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争权运动就是当今中国的民主运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9日 转载)
    
     争权运动就是当今中国的民主运动
     ——林牧晨做客《悉尼时政焦点论坛》谈维权 (博讯 boxun.com)

     11月16日,中国大陆的星期日下午,居住在美国西部的林牧晨先生应《悉尼时政焦点论坛》邀请,通过网络与七十多位关注中国现状和未来的朋友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交流。林牧晨先生主讲的题目是《中国的维权现状与未来》。
    
     林先生首先谈到:“近年来,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的起因在于群众的物质利益受到侵害,如耕地被占,住房被拆,职工下岗,地方干部盘剥欺压,却得不到公正的处理和补偿。他们申诉、上访,要求合理合法地解决问题。但很多地方当局却报之以推托、欺骗、殴打,甚至抓捕、判刑,这才使维权之火愈烧愈旺,从一个一个的个别事件,发展成为群众性的维权运动。所谓维权运动严格来说应该是争权运动,老百姓原本就没有被赋予这些权力,又何来维护权力之说?所以‘维权运动’应该被称为‘争权运动’大家仅仅是在争取这些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权利而已”。同时他还指出:“生命是天赋的权利,但维护生命的权利和丰富生命的历史也同样是抵制死亡和抵制罪恶的历史。争取权利、维护生命的斗争,把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摆在了全中国人面前,是生存还是死亡。”他说:“有些人认为:中国的民主运动艰难,缓慢的发展了一个世纪以后,现在越来越不成气候,其实中国大陆今天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是民权运动,也是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运动不是消沉了,而是正轰轰烈烈的在中国进行着。”
     不少网络朋友就11月13日,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中国新民党代主席郭泉被南京警察抓走,并从他家里抄走大量他的个人资料,当地公安出示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上面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以及胡佳被判刑等等这一年多来多位维权人士被抓甚至被判刑的问题和林先生进行了交流。结合自己从七十年代走入民主运动过程中不断被抓,被拘留甚至劳改,直到今天流亡海外的人生经验,林牧晨强调:“郭泉被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和他积极倡导和开展组织有关。几十年来,中共最害怕的,也是打压力度最大的就是组织。但是中共最怕的,就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他不让我们说话,我们就应该说话,他不让组党,我们就更应该组党”。
     论坛结束之前,主持人陈弘莘女士说:“2008年发生的一系列维权事件例如贵州瓮安事件、四川米易事件、云南孟连事件、特别是由三鹿毒奶粉事件,凸显出权贵当道,官商勾结,黑心牟利,罔顾人民生命安全与基本人权的现实,令人触目惊心。随着这些事件逐渐曝光,但我们不禁要问还有多少类似的人权灾难被掩盖?从SARS到毒奶粉,中国人民几乎丧失“呼吸权”和“饮食权”,加上原本就几乎没有的“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参政权”、“选举权”等等一系列基本公民权利,如今有毒食品的广泛蔓延,令百姓甚至面临着“生存权”和“生命权”的 威胁,为了我们自己以及子孙后代的自由、康宁,中国人必须挺身而出捍卫和争取原本就属于大家的天赋人权。正如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第1条所言:“人人皆有权单独地和与他人一起在国家和国际范围内促进、争取保护和实现人权与基本自由。”
     三个多小时后,由于林牧晨先生的时间已经是美国时间午夜时分,网络朋友们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场热烈的讨论。
     林牧晨先生简介:人权活动家,诗人,画家。刚刚卸任的“中国民主联合阵线”前任主席,“中华民会”的发起人和现任主席。70年代“民主墙”运动的积极参与者,著名地下刊物《海燕》,《民主之声》和《责任》的创刊人和主要撰稿者。在中国生活期间,多次因为组织“非法组织”,出版“非法刊物”被中共政权拘留,审查,关押,甚至劳动改造。1994年流亡美国至今。
    
    转自悉尼时政焦点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