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万志:全民社会保障是最公正的共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我理解的共享是,社会利益对于所有社会成员公正的分配。当前,我们在社会和谐方面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利益分配在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和个人之间出现严重失衡,而农村社会保障缺失又是其中最突出的问题之一。
     (博讯 boxun.com)

    由于长期不重视农村社会保障,城乡社会保障资源的分配严重失衡,农村社保几近空白。从全国社会保障费用支出的情况看,占总人口80%的农民只享有社保支出的10%左右,从人均社保费用来看,城市居民是农村居民的20倍以上,全国80%的农民没有任何社会医疗保障,靠自费医疗。
    
    一些人认为,国家根本没有财力建立全社会的社会保障,现在谈论农村的社会保障只是超越中国目前发展阶段的空想。更多的人则认为,拥有的土地和农村世代相传的家庭养老传统使农民现阶段不必享受社会保障这个“奢侈品”。事实上,农村社会保障的缺失既是城乡社会经济发展缺乏社会公正的表现,也阻碍了农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并造成了一系列严重的社会后果。
    
    农村社会保障缺失是国家财力不足吗?中国的财政能力是否能够承受覆盖全社会的养老保险体系呢?德国、法国等13个欧盟国家是在低于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阶段时,成功建立农村社会保险制度的。目前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中国的印度,为了避免出现“因老返贫”现象,也为65岁以上老年农民每月提供5美元的养老金。经济相对落后的越南也以“米保障”这种特殊方式建立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由此可见,从经济发展水平来衡量,中国已经达到了在农村建立养老保险的条件,那种“为时过早”的观点是不恰当的。
    
    认为农村土地和家庭足以起到保障功能的观点,更可质疑。在市场化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大环境下,中国农业早已成为了薄利农业,许多农民不得不抛荒。在这种条件下,农业对于绝大多数农民来说仅够糊口而已,他们的收入大部分来自非农业。事实上,随着计划生育效果的逐渐显现,农村的家庭结构越来越难以担负起众多老人的养老责任。这种所谓的土地和家庭保障不仅将农民的保障置于“勉强糊口”的水准,也是缺乏公平和正义的。
    
    当然,对多达八九亿之多的农民全面实行社会保障,不是朝夕之间可以完成的事情。但我们至少应该对其土地被国家征收的那4000万原农民率先实行社会保障。之所以说他们是“原农民”,是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土地,农民没有土地,就不能叫农民了。既然土地是被国家强行征走的,国家应该首先将这些失地农民全部转为城市户籍,让他们变为“市民”;国家应该同时将他们纳入城市社会保障系统,让他们享受城市居民享有的一切权利。这是作为征地者的政府应该给予这些失地农民的起码的补偿,而不像现在这样仅仅给点现金了事。不少专家说土地是农民的社会保障。既然如此,当农民失去土地不再是农民时,国家就应该为他们提供社会保障。
    
    社会保障制度和政策是社会财富和资源的再次分配。在现代社会中,财富和资源的分配始终受到政治和市场双重力量的支配。社会保障制度并不必然和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它与政府的政策取向以及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和文化因素密切相关,是一项牵涉社会力量博弈的公共政策选择。德国之所以最早实行现代意义上的社会保障,并不是因为当时德国经济是世界最发达的,而是因为德国的工人阶级由于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较多,在左翼政党的领导下比较成熟和强大,在当时的政治斗争中显示出自己的力量。在此背景下,19世纪末的德国政府面临实质上统一全国的强大阻力,迫切需要取得工人阶级的支持和社会稳定,这样德国才成为近代史上第一个实行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正如当年首倡社会保障制度的德国首相俾斯麦所说,“一个期待养老金的人是最本分的,也是最容易被统治的”。
    
    欧美发达国家普遍开始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年代,恰恰不是经济繁荣时期,而是大萧条时期,为了维护政治稳定,防止革命局面的出现,当时的资本主义国家纷纷立法实行社会保障。在政治学的意义上,社会保障并不是经济高度发达的一种必然品,而是建立在一定社会基础上,随着社会政治形势的起落和近代社会主义运动的高涨,资本主义国家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争取人民对其统治秩序的支持而不得不做出的一种妥协。社会保障已不再是国家的一种“恩赐”,而成为现代国家所有公民生而就有的“权利”。
    
    当前中国农村社会保障缺失的根本原因是与农民的政治行为相关的。目前农民没有属于自己的组织,也没有正式利益群体为农民代言。虽然农民阶级在各种层次不时有抗议的行为,但多数时候矛头是指向县乡政府,农民将其视为自己利益的直接侵犯者。这样他们的意见就难以直接进入中央决策高层,而当地政府又习惯于报喜不报忧,于是农民的不满在信息传输的过程中往往被层层抹掉了。同时,由于农民的这种意见表达极其分散,在时间和空间上都难以集中,放在事务纷繁中国的大背景下,就难以形成有效的政治压力,从而形成公共政策。
    
    由于中国农民传统上就很少享受过社会保障,而政府又往往将社会保障宣传为城市人的专利,农民还没有在意识上树立社会保障是他们作为公民所理应享有的权利的观念。长期以来,中国农民承受了太多的不公平和重压,他们所要求的仅仅是不要让他们太喘不过气来而已,至于是否老了还能有养老金,看病还可以有国家资助,他们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
    
    以往在中国农村问题上有许多似是而非的认识,家庭和土地的保障远非现代社会保障的内涵,所起到的是最低等级的“温饱型”保障,过分强调这一作用本身就意味着对农民的一种歧视。在当前农业利润极低和农民增收困难的情况下,又面临入世后农业市场化程度的深化,农民需要现代型社会保障,政府在财力上也完全可以支撑。去年国家的财政收入突破了3万亿元,完全可以拿出其中一大块来建立一个标准不高但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包括医疗保障制度。必须清楚,所谓社会保障,除了义务教育这一块外,其他如社会救济和医疗保障等并不是人人均摊,而是一种有困难者才能享受的“保险”。比如,社会救济,只发给低于最低收入标准的贫困者。又比如,医疗保障,也要根据患病者的收入水平给予不同程度的保障。对于少数富有者,政府无需也不必给他们保障;对于中产阶级,可以实行大病救助;而对于真正的穷人,则应实行免费医疗。这样计算起来,以中国目前税收之高、之多是完全可以承担的。我们在说起20多年改革开放成就时总是充满自豪,为什么一讲到诸如医疗保障、义务教育等这些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所必备的要素时却又一个劲的哭穷呢?如果我们没有这种起码的社会保障,我们又拿什么来证明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和经济高增长所取得的那些伟大成就为民造福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