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虹韬:北京迁都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5日 转载)
    
    我喜欢做白日梦。有一段时间老是在想,要是有一天,中央能把我请到北京去,弄一个官当当,那该多~~~好啊。我发誓,我一定会日理万机,不辞辛劳,为国为民呕心沥血,而且,决不贪污、浪费一分钱。等到年纪大了,或感觉自己身体不行了,必主动上书组织,“臣年老昏愦,体弱多病,诚恐不堪重任,有负社稷。今愿辞归故里,告老还乡。”组织一看,哦?有道理哦,“恩~~准!”。给点路费,发一奖状,人民大会堂设宴三桌,把酒道珍重。第二天一早,带上书童丫鬟拍拍屁股就动身,哪儿来回哪儿去,绝不在北京多呆一天。
     (博讯 boxun.com)

    回家后,原先是杀猪的,继续杀猪,原先读书的,继续读书。邻里有小孩要识字了,教教他们,有夫妻要离婚了,劝劝他们。不问朝政,只寄情于山水。如此,养花养草养麻雀,颐养天年。死后,故居被村民们装修一新,成为景点,卖卖门票,搞些创收。有点事迹,也可供乡人对外吹吹牛B。是为光前裕后。
    
    江南一带,为什么自明清以来几百年繁华不衰,人才辈出?我上面说的,就是一个重要原因。苏州的园林,徽州的大院,祖上几乎都是在外当官的(也有经商的),然后年纪大了,回到家乡,没啥事干,修点房子给后代住住。这就叫基础建设,一方面刺激了当地的GDP 增长,另一方面,也给后代树立了榜样,今后老了亦要如此,代代相传。从文化的角度看,也是一个道理,一个村子,或者一个县城,如果有一个老状元在,其影响力肯定是不一样的。而且,因为有老干部的存在,对地方政府来说,也是一种制约和监督,不要乱来,人家的级别很高哦,中央呆过的。
    
    相反,如果那些状元去了北京,买地买房,不但自己老了不回老家,还替儿子孙子在北京找一工作,那么,他在老家的脉便断了。如果是这样,苏州历史上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园林了,也不可能出那么多状元,可能最后都要算到北京头上去了。
    
    前几天,我认识一革命老区来的同志,他们那地方出了不少将军,有很多后来都成为了共和国的重要干部,但老区依然很穷。该同志说,没办法,他们那里底子差,交通也不方便。我说,如果他们都回去了,底子就不会差了。至于交通,现在的温州、过去的徽州,交通本来也不行的,但是,只要你能成为中心,别人自会交通与你的。当然,有些事情也怪不得那些将军,他们的觉悟和贡献已经够可以了。
    
    像最近大家都很熟悉的作家木心,在海外漂泊了很多年,现在也回来了。老头很有意思,一会说自己是绍兴人,一会说自己是半个杭州人,其实他在上海生活的时间最长。但最后,他还是回到了真正的故乡乌镇,一是因为那里有他家的老房子,二是乌镇也需要他回来。一个江南小镇,有几个名人故居并不希奇,如果有一位老作家健在,那分量就不一样了。乌镇人也爽气,免费帮他装修房子,甚至,据说还要送一套房子给画家陈丹青。这就很好嘛,钱,不是问题,很快就能赚回来的,关键是文化的影响力,这可不是轻易能买到的。近几十年,江南的那些小镇为什么总给人衰落的感觉呢?没有了以往的影响力了,文人断档了?主要还是,解放前的最后一批江南文人没有能够再“告老还乡”,他们放弃了祖宗的理想和情怀。譬如,也是从乌镇出道的茅盾先生。
    
    我听明珠姐讲,她爸爸孔另境(茅盾先生的内弟)的纪念馆过一段时间也要在乌镇落成了。这自然是好事,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无非也就是多了一个证明,乌镇曾经人才辈出,曾经,而不是现在。现在什么也没了,至少,孔家的文脉在乌镇断了。明珠姐的文化成就再怎么高,也只属于上海,和乌镇没关系了。好在乌镇还能搂住木心,其他的古镇就没那么幸运了。人文江南,难道就是指那些老桥老房子?先贤的故居俨若庙堂,保存了最好却没生机,满大街跑的都是小商贩,江南,能不陨落?
    
    还是回头说说北京吧。一届政府一届官员,来一批留一批,个个拖家带口。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北京城怎能容得下?房价飞涨,交通拥挤。有人建议迁都,我看还不如让那些官员们在退休之后个个都“告老还乡”,轻松了北京,还有助于地方的发展。如果真要迁都,那就干脆迁远一点,陕北某山沟沟里划一块地就可以了。不要怕地方差,惟有条件差,那些官员们才会主动地告老还乡。我曾看到过一篇文章,说周恩来去世的时候,嘱咐邓颖超在他去世之后,一不要过问政治;二不要留在中南海;三不要留在北京,回老家养病休息去。如果这是真的,那就不得不对周总理说声“赞”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费旅游3千亿到9千亿,行政减负刻不容缓/叶虹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