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佳没有供认杀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佳案一审法庭提出29条证据,认定杨佳故意杀人。这些证据分别属于证人证言、检验鉴定报告、监控录像以及杨佳的电子邮件和供认笔录。本书将一一分析这些证据,推敲它们的可信性。
     (博讯 boxun.com)

    第29条证据是杨佳的供认笔录,判决书称:“公诉人和辩护人当庭分别宣读了被告人杨佳于 2008 年 7 月 1 日、 11 日分别接受公安、公诉机关讯问的供述笔录及同年 7 月 29 日同辩护人会见的笔录。杨佳在该三份笔录中就其持刀对方福新、倪景荣等实施加害的事实均作了供认。”
    
    法庭没有公布7 月 1 日、 11 日杨佳的供述笔录及7 月 29 日同辩护人会见的笔录,一审判决书中没有供述笔录和会见笔录,这三份笔录至今未见诸官方和民间媒体及网络,如今杨佳死无对证,这些笔录还算数儿吗?
    
    7月1 日杨佳接受公安讯问的供述笔录虽然亦未公之于众,但有参与讯问的谢有命律师见诸媒体的谈话和上海市公安局网站的新闻公报为旁证。
    
    7 月1日那一天的闸北区政府法律顾问由名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谢有明轮值,这是位有20年执业历史的老律师。上午谢有名在医院看病,10点40分接了个电话,闸北区检察院让他马上去政法大楼特别审讯室。政法大楼是闸北公安分局和闸北检察院合用的办公楼。11点左右,谢有明开车赶到政法大楼门前,看到密布的警察和警戒线,意识到出大事了。他下车进了政法大楼,特别审讯室外在二楼。这些是谢有明在他作为杨佳辩护律师的身份公开后对媒体说的,请注意,他没有提到大楼一层有何异样,没有提到作为法庭证据之一的《现场勘查笔录》记述的大厅里地上、墙上的血迹和翻倒的血赤糊拉的木椅,也没有提到香肠保护人员。
    
    在二楼特别审讯室外面,谢有明被简单告知了上午发生的事,叫他来,是因为嫌疑人杨佳拒绝接受警方审问,要求要有律师到场。谢有明这才知道找他来是充当嫌犯律师,当即引用相关规定,只有嫌疑人被采取了强制措施后即在看守所里才能见律师,或者要在第一次讯问结束后。警方和检察院当场讨论了一阵,认为刚才杨佳拒绝回答已经可以算作第一次讯问,谢有明以律师身份与他谈话符合法律规定。谢有明考虑到刑事案件必须两名律师在场,当即打电话叫来了所里的谢晋律师,律师事务所离闸北政法大楼只有5分钟的车程。
    谢有明对媒体详细谈了那天在特别审讯室里发生的事。他先提出,依照法律规定,嫌疑人可以单独会见律师。杨佳则不在乎警方有人在场。接着,杨佳问怎么证明他们的律师身份。谢有明和谢晋出示了律师证身份,一页一页翻给杨佳看。接着,杨佳提了一连串问题:他们是从事哪方面的律师?律师服务费多少钱?为什么可以免费?法律上规定他有哪些权利?
    
    警方过来采集杨佳手上所沾血样,杨佳当即问谢有明,这样做可不可以。有记者进来拍照,杨佳又询问律师,是否有权利不让他们拍照。谢有明说他一共和杨佳谈了两个小时,警方在一旁基本未参与。杨佳表现非常平静,叙述事情很流畅,也没有感情上的波动,似乎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只有谈到他的母亲很早就和他父亲离异,一个人很辛苦把他拉扯大,是个很普通很底层的退休女职工时,杨佳才有些动容。杨佳也提到了自己的父亲,说父亲对他很好,只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谢有明强调杨佳刻意回避自己的袭警过程,问到来闸北分局的目的,杨佳只是说来“看看”;而那把剔骨刀,他说是在21楼捡到的。最后结束谈话时,谢有明问杨佳是否有要求。杨佳思考了好一会儿,委托谢有明打电话通知他的母亲,并留下了自家的电话号码。
    
    这就是7月1日谢有明与杨佳谈话的大致内容,后来成了法庭列为证据的7月1日杨佳接受公安机关讯问的供述笔录,谢有明成了“公安机关”。谢有明后来找补说,他和警方都没有告诉杨佳袭警案的死伤情况,说这样作是为了稳定杨佳情绪。其实谢有明当时根本不知道死伤情况。当日下午4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根据这次谈话笔录,在其网站上对此事做出官方通报称:“据杨某交代,其对2007 年10月因涉嫌偷盗自行车被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审查一事不满,为报复公安民警,实施行凶犯罪行为。”可见杨佳7月1日并未向警方供述杀人,所谓供述笔录纯系捏造。当晚6时许,上海市公安局网站中断,一小时后恢复正常,“歹徒为报复民警,实施行凶行为”的官方通报已从网站上撤下。到了晚10时许,上海市公安局网站再次出现两条关于闸北分局事件的通报。两通报均未再出现“报复行凶”的字眼,其中一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杨某涉嫌犯罪的动机正在进一步审查中。”2日零时警方所发通报亦无“报复行凶”字眼。对于删除“报复行凶”字样的原因,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房杰表示,当天是根据杨某供述,他对此前因涉嫌偷盗自行车被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审查一事不满,为报复民警而实施了行凶犯罪行为。后经上海市委领导批示,公安局领导再三考虑,认为这是疑犯的个人供述,警方还没有调查查证,待进一步调查确定后会发布最新消息。上海市委领导不喜欢那个蓄意报复的报道,因为那是杨佳的供述,杨佳没供述杀人。
    
    一审法庭上,杨佳自始至终未开口。
    
    上海市检察二分院公诉处处长董明亮2008年11月5日(星期三)晚在华东政法大学杨佳案讲座上说:“一审法庭上杨佳要求5个民警出庭,我们考虑有录音,录象。我们要法庭驳回,结果杨佳就说那我不开口。我们认为杨佳想宣染警察有错,想达到让别人都同情他的目的,根据这些说明杨佳头脑很清楚的。”
    
    于是,法院按照检察院的要求,驳回了杨佳要求。一审5个证人没有出庭,杨佳以沉默抗议程序不公,并提起上诉。
    
    二审法庭上,杨佳自始至终没有承认杀人,并对杀人的录像提出质疑:“怎么能证明带面罩的人是我杨佳?”杨佳不接受二审判决,专门聘了二审法庭上辩护相对到位的吉剑青为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
    
    一审判决书的第29条证据,即杨佳供认了持刀对方福新、倪景荣等实施加害的事实,不能成立。
    
    王容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特赦支持者的声明 附带总共4656人签名最终版
  • 以杨佳弑警时的心情为被公开谋杀了的杨佳饯行/四大冤案得主
  • 杨佳将永远令中共政权及其刽子手们胆战心惊/沙公非
  • 为杨佳鸣冤送行/柳鲲鹏
  • 一封海外华人们给杨佳妈妈的信 / 韩雪飞等
  • 杨佳特赦支持者的声明
  • 祭奠杨佳!谨防更大的阴谋/尤利
  • 付小虹:杨佳受害于中共司法黑暗
  • 马萧:杨佳,您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您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 杨佳案后的法制思考:4点须明确的司法解释建议
  • 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也不能证明司法公正
  • 俞忠欢:邪恶杀了杨佳
  • 金陶:杨佳最后的话---给妈妈
  • 天下无双,大侠杨佳/傅芮岚
  • 杨佳被执行死刑背后的大反思/毛豫扬
  • 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杨佳/剑中
  • 刘路:杀死了杨佳,毒死了共产党 (图)
  • 赵达功:处决杨佳当天我在上海
  • 刘晓波:杨佳死了,觉醒的民心不死
  • 杨佳速死唤起公众同情
  • 杨佳遇害中共疯狂删贴、这是抢救下来大陆网友部分留言
  • 刀客已死,争议未平——民众要替杨佳继续“讨说法”
  • 杨佳母亲自述:我和儿子的最后20分钟
  • 中国政府迅速处死杨佳,在欧洲各界引起震动/RFA
  • 张清扬:杨佳案让知识分子群体发生分歧
  • 杨佳母亲自述:我和儿子的最后20分钟 (图)
  • 杨佳父亲起诉二审辩护律师 法院因故暂未立案
  • 凡事讲究规则的好孩子——袭警刀客杨佳的青春档案 (图)
  • 一个穿越了红尘的传奇:大侠杨佳,天下无双 (图)
  • 四川公民为杨佳网上立碑(图)
  • 杨佳被处决 律师指程序不公 家属要讨说法/RFA
  • 杨佳被处决 律师指程序不公 家属要讨说法/RFA
  • 维权网就杨佳被核准死刑发表声明
  • 网友怒骂中共当局“神速”杀死杨佳(图)
  •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图)
  • 杨佳最后一餐喝粥:神态正常被注射死亡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图)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执行死刑。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 6警顶6警,杨佳刀下窝囊废(图)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