙塵的排放。”
    在這裏,吳志華介紹,“一粒水稻,經過剝殼處理後,稻殼被輸送到電廠火力發電,燃燒後的稻殼灰成了天然助濾劑;米糠被送到車間,提煉出的米糠油經過加工,變成優質、營養價值很高的米糠食用油,榨油後形成的糠粕還可以繼續深加工和提煉出卵磷脂、肌醇、穀維素等高附加值產品。整個加工鏈條,真正實現了無廢料、無污染、全利用。”
    他還給本刊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如果全國的1.87億噸水稻都採用這種工藝進行加工,將增值1300多億元,可產220多萬噸米糠油,等於增加了1.1億畝大豆的種植面積。對於中國這樣一個食用油對外依賴度很大的國家來說,其意義不言自明。
    
    ◆ 農民增收新希望
    
    隨著新型稻米加工業的發展,“訂單農業”使得廣大農民種糧的積極性大大提高。
    佳木斯建國鄉長發農場場長郭凱告訴《瞭望》新聞週刊,2007年以前,這個有著3000多畝農田的大型國營農場,只有300多畝地用於種水稻,一是因為糧食價格低,二是賣糧難。
    “不過,現在都好了。”郭凱告訴本刊記者,“現在,每年開春我們就和企業簽好合同,由企業根據市場需求和品種實際種植情況,向我們提供種子,然後再派專人對我們進行技術培訓與指導,並對種植情況進行全方位的跟蹤與考核。對我們吸引最大的還是價格,合同規定收糧的價格要高於市場,因此我們也不愁賣不出好價錢了。”
    採訪中,一位姓張的農民告訴記者,“去年收的價格就比市場價每斤高了差不多6分錢,而且都是給現錢。”郭凱也指出,去年農場將30%的農田作為訂單農業的“試驗田”,結果嘗到了甜頭,今年簽訂的訂單農業數猛增到了全場農田的90%,農民種糧的積極性全都調動起來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尚前名:內需“托舉”中國經濟
  • 尚前名:人民幣緣何持續“微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