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西--在民主和自由的框架下寻求经济和社会的最高程度的发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3日 转载)
    
    我演讲的题目是“巴西——发展中大国及其国际战略”,我认为这个题目非常贴切,但我请求诸位允许我稍微偏离演讲的主题,与大家探讨一下巴西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面对的挑战和机遇。毕竟,巴西国际战略的核心与更加全球化的世界提供的机遇和挑战紧密相联的。当今世界的相互依存程度日益加深,因此,任何国家为加入全球化体系而选择的国际战略必需加强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回到巴西的国际战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界定“战略”这个词,战略就是为实现一系列的追求及目标所要采取的行动。巴西追求的中心目标是在民主和自由的框架下寻求经济和社会的最高程度的发展,无论是它的人民还是它的政府和机构都是如此。
     巴西是新大陆中一个重要的国家,是一个移民国家,是各民族的融合点,就民族融合的程度而言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高。美国通常被称作民族融合的典范,但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个人以为,美国的社会构成更像一块马赛克,因为社会分层更加明显,有非洲裔美国人,拉美裔美国人,犹太裔美国人以及亚裔美国人等。与此相比,巴西社会则是各民族的完全融合,不论是意大利裔、德国裔 、土著人,还是来自中国、日本或是韩国的亚裔人,他们来到巴西便逐渐融合成一个社会,现在都是巴西人。一个更令人信服的论据是巴西有50%的人口是混血人,而我们很难界定这些人究竟来自哪一个具体的民族。巴西社会不以种族为标准来划分人群,这是一个多样化的、开放的社会,这就界定了巴西人的行为方式,也界定了巴西在国际社会中的诉求。容忍是巴西人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因此容忍也在我们寻求扮演的国际角色中有所反映。要了解巴西,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数字,巴西国土面积有850万平方千米,人口有1.81亿,按国际标准GDP约为1.5万亿美元。对于这些地理、人口及经济发展状况的数据,中国人已经非常熟悉了,基于这些数据,巴西完全有资格寻求以最好的方式融入国际社会,这符合巴西的实际。 (博讯 boxun.com)

    我们在寻求加入世界体系时要正视世界上已经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变化。当然,世界变化是常理,但世界变化的速度确定了世界发展中的几个重要的分水岭,因此这些分水岭也是世界发展中的过渡阶段。这种变化的速度之快使得我们无法将其完全看清。变化已经发生,无论是全世界还是各个地区和国家,其运行方式都未能完全跟上这种变化速度,比如说16世纪新大陆的发现和18世纪的工业革命。20世纪世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其中一个变化就是国际冲突,另外一个变化是前苏联的出现,前苏联的出现导致了20世纪下半叶冷战局势的形成。一位历史学家这样说,20世纪由于前苏联的出现可以被称作短暂的世纪,即1917年-1989年。在冷战年代东西方意识形态冲突的情况下,巴西不处于世界的中心。冷战一方面限制了国际关系和国际合作,另一方面也使国际关系得以稳定。全世界分为两个阵营,任何国家的国际战略的选择都不能脱离这种现实。
    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的冲突只是形式上存在。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冷战结束了,但全球还存在价值观和反价值观的冲突。21世纪有这样一个特点,那就是“九·一一”事件的发生和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恐怖活动。但恐怖主义不应成为新的人文价值观和道德观的标准,也不应作为建立新的世界体系的基础。在这样一个以不稳定和快速变化为特点的过渡时期,恐怖主义确实给全球带来了不确定性和恐惧,但如果以反恐作为建立新的社会秩序的依据,又与人类的共同愿望相悖,这样做会人为制造一种不确定的气氛,带给我们在冷战初期所经历的那种世界处于核武器杀戮的不确定性威胁之中的类似感受。
    谈到世界变化的速度,电信事业的发展使沟通变得更为便捷,这是前所未有的。这种变化的速度塑造着我们的思维,国际贸易在科技迅猛发展的过程中也有很大改变。从19世纪到20世纪80年代,许多国家在其工业化的过程中成功地采用了贸易保护主义。但在20世界最后十几年,随着生产活动全球化的发展,原料、加工、零部件等由不同国家提供。全球化是生产过程的国际化,在这种情况下,采取保护主义措施是保护国家利益的一种方式,但也滋生了一些不规范行为。许多事务日益纳入全球的日程当中,在以前,各种事务是相互割裂的,现在它们被提到全球日程当中,例如环境问题,其标准越来越国际化。还有国际合作和人权问题。国际社会对实现国际合作的承诺范围越来越宽广,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也越来越国际化。另外一个特点是,全球化是不对称的,利益为发达国家享有,而发展中国家要面对更多的挑战,享受成功的机会却很少。全球化本身并不是一种价值观,人们可以评论它、反对它以及充满热情的探讨它。但它是一种潮流,人们不可逆它而行。无论人们是否喜欢它,全球化都是事实,我们应该研究它带来的挑战,通过研究,我们可以拥有更多的机遇。全球化的挑战众多,在此,我谈一谈经济领域中的挑战,其中之一就是竞争力的挑战。以前人们通过实施保护或提供大规模的补贴来提高竞争力。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再采取上述措施会导致通货膨胀。当今的世界越来越开放,一国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市场规模和生产规划,例如欧洲,在50年代无法与美国匹敌,因为美国的生产成本低,国内市场规模大。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开始了一体化进程。
    另外,我想谈谈巴西在国际社会中如何掌舵前行。巴西处于拉丁美洲,拉丁美洲这一概念来源于法语,是为了强调拿破仑对墨西哥和新墨西哥的征服,当时称为伊比利亚美州,这一称呼更为确切。但不得不承认,如果称作伊比利亚美州,那它不仅包括拉丁美洲,还包括西班牙和葡萄牙。伊比利亚美州更多的是指这些国家共同的文化特质。我认为对伊比利亚美州的解释也适用于“拉丁美洲”这个词,“拉丁美洲”更多的是指这些国家有共同的文化特质。拉美国家有许多合作、协商和论坛,但它们有共同的文化基础。用“拉丁美洲”这个词来称呼这一地区是不确切的。在拉美地区,各国的发展日程以及首要任务非常不同,因此要制定一个共同的发展日程表注定是没有效率的。我不想否定西半球合作的重要性,致力于西半球合作的有美洲国家组织和美洲自由贸易区,但事实上,按照发展日程、面临的问题和所处环境的不同,西半球可以分为北美洲和南美洲。例如墨西哥90%以上的贸易都是同美国发生的,因此它的发展日程与南方国家根本不同。应促进南美洲国家的一体化进程,在此基础上再促进更宽广范围内的一体化进程。
    巴西在纳入国际体系的过程中并不关心自己的地位,也没有想成为世界大国的战略安排。巴西没有核武器,它的宪法禁止研制和拥有核武器。巴西最关注的问题是社会和经济的高度发展。另一方面,必须看到巴西的规模,无论是它的人口规模、领土规模还是经济规模,还要考虑到如果巴西成为一个发达的国家意味着什么。有资料说,巴西、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经济总量在50年后将超过当今世界上经济最强的6个国家的经济总量。根据高盛公司的统计,如果巴西的GDP在2050年以前能以每年3.6%的速度增长,那么它的经济总量在2025年将超过意大利,2031年将超过法国,2036年将超过英国和德国的总和。巴西不追求成为霸权国家,也不追求全球的领导地位,从这一意义上讲,巴西不追求成为大国,但巴西不能躲避作为大国应承担的国际责任。以中国为例,中国和平崛起,其人口也大大超过巴西,拥有核武器,还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给巴西做了示范,巴西应该承担起作为大国的责任。国际社会对中国日益关注,中国的任何一个举措都会在全世界引起反响,因此,在当今世界,任何一个有规模的国家或任何一个对经济和发展有想法的国家都会想要承担国际责任。
    下面我谈一谈有关巴西要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问题。众所周知,安理会是一个促进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机构,我对巴西情况的介绍有助于大家理解巴西要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合理性。在当今世界,每个国家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采取行动的,要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世界安全,还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达成更为广泛的共识,尤其是安全问题的解决要有广泛的代表性。现在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成员仍是1945年确定的,而那时联合国只有51个成员国,如今联合国的191个成员国,许多在那个时候还不是国家。因此,现在联合国需要面临一系列动作较大的改革,不仅仅是安理会的改革,但安理会的改革是联合国众多改革中的核心问题和最敏感的话题。应先从安理会的改革着手来推动联合国在更大范围内的改革,否则就是本末倒置。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只有一个是发展中国家,这体现出安理会的不对称性,这也是巴西提出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原因,提议中要求将常任理事国扩展到11个,其中包括6个发展中国家。多元化是当今世界的一个重要特点。在联合国作决定时,有时采取多数原则,有时采取限制性的多数原则。在这个世界上,有时达成广泛的共识是不可能的,但决定必须得做,因此限制性的多数表决原则是一个民主的方法。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促进世界向多极化方向发展。单边主义或单极主义对我们不利 ,我们要尽力创造一个基础,在此基础上,单边主义在世界决策体系中发挥尽可能小的作用,这样,决策会有更强的合法性,而这些带有全球性意味的决策的贯彻不仅仅依靠武力,更基于其本身的合理性而得到落实。当然,有些决定可以强制实施,但武力可以赢得战争却不能保证和平。最后,我想强调一点,我们追求理想状态,但最好的状态并不一定是理想状态,因为理想状态不一定能够实现。有时一些国家的决策或确定的目标违背了我们的利益,但我们还是要从全局出发看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回应王希哲文:“民主永远只能民主它能够民主的东西”/杜智富
  • [08宪章]是[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的下半截
  • 司马南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普世价值观/鲁国平
  • 荒原:布什、臭鞋与民主
  • 刘逸明: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 阿翥:没有新方法就不能开拓新的民主通途
  • 张宏良教授的“大民主”观何等荒唐/李悔之
  • 一党专政抓不出陈水扁,有民主才有法治/李铁
  • 中共若实现党内民主,可能导致国家民主吗?
  • 党内民主可能导致国家民主
  • 戴维·赫尔德《民主与全球秩序——从现代国家到世界主义治理》/王晶宇
  • 张昆生:非洲的民主
  • 巴克:国内需要铺天盖地的民主标语
  • 真正希望中国民主化的人就不会想推翻共产党?!——驳刘逸明之谬论/郭国汀
  • 人民素质愈低,愈应该实行民主/伍达旺
  • 訪民主牆時期的抗爭女將傅月華/潘金泮(图)
  • 沉痛悼念民主志士冯建新先生
  • 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高洪明
  • 陈维健:《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 周永康说基层干部作风不民主是群体事件频发的诱因
  • 严家琪:只有对天安门事件平反,才能走上民主
  • 三十周年之际,魏京生评议“西单民主墙”(图)
  • 民主志士冯建新死因有疑点
  • 中国民主论坛(纽约)集体签名支持《零八宪章》
  • 三十年前的西单民主墙
  • 张清扬:杭州民主党领导人王荣清案12月9日开庭
  • 深圳民主人士再度大胆走上街头(图)
  • RFA:民主人士郭泉被超期羁押
  • 运将野火遍神州,街头民主现中国
  • 重庆开启中国工运新形式:出租车罢运驶向街头民主
  • 枪花新碟全球上市 “中国民主”大陆遭禁
  • 前港督彭定康:中国真正的潜在威胁是“民主的灭亡”(图)
  • 吴江谈西单民主墙/RFA
  • 深圳八名维权人士街头宣传民主被帶走/RFA
  • 深圳异议人士李铁等走上街头宣传民主遭传唤
  • 2008年民主人士第一封紧急转发信!! (附:写给公仆)
  • 谢长发因为筹划民主党一大被审查起诉
  • 小熊:经济学家马光远指责温家宝践踏民主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