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砍掉出租车公司这个肿瘤如何?/王子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2日 转载)
    
    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平息了。近9000辆出租车停驶,司机们冲冠一怒,只为每天再增加的几十元份子钱,但就是这几十元钱,成了压垮骆驼祥子们的最后一根稻草。重庆市以薄熙来书记为代表的官员们与司机谈心,以恢复原份子钱标准为条件,化解了为期两天停运事件。
     (博讯 boxun.com)

    每个人都清楚,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并不孤立。据专门研究出租车领域问题的知名记者不完全统计,2002年以来,全国大小不等的出租车停驶停运事件,总共发生150多起。而笔者本人,亦在2000年亲自经历并采访过兰州出租车大规模罢运事件,而在其后,兰州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又发生过多次,2006年,五十辆出租车在兰州闹市区停驶,抗议黑车泛滥。可以说,出租车罢运事件,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出租车领域已经成为中国当今社会劳资矛盾最突出的行业。
    
    没有理由能排除全国各地今后还会继续发生出租车罢运事件的可能。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平息,只是司机与政府管理部门的暂时妥协,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出租车行业的问题,从《北京出租车行业垄断黑幕》报道之后,已经引发广泛关注,大量的报道、评论、研究报告与政策建议数不胜数,王克勤、余晖等人都成为持续关注此问题的记者和学者,但这么多年来,国内出租车公司垄断经营的现状并没有从根本上被扭转,出租车公司坐收渔利的利益格局并没有破除,出租车司机这一特殊群体的艰难命运被没有被改善。
    
    为什么问题都能看清楚,但改变现状如此困难?其实,这本身就是权力经济的典型特征。
    
    中国的出租车公司,是一种典型的行政权力垄断下的权力经济模式,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一块顽固的市场经济改革过程中的癌变肿瘤。在我国,各城市出租车行业一般都采取特许经营制。政府向出租车公司无偿颁发出租车经营特许权,并实行总量控制,使特许权成为稀有资源,拥有特许权的出租车公司垄断市场准入,提供统一服务的模式。但实际上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租车公司在获得这种经营特许权之后,便利用权力的垄断,将这种权力作为原始资本,空手套白狼。广大司机既没有成为股东,也没有成为雇员,而是沦为向出租车公司交风险抵押金、份子钱并完全承担所有生产运营成本的赚钱机器。
    
    表面上看,政府在这种经营特许制下,对过出租车公司实现了对出租车行业的有序管理,并以稳定的秩序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但实际上,因为行政权力的介入,出租车市场成为有形之手笼罩下畸形市场,随着时间的推移,积重难返,最终政府与出租车公司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并形成各种各样或明或暗、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种行政权力垄断的出租车市场,普遍具有如下特征:一、法定垄断,市场禁入,限制自由竞争;二、绑定行政权力,价格管制构筑行业利益;三、低投入,利润独吞,成本转嫁,坐地收钱,旱涝保收;四、出租车公司成为暴利者,国家税收少,社会公众福利受损;五、从业者无保障,整体维护权益难,谈判地位不对等,频发群体维权事件。六、垄断体制外,黑市繁荣,难管制、难打击;七、改革阻力大,合规方案推进难。
    
    这种畸形的市场上只有一个赢家,那就是出租车公司。在这种体制下,出租车公司除了没有学会服务市场与尊重劳工以外,对付政府、银行、司机、社会公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政府、司机、消费者、公众利益都是这个链条上的受损者,而且对政府而言,对出租车市场的失败管制,不仅导致政府受到来自司机与社会公众的批评而丧失公众信赖,并且遭遇权力腐败的质疑,更主要的是,因为行业矛盾的积累与激化,酝酿了广泛的社会矛盾基因,层出不穷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实际上就是工人对政府不满的罢工谈判,因为工会等正当社会机构的实际缺失,政府对此类事件的处理不可能真正平息矛盾,从来就没有平等谈判权的司机,更不可能对政府建立真正信赖。因此,在此链条上,从某种意义上讲,政府其实才是最大的受损者。
    
    中国模式的出租车公司已经成为市场上多余的一环,并不存在经济上的合理性,它已经成为一个权力笼罩下的盘剥者和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社会矛盾制造者之一,且直接导致了弱势群体对社会信赖的丧失。在自由市场经济观念日益普及的环境下,这种畸形的权力经济模式,也使出租车公司成为一个丑恶的既得利益者和改革的阻挠者。大量关注出租车问题的研究者均认为,出租车市场是一个没有必要实施政府管制的市场,不应该被垄断权力所笼罩。
    
    从世界经验和中国其他地方经验来讲,出租车是最适宜进行个人经营的领域,让个体司机自由进入市场,是最好的资源分配方法。而从现在的科技手段与管理手段上来看,政府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而从北京的情况来看,北京为数不多的,出租车市场早期产生的个体出租车运营者,其效益与秩序都非常好,也没有听说坑蒙拐骗消费者的事情专门是这些司机干的,所以,政府担心的个体经营会让出租车市场管理混乱,无法提供规范服务的担忧是多余的。实际上,山西有地方已经有了个体经营的成功经验,非常好,不久,我们应该能看到关于出租车个体经营模式的经验报道。
    
    当然,出租车市场经过这么多年的运营,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公司结构,如何从现在的产权结构中脱离出来,完全过渡到个体自由进入的市场状态,无疑面临巨大的改革压力,即使破除了这个阻力,理顺其体制也是庞大的一盘棋。而在上海、哈尔滨、沈阳等地,一些地方的出租车在实施雇员制或在向雇员制过渡,尽管有的地方实际上还是变相的租赁承包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雇员制,但雇员制作为出租车公司改革的一个方向,也是可以探讨的。同时,业内的研究者还认为,在个体经营的前提下,出租车公司向出租车物业管理公司过渡,为个体运营者提供物业管理和相关运营配套服务,是未来出租车行业改革的一个方向。
    
    权力经济体制下长大的出租车公司这个肿瘤,不能再纵容,政府当初养虎为患,现在最好的选择是砍掉它。一不影响纳税 ——实际上许多出租车公司虚报亏损逃税;二不影响就业,老板都成暴发户了,员工转岗相对容易;三不影响管理。这个喝政府奶吸司机血的丑恶怪胎,砍掉它,何患之有?必当万民欢庆,拍手称快!是痛下决心的时候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