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美国人的“梦”与中国人的“痛”----新年有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1日 转载)
    
     作者: 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美国著名的民权活动家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美国国内少数族裔黑人与大多数白人的关系一度呈现紧张局面。更有少数黑人,诉诸“打砸抢”之类的暴力泄忿。当其时也,正在文革中头脑发热并一向迷信“枪杆子”的毛泽东,顿时像吃了摇头丸一样兴奋,也顾不得他们自己天天都在打广告向别人推销的“口是心非牌”的狗皮膏药------不干涉别国内政,公然由毛泽东署名发表了一个所谓的“5 .20声明”。实际上就是支持美国黑人起来造反,以“革命的暴力,对付反革命暴力”。如此赤裸裸的对别国内政“说三道四”,不知是否会“严重伤害美国人民的感情”?不过当时美国对此疯人呓语似的狂吠也只是置之鄙视的一笑而已。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这好象是老毛的一句什么歪诗吧,信手拈来用一下,是想说明也恰恰是三十八年过去后,美国人民不是用“革命暴力枪杆子”,而是用“票箱子里出政权”这个当今世界普世公认的最文明、最进步的方法,把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先生送进了白宫。奥巴马的当选,不仅向世界宣布,美国曾经存在过的种族歧视已成为一去不复返的历史,而且更证明什么“革命的暴力”,“枪杆子里出政权”只是少数“革命”野心家,用以蛊惑人心,以便其窃取国柄以自肥的骗术。根本无助于推动社会的进步。
    
    新年伊始,看着美国社会的进步和今日中国政治改革的举步维艰,社会停滞不前,就是两个相反相成的最好例证。
    
    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我们的政治辅导员,就每天不厌其烦地向我们免费推销他的“洗脑”系列产品,其中一个重要的“品牌”就是把美国的民主宪政说得一无
    是处,特别在穷人和黑人上更是大做文章。说美国人的财产达不到一定的金额就没有选举权。黑人要通过考试才能拿到选票,而考试的题目竟有“一块肥皂化成水能产生多少泡沫”?恐怕爱因斯坦也答不上。------就是这样比赵本山还更会“忽悠”的“政治辅导”词,把我们当时那些青少年骗得团团转。当真以为只有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由党组织指定的“等额选举”才是真正的民主。几十年过去,他们的说词虽然有了更新,有了“进步”,但万变不离其宗,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美国的选举是“假民主”。两个总统候选人,是从“一碗豆腐和豆腐一碗”中去作选择。他们都是大资产阶级指定的,穷人没份,黑人更没门。这一套“理论”,至今还在中国的官媒体和帮闲媒体上居主流和统治地位,继续忽悠和麻醉着从娃娃到老人的千千万万的民众。
    
    可是,人不可能永远幼稚,人终有从被“麻醉”中醒来的时候。于是我们会把心眼睁开,耳听目察。特别是在今日这样科学昌明,民智大开,一“网”可以观天下,地球“小”得像个“村”的时候,上述那些“洗脑品牌货”,其顾主肯定会越来越少。而此次黑人奥巴马的入主白宫,更给这些“品牌货”,忽悠术,雪上加霜,把这类精神毒奶中的三聚氢胺无情地检验了出来,暴露了出来。
    
    所以当美国人实现他们“梦”之日,也正是这些中国精神毒奶销售商,批发商,零售商和他们雇用的学者,专家,写手,主持人,播报人……感到万分心痛之时。他们痛切地感到自已的精神毒奶销路会更加黯淡,只能与三鹿毒奶“殊途同归”了。
    
    其实远在奥巴马当选之前,美国就已经用他们的民主政治,解决了种族的问题。那些口口声声爱拿美国种族问题来说事的人,从来就不想知道赖斯,鲍威尔都是少数族裔的人。一个是国务卿相当于中国的外交部长,一个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相当于中国的解放军总参谋长。在中国,这样的实权职位敢给任何一个藏族、蒙族或维族人吗?他们在橡皮图章的全国人大,和清谈馆的全国政协里也只能是个副委員长或副主席。这难道不是再一次地触到中国某些人的“痛”处吗?
    
    当然,更大的“痛”处还在于普通的民众。人家的种族歧视,可以通过民主宪政和平而圆满地解决。中国的群体岐视,时至今日,解决了吗?少数民族问题,由于太“敏感”暂且按下不表。中国的政治岐视时至今日仍然存在。报考公务员、参军,甚至报考某些大学专业,要过“政审”这一“关”。过不了这一关,一切免谈。所谓“政审”,即政治审查之谓也。审查你拥不拥护共产党,有无“反动言论”,甚至你的直系亲属中有没有“反党、反革命”份子,有没有被“关、管、杀”了的。有的所谓“重要岗位”,“国防机密单位”甚至查到祖父、舅舅一辈去了。试问:公务员、学校、军队是用全体纳税人的钱创办、维系的,不是执政党的党产或党下属的公司,即便与贵党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也不是你拒人于门外的理由。甚至别人的亲属,都成了“政审”的内容。这种岐视,比之种族歧视更荒唐,更可恶一百倍。然而它作为中国“特色”仍然“长寿”着。这比之毛泽东暴政年代的出身成份论,只是把实用的范围缩小了一些。而“改正了的右派”仍然是右派,“平了反的反革命”(更不要说满了刑的政治异议人士),都在当局“内部”被列为“不稳定的因素”,乃至“监控对象”。近年来甚至下岗工人,上访民众都被纳入到这个“不稳定因素”中来了,被特别加以“关照”------这些野蛮的政治岐视,都是许多中国人能感受到的切肤之痛。
    
    作为政治岐视的另一种补充,那就是同样荒唐、野蛮的城乡二元制户籍制度,造成的对农民和外地人的岐视。农民一出生就成了低人一等的下等人。即便他们进入城市,也只能在自已的祖国“暂住”一下。虽然他(她)们辛勤地劳作,用自己的青春、汗水乃至鲜血、生命让一座座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让一座座立交桥横空出世,让一片片花园地披上了新装。而他们只能去干那些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他们只能“夏冒烈日汗如雨,冬宿工棚雪似花”的艰难度日。而城市里的一切豪华,福利,甚至子女入学都没有他们的份,万户千灯皆不是他们的家。就这样逆来顺受,一旦遇到城市里有什么大的庆典,国际博览会、运动会,有外宾纷至沓来的时候,他们的灾难就会随即降临,他们就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就会象垃圾一样的被清扫出去。即便在平时,也是人家盯防的重点对象。一有刑事案件,他们就首先被人怀疑。有时就是为了忘带身份证、暂住证,也会被抓了起来,甚至象孙志刚一样丢了性命。当年南非的种族隔离岐视,也莫过于此吧!
    
    所以当马丁.路德.金博士四十年前“我有一个梦”的理想,在今天通过奥巴马入主白宫,终于在民主宪政的运作下得到了进一步实现的时候,反观2009年到来时,中国多灾多难的百姓,特别是弱势群体,我们的“梦”却还在漫漫的黑夜里看不到“今宵梦醒何处”的尽头。对比之下,我们怎能不感到刻骨铬心的痛呢?
    
    2008年12月28日完稿
    
    (2008年12月31日首发《观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 哪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
  • 倒退与抱残守缺是最大的“折腾”/严家伟
  • 严家伟:美国绥靖政策的恶果-写在新一轮北京六方核会谈后
  • 严家伟: 徐天亮为何要鼓吹“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
  • 严家伟:媚歌一曲赚万金—听古巴元首唱《东方红》有感
  • 严家伟:我是“劳改”制度的活化石!—写在劳改纪念馆开馆时
  • 严家伟:我们应该感谢林嘉祥
  • 严家伟:从"杨快刀"到"梁炸弹"的警示
  • 严家伟:俄罗斯的动向值得关注
  • 严家伟:沁园春—中秋述怀(外一首)
  • 严家伟:菲尔普斯,傻瓜一个!
  • 严家伟: 望梅止渴乎?画饼充饥也!
  • 严家伟:考验— 一个女医生的手记
  • 严家伟:“未检出精斑”能说明什么?
  • 严家伟:从党报上发现“国家机密”--往事回忆之五
  • 严家伟:公民意识还是臣民意识?
  • 严家伟:莫用"圣德"强求人
  • 严家伟: 赠余秋雨 (七律)
  • 严家伟:说谎从孩子抓起
  • 严家伟:天安门前遭恶警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