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退休年龄“大跃进”不符合中国国情/严少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2日 转载)
    
    老百姓都怕听到“改革”两个字,30多年来房改、教改、医改,每改都是要钱逼命。去年的这个时候,龙永图叫嚣:“国家不能包办老百姓的养老。”国家何曾包办过老百姓的养老?今年的这个时候,专家们又受命拟旨,大肆鼓吹要推迟中国人的退休年龄,将中国人的退休年龄由现在的60岁推迟到65岁。其中郑功成是附和官员、鼓吹晚退的旗帜。郑功成何许人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教授、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战略研究项目组负责人。
     (博讯 boxun.com)

    针对民众反对晚退的声浪,郑功成在回答记者时回应说:“不尽快研究延长退休年龄问题,是对子孙及未来不负责的表现。只考虑所谓养老金负担延长退休年龄而不考虑现实就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等问题,则是对当代人不负责任的表现。”郑功成说,从世界范围看,发达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通常在65岁以上。郑功成还表示,他不同意将延长退休年龄取决于养老金是否充足。
    
    郑功成等忧国忧民,不仅忧在当代,还着想于下一代。专家们犹抱琵琶半遮面,鼓吹晚退的根本目的就是减少养老金的财政支出,什么负起“子孙责任”、“当代人责任”,只不过是专家们强奸民意还要民众喊爽罢了。财政部副部长丁学东11月6日也说:“相关部门正在酝酿条件成熟时延长法定退休年龄。”职工的退休年龄关财政部啥事?财政部关心的就是要拿出钱来支付职工的养老金。职工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企业和职工每年就可以多贡献养老保险基金40亿元,财政减少支出160亿元,财政部由此增加收入200亿元。财政部是执行晚退政策的最大赢家,而输家是谁呢?输家就是郑功成先生表示要为他们负起责任的当代劳工和下一代劳工!
    
    延长退休年龄,实施晚退政策,实际上就是将政府财政应担负的责任转嫁给老百姓。执行晚退政策将会使许多劳动者(主要是劳力工人)发生两个承担不起的负担,一是身体健康状况使他们不能在车间支撑到65岁,职工将要拄着拐杖上班。实际上在除土地以外已经私有化的中国,没有哪一家私有企业让工人干到60岁,更何况65岁?企业不要老人,国家又要推迟养老,当职工失去工作后,职工个人就要承担余下年份的养老金,这对工人来说又是一个沉重甚至是承受不起的负担。按中国的平均寿命72岁计算,65岁退休,职工交40年的养老金却只领取7年退休费,难怪职工说 “这无异于抢劫。”
    
    养老金的缺口是由国家财政负担还是该转嫁给劳动者呢?我国目前实行税、费分开管理与使用制度,税金是供政府花的,税务部门在税收上实行铁腕手段,对欠税企业税务部门依照税收法律可以冻结帐户、没收财产,因此企业基本上不欠政府的税。养老金是花在老百姓身上的,养老保险存在着严重的“软收硬支”矛盾,从1986年建立养老保险制度至今尚未出台《社会保险法》,相关部门依据国务院的《社会保险条例》收缴养老保险费,收费部门对欠缴企业既不能冻结账户,更不能没收财产,一些企业对社保费能拖则拖,能赖则赖,统计表明某市累计欠缴养老金达5亿元,足够该市发放一年的退休金,那么全国又欠缴多少呢?研究战略的郑功成先生应该知道这笔数字。在养老费收缴中,还有企业以实物抵缴,如用房子、地皮、轿车等抵缴养老金,当然这些实物是不会拿来发给职工的。政策规定“养老金不能减免”,就是因为地方政府对招商引资的企业实施了减免优惠。养老金是块肥肉,截留挪用甚至贪污养老金的大案要案不断登场,陈良宇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郑州几十亿,广州十几亿,这些都是老百姓的钱。这些收、支管理上的漏洞而造成的养老金缺口,官员和专家们,请你们不要以晚退的措施转嫁给百姓。
    
    老百姓说凡是涨价就是与国际接轨,凡是要降价就不符合中国国情,国际石油价格由每桶的150 多美元降到现在的50多美元,纽约的油价比中国县级市还要便宜,可发改委还在考虑中国国情不降价。郑功成等专家们又要把中国的退休年龄与发达国家接轨。制度可以强行接轨,晚退政策可以强制推行,但是专家们应该知道,世界各国财政收入用于养老金支出的平均比例是30%,郑功成先生所要接轨的退休年龄的发达国家中有的高达60%,而我们国家是多少呢?前几年是6%,媒体说今年可以达到11%!无论是6%还是11%,离30%的世界平均水平还遥不可及。财政收入也是老百姓的钱,是我等委托你管理的钱,我们不奢望发达的60%,给我一个平均水平,行不行?2004年9月,时任劳动保障部部长郑斯林说,中国将积极调整政府财政支出结构,逐步把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提高到15%—20%,由此看来30%的平均水平还不在官员的计划内。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增长最快的、增速排在世界第一的是保持20%左右的财政收入,财政收入到哪里去了呢?官员的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公车消费的“三公”支出每年每一项都需要 4000亿元,三项共达12000亿元,而国家财政今年预算养老金的支出为6600多亿元,只占“三公”消费的一半,从少数官员消费的12000亿中再拿出一部分给退休职工发养老金,何需延长职工的退休年龄呢?!
    
    专家说延迟退休年龄还因为中国人的平均寿命达到72岁,是发达国家的水平。中国人的寿命真的 “发达”了吗?GDP年年长,CPI总是降,这些不可靠的数据太多了,72岁的平均寿命我依然怀疑其真实性,是不是因为要“发达”、要“和谐”而出来的数字呢?即便是有72岁,看看中国的许多老人,掉发落齿,弯腰驼背,身体倦缩,我们的72岁能与发达国家的72岁相比吗?我们最广大的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健康质量能与发达国家相比吗?糖尿病、高血压、风湿病等慢性病在中国也很发达,苟延残喘的老人他们的身体能支撑到65岁退休吗?拜托官员和专家们,是否实行晚退政策,请你们真的要考虑一下中国的真实国情!
    
    郑功成等专家们在摇旗呐喊实行晚退政策时,可能还没有考虑到造成养老金缺口的另一个因素,一个中国特色的因素——官员腐败!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变化的是经济形式,不变的是永恒的权力。计划经济时代老百姓要送礼,请劳动部门把我们招为国营企业、集体企业的全民职工、集体职工,百姓要政府的指标,百姓要政府给我们一个身份。如今我们市场就业了,可是老百姓要退休,要挤进社会保险的安全网里,官员又有寻租权力的机会了!传说社会上有为人办理退休手续的“掮客”,办一个退休手续收费5000——8000元。我们看到,有50多岁退休的,有40多岁退休的,还有30多岁就退休的,等到60岁退休的就是那些没有门路或者是脑子不开窃的老实人。据一个地方的数据,近年来该地退休人员以20%多甚至达到 30%的速度递增,这样的数据到专家桌面上反映的可能是中国老龄化社会快速到来,其实这是腐败造成的伪信息,这样的伪信息专家得出的结果是要推迟退休年龄,实施晚退政策,而实施这个政策的赢家不仅是政府财政,还有审批退休的官员,他们因此而有了更多、更大的寻租权力的空间,无疑受害者则是广大的老百姓!
    
    现实国情告诉我们,现在不能搞退休年龄“大跃进”,不能将政府应担负的负担转嫁于百姓。填补养老金的缺口要在各级政府、部门自身找原因、想办法,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根本问题不解决即便是百姓65岁退休,财政依然是“吃”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赴美中国留学生爱国,为何爱的是美国?/严少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