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 徐天亮为何要鼓吹“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3日 转载)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的《人民日报》素有“党中央喉舌”之称,自其面世以来几十年间,从来都在中国居“一言堂”的霸主地位。也就是说,能在那上面发表文章的作者,决非一般升斗小民,而是有一定“来头”和“背景”的人物。因而那上面的文章不但往往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甚至可以成为中国政治气候的晴雨表和风向标。例如1957年6月8日《这是为什么》一文就能翻云覆雨,吹响了“反右”的号角。文革中一篇书评式的文章《评陶铸的两本书》,就可把一个正红极一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打翻在地并置于死地。诸如此类的例子,可谓俯拾即是。所以《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向来都为研判中国政治气候的人特别重视。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1月10日人民日报在显著的位置发表了署名徐天亮题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贵在保持清醒头脑 》的文章。该文一经刊出,立即为大陆各大门户网站转载。足见其来头不小,非等闲人物。经网上搜索:
    
    徐天亮1949年10月生于山西五寨,196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2月入伍。1980年至1986年任石家庄陆军学校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马列教研室正团职教员。1986年至2002年任总政治部宣传部理论院校教育处副师职干事、副处长、处长,总政治部宣传部院校政治教育局局长,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2002年至2008年任国防大学政治部主任(正军职)、校党委常委,2008年5月任中央纪委驻人民日报社纪检组长、人民日报社编委会委员。中共十七大当选中纪委委员。1998年7月晋升为少将军衔。
    
    看着此人一路高升青云直上的仕途,不消说也是个既得利益的权贵。而如今更官拜少将,一手拿笔,一手抓枪,不愧文武双“权”两手抓,肯定两手都很“硬”。所以难怪此人在其文章中开口便以“统治阶级”自居。而且鹦鹉学舌般的以当年姚文痞武断专横的口吻宣称:
    
    “在这个社会整体中,意识形态是统治阶级意志的集中体现,是整个社会有机体的灵魂,为统治阶级的统治提供理论依据、思想基础和精神支柱。从这个意义上讲,意识形态工作是维护党的执政地位的重要工作。经济工作搞不好要出大问题,意识形态工作搞不好也要出大问题。在集中精力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意识形态工作。"
    
    好一个“意识形态是统治阶级意志的集中体现”!好一个军事独裁者的霸道口气!请问:意识形态是什么?那不就是人们对事物的观点、认识、以及思想方法吗?但在徐天亮看来,人们的思想认识都得由他们“统治阶级”的“意志”来“集中”的加以“体现”。也就是必须千人一脑,万人同识,由徐天亮们手拿遥控板来统一操控,而决不允许任何人有独立思考,独立的人格。当然更不允许有不同的意见。徐天亮之流的“统治阶级”说“地球是方的”,“煤炭是白的”,你都得同意。他们统治阶级说“亩产万斤”,“反修防修”你们被统治者也得完全相信,跟着起哄,起舞。来为他们“统治阶级的统治提供理论依据、思想基础和精神支柱”。以便维护其“执政地位”。否则就是大逆不道了。试问谁给了徐天亮之流的“统治阶级”这么大的权力?我国宪法上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却并未规定一切权力属于哪个“统治阶级”,难道徐天亮可以视宪法为废纸,可以另创新规吗?
    
    其实徐天亮的这一套一点也不“新”,只不过是早已发霉腐臭的纳粹“理论”和毛泽东-----四人帮暴政的“统一思想,统一领导,统一指挥”,“舆论一律”,“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的翻版而已。这不仅与当前21世纪浩浩荡荡势不可挡的民主洪流背道而驰,而且也是明目张胆的与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大唱对台戏,硬将中国社会划分为“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再次人为制造阶级统治与阶级斗争。试问如此一来,既有统治就必然有被统治,既有斗争就必然有反抗,于是只好重新回到毛泽东暴政年代,人斗我,我斗人,斗得死去活来,无休无尽的恶性循环中,那么和谐社会岂不化为泡影?徐天亮之流岂不是要公开反对中共中央,反对胡温政权吗?
    
    我们不妨再追问一句,你所谓的“统治阶级”究竟指的是哪个群体、哪一些人?徐天亮又有权,又有枪,刀把子,印把子都在你们手上,肯定不会是“被统治”,而肯定是“统治阶级”的人。那么谁该被你们统治?是工人?还是农民、知识分子、或其他劳动者?如此一来,徐天亮就自已站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广大劳动者的对立面去了。你们要去“统治”这些人,你还是“立党为公”吗?还能“三个代表”还能以人为本吗?你徐天亮不仅是中共党员,而且是党的高层领导干部,却如此公开不与贵党中央保持一致,你的“党性原则”都到哪里去了?你不是在自打耳光吗?
    
    于是徐天亮为了给他的“统治阶级”意识形态制造理论依据,便又把早已扫进了历史垃圾堆的“阶级敌情”论搬了出来,宣称:
    
    “必须清醒地看到,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的斗争仍十分尖锐而复杂,敌对势力加紧在意识形态领域对我国进行渗透破坏活动。一是他们总是拿自由、民主、人权、民族、宗教这些话题大肆炒作,对我国进行造谣攻击;二是他们的惯用手法是把个别问题扩大化、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把一般问题政治化,最终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三是他们利用媒体特别是互联网等现代媒体对我国进行丑化、妖魔化”。因此他强调:“我们同敌对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本质上是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同资本主义仿值体系的较量”。
    
    说穿了,徐天亮就是不允许任何人批评、监督他们的统治权威,不许挑战他们“统治阶级意志的集中体现”。他们可以独裁、专制,为所欲为,他们要贪,要腐,要买官卖官,要折你的房,要占你的地,要叫你下岗,要逼得你老婆去卖笑,要猥褻你的女儿,你都得乖乖地忍受。他们官商勾结,破坏生态,污染环境,竭泽而鱼,制假药,造毒奶,频发矿难,掠取暴利后去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任他“二奶与毒奶齐飞,厂家与官家一色”,你也得不声不响,当好“螺丝钉”与“驯服工具”,做一个标准的被统治的好奴隶。决不可去“妙作”什么民主、自由、人权,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你被统治阶级的人应该过问的事。你要一过问,一提出批评,那你轻则就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把一般问题政治化”,重则就是“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敌对势力”和“敌对份子”了。
    
    请看,我们的徐少将大官人,就以他这一套“只许州官爆核弹,不许百姓放烟花”的高明逻辑,把“敌对势力”和“阶级敌人”加工制造出来了。多么伟大而了不起的创造发明啊!只可惜是盗版抄袭。是“盗”的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之“版”;是抄袭四人帮“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歪理邪说。
    
    通观徐天亮的这篇奇文,都全部是重拾毛泽东-----四人帮“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的牙慧。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同的话,当年毛泽东,四人帮还用了一块“为工人、贫下中农利益”的遮羞布;徐天亮则是连这块遮羞布也不要了。赤裸裸的以人民的统治者自居,以暴发户既得利益的代言人自居。徐天亮代表的就是这一群“先富起来”有钱有势的群体的利益。他们深知自己“富”得不端,“贵”得不正,且为富不仁。从“第一桶金”到第N桶金里都充满了原罪。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的利益,最好的选择,就是重回毛泽东暴政的老路。因为在毛泽东式的暴政高压下,才便于窒息任何不同的声音,在万马齐喑的“大好形势”下,才更便于他们肆无忌惮的贪腐掠夺。所以他们不仅视民主、自由、人权这些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观为寇仇,甚至将媒体,网络也视为洪水猛兽,必欲除之而后快。
    
    徐天亮这样的人,才是工人,农民,知识份子,广大劳动者的敌人,才是不折不扣的敌对份子,才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绊脚石,才是对邓小平和改革开放公然的挑衅,才是对胡温体制最大的威胁。
    
    看来当年邓小平在南巡讲话时说的中国的“主要任务是批左”,这句话还并未过时。徐天亮蠢蠢而动的奇文,不是个人的行为,而代表着一股势力。这股势力就是当今一些政治上、经济上的暴发户欲借毛泽东的左歪理,左邪说巩固其既得利益,梦想维持他们的吃人盛宴“千秋万代永不变色”。他们之所以敢如此挑战改革开放,妄图煽起“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反对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就因为他们自恃有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的歪理邪说为护身符。所以不彻底否定,批判毛泽东,中国的政治改革仍将举步维艰。重现左祸,再来文革的危险都是存在的。
    
    徐天亮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只是一块探测形势的问路之石,接下来这股势力还准备如何行动,值得人们拭目以待。
    
    
     2008年11月18日完稿
    
     (2008年11月22日首发《自由圣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媚歌一曲赚万金—听古巴元首唱《东方红》有感
  • 严家伟:我是“劳改”制度的活化石!—写在劳改纪念馆开馆时
  • 严家伟:我们应该感谢林嘉祥
  • 严家伟:从"杨快刀"到"梁炸弹"的警示
  • 严家伟:俄罗斯的动向值得关注
  • 严家伟:沁园春—中秋述怀(外一首)
  • 严家伟:菲尔普斯,傻瓜一个!
  • 严家伟: 望梅止渴乎?画饼充饥也!
  • 严家伟:考验— 一个女医生的手记
  • 严家伟:“未检出精斑”能说明什么?
  • 严家伟:从党报上发现“国家机密”--往事回忆之五
  • 严家伟:公民意识还是臣民意识?
  • 严家伟:莫用"圣德"强求人
  • 严家伟: 赠余秋雨 (七律)
  • 严家伟:说谎从孩子抓起
  • 严家伟:民主姓“西”也姓“中”-观马英九先生履新有感
  • 严家伟:睡吧 ,孩子!(诗)
  • 严家伟:给奥运降点温,为救灾加把力!
  • 严家伟:人面仁心与人面兽心
  • 严家伟:天安门前遭恶警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