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祭奠杨佳!谨防更大的阴谋/尤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8日 转载)
    
     尽管结局似板上钉钉,但亿万善良人希冀这百年一遇的案件能在这片乱象丛生、道德沦丧、黑白颠倒的土地上,在人们艰于视听、艰于呼吸的夹缝中,闻到一丝公平正义的清风。对峙双方一面是从无恶习,有强烈自由心、尊严感的“阳光青年”;另一面则是政府公权力的象征,受到社会广泛指责,乃至唾弃恶行昭彰的“人民警察”和司法系统。相当一部分人受官方媒体影响,尚对胡温“亲民形象”留有童话般的期望。一审二审结果出来,大家并不感到惊讶,唯有表现出同情和义愤,盼望死刑复核的最终机构:最高人民法院的结论会因某个具更大背景、更大影响的“包青天”或“明君”的干预,出现转机。身为中国人对此游戏规则都不陌生,极广泛的民意支持这一进程。大家伸长耳朵期盼听到刑场上突然传来一声“刀下留人!”
     (博讯 boxun.com)

     随事件的不断发展,情形愈来愈类似上世纪初在法国发生,引起全民热议的“德雷福斯事件”。两厢比较规模相似,区别是“德雷福斯事件”支持方与反对方都旗帜鲜明,人数也大致相等,待大作家左拉在法庭上振臂一呼《我控诉》后,情形才有明显改观。而此次在中国,民意舆论几乎一边倒,政府的吹鼓手和无耻的“五毛党”发出的声浪犹如足球场上蚊蝇,“党的喉舌”看情形不妙,赶紧闭上每日不喷毒液便不舒畅的臭嘴,刻意淡化、偏移民众对杨佳事件的注意,司法系统暗地却动作连连。
    
     26日突如其来的噩耗,无情地击碎了为杨佳牵肠挂肚亿万人的期盼,震惊之余,民间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近5个月来穷尽一切方法:法律论证、舆论支持、说理、陈情甚至哀恳,幻想冷血禽兽尚存一丝怜悯之心,留杨佳生路一条。无情的事实摆放在所有人面前:这架嗜血成性的专政机器又一次用追求自由和尊严青年的血润滑着它起落无数次的断头机。卑鄙的是,与杀人犯如影相伴的“党的喉舌”此时仍不忘美化刽子手:“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这次断头机化作一根小小的针管。
    
     我周身冰凉,绝望、愤懑。绝望之一:司法机构依杨佳案为界已彻底丧失正当性、合法性,宣告寿终正寝。为何这个依官方报道似乎“明明白白”的案子在审理期间有那么多疑团和不合逻辑之处?为何不透明,要黑箱作业?为何要将杨母至案发伊始即关入精神病院?绝望之二:这个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党和政府从善已无丝毫可能,在这个既“代表”又“亲民”的不知该称红帮还是黑帮集团的“修理”下,不计其数无辜百姓的悲惨命运指日可待。愤懑源自目睹不公不义人的本能反应,部分也来源于自小接种专制独裁灌输的仇恨基因:它们指示我们该恨谁,从这个恨到那个,无时无刻我们面前总矗立着“人民的公敌”,要求我们朝目标投掷石块、踩上一只脚甚或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它们同时也要我们爱“伟光正”的党和政府。待我们长大成人,接触史料、目睹现实,才知晓“人民的公敌”原来大多都是与你我无异的善良之人,而党和政府并非“伟光正”,而是一帮凶残可怖贪婪之徒。
    
     回到杨佳案,我们不再轻信官方的一面说辞,司法极力掩盖真相,留下迷雾重重更加深人们的疑惑。杨佳荣归圣父的天庭前的最后旅程判决中共司法的死刑:21日高院已复核批准死刑,却秘而不宣,23日将杨母匆匆从精神病院接走,送上飞上海的班机,24日上午在监狱母子相见,案发近五个月头次见面才给不到20分钟时间,不准谈案情,更不知儿子死期在即,实是最后一面。高院法官还示意杨母写申诉材料,像是暗示事情发展仍有余地,之后即刻送回北京。25日晚7点同又是高院法官到杨家告知杨母21日的高院复核批文,法官在此时——距杨佳生命终结只剩十几个小时,仍不改骗子本色:哄骗杨母可申请见儿子最后一面。十几小时后,26日晨杨佳即在上海就义。最后阶段事件发展之高效、时间掐算之严丝合缝、手段之阴险毒辣下流无以复加。中共亲手在自身司法体系的棺木上钉下最后一颗钉子。
    
     我们向杨佳在天之灵祈福,另一方面“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度在党和政府的授意下,最后阶段如此高效率的进展目的为何?全过程自曝其丑将司法黑暗展示在亿万明眼人面前又为何?
    
     说在党和政府的授意下是因此中国版的“德雷福斯事件”反响如此之大,不可能不引起对民变、“社会不稳定因素”高度敏感、最高级戒备的党中央,直至胡锦涛的高度关注。尽管杨佳案自始至终他未置一词,但越来越多的人已看多了胡执政6年来习惯性地口是心非,即便遭遇言辞激烈的指责他也看似毫无感觉,以他惯常的谎言来支持他坚定维护一党专制、弃绝民主思想的决心。由于党的喉舌肆虐,还有不少人对自诩“亲民”的胡保有梦幻般的期盼,但转眼看“亲民政府”的所作所为,就彻底地烦恼不堪。有网友言:“这是一个奇观的地方,有一群奇怪的人,对流氓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觉得流氓头子很好,被流氓欺负了,总是去找流氓头子评理,并且坚信流氓头子会给自己一个说法!”
    
     正因为有这群奇怪人的存在,才能对上述问题试着给出答案。有这么个剧本纲要:司法黑暗、欺骗、“被失踪”、毫无人性都是大戏开演前的铺垫、剧本的伏笔。杨佳生命最末一程:21日高院复核死刑到26日执行期间,胡锦涛在哪?——恰好不在国内,远赴南美、希腊,大场面活动。在另一个场合,紧锣密鼓的案件处理与胡总行程安排在时间上配合有加,27日胡总结束行程回国,“马上发现具重大社会影响事件处理上的问题”,“明察”高院复核“事实不清、疑团重重、审案不严谨”,“英明及时”地下批文或发表指示,同时撤查几个办理此案的高院官员。前高院院长肖扬也已“双轨”,加上几个替罪羊又有何难?!况且已将杨佳处置,鹰犬爪牙们已得抚慰,胡总“亲自重拳整治司法不公,重建民众对司法体系的信任”,“明君”形象再一次跃然广大民众面前。上述那群奇怪的人会发出感叹“要是胡总书记那时在,国内杨佳可就保住性命了!”法场上“刀下留人!”一幕就像是会真实再现。“亲民总书记”重又赚回民心、捞回政治资本,如“亲民总理”时常实践着的那样。付出代价仅是人所共知的黑暗司法体制的恶名,再搭上几个替罪羊。这笔交易太值了!大戏的闪光点就在于时间点和出场人物,操作起来早已驾轻就熟的党中央搭起戏台,再上一幕又有何妨!大戏是否开锣,大家拭目以待。
    
     丧钟已经鸣响!11月26日——“全民抗暴日”已经诞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付小虹:杨佳受害于中共司法黑暗
  • 马萧:杨佳,您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您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 杨佳案后的法制思考:4点须明确的司法解释建议
  • 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也不能证明司法公正
  • 俞忠欢:邪恶杀了杨佳
  • 金陶:杨佳最后的话---给妈妈
  • 天下无双,大侠杨佳/傅芮岚
  • 杨佳被执行死刑背后的大反思/毛豫扬
  • 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杨佳/剑中
  • 刘路:杀死了杨佳,毒死了共产党 (图)
  • 赵达功:处决杨佳当天我在上海
  • 刘晓波:杨佳死了,觉醒的民心不死
  • 杨佳在上海执行了中国法制的死刑/王容芬
  • 轩辕孙大悼杨佳兄弟
  • 昝爱宗: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
  • 杨佳完成了人间的使命,回归圣父的天庭(图)
  • 要在心底默念杨佳,冷不丁时给恶党那个啥一下/中国人民
  • 杨佳,如果他真的被杀死,我将....../韩雪飞
  • 王炎:哀悼杨佳
  • 刀客已死,争议未平——民众要替杨佳继续“讨说法”
  • 杨佳母亲自述:我和儿子的最后20分钟
  • 中国政府迅速处死杨佳,在欧洲各界引起震动/RFA
  • 张清扬:杨佳案让知识分子群体发生分歧
  • 杨佳母亲自述:我和儿子的最后20分钟 (图)
  • 杨佳父亲起诉二审辩护律师 法院因故暂未立案
  • 凡事讲究规则的好孩子——袭警刀客杨佳的青春档案 (图)
  • 一个穿越了红尘的传奇:大侠杨佳,天下无双 (图)
  • 四川公民为杨佳网上立碑(图)
  • 杨佳被处决 律师指程序不公 家属要讨说法/RFA
  • 杨佳被处决 律师指程序不公 家属要讨说法/RFA
  • 维权网就杨佳被核准死刑发表声明
  • 网友怒骂中共当局“神速”杀死杨佳(图)
  •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图)
  • 杨佳最后一餐喝粥:神态正常被注射死亡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图)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执行死刑。
  • 最高法核准杨佳死刑 将在7日内执行(图)
  • 家人及律师对杨佳死刑覆核获淮强烈不满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 6警顶6警,杨佳刀下窝囊废(图)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